第100章 察兀儿拜师
2019-07-25 10:023,220

  “诺!”者勒篾晃着脑袋出奇没有反对,这几天除了吃点干粮、喝点水,连洗脸的水都没有,到处是戈壁沙漠,就是者勒篾也不愿意多待!

  铁木真不知道,如果不是他这里盯着,者勒篾怕是也坚持不住,不说训练,就是这酷热、又严重缺水,已经让人望而却步!

  回到太阳宫已经进入盛夏,古儿别速看到铁木真一脸油污,远远的便皱起晶莹剔透的鼻尖欢迎道:“大王,这是打哪里来,准备逃难吗?”

  “哈哈……可不是嘛,这日子没法过了,来这里避难!”铁木真大大方方的走进太阳宫。

  铁木真废话不多说,转了一圈就躲进浴池里,慢慢清洗一翻,古儿别速埋怨归埋怨,侍候男人从来不用第二人,一直纵马驰骋,直到吃撑,古儿别速才求饶道:“大王……臣妾做不到!”

  “西辽、察合台哪里可有什么消息?”铁木真放开古儿别速,躺在浴池里闭目养神!

  古儿别速见到男人不解风情,幽怨道:“能有什么事,看看来往频繁的西域商人,就知道北苑大王过得十分舒心!”

  “嗯……那就是说钱庄收益不错喽!”铁木真觉得有理,西域商人来往密切,只能说他们赚到大钱了,才能乐此不疲!

  古儿别速听到男人提到钱庄,打起慵懒的精神道:“大王,臣妾那点体己不够大王塞牙缝的!”

  “哦……你的意思钱庄收入不多,那就交给塔塔统阿吧?”铁木真乐道。

  古儿别速腻在男人身上道:“大王你想要什么,臣妾做不到也会想办法去做?”

  “嗯……草原有四十余万人马,这人吃马嚼,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我的头发都白了几根!”铁木真将古儿别速拢在怀里安抚道。

  古儿别速白眼一翻道:“大王,四十万人的棉衣,每人二两银子的赏钱,交给臣妾和也逐妹妹想办法,再多也没有了?”

  “嗯……”铁木真好好的安慰一下古儿别速,其实,他也没有要多,每年钱庄不下百万的利益,不出点血,怕是难以坚持太久,毕竟财帛动人心!

  古儿别速侍候好男人,才把男人让给也逐、也速干!也逐有十个心眼,但是乃蛮部是古儿别速的主场,再说古儿别速可是暗中架空过两代乃蛮部的后宫之主,其心机可见一斑,也逐又是客居乃蛮部,一切都指望着古儿别速,所以也只能接受眼前处处被动的局面!

  不过,也逐也明白,所以从来不挣,一心扑在防线织布上面,包括察合台城众多空闲的妇人也被也逐慢慢派人召集起来纺织、做衣服,当然,也逐也是在男人逼迫下这么做的,慢慢她也尝到这里面的滋味,更加上心!

  “阿……不……阿布……”察兀儿也开始牙牙学语,在也速干日夜教导下,除了额吉,已经会说阿布!

  “哦……走,骑大马!”铁木真沉寂在太阳宫,无事就带着察兀儿骑马,算是弥补一下,长期不见人影的父爱!

  “骑……骑……马……”察兀儿趴在铁木真怀里,兴奋异常,因为铁木真骑马肯定不会在太阳宫。

  对于战马来说,太阳宫也就是巴掌大的地方,出门就要考虑安全问题,所以铁木真每次出动,都会跟上数百人,甚至上千人!

  这样的队伍对铁木真来说司空见惯,但是对于察兀儿来说,那就是过年一般,从来没有感受过的新奇,铁木真无事的时候,转悠到吉尔吉斯湖畔,亲手收集青蒿、晾干磨成粉末,察兀儿也在一旁跟着。

  “这是一瓶、二瓶、三瓶……”铁木真将粉末装进小罐子里,心血来潮就教导察兀儿。

  “一……瓶……”察兀儿跟在铁木真身后,接触的一切都是新奇的,虽然懵懂不知也会跟着学。

  铁木真只是露出一点点关怀,也让也逐、古儿别速眼热不已,不知道摸过多少次肚子,暗暗较劲!

  塔塔统阿早已经知道铁木真回到乃蛮部,但是半月也不见召见,只得自己出面,看到铁木真领着察兀儿摆弄着瓶瓶罐罐,暗自叹道:“塔塔统阿,见过大汗!”

  “哦……你来了,坐!”铁木真点头笑道,一手抱着察兀儿,继续把玩着瓷瓶。

  塔塔统阿仿佛没有看到,一副古井不波的模样道:“听闻高昌王有意出兵临洮府,不知大汗可否知晓?”

  “嗯……我知道一点,畏兀儿太拥挤了,他们想找一块地方活动活动,我也不能拦着!”铁木真无奈道。

  塔塔统阿大概明白了,不是不能拦着,而是不想拦着,这里面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暗暗掌控,塔塔统阿老脸挤出褶皱道:“大汗,畏兀儿怕是将要面临一场灾难!”

  “你过滤了,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就像草原没有统一之前,难道没有损失吗,与其长痛、不如短痛!”铁木真摇头沉思道。

  塔塔统阿虽然没有出过乃蛮部,但是商道是他一手搭建,对于草原和大金的形式一清二楚,畏兀儿敢动金国的奶酪,那是自找没趣!

  金人从来都没有对畏兀儿另眼相看,塔塔统阿岂能不知?大金懒得理会畏兀儿这样的小势力,只是草原已经成了庞然大物,让大金严防死守,不敢越雷池半步!

  塔塔统阿直言不讳道:“大汗,莫非有意临洮府?”

  “没有,临洮府有什么好的,如果是川蜀,我倒是有点想法!”铁木真摇摇头。

  塔塔统阿郑重其事道:“大汗,万不可两面为敌!”

  “不必担忧,远交近攻的把戏,我还没有试过是什么滋味?”铁木真摆摆手,他有那么傻吗,金国还没有摆平,无端就去招惹是非,吃饱撑得吗?

  塔塔统阿看到大汗成竹在胸,不知道是庆幸,还是不幸,接着又抱拳道:“大汗,老臣觉得时机成熟,不如趁机立国?”

  “那不是和金国找不痛快吗,再说立国也不是小事,我身边就你一个文化人,你说要是立国拿出去都是武夫,不让人笑掉门牙?”铁木真摇头笑道。

  塔塔统阿劝道:“此一时、彼一时,大汗可以先立汗国,虚设官职慢慢再填充……”

  “草原牧民居无定所、随草而迁,每个部落有个首领足够,设置官职也是徒有虚名,区区一个虚名要来何用?”铁木真摆摆手,对于称孤道寡的兴致缺缺,那些高坐金銮殿者,法令传不出六耳,简直是沐猴而冠,多一个他也不会多,少一个他也不会少!

  塔塔统阿也是想试探一翻,看看大汗是不是有称帝的野心?不过,从大汗不屑一顾的表情来看,大汗对这个称呼毫不在意,想想也就释然,能够随手扔出十几个王爵,谁还会在乎那一个称呼?

  塔塔统阿对于大汗这种胸襟不得不佩服道:“大汗英明!”

  “嗯……既然你这么认为,那我就把察兀儿托付给你!”铁木真恬然笑道。

  塔塔统阿百年不变的树皮脸也变得精彩起来,不得不低头道:“诺!”

  “哈哈……不用这么担心,教他做一个有用的人就足够。”铁木真摇头大笑。

  塔塔统阿内心同样不平静,远远没有表面上那么淡然,铁木真抱着察兀儿摇头叹道:“小家伙,阿布给你找一个老师,你可不要让我失望?”

  “大汗……什么老师?”也速干长久不见察兀儿,自然要来看看直到送走塔塔统阿,也速干才露面。

  “嗯……没什么,就是给察兀儿找一个名师!”铁木真看一眼也速干乐道,“我打算让察兀儿拜塔塔统阿为师,以后察兀儿交给塔塔统阿教管,你不要胡乱搅和,这个拜师礼不能少,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大汗,奴家舍不得!”也速干依依不舍道。

  “慈母多败儿!”铁木真摆摆手不悦道,“你根据畏兀儿的拜师礼,一样不少的准备好,改日我亲自送过去!”

  “奴家晓得!”也速干最怕男人翻脸,哪里敢反抗,察觉男人不悦见好就收!

  铁木真说一不二,不过三天,就把察兀儿把大一点的小人儿,送到塔塔统阿府上,也速干虽然不愿,还是教察兀儿给塔塔统阿扣了三个头,塔塔统阿老脸如铁树开花,承受了三个头,才开口道:“大汗不以老臣愚钝,老臣定当尽力而为!”

  “严师出高徒,只要你忘记我的身份,我相信就一定不会有问题……”铁木真送上拜师礼以后,就打量塔塔统阿的府邸,其实,也就是一个木制的小院子,安全倒是没有问题,毕竟塔塔统阿手里有一千亲随!

  塔塔统阿不敢居功自傲,谦逊道:“大汗,请尝尝老臣煮的茶!”

  “哈哈……你不说我倒是忘了,我那里还有不少茶,是从大理带回来的,回头让人送来给你尝尝!”铁木真大笑,端起茶杯大喝几口,只是尝到一点点咸味,这也能叫好茶,感觉味同嚼蜡!

  塔塔统阿听到大理茶,大理的茶道可谓源远流长,难得露出愕然:“大汗,莫非说的是团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史上最强帝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史上最强帝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