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往事拾趣 原是情根早深种
寂寞梧桐锁清秋2019-03-19 10:143,206

  过年啦!

  早上,林小姐匆匆起床叫起了枫。

  楼下社长夫妇早已做好了早餐在等着她俩。

  皮蛋瘦肉粥、大葱卷煎饼、豆浆油条……还有……这是什么?面条?……不,不,不,这是广东特色的炒米粉。社长夫妇是广东梅县人,林小姐是陕西西安人,一南一北,这是南北大荟萃啊!……上有慈眉善目的社长老夫妇,中有尊长爱幼的林姐姐,下有枫这个不谙世事的小妹妹,正好凑成一个阖家欢乐、和气满堂的家……

  吃罢早餐,告别了社长夫妇,林小姐就领着枫出了门。

  在别墅区的拐弯口有辆车正停在那里等着她俩,开车的那个男的枫认识,正是中国大使馆的沈秘书。他经常开车领着林小姐跑遍了毛岛的角角落落,当然也去过枫那里几次了,所以枫认识他。

  "枫,我跟沈秘书出去了。你在这等胡伟,他一会儿就到。"

  "好,……"枫有点茫然不知所措,在这异国他乡的街头,她怕孤独等待……

  "放心,我已经给胡伟打过电话了,他知道来这儿接你。"怕枫一个人不适应,林小姐宽慰着说,

  "滴滴……"正说话间,对面驶来了一辆车,胡伟从车窗里探出头,"枫,这里……"

  "你看他们来了,那我走啦哈!"林小姐好像不想让他们看到,低头匆匆钻进了车里,车子一溜烟就开了出去……

  来的正是胡伟和张先生。上车后,一路上胡伟对着枫就是一通叽叽喳喳、没完没了……

  胡伟:"枫啊,你还记得我俩是怎么认识的吗?"

  枫:"记得啊。那年我17岁,刚刚初中毕业,没事做,就去你们宾馆做临时工。你那时是个小学厨。"

  胡伟:"是啊,是啊!我那时也刚刚毕业,就被分配去了那家宾馆做学厨。当年咋们一起进去的可有十几个呐,你还记得吗?"

  枫:"当然记得。你们都是被分配进去的,都是正式工,就我一个因为没有城市户口,所以只能做临时工。"

  胡伟:"可你这零时工比我们这些正式工都要强啊。你忘啦,每月的绩效考核你都是第一啊。而且主任看重你还让你掌管着冰柜的钥匙呢。"

  枫:"晕。那都是你们欺负我这个临时工,什么脏活累活都让我去做。"

  胡伟:"不是喔!我们哪敢欺负你这个假小子,你刚进来就力压群雄,连咋们那牛高马大的餐饮部主任都不是你的对手,比手劲还不是输给你了,我们哪是你的对手啊。"

  枫:"喔。就因为我力气大,你们就对我吆三喝四的?"

  胡伟:"看你这话说的,我利用过你吗?"

  枫:"没利用吗?那你怎么老是偷偷的找我要那冰柜的钥匙啊?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这是中饱私囊。"

  胡伟:"呵呵……那我也不是每次都请你去看电影答谢你了嘛!我还每次都带个苹果去巴结你呢"

  枫:"晕,你这都是免费的。谁不知道你父亲在电影院工作。再说你也不是请我一个的……喔,对了,当年那个小美她挺喜欢你的,每次看电影都屁颠屁颠的跟着你,你咋没理人家?"

  胡伟:"你还说呢?当初要不是你瞎掺和,我能带上她?"

  枫:"那不是人家小美喜欢你,让我帮忙带上她好跟你在一起嘛。"

  胡伟:"呸。我会看上她,人可皆夫、不知廉耻的女人,她在宾馆里的胡作非为谁人不知,你到好,自己还小屁孩一个什么都不懂,就替人乱牵红线。"

  枫:"我咋知道她是这种人?我以为你俩门当户对嘛,再说那时他们不都是一对一对的,就我俩和小美是单身嘛。"

  胡伟:"那我当年邀你去我家见见我父母你咋不答应呢?"

  枫:"你不是说我是个男人婆,嫁不出去,没人要嘛。"

  胡伟:"呵呵,我那不是开玩笑的嘛,再说我不也说过,将来假如你嫁不出去了,没人要,我就勉为其难的娶了你。"

  枫:"得,我有自知之明,高攀不上你们这些城里人。"

  胡伟:"那我这个城里人最后还不是跟着你去工厂了吗?"

  枫:"你是自愿去的吗?还不是因为宾馆被你们这帮蛀虫给蛀空了,快倒逼了,才想着去另谋高就的。"

  胡伟:"天地良心啊!不是宾馆裁员将你我裁掉了,我能跟着你走嘛。幸好你说毛纺厂招工,男女都需要,我这才跟着你去面试的。"

  枫:"唉,都说你们城里人命好,到哪都吃香,你面试通过成了机修工,而我确只能做机缝临时工……这都是命啊!"

  胡伟:"那年我去了机修组,整天忙着学修机器,也没时间去看你,后来听说你离厂了,你去了哪里?"

  枫:"我觉得没意思,也没前途,所以就离厂学手艺去了,想学会后自己开店做生意。"

  胡伟:"那后来呢?"

  枫:"后来,手艺学会了,小店也开了,但我不是做生意的料,高价进低价卖,都是朋友,不好意思抬价,做了两年也没赚钱,再后来,看看大家都去国外淘金,我也想试试,就把店给了我姐来这里淘金了……唉"

  胡伟:"难怪你走的无声无息,我都不知道你去了哪里?……你知道吗?你走后,我也无心呆在厂里,过了两年,厂里需要外派机修工来毛里求斯,所以我就申请过来了……没想到在这里又遇见了你……枫,你说这是不是缘分啊!天注定,我们要再次相遇,不如……我俩就在一起吧,再也不分开了。"

  枫:"额?……那倒吧!以前是高攀不上,现在就更不要痴心妄想了。我有自知之明的。"

  这时,车停了下来,张先生转头笑嘻嘻的插话,"你俩聊完了吗?这一路上尽听你俩打情骂俏的,我这外人都不好意思听了……聊完了就下车吧,植物园到了。"

  于是,枫跟着他俩走进了植物园。

  这个植物园比较小,在园区里枫一边看一边听张先生讲解,园中植物种类繁多,其中包括棕榈树、辣椒树、乌木树、红木树、露兜树和蒲葵属植物等等,从张先生的讲解中,枫了解到各种植物的特性和用途。例如有的树木看上去普通,但他的叶片却是提炼珍贵香精、精油的原材料。随手摘片树叶用手揉搓下闻闻,浓郁的香味就飘散开来,有的是可以驱蚊的。

  植物园中最引人入胜,也最为出名的就是一个栽满亚马逊睡莲的荷塘,巨大的莲叶静卧于一池碧水之上,莲花姣妍,一派生机盎然。亚马逊睡莲又叫王莲,它叶大如盘直径一般在2米左右,是世界上最大的莲花,可以承受住一个婴儿的重量。

  在睡莲湖畔,有溪水流过,岸上种植了棕榈树,整个植物园中最常见的就是棕榈树了,

  在棕榈树丛中,枫看到一株由两扇树叶圈成心形的树木,她开心的站在心形的中间,阳光照射在她的脸上,忖托出五彩缤纷的霞光,美轮美奂、飘飘欲仙……胡伟看的呆了,他从未见过枫有如此之美,他拿起相机快速的拍下了这令他今生难忘的景象……

  在红木林里,枫在树下捡了很多的红豆,她在工厂里看到过有很多劳工手"腕上都带着它,她不知道是何物,今天终于看到了,听张先生说这就是红豆又名相思豆。枫学过唐代诗人王维的《相思》,知道红豆产于南方,结实鲜红浑圆,晶莹如珊瑚,南方人常用以镶嵌饰物。传说古代有一位女子,因丈夫死在边地,哭于树下而死,化为红豆,于是人们又称呼它为“相思子”。

  看枫捡的开心,胡伟也来帮着捡, 

  问她:干什么用?

  枫说:捡回去串手链。

  胡伟说:那也给我一串。

  枫说:你要干嘛?都是女孩子喜欢的。

  胡伟说:我也需要相思了啊……

  游玩完植物园,看看天色还早他们就又去了蓝湾。

  蓝湾位于毛里求斯东南部,在机场附近,以水天相接、海天一色而得名,蓝湾也是公众海滩,蓝色的海水,颜色层次感很强,这里的沙质也比较细腻。周末,毛里求斯人都会全家人在这里度过休闲的一天。

  蓝湾顾名思义,就是这里的海水非常非常的蓝。但枫确没有觉得它蓝,倒是显得很安静、很宽阔。由于时间有限,张先生就只挑选了一个参观项目:乘坐游览船。那是艘玻璃船。

  乘坐玻璃底船漂浮在水面,海水清澈见底,透过船底的玻璃,海底五彩斑斓的珊瑚和鱼群清晰可见。

  枫抬起头看着大海,一座小岛独立其中。碧波、蓝天、绿岛构成了多美的一副画面。天地间的广阔,更显小岛的独立,犹如枫此时的心情: 世人皆笑我痴狂, 孤芳自赏又何妨。 生死情欲皆放下, 乐观名利笑荒唐。 她喜欢这种简单的色彩,喜欢这种孤寂的感觉,更喜欢这种在美景中的孤寂……。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 情迷棺材岛 爱去了无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域梦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