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我会保护你 但不属于你
寂寞梧桐锁清秋2019-03-19 10:143,626

  兰很想跟枫一起去外面看看。因为每次枫外出回来都会跟她讲一些她所看到的和听到的新奇故事,都是她闻所未闻的,兰很是羡慕。但她做不到枫那般的洒脱,那么的淡泊如云、自在如风;却又胜友如云,纷至沓来,所以兰既崇拜又羡慕。

  不知从何时起,兰总是很牵挂枫,心里会时不时的泛起一种失落的感觉。她越是不在她身边,就越是思念她。她想将她占为自有,不想与人分享……

  "……可是,这傻子……这傻子……她有想我吗?……不行,我得守着她……可是……这好像……呃!该死!我怎么会有这种无耻的不轨之心……可是,我真的真的很想很想她……唉!我这是咋啦?中邪???中毒???……"

  兰为了跟随枫去参加中国大使馆举办的国庆联谊晚会,特意花大价钱买了一件漂亮的礼服。本想给枫一个惊喜,没成想回家打开一看,发现衣服上有个洞。枫又不在,她只好去央求小慧这个"外国通"帮她退换。两个天真的傻女人以为是小事一桩,手到擒来,结果那个五大三粗的黑鬼店主欺负她俩是中国人,于是就瞪着一双白多黑少的牛眼对着她俩就是一顿咆哮加恐吓。吓得她俩腿如筛糠,落荒而逃。

  兰像丢了魂似的回到宿舍。看见枫,她是又急又委屈,忍不住泪珠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枫一头雾水"额,这是咋啦,谁欺负你了?"

  (掩面而泣)"……唔唔……那个黑鬼……唔唔……"

  (皱眉)"额?黑鬼?……黑鬼咋整你啦?……你别哭啊,说清楚嘛!"

  "嗯。他卖给我一件破衣服,还不让退,还……他还想打人!"

  "额,在哪里买的?你带我去,看我不收拾他……还想打人?我是打人的祖宗……"

  "不。我不要你去。我怕他打你,你打不过他的。"

  (黑线)"我靠,你不相信我?那你衣服还要不要啦?"

  "要。但我不要你去冒险。我去重买。"

  (翻白眼)"我晕喔!你不让我去,我还非要去,我就不信了,今天退不了这件衣服我就不回来了……走,跟我去拿衣服。"

  (紧张)"……那我要跟着你,不许你不回来!"

  两人来到那家店里。那个酷似猿人泰山的店主一看,刚刚那个被他吓跑了的中国女人又回来了,不过身边换了一个矮矮瘦瘦的同伴

  于是他故技重演,握拳隆肌咆哮着冲她俩示威。

  兰害怕的向后退,枫将她拉到自己的身后,

  "别怕,兰。你站到外面去,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你都不要进来,让我来对付他。"

  "那你小心啊,别逞强,我在外面等你。"

  "嗯。没事,放心吧!"说着大踏步的走进了店里。

  枫两手叉腰,目光冷若寒冰似的盯着那店主愤愤的说:"装,继续装,看我怎么收拾你。"

  那店主看恐吓没起作用,再瞅瞅这架势心里有点发毛,眼睛咕噜噜的在周围转转,转身捡起一根木棍,作势往枫身上就砸过来。

  兰在外面看的清清楚楚,吓得一声尖叫"枫!快跑……"

  话音刚落,只见枫跨步向前,一招"螳臂挡车"接着一招"秋风扫落叶",只见手起、棍落,那店主已然稀里糊涂的倒在了地上,手里的长棍飞出去老远。

  枫收拳立身,向躺在地上的店主招招手,让他起来再打。那店主一骨碌爬起来,满脸惊恐之色,灰溜溜的跑回店里,把兰那件破了的衣服换好,恭恭敬敬的送到兰的手上后赶忙垂头丧气的跑回了店里。

  兰那个高兴啊,对着枫手舞足蹈,佩服的五体投地。她搂着枫的手臂问:"快说说,你是怎么会功夫的?"

  "那个……我嘛……从小就锻炼……也谈不上是功夫,那个……防身还是可以的……"(绕绕头)"……我说过嘛,我是打架的祖宗……呵呵!"

  "你不得了啊,小小年纪就学会打架斗殴,你说你就没一个女孩子样,将来哪个男孩会喜欢你,以后还怎么嫁人?"兰开始数落枫的不是,

  "不喜欢拉倒,干吗非要嫁人啊?累赘……这样过的不是挺好!再说我那些哥们儿还有你们不都喜欢我嘛,也没见你们说不喜欢啊。"枫翻翻白眼回道,

  "呃?……那不一样啊,我的傻妹妹,就你这情商我也是服了……你什么时候才能开窍啊!"兰急得七窍生烟,恨不得现在就对她言传身教,"……也是喔,你是不一样的烟火,这样也好,永远不要陷入进去,免得跟我一样……爱不能……恨不得……"兰越说声音越低,像是在喃喃自语……

  "你又怎么啦?说说就伤心,是不是你男人又说你什么了……你看看你刚刚还愁我怎么嫁人,自己咋样?我劝你也不要嫁人算了,活受罪……"

  "呆子……跟你说不来……没心没肺的……"兰轻柔的掐了她一下噌道,

  "不说就不说,我还不想听呢……不说就回去了哈,罚你今晚给我弄点好吃的犒劳犒劳我,咋样?"枫得意洋洋的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行,我的姑奶奶……喔不……傻妹妹,姐姐以后还要依靠你呢,能不照办嘛……放心,小事一桩,饿不着你的,包你满意。"

  晚上,兰做东请了全宿舍的同伴聚餐。大家伙儿也拿出各自珍藏的食材合伙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席间,大家你来我往、互斟互酌,叽叽喳喳的疯了一个晚上。

  散席后,大家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

  兰独自一人在厨房里收拾,枫也跟着想进去帮忙。

  "去睡觉,这里我来收拾。"兰堵在门口贴着枫悄悄说,

  "喔,"枫回应,

  "不许睡上铺,今晚你跟我睡……"

  "呃?……"(诧异)

  "……呆子,今晚姐有些东西要教教你……"兰满面绯红,低头说道,

  "喔,……那我去了。"

  "嗯,"

  这气氛咋有点不对劲啊!我的心怎么砰砰直跳……

  迅速转进了被窝里,枫做贼心虚似的面朝里面躺下。

  一会儿,兰进来了,掀开被窝躺了进去,看见枫这模样,噗呲一声笑了起来……

  "你……你笑什么……"

  "傻妹妹,你这是干嘛?睡那么远,怕姐吃了你啊……睡过来一点……"

  "不,我喜欢这么睡……我……我怕挤……"

  "那你冷吗?……"

  "不冷……"

  "可你这么睡,姐冷啊!……过来一点,这样睡暖和。"

  "喔,"(移过来一点点)

  "唉,你这傻子……姐得教教你这情爱之事了……"

  那天晚上,兰把枫搂在怀里,枫的头枕在兰的肩膀上,兰则双手紧紧的抱着她,窗外,明月当空,月光洒在兰的脸上,就像绽开的白兰花,笑意写在她的脸上,溢着满足的愉悦……

  枫能感受到兰对她的依恋和爱,可是……不过……

  "唉!……兰啊,谢谢你教会了我很多东西,我会记住你的,但我终不能爱你,很抱歉,兰……我不会属于你的……"

  渐渐的枫对兰开始逃避、冷落。虽然还一起上下班,聊天,吃饭,但再也不和她单独相处,每天腻歪在一起了。

  每次当兰温情脉脉、主动的想靠近她时,她都会推三阻四、借故离开,就连节假日也是踪迹杳无。

  兰似乎也觉察到了枫的这份异常。于是在一个周末的下午,她硬是拉着枫去了村庄外的小树林,"说……为什么躲着我?……不理我?……"兰楚楚可怜的问,

  枫低着头,一言不发。沉默一会,她盯着兰声音颤抖的说:"……兰,我们分手好吗?"

  "你说什么?……"兰疑惑不解……难以相信,嘴唇开始发抖,

  "我们分手吧!"枫重复着,眼角滑出了泪水。

  "……你……为什么要跟我分手,是我不够爱你?还是……你不爱我?"眼泪在兰的眼角肆意的滑落,忧伤、疼痛全部涌入她的身体……

  枫害怕面对这样伤心欲绝的兰。她心里愧疚,不该这么无情的去伤害这个曾经帮助她,呵护她,给她温暖和关爱的女人,可是,她必须要去面对,在说出分手之前,她就在心里做好了面对这一切的准备。

  枫抬起头正视兰的眼睛,"我知道你爱我。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跟你生活在一起我很快乐……"

  "可是,你现在为什么突然要离开我?……"兰的声音变得低沉而颤抖,"……你爱过我吗?"

  "我……"枫有些不忍心,"……我爱过,但我对你的爱跟你对我的爱根本是不一样的,我对你是一种妹妹对姐姐一样的依赖,我根本无法从内心接受我们之间所谓的爱情。兰,你要明白,我承认跟你在一起的时光我确实很快乐,但那不是爱情,是依赖……"(顿了顿)"……我要的不是这种被别人另眼相看、见不得光的两个女人之间的爱,我需要的爱情是可以光明正大的牵手走在阳光之下,毕竟我只是个女孩,我希望有个正常的家,有个宽厚的可以依靠的肩膀……"枫坦露自己的内心,希望兰原谅她的自私,"……你为我做的所有一切我都刻在心里,那些我永远也忘不掉、抹不去,可是,我们不可能就这样一直走下去……兰,真的对不起,你想想你那新婚不久就各奔东西的爱人,你难道不想他?兰……忘了我吧!好好去珍惜你的爱人,他才是真正能陪伴你一生的人。"

  "好,那就分手吧!你走……快走……"兰痛苦的闭着眼,她明白枫说的没错,在别人的眼里她俩的爱情就是一种荒唐,是不能被世人所接受的,这是一种糊涂的爱,是寂寞空虚的心灵中的一种寄托,真正的与情爱无关……不能再这么纠缠下去了,分手是最好的选择,这样对彼此都好……

  爱不能  

  离不得  

  心相惜   

  意犹连

  一场时空错位的爱,到头来终将是春梦一场,即是天注定,何不相忘于江湖,永不再见!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久旱逢甘霖 他乡遇故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域梦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