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听说外面很精彩 我也去看看
寂寞梧桐锁清秋2019-03-18 14:173,133

  打工者群体间的生活非常的残酷无情,无论是上班还是下班都脱离不了主线“唐老鸭”的监督。车间里到处都是她培养的党羽,操控着整个群体的命脉。稍有不慎,或是你言语不当冲撞了某个领班,或是你偷工减料违背了管工的意愿,在不到半小时内,你就会受到严厉的惩罚。轻者不允许加班,重者一个星期甚至于一个月都不允许上班。就连吃饭都要自己到食堂里去帮工解决,所以打工者之间的关系都非常的紧张。就连在宿舍里处处都安插着管工的眼线,她们无端的挑起是非,瓦解劳工们之间团结的意志,使她们没有凝聚力,缺少相互的关爱,就连说话都得非常的小心谨慎,要不然管工第二天准会找你的麻烦。

  处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劳工们最好的逃避方式就是外出散心。于是,故事的源头又引伸向外面的世界······

  漂洋过海来打工    酸甜苦辣在其中

  有缘他乡遇晚报    异国处处溢春风

  游子思乡情谊重    祖国不忘在心中

  豪情挥下千秋语    晚报传遍中国风

  一篇《晚报颂》使枫有幸成为了报社的会员。后来,她又连续发表了《中国风》、《游子赋》、《游园·感怀》、《乡愁四韵》、《桃源记》等诗篇,受到了报社的一致好评。这之后,她每个星期都会在《晚报》上刊登一篇文章。枫从此也在当地的华人圈中声名大振,那段时间里,只要一提到枫的名字,华人圈中无人不晓。这也给性格内向的她带来了不少的麻烦,想结交她的文友;想请她参加各种社团活动的组织,纷纷来信邀请她前往参与。枫既觉得兴奋又感到沮丧,因为她淡泊名利、拒绝浮华。

  她写文章只不过是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她发表文章,不是为了出名,而是想架设一座友谊的桥梁,联络劳工间的感情,增强他们之间团结互助的意志。除此之外,别无他求

  。她喜欢平淡中的清静,能释放自己满腔的热忱;不喜欢热闹中的繁华,浮躁得使自己迷失本性。

  枫偶尔也会约上几位好友外出郊游,领略大自然的旖旎风光,陶冶自己的情操。

  直到有一天,报社的主编林小姐亲自登门造访,应林小姐之邀,枫才跟她随车同行。

  首都路易港的中央广场后面有条“唐人街”。街的拐角处有条大道,报社的社址就坐落在这条大道左边的一个小胡同里。

  那天正好是星期六,所有的店铺都停业休假。枫只在门口稍作停留,没有进去参观。

  “去社长家。”林小姐告诉枫。

  车子沿着街道拐了几个弯后驶进了一处住宅区。路面上非常的整洁,一栋栋的别墅排列整齐,颜色红白相间、富丽堂皇。别墅与别墅相隔的空间宽敞明亮,道路纵横交错。

  车子转过几条道后停在了一个院子的外面,一个年轻的男子过来打开院门,车子直接驶进了院子。

  下了车,枫站在院子里仔细的打量着四周,那是一栋上下两层的楼房,下面两间是客厅,旁边有间厨房。透过明亮的落地玻璃窗,里面的东西看的一清二楚。

  拉开玻璃大门进去,从里面出来两位年近八旬的老夫妇。

  “这是社长和夫人。”林小姐站在一边介绍,“这位是枫。”

  “喔,你就是枫啊。哎呀,早就想看看你,就是一直没有机会见一面。来,过来坐···”社长热情的招呼着枫,把她让到客厅的沙发上就坐。

  夫人则和蔼可亲的端来一杯茶放在枫前面的茶几上,“孩子,来,喝杯茶。吃饭了吗?没吃的话我给你去弄。”

  “谢谢您,夫人,我吃过了。您太客气了。”

  “没关系,请随意些,孩子!就当是在自己家里吧。”

  “嘀、嘀,”这时院子里又传来了汽笛声。不一会儿,进来一老一少两个男女,年纪大的老者看上去也有八十开外,年轻的女子则很小,大概有二十来岁,满头的棕色直发,打扮非常的时髦。

  社长走过去跟老者寒暄,谈的都是广东话,枫听不懂。只见那个老者一边说着话一边笑嘻嘻的盯着枫看。一会儿,他踱着步子走到枫的身边,伸出手。枫也连忙伸出手,他握着枫的手说:“哎呀,你就是枫啊,早就听说过你,你怎么今天才来呀!”

  枫不擅长跟陌生人打交道,又不善言辞,满脸通红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林小姐见枫很尴尬的样子,就对她说:“枫,这是纸品商行的张老板,我们报社印刷的纸张都是他提供的。”

  “您好,张老板。”枫这才不好意思的开口跟他打了声招呼。

  “哎呀,小姐,你真可爱。不要怕生嘛,俗话说: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上巢···”

  “嗳···嗳···张老板,人家是生客,你不要瞎说嘛。”怕张老板瞎说,林小姐忙插话打圆场。张老板可不管,还是自顾自的又说:“哎呀,还是祖国的改革开放好啊!

  你看,给我们送过来这么多年轻漂亮的美眉,以后啊,我们可不愁寂寞、无聊喽。”

  张老板色眯眯的摸着枫的手不放,枫想抽回又怕不礼貌,刹时脸红到了耳朵根。

  “你看这双手,细皮嫩肉的。哎哟喂!怎么有这么多的伤痕!一定是吃了很多苦吧!你看真叫人心疼啊!”张老板不舍的摸捏着枫的手不放。

  “好啦,张老板,别把你的伴晾在那儿,快带她去玩吧!”林小姐眼看枫满脸通红难堪的撑着,连忙又打圆场。

  “好啊!枫,你去吗?我带你一块儿玩去。”

  “算了吧,枫还有事儿。你们俩自己去快活吧。”林小姐皱着眉不屑的讽刺他。

  碍于面子,张老板只得松开握着枫的双手,“那好吧!以后有空再联络,枫,要常来玩啊!我可以开车去接你。”张老板带着那女孩一边往外走,一边还不时的回过头来笑眯眯地叮嘱枫。

  “真是些老不正经的,吃着碗里的还望着锅里的。”林小姐嘴里嘟囔着,又笑着对枫说“枫,别往心里去啊。这群老不死的看见年轻漂亮的姑娘就像丢了魂似的。”

  “噢,没事的,你小声点,社长夫妇还在呢……”枫悄悄地指了指旁边,

  “嗯,没事。他们听不懂,广东人。耳朵又不好使。”林小姐用手指了指耳朵,幽默的说,

  “噢。唉?刚才那女孩是谁?蛮漂亮的,是张老板的女儿吗?”

  “什么女儿啊,他没子女。早就离婚啦。现在是老光棍一条。别看他开个车到处显摆,老婆可是被人拐跑的。刚才那女的也是来毛岛打工的,好像是浙江宁波的吧,两年前就跟他搭上了,是他的情妇。”林小姐解释着继而又骂道:“这些老不死的没一个好东西。不知有多少来打工的姑娘被他们糟蹋了。枫,你以后不要搭理他们,离他们远点儿,知道吗?”

  “嗯,我是不会的,再说像我这类人也不喜欢跟男人去打交道啊”枫不好意思的习惯性的挠挠头说。

  “噢,我是说万一,万一你遇到这种人也知道了该怎么去防范啊,不是吗?算了,不提他们了,我带你去我的房间。”

  枫随林小姐上楼,楼上有两间卧室,一间是林小姐的,还有一间里住着刚才开院门的那个青年男子。

  进入房间后,枫悄悄地问林小姐,“林小姐,你隔壁住的那男子是社长的儿子吗?”

  “你说他吗?”林小姐指了指隔壁,“……不是的,他也是打工的,社长夫妇无儿无女,唯一领养的一个女儿也嫁到别处去了。他是在临近的一个工厂里打工的,那个工厂里人多,没有统一的宿舍,男女混住,因为相熟了,社长夫妇心地善良,就让他搬来这里住了。”

  “额……?什么厂还可以男女混住?这……怎么住啊?”枫瞪大了眼睛不解的问。”

  “噢,他们厂里是两班倒。白天上班的,床铺就让给晚班的睡,晚班的就让给白天下班的睡喽”林小姐也是觉得很讽刺,不解又困惑的笑笑说。

  “这……不乱套了吗?……呵呵!”枫不解又想不通的乱猜一番。

  “可不是吗。所以他也不是什么好鸟。”林小姐指了指隔壁轻蔑的说道:“这不,还带了一个姑娘同住。”

  “噢,也许相处熟了,有感情谈恋爱了吧!”

  “呿,还谈恋爱呢,这个男人在国内早结婚有家室了。”林小姐撇撇嘴轻蔑的说。

  “啊……那这个女孩怎么办呀!”

  “能怎么办?现在住在一起相互关照一下,等回国后就各奔东西了。”

  枫觉得无语,心想:世界真奇妙,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域梦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域梦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