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七分尽人事 三分听天命
寂寞梧桐锁清秋2019-03-17 12:122,476

  有了兰这么个温暖体贴的知心人在身边的陪伴和开导,这之后枫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她不再禁固自己与外界的交往,主动去向别人讨教经验。她不耻下问的模仿别人的动作,遇到不懂的问题等一有空闲就拉着别人来示范讲解,她则蹲在旁边更是目不转睛、手眼并用的去体会,然后自己再边做边揣摸。就连晚上睡觉都不停息思考,用手指凭空模仿、练习操作技巧。

  她就这样每天超负荷的强迫自己按不同的时间、不同的数量完成自己下达的指标。她身心并用,每天不知疲倦的溶入到工作中去。不出一个星期,她就熟练地掌握了多项操作技能,并能随机应变、举一反三。产值也在不断的增长,从每天的三百件到五百件,一个星期后竟然达到了八百件。她每天都在突飞猛进,就连每天监督她的唐老鸭都感到吃惊,那双臃肿的单眼皮因眼球的突起而变得鼓胀,就像只青蛙似的瞪着她,感到不可思议。

  有了这样的成绩,管工再也无话可说。渐渐的对她撤销了监督,彼此相安无事的度日。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到了九月份。这个季节是服装行业的旺季。厂里的生产任务急剧的猛涨,车间里到处都堆满了像小山一样的货源,却因为缺少人手的整理而迟迟不得上线。

  唐老鸭整天忙得焦头额烂,组织、监督人手协调整理。但所调的人都不太精明麻利,收效甚微,创造不出产值,一再耽误生产。

  眼看货期将近,流水线却因一再受阻而面临停产。唐老鸭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整天暴跳如雷似的在车间里东窜西跑,用尽了种种手段,漫骂、责罚一个个的员工下线打杂。搞得车间里每天人心惶惶、神色紧张,害怕稍有不慎就会遭受“莫须有”的罪名而被罚下线打杂。

  唐老鸭每天像只猎鹰似的在车间里搜来寻去……

  有一天,她站在枫的货堆前。看着那么一大堆的货,又盯着枫看了好一会儿。她看着枫干活那麻利、潇洒的动作,觉得是某一方面的人才。但一想到那么一大堆的货心里颇有踌躇,就那么站在那儿出神了好一会儿。考虑到目前不利的形势,她还是狠狠心,装着很严格的检查了一番后址着嗓门喊道:“菲奥斯(领班),过来一下。”

  领班匆匆过去,

  “这是谁做的领子啊?”

  菲奥斯连忙看了看流程卡上的签名后冲着枫喊道:“枫,过来。”

  枫正在机台上忙得热火朝天,猛听到领班喊她,再抬头看见领班旁边站着的唐老鸭,心想:“完啦,下一个目标该轮到我啦!”她不敢怠慢的跑过去。

  “怎么又是你啊?”唐老鸭皱着眉头装模作样的问,“你跟我到办公室来一下。”

  枫像老鼠遇到了猫似的低着头小心翼翼地跟着她来到了办公室。

  又一次站在了唐老鸭的办公桌前,枫紧张得心快提到了嗓子眼。低着头两只手紧紧的握着不知该往哪儿放。

  唐老鸭盯着枫看了好一会儿,缓缓的开口说:“你还记得前段时间我跟你说过什么吗?”

  枫低头默不作声。她当然知道可是不敢说,也不愿轻易的从自己的口中说出来。

  僵持了一会儿,唐老鸭继续问她,“你说怎么办?是让你回去呢还是继续留下来?不过车位你暂时是不用做了。”

  枫感到委屈,她想说说心里话。可一碰到唐老鸭那针刺般的目光,憋着却又不敢说。她知道自己没有选择的权利,因为顶撞管工她知道换来的结果是不堪设想的。她也明白此时唐老鸭话中的含义,只是不甘心。她不甘心任人宰割毫无选择的余地。她想自己辛勤的劳动为什么就不能得到管工一丝的认可,难道自己真的是一无所用?她也不甘心就这么回去让人耻笑。她唯一的选择就是只能承受和屈服。

  唐老鸭盯着默不作声的枫继续说:“其实呢,我也知道这段时间你很努力,但你的基础不扎实。我也并非一定要整你回去,你不做车位也同样有用嘛!……这样吧,你就到下面先去磨练磨练,等时机成熟了我再把你调回车位。”

  枫闭上眼睛点点头。她只能认命,可内心的痛楚真想使她大哭一场。但她强迫自己:要坚强,不许哭。你不是懦夫,总有一天你会成功的。枫在心里不住的劝慰着自己。

  刚下到车间打杂,唐老鸭分派她的任务是配包。这道工序说起来容易但真正做起来却很麻烦。因为一包衣片里的小件有好几种,都分散在车间里的各个车位上,要等一道道工序做好后才能逐一收回,再对上号配成一个整包。先前已有好几位工友因为整天的在车间里东奔西走,拣了这、忘了那,一天下来配不了几包也就耽误了生产因而受到责罚。

  枫静静的站在货堆前,盯着眼前堆的像小山似的货源沉思不语。她想:这么一大堆的货如果按原有的工作方式,那要配多少天才能完成任务?照这样下去我还不是要等着挨罚。怎么样做才能超捷径的完成任务?枫寻思着。突然,她灵机一动,对数据统计很敏感的她决定改变方案。

  她把零散的小包按包号、不同的工序排成行,再逐一对照、筛选。这样本来要三个人才能完成的任务她一个人就解决了。配成的包也堆成了小山似的,流水线很快上手运作起来。

  起初唐老鸭还躲在一旁偷偷的监视她,但一整天下来看她竟然不知用什么方式改变了现状,几天来从未露过笑脸的她竟然欣慰的笑了。她笑自己聪明用对了人,她也在笑枫确实是这方面的人才。

  枫可并不这么想,她认为自己无用才被赶下了机台。她觉得自己应该更加努力地工作才能挽回自己在管工心目中的形象,才不至于被赶回家。她努力的结果是双脚都磨出了泡,双手都是通红的扎痕。

  晚上回到寝室,累极了的枫躺在床上浑身酸痛,连爬都爬不起来。闭上眼,她想起自己的遭遇难过极了。她有写日记的习惯,于是她艰难的拿起笔在她的《愚人日记》里写道:

  今天的天空是那么的阴暗,心情亦是如此。不知这囚徒式的打工生活何时终结。在这些无聊的日子里,我仅能用这支笔写下我的人生,写下我今生的奇遇……

  现在的我可以说是孤独的。虽说平时身边总少不了有好心人的劝说,但内心却是极度的空虚与无聊。有种【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斗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的悲沧心情。有时还得强颜欢笑,暗地里却是心肝俱碎,无地自容。

  回想往昔,我是自作自受。谁叫我一心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却不曾想繁华里包含着多少的辛酸和苦辣。有时想想:钱为何物?能让人如此的痴迷和崇拜。为了它,甚至不惜一切代价。到头来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继续阅读:第九章 你问问你的佛 能渡苦厄 何不渡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域梦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