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你问问你的佛 能渡苦厄 何不渡我
寂寞梧桐锁清秋2019-03-17 12:134,307

  九十年代末的中国,由于工厂内部的体制改革,造成大批的工人纷纷下岗,回家自谋出路。而国外的低端产业如服装、纺织类,或极具污染危害生命健康的工作如建筑、电子、化工类,却因本国国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从而无人问津。于是,那些投资商纷纷把目光投向中国的人力市场,用比国内优越的条件,打着各种各样招工条件的幌子,诱惑一批批的劳工纷纷走出国门去实现自己的淘金梦想。

   九十年代的毛里求斯也是个发展中的国家,它用优越的招商引资条件吸引了众多的投资者参与开发,由于地广人稀,本地工人的待遇成本太高,于是他们纷纷来到中国通过中介,用极少投入的交费资本换取快捷出国手续的条件,吸引了国内一批批身处困境的劳工们纷纷奔赴毛岛打工……

   在经过三批华工的新老更替后,休闲时间充溢毛岛各个角落的华工分别属于四类人:

  一类:闭门思过

  二类:混沌赌博

  三类:红杏出墙

  四类:诵经拜佛

  在这四类人中,一支大军在华工痛苦挣扎的洗礼中茁壮成长,她们就像一盘散沙孤独的游走在毛岛的各个寺庙神殿,她们没有思想,缺乏凝聚力,任凭风吹雨打四处飘散,孤寂的呐喊声唯一寄托在寺庙的神殿之上……

  于是,每逢休息日,她们都会不约而同的聚集在毛岛台侨创办的佛堂里诵经拜佛,虔诚的期望神灵能带给她们平安和好远……

  神之说:空洞无凭。

  神能保佑平安吗?

  智者:巧说妙用

  愚者:坚信不疑

  且看看以下几则故事,那些相信神灵保佑、许愿跪拜的打工者,她们的遭遇神又能给予了什么帮助……

  十二月二十五日:圣诞节,一个女劳工头天晚上刚打电话回家汇报平安后,第二天上午与同伴结伴外游,为了拍登高望远,回眸一笑的照片,而站在了海边的悬崖上,不慎相机掉落水中,眼瞅水不算深,相机清晰可见,于是她攀下悬崖入水去捡,不料脚下踩着的是松软的淤泥,她越挣扎越往下陷,眼瞅着施救无望,顷刻香消玉损……

  五月一日:劳动节。两个女劳工上午横穿马路去对面的店铺买面包,行至路中间,迎面驶来一辆小轿车,前面的一个快速逃离躲过一劫,随后转身看见后面的同伴被轿车撞飞出去,惊吓之余,顿时昏厥,被双双送进了医院。后面的那个未能逃脱死神的召唤,七天后在唯一获得批准来毛岛探望她的亲人——丈夫的怀抱中凄惨的去了另一个世界。另一个女劳工因惊吓过度而精神失常,不久后被送回了国内……

  六月份:台风季节。台湾某驻毛渔轮公司下属的渔船,强行派劳工出海打鱼,劳工不从聚众罢工,强制之下无奈上船,行至外海,船长酗酒逞凶,枪杀六名劳工后抛尸人海,顷刻之间海水被染成一片红色,尸首无归……

  这些血腥的故事并没有唤醒劳工们愚昧的灵魂,她们一批批的相传,一批批的重复遵循着诵经拜佛的理论……

  小慧是昌隆制衣第一批招来毛岛的打工族,她的身上具备第一批老工人的特质:圆滑老练、见风使舵……

  也许是第一批来毛岛的缘故,管工对她们知之甚少,所以也不存在太多的约束,渐渐的她们在无拘无束的工作环境中铤而走险的开始了各种大胆的尝试,除了在工作中暴露的种种不良表现之外,她们也渐渐的开始了与外界的交往……

  老职工的宿舍离工厂很远,乘厂车上下班都要一个小时以上,宿舍坐落在甘蔗林里的一个大的村庄之中,交通便捷,村庄里也住有华侨,于是闲暇的时候,她们都会去华侨家串门走访,渐渐的了解到佛堂的一些情况,并由那些华侨引荐去佛堂入会拜佛……

  到第二批工人进厂时,工厂的管理已发生空前绝后的变化,这时的工厂已变成了一座好似改造囚犯的监狱。华工们也在花样百出的艰苦磨炼中渐渐蜕变的小心谨慎、逆来顺受。

  经过痛苦、彷徨、孤寂和无聊的生活洗礼后,她们中的大部分人也渐渐的加入到入会拜佛的行列之中……

  辗转反侧间,小慧归国后不久又再次的回到昌隆制衣公司上班。理所当然的,她成为了第三批华工的入会引路人……

  某个休息日,小慧来到枫所在的宿舍里玩,当谈起外界的事情,这个孤陋寡闻的群体一下子都聚拢过来探听消息。

  在天南海北的描述一通外界的新鲜事儿之后,小慧坐在那里摇头晃脑的看着这个因羡慕而有点儿兴奋的群体微笑着说:“怎么,你们休息天也不出去玩啊?每天只知道工作睡觉的,空闲时间也不去外面溜溜,都窝在宿舍里难道不闷吗?”

  一句话触动了大伙儿的心思,于是纷纷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

  “可不是嘛!无聊透顶。书啊、电视啊啥也没有,除了工作,其余的时间过的跟个呆子似的。”一号房的小风最先开口,

  二号房的小娟也心有感触的附和道:“就是的啊,老工人那还有台电视呢!我们啥也没有,按理说每个宿舍也该买一台啊!要不就轮流着放。”

  “晕,你想要那台电视啊?嗳,你不知道它是怎么来的吗?”小慧反问道,

  小娟觉得她问的奇怪,于是就好奇的又问  “不是厂里给买的嘛!那又会怎么来的呢?”

  小慧哈哈大笑道:“那台电视是第一批的一个老工人因为工作出错罚款买的,怎么的,你也想效仿她为宿舍里的室友做贡献啊!”

  “额?这……我可没那好心,我还是不看算了……”小娟听她这么一说,顿时像泄气的皮球似的,矮在旁边不说话了。

  看着小娟那傻样,旁边围观的人一阵哄堂大笑。

    小慧接着说: “其实你们也该出去走走看看,厂里又没规定不让你们出去啊!”

  “哪敢呀!我们来这儿快半年了,除了在村子里偶尔走走,其它大部分时间不是吃饭就是睡觉,感觉就像头猪似的。”大伙儿在底下叽叽喳喳的各自诉说着心中的苦闷……

  这时四号房的小露站在人群外大声的说:“我早就想出去玩了,我来这儿除了赚钱,我还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呢,可就是不知道怎么走呗!一个人不敢瞎跑。

  “这有什么不敢的,有了第一次不就敢了吗?村口有大巴,乘车可以去任何地方的,那大巴直通首都总站。”小慧在旁边怂恿着,“你们如果想出去,我可以带你们,教你们怎么走……”

  “我们能去哪儿啊?一个穷打工的又没钱消费。”一号房的桃子比较现实,她说出了大伙儿心中的矛盾。

  “去佛堂呗!那儿清净人又多。你可以听经拜佛,可以交友谈心,还可以抽签解签。总之那里面的好处你们去了就知道了。”

  小慧把话题绕了一圈后终于进入正题。

  “真的吗?可有什么条件?”桃子旁边的婷婷听得两眼放光,忙插话打听,

  “没有条件。只要你是诚心入会的,填一张表格,写上自己的姓名、年龄、性别、家庭住址,交100卢比就行啦!”

  “这么简单啊!那你带我去呗!”也许是闷得太久的缘故,见有人能带自己出去玩,三号房的小容忙不迭的想給自己留个位置。

   “行,大家都有份。到时候我来通知你们”小慧摆出一付大姐的派头,惹得大伙儿一阵的恭维……

  接下来的一个周末,上午早早的兰就和同伴们都打扮一新,准备随小慧去佛堂看看。宿舍里的大部分人都因为能够外出而兴奋的做着各项准备,唯独枫因为这段时间工作上一再受挫,心里难受,一人闷闷不乐的窝在床上,不想出去。

  “枫,出去走走吧!你老是这个样子会闷出病来的。”兰跑过来掀开她的被子,拉她下来。

   “我不想出去。我现在这个样子也不好意思见人。”枫坐在床上,对自己现在的处境感到顾虑重重。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又没干啥坏事,工作嘛!谁没出过错的?只是你运气不好,你也不用老是想不开,走吧,去外面转转,到庙里去烧香许愿,说不定你以后就转运了。”

   枫拗不过兰的劝说,再想想觉得一个人也怪孤单的 不妨去外面走走,去去晦气。于是爬起身,换上干净的衣服随她一同出去。

   小慧已经在村口的巴士停靠站等她们,一同前往的还有隔壁宿舍里的同厂华工。等人员到齐后,她们一行人坐着大巴浩浩荡荡的向着佛堂奔去……

   大巴在崎岖不平的坡路上盘旋穿行,热带雨林的风景呈现出迷人的色彩。枫此时的心情不错,跟着大伙儿畅谈路上的风景……

  佛堂位于路易港西郊的一处山坳里,车子沿着盘旋的山路将她们送到一处站台,下车后,她们徒步前进。

   走了一会儿就到了佛堂门口,一行人随着小慧轻步走人院中,这里幽静雅致、碧瓦朱栏。院里的水池里流水潺潺:一行行的翠竹清秀挺拔,这让枫不禁联想起家乡的园林风景。

   大殿门口的香炉,烟雾缭绕。一行人拿着香随着小慧绕香炉烧起高香。

    随后抬脚进入殿堂,逐一的跪在蒲团上,一脸虔诚的合手默默许愿跪拜。之后又跟着小慧绕着大殿跟诸位神像合手参拜。最后,她们一行又来到大殿门口,只见一个老僧坐在案几前正为游客解签。

  “枫,我们也去求个签吧!”兰拉着枫来到案几前,

  当轮到她两时,兰先拿起签筒摇了几圈,见掉下一根竹签,她捡起来递给那个老僧。枫也跟着接过签筒摇出一根竹签递过去,老僧随后在纸上写下各自对应的谶语,兰的上面写着:日出临东海,光辉天下明,动用和合吉,百事自然成。

   枫的上面写着:心事未分明,又恐被鬼惊,细思犹难解,暗路失明灯。

   枫一看那几句谶语竟然跟自己的遭遇有几分相似,不禁心中闷闷不乐。

   兰倒是好意,拿着枫的谶语央求那老僧解答。老僧随后在纸上写下四句话:人若好善,恶事莫为,虽有忧疑,贵人自至。

  “你看,是好事吧!你心地善良,肯定会遇到贵人的。”兰打着哈哈劝解一旁闷闷不乐的枫,

  参拜仪式结束后,小慧又领着大家来到旁边的厢房。里面已经围满了好多人,都坐在蒲团上静静的听禅师讲经。

  安顿好她们后,小慧就去联系入会事项。不一会儿又过来领着大家去另一个房间登记入会。

   轮到兰和枫时,兰接过笔正要填表,枫在旁边拉了拉她的衣角,示意她不要填,并对服务生说:“我们是刚来的,不懂这儿的规矩,等一下再来填吧!”说完拽着兰往外走。

  出来后,兰不解的问:“怎么不填呢?”

  “你不懂,凡事要谨慎,说得却写不得,这儿是国外不能跟国内比,我们不清楚这里面的情况,不能随便的留下自己的身份证明。”枫机警而又慎重的提醒兰。

  兰想想觉得有道理,于是,她俩在寺院里前后转了一圈后就出去了……。

  离开寺院后,回去又太早,想想出来一趟不容易,枫就建议去路易港的港口玩玩,兰怕走丢了回不去,毕竟没有单独行动过。枫说:别怕,就在巴士站的对过,几分钟就能到的。兰拗不过枫的猎奇心,只好同意去走走、看看。

  到了路易港后,她俩上了炮台山。从炮台山可以看到整个路易港的全貌。还有赛马场,对面的山上,有一个圣母玛利亚的雕像,山下的空旷处架着一座古老的大炮。

  整个炮台山上修建了很多不同的城堡,而且站在炮台山上可以看到各种不同的港口风情,拥有无限韵味。

  她俩被这异国的城市风景深深地吸引,一路兜兜转转,流连忘返。一路喜笑颜开,尽情的领略着属于毛里求斯的风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域梦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域梦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