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疾风徐来 人生何处不低谷
寂寞梧桐锁清秋2019-03-17 11:492,661

  枫的确是不幸的。她的不幸一方面来自于她的性格,她不能尽快的溶入到新的工作环境中,不能及时的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去正确面对自己的处境。她每天迷迷糊糊的做事,忧心忡忡的度日,最终导致她成为不幸的悲剧。

  另一方面是来自于管工对她的“另眼相待”。这里要说明的是“另眼相待”是管理者刻意对某一阶段、某个人实施的监管方案。

  为什么要用这种方案?它有什么样的含义?这得从工厂的现状来阐述说明。

  资本家远渡重洋来中国招工的目的很简单,因为这里有丰富的人力资源。廉价的劳动力会给他们创造更多、更丰厚的财富。而大批的劳工涌入对管理者来说也确实是件很令人头疼的事情。

  因为劳工们外出打工的目的就是为了尽快的获取比国内更为丰厚的报酬。

  她们大多数来自于偏僻的农村,自身的素质和文化涵养都比较低下。做事从不计较后果,往往会为了达到个人的目的而不择手段。工作中的屡次犯规、耍小聪明、使调包计、违反工作纪律,甚至擅自篡改操作程序等等,应有尽有。使管理者防不胜防。前车之鉴,必然使管理者绞尽脑汁想尽种种办法来束缚她们的行为。

  到枫这一批进厂的工人已经是第三批。老工人即将离厂,新工人则要强化管理。新老交替、鱼龙混杂。于是管理者必须从新工人中挑选出几个典型加以惩治,以达到杀一儆百的目的。无疑软弱的枫成了管理者心目中理想的人选。她作为第三批新工人中的典范之一,开始了她另样的人生旅途……

  因为有了第一次因工作失职给管工留下的不良印象,所以枫成了唐小姐无时不刻关注的对象。她的工作也因此受到牵连,范围在不断的扩大。从简单的到复杂的;从这道工序到那道工序;她每天走马灯似的变换着。常常是居无定所、应接不暇。每天搞得头昏脑胀、心神不宁。还要时时防范管工的无端刁难。

  处在这样的工作环境之下,枫不可避免的再次遭到挫折。

  那一次是管工别出心裁的调枫去做口袋,毫无经验的枫不敢违背管工的指令。她没有选择的余地,明知道自己不行,还是硬着头皮勉强自己去做。

  在看过一遍别人的操作示范后,她凭借记忆片段依葫芦画瓢似的顺利的完成了第一件。可到了第二件却遇到了问题。因为手工操作的东西它并不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往往会因为裁剪不当而改变本来的形状。要解决这一难题是要求操作者能随机应变,适当的加以调整,而不是一成不变的生搬硬套。能掌握这一点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体会的,而是要经过点点滴滴的磨练,总结经验后方能达到操纵自如的水平。

  枫第一次接触这么高难度的技能,又没有人跟她讲解这其中的奥妙,她怎么推敲都不明白哪儿不对劲。就这么做了拆、拆了做,一整天她就做了一包衣服。

  到晚上下班交帐的时候,同道工序的员工都交了十几张票,而她却仅有一张票。她感到难为情,面红耳赤的做在车位上,踌躇着不敢交上去。但不交是不行的,因为管工每天早上都要查账,不交的人是要被处以重罚的。无奈之下,枫只得把它小心翼翼的夹在账簿里,硬着头皮把它放在管工办公桌那一大堆账簿的最下面。

  回到寝室,枫一直无精打采的坐在床上沉默不语。她无心关注别人的话题,更没有心思去搭理别人对她的询问。

  这一夜,她精神恍惚的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思绪一直停留在那张小小的流程卡数据票上。她害怕明天早上管工查账会发现她做得少而责罚她。想想上次胆战心惊的经历,她不敢想象她的明天将会如何……

  第二天早上,枫心神不宁的坐在车位上埋头工作。周围发生一丁点儿的风吹草动她都会心惊肉跳。就好象做贼心虚一样,她越想逃避却越会遭到不测。一个小时后,领班冲冲跑到她的车位上,通知她到办公室去。

  枫预知这一刻会到来,心理上有所准备。既然逃不脱命运的安排,那就去面对吧。于是她匆匆来到办公室,第一眼就看到桌子上一字排开着十几本账簿,她的那本摆在正中间最显眼的位置上。管工正低头逐一看着那些账簿。

  发觉枫进来后,管工用从镜片后抬起的那双眼睛盯着她。微微启动紧闭的嘴唇,冷不丁儿的嘣出一句话:“你来多长时间啦?”

  枫不知是什么意思,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似的回答:“两个月。”

  “喔,两个月啦!你还真有能耐啊。两个月下来了你是一点儿长进都没有。你看看你的帐···”管工指着账簿面带怒容的盯着枫,“···你再看看别人的帐,你做了别人的零头都没有。你每天是怎么做事的,你是来混时间的吗?嗯···”管工歪着头轻蔑的盯着枫。

  枫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咬着下唇低头默不作声。

  “像你这样的工作效率,我招你来干什么?你这么点事都做不好,你说你能做什么?”管工交叉着双手靠在椅背上,开始斯条慢理的坐在那儿数落着枫。

  枫一声不吭,满面惶恐的站在桌前接着挨训。

  “喽,我告诉你噢!这道工序你是没得做了·……”

  听到这儿,枫心里咯噔一下,惊讶地抬起头,忐忑不安的等着管工对自己的宣判。

  “你下面的工作是做领子。我可告诉你喔,这是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如果再不行,我看你是不能再做了。”

  枫感到委屈。想争辩,又觉得自己确实是技不如人,她也在努力,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努力了还是没结果。自己确实无用,又能去怨谁?她只好用楚楚可怜的目光看着管工。希望管工能宽恕她,给她机会,千万不要赶她回去。可是管工毫不怜悯的继续对她说:“还有啊,你今天不用加班了,这一星期你都不用加班。做了这么一点点,加班又有什么意思,白白浪费时间增加开支。”

  接下来管工没完没了的继续对枫唠叨着。枫呆若木鸡似的站在那儿接受训斥,头脑里就像装了个马达似的轰鸣不已,根本没有心思听管工在唠叨什么。唯一的印象就定格在“没得做、不加班”之类的这些炸雷似的训话中。她糊里糊涂的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啦?为什么老是要受到责罚。也不知道后来自己是怎么走出办公室的,只知领班把她带到了另一个车位上,木然的坐在那儿,机械的伸出双手接受她的另一个新任务。

  那天枫一直都是在凄惨和悲凉中度过的。欲哭无泪的痛楚侵袭着她的身体,麻木了她的灵魂。惊慌无助的心灵逼得她几近疯狂……

  直到下午五点钟领班过来通知她打卡下班,枫才万般无奈的站起身木木的走出车间。

  回寝室的路并不长,但那天她却走了一个小时。走进房东家的院子,汤姆大叔纳闷地跟她打招呼。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憋了很久的痛楚,一个健步冲上楼梯,冲进自己的寝室重重的倒在床上,放纵的任泪水喷涌而出。

  她这一哭,哭得昏天黑地。侵袭她两个多月的痛楚似排山倒海之势,一发不可收拾。

  她这一哭,哭了足足三个小时。哭得心也碎了,人也傻了,就像一个没有知觉的生命倒在那儿一动不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域梦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域梦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