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寝室中的第一夜
寂寞梧桐锁清秋2019-03-17 10:111,741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特别是身处困境的劳工们,总想超捷径的用最简单的方式去实现自己的梦想。于是跨出国门到国外去打工,已成为她们想摆脱贫困的最佳选择。一旦梦想成真,对她们来讲是件多么荣耀和兴奋的事情。

  劳工们的心理是单纯的,总喜欢用朦胧的眼光、天真的想法去描绘未知的事物。她们往往缺乏对事物的真伪辨别,甚至没有细心和耐心去反复考虑身后将要遭遇到的种种挫折和磨难。

  就像这群年轻人,刚刚身临其境、亲眼目睹了那座监狱式的工厂时,她们简直不敢相信这是她们精心挑选的梦想中的工厂。当现实和空想产生如此的差距时,她们不禁为自己的选择在脑海里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再看看她们的寝室;这是一幢出租屋,坐落在离工厂很近的一个小村庄里。它分上下两层,楼下住着房东汤姆大叔-家四口。房子的左侧有一道楼梯,沿着楼梯上去经过前面的走廊,打开阳台上的玻璃大门进去就是她们的寝室。中间是过道,分隔成三个小房间。最前面的部分,紧挨着玻璃门口有一个空间。摆着一张大圆桌子,周围连一张凳子都没有。过道的尽头垒着一个很小的灶台,上面摆着一个大的铝锅,是用来烧水洗澡的。灶台的旁边有一个台阶,上面是一个连门都没有的卫生间。说是卫生间,其实是一个仅能容得下一个人洗澡、方便的地方。

  三个小房间里依次排列着三张上下铺的钢丝床。床上没有蚊帐、被褥,仅有一个海绵垫子。床档子上贴着标签,依次写着她们的姓名。共有19人。

  楼上还有一个天台,也由右侧的一道楼梯上去。天台上垒着一道长长的水槽,安装着六个水龙头,这是供给她们洗漱用的。

  坐在空旷旷的床上,这群年轻人的心里真不是滋味。可不是吗?眼光也忒差了些吧!在国内时,有好几处的出国招工项目任你挑选,结果呢?挑来拣去的,还是选了这么个人迹罕至的荒地儿·……。这群人在忙着整理床铺的同时还不忘自我调侃一番:……真不公平啊!同样都是出来打工的,凭什么跟我们一起来的先下车的那些主儿的命就那么好。你看她们的居住环境多好啊!临海而居的小洋房;四周果树成行;花木成荫;人丁兴旺。比起来啊,咱这儿不就成了北大荒吗·……。你看,人就是这么随性的主儿。朝三暮四的。就看得见的而言,总喜欢拿别人跟自己做比较;看不见的,就如选择招工项目,也是一群没主见的,看哪边人多就一边倒。这不,上当了吧!就像行车走马一样,应懂得留下回旋的余地。你若一下子就奔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方,想掉头可就难喽!!!!

  床铺整理好了,唠叨也发完了。这群人也顾不得外面正是烈日炎炎的大白天,便一头栽进自己的床铺之中呼呼大睡。一觉醒来的时候,天都快黑了。饿了一整天,这时候才想起该吃饭了。

  饭是厂部的食堂里管的,食堂在另一个宿舍区,距离这儿大概有5OO米的路程。因为是初来乍到,不熟悉这里的环境,所以厂里就派人给送过来了。一大桶的稀粥,外加一小盆咸菜。于是宿舍里沸腾起来了,房间里开始人进人出。一边是大圆桌边正在上演的锅碗瓢盆交响曲;另一边是过道的尽头的灶台边也挤满了人。个个端着盆,埃个儿打水洗澡。轮不到的人就开始串门欣赏她们的床铺杰作。不一会儿,楼上的天台上也开始人声鼎沸,洗涤声、谈笑声融成-片…。

  等到最后一个忙完的时候,也已经是午夜11:00点钟了。回到各自的房间,躺在床铺上。灯熄后,宿舍里又归于宁静。一轮又大又圆的明月透过毫无遮拦的窗台玻璃照在她们的脸上,验证着她们的孤独和寂寞。

  室外的村子里传来一声声的狗吠声,像狼嚎,又像是狗哭。听起来是那么的凄惨和悲凉。

  房间的天花板上也开始传来什么虫子的叫声,开始是一只,继而是两只,一呼一应的叫得正欢。睡在上铺与天花板仅有1.5米之隔的女劳工,害怕的用被单紧捂住自己的头部。唯恐它们一不小心会从天花板上掉下来,落在她们的脸上。

  夜越来越深。一股寒气侵袭着整个寝室。白天还挥汗如雨的她们现在一个个卷曲着身体缩在单薄的被单里,冷得直打牙颤。经受不住的人就连忙起床,打开随身的行李包,拿出可以遮身的物件来驱挡寒气…。

  就这样,她们折腾了一个晚上。直到凌晨刚要进入梦乡时,外面又传来了一声声的钟声。夹杂着含糊不清、顿挫昂扬的男高音,用喇叭从四面八方传来,声声刺耳。搅得这群年轻人心神不宁,一夜无眠的她们睁着眼漫漫等待明天的到来…。

继续阅读:第四章初见管工“唐老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域梦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