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出师不利 弱肉强食初登场
寂寞梧桐锁清秋2019-03-17 11:202,917

  每个人在生活和工作中,都会遭遇到种种的挫折打击,而在海外打工谋生所遭遇的挫折,更是层出不穷,应有尽有,令人触目惊心。

  生活的道路对每个人来讲,都是崎岖不平的。尤其是身处海外的打工生活,更是苦不堪言。在远离了亲人的关心和照顾,骤然来到这片陌生的国土上,周围的环境,日常的生活(包括工作)全都打破了常规。初来乍到,真的让人接受不了。工作的不顺心,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造就了一个个痛苦、孤独的灵魂。

  枫就是这其中的一员。在她还没来得及充分调整好心态去迎接新生活的挑战时,不幸就接二连三的降临到她的身上…。

  第一次遭遇挫折是在她上岗后的第一个星期内。

  有一天上午,枫坐在车位上辑线。其实这是一道很简单的工序,但对枫来讲,确实有点儿难度,因为在家乡时,枫没有做过几天车位。她能考试及格,全凭她的几分灵气和运气。再说她也从未见过这种面料:又薄又软又有弹力。她的两只手完全不能使劲,连续的三角形弯势,辑线是要讲究技巧的,可枫不懂。旁边连个指导的人都没有。她完全是看着隔壁的黑人员工怎么操作,她就模仿着怎么操作。但总不得要点,手和脚控制不了,心里非常的着急。时不时的抬起头,左顾右盼的寻思着该找谁来指导她。而却在此时,枫发觉身后有一双眼睛在紧盯着她。不用回头枫也猜得到,那是她的主管“唐老鸭”。

  不知为何?才来几天枫就嗅觉出车间里不正常的气氛。“唐老鸭”所到之处都充满着紧张和惊慌,训斥之声无处不在。员工与员工之间都很冷漠,寡言少语、互不往来。像是在逃避,又像是在排斥。大家都谈虎色变,善意的,警告的…。。这更让枫时时感到恐惧。现在那双眼睛正盯着自己,枫的意识一下子模糊起来…。。

  本来枫就有遇事恐慌和局促不安的心理障碍,这会儿就显得更慌乱。辑的线是歪歪搂搂,机器也不听使唤,走一下停一下的全乱了套。这一下被每时每刻都在严密监视她们的“唐老鸭”逮了个正着,于是她被连人带物传唤进了办公室。

  站在“唐老鸭”的办公桌前,枫愧疚得连头都不敢抬,心慌乱得一直“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头脑里一片空白,尴尬的站在那儿等着挨训。可“唐老鸭”却旁若无人似的坐在那儿低头看着她的文件。办公室里还坐着几个职员,都好奇的探着头蔑视的盯着枫。那种感觉就像一个被抓的小偷遭受到别人的白眼一样,枫感到浑身上下针刺般的难受。胸口像被什么堵住了似的,呼吸不畅。就那么手足无措般的钉在原地,不敢梛步。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唐老鸭”才慢慢的侧过身体,斜靠在椅背上,昂起头轻蔑地问她:“你知道你今天犯了什么错?”

  枫站得浑身酸麻,反应迟钝似的愣在那儿。

  “你哑巴啦?你知我说什么啦?这么白痴,也出来做事。”唐老鸭用夹带香港方言的普通话厉声骂道。

  枫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屈辱的泪水不争气的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你总共辑了多少包啦?”唐小姐盯着泪流满面的枫毫不动容的问。

  “三包。”枫用极小的音量低着头一边抹眼泪一边从喉头哽咽的挤出这两个字。

  “就三包吗?”唐小姐加重语气,唇角微微上翘,用嘲讽的口吻反问。

  恐惧阵阵袭来,剧烈的颤抖牵扯着枫的嘴唇:“…是…就…三包。”

  “出去,把你做的这三包衣服给我统统找出来,重新拆了返工,然后再拿给我看。”唐小姐用手拍着桌子对她吼道。

  这一声吼吓得枫浑身哆嗦,她麻木的转过身,步履艰难的走出了办公室。

  一路上,她忍住屈辱的泪水,不敢抬头观看同伴们的脸色,害怕她们嘲笑的目光会刺痛她的自尊心。从办公室到车位,一路上她不知吸了多少口气,强压住心中的痛楚,害怕含在眼眶中打转的泪水会随着松弛的呼气一涌而出。那会是一种多么的难堪、丢脸的场面。

  枫不敢怠慢的来到货堆前,开始寻找她所做的衣服。那么一大堆的衣物少说也有上千件,要找出其中的三包,谈何容易。枫就这么趴在那儿翻来覆去的找,好不容易找全了那三包衣物也花去了她半天的时间。

  找到后,她把衣物运回到车位上,一件一件的拆。三包衣物总共三十件,她拆了近四个小时。再把它重新辑线也已经是第二天的事情了。

  第二天上午,她把返工后的衣服拿到办公室给唐小姐看。唐小姐漫不经心的拿过一件,马马虎虎的看了一下,扔给她说:“不行,再去重辑。”

  枫原以为这一次经过她仔细返工后的衣服,会毫无差错的得到管工的认可。可这句不行,使枫一下子跌到了万丈深渊。她本来就对自己缺乏信心,这下子更加灰心,觉得自己是多么的无能,这点小事都做不好,这样下去,往后的日子还怎么混?

  枫感到无地自容。抱着衣服泪眼模糊的回到车位上,坐在那儿一边抹眼泪一边拆衣服。

  大厅里的中国女劳工少说也有二、三百人,好像都是陌生人般的自顾自的做着自己的事。没有人去帮助枫,也没有人去安慰枫。就是偶尔有同情心的人也迫于“唐老鸭”的淫威而不敢靠近枫,只是远远的投过来几道说不清是自己还是他人辛酸的目光。

  枫就这么孤怜怜的坐在那儿,一边哭一边返工。她越想越伤心,越伤心就越想家。想到往日里家庭的温暖、亲人的关心。想到现在孤怜怜的无人问津,她好后悔。为什么好端端的不在家里享福?却要大老远的一个人出来遭罪、受人欺凌。

  她边想边做,做好后又反反复复的看。她已毫无勇气再去承受碰壁的打击,甚至无法辨别这堆衣服是行还是不行。就这么磨磨蹭蹭的一直混到第三天中午,刚好有个即将离厂的老工人从她的车位旁边路过,她好奇的盯着枫看了几眼后,麻利的捡起枫返工后的衣服认真的看了看,然后拍着枫的肩对她讲了以下几句话:

  “哎呀!你这人怎么这么老实?怪不得唐老鸭要这么罚你。你这不行了吗!快拿过去给她看,要不然你还得挨罚。告诉你吧!你不知道这儿的情况,像你这种事儿,在这儿我可见得多了。老鸭子就喜欢乱整人,在她的眼里我们这些人都是囚犯,挨骂挨罚是常事。无所谓的看开点吧!”说完她冲着枫笑了笑转身离去。

  目送她离去后,枫心中信心骤增。她开始调整自己紧张的心态,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后,抱起衣服再次来到唐小姐的办公室。

  出乎意料的是这次唐小姐并没有训斥她,只是略抬了一下头,看了一眼枫。并顺手接过她递过来的一件衣服随便的瞄了一下就扔给她说:“行啦!下次做事要认真,不可再犯同样的错误。知道吗?”

  “是,是,知道了。”枫连连点头,嘴里不住声的回答。

  “把衣服捆好拿出去,去做事吧。”唐小姐语气略带缓和的说。

  总算过了关,枫如释重负。三天来堵在枫心里的那块石头终于落了下来,她感觉轻松了许多。但无论如何,枫都觉得自己高兴不起来,她无法走出那段阴影。返工三天的代价是惨重的,无论是心理上还是金钱上,对枫都是个沉重的打击。她来毛岛的目的就是为了赚钱,可刚上岗就被罚得一文不剩。返工的规定是要按三倍的小时计算惩罚,三天的返工就是九天的代价。这对于枫来讲无疑是雪上加霜。更为严重的是她的自尊心受到了强烈的打击,三天来她忍泪吞声、遭人绯议、受人白眼。就连在寝室里她也觉得低人一等,处处小心翼翼,不敢得罪任何人。刚来还不到一个星期,这群同来的年轻人就一个个变成了陌路人。激烈的岗位竞争形成了两股强弱势:强者洋洋得意、居功自傲;弱者悲观失意、孤立无援。寝室中也每天上演着一幕幕的人间悲喜剧。

继续阅读:第六章 疾风徐来 人生何处不低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域梦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