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回(下)忤逆子有心记前仇
子泓2019-11-12 13:504,056

  江边,一排排破旧的茅草屋附近,一个个衣衫褴褛的受灾百姓来来往往。

  法海领着梦蛟在江边巡视着……

  一对老夫妇正在江边吃力地打渔——他们正是当年的陈伯仁与卢氏!

  梦蛟看到,心中不忍,主动上前帮忙。

  陈伯仁道:“谢谢你,小相公!”

  许梦蛟道:“老人家,你们都这么大把年纪了,为何不颐养天年,却还在这儿打渔卖命呢?”

  陈伯仁道:“不打渔,我们老俩口吃什么呢?”

  卢氏道:“是啊!二十年前,我们也曾有点家私,可惜那突如其来的一场水灾,让一切都付诸流水了……”

  陈伯仁道:“是啊!房子田地只在一瞬间全都化为乌有……我们老俩口侥幸得以存活,已是不幸中的万幸啊!如今也只有这点营生可做了……”

  许梦蛟愤愤地道:“又是那场水灾!那老人家你们的子孙是不是也……”

  陈伯仁道:“哎!别提子孙了!我倒是有个不争气的儿子!只是他早在那场水灾之前,就把家中财产给搬个精光,远走他乡了!不然,我好歹也还能落下几个养老钱呢!”

  许梦蛟愤愤不平道:“哪里有这样畜生不如的东西?!他为何不奉养二老呢?”

  卢氏道:“哎!也怨不得他!他本是我家老爷的私生子,我们从小就没抚养过他……等他和我们相认的时候,已经是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对我们无情我们也认了!只是他怎么就能把家财都给搬空了,全不给我们留条活路呢……”

  许梦蛟道:“不管是私生还是亲生,老伯总是他亲爹啊!他怎么能任由你们流落在外而全然不顾呢?”

  陈伯仁道:“哎!这或者就是报应!”

  许梦蛟道:“那你们知道他住在哪里吗?这二十年来,难道你们都没有找过他?”

  卢氏道:“哎……当初水患刚过去不久,我们就曾在街上撞到过他……”

  梦蛟一惊。

  陈伯仁陷入了回忆——

  陈伯仁与卢氏相携,可怜兮兮地站在阿喜家门口……

  已化名陈贵的阿喜冷冷地注视着他们,怔了良久,突然放声大笑道:“哼!我没看错吧!你堂堂的富家大员外,居然会投奔到我这儿来?!你不是财大气粗吗?你不是家财万贯吗?怎么如今却像丧家犬一样,低三下四地跑来投奔我?”

  陈伯仁强忍着道:“贵儿你……”

  陈贵打断道:“你住口!什么贵儿?谁是贵儿?”

  卢氏道:“老爷跟你相认时,不是给你改名叫‘陈贵’,难道你忘了?”

  陈贵道:“什么陈贵?我叫‘阿喜’!从小我就只有这一个名字。我没有姓氏,也没有别名,我只是阿喜!这儿哪有什么陈贵?”

  卢氏道:“老爷好歹也是你的亲生父亲!你怎么可以不认他……”

  陈贵道:“我有亲生父亲吗?他什么时候才知道这世上还有我这个儿子?我要是有他这样的父亲,会从小四处流浪,遭人白眼吗?我只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从没有过你这样的父亲!过去是,现在是,永远都是!”

  卢氏道:“我知道是我家老爷欠了你……可你偷运了我陈家多少财产?!如今我不求全数讨回,只求能留下我们老俩口养老的部分,难道你都不能给我们?”

  陈贵冷笑道:“你陈家的财产早已经付诸流水!你凭什么向我来讨?”

  陈伯仁气愤欲走道:“我们回去吧!”

  卢氏仍不甘心道:“可是老爷……”

  陈伯仁吼道:“回去吧!难道你还没受够吗?人家认贼作父,我是认子成贼!与其和这畜生斗气,还不如我一头撞死了干净!”说着欲撞柱。

  卢氏急拉住道:“老爷……你这是干嘛啊!”

  陈贵冷笑道:“想演苦肉计啊?我告诉你!就算你当街撞死了!我也不可能替你收尸的!你们快滚吧!”说罢狠心闭门不见!

  电闪雷鸣,大雨倾盆。

  陈伯仁眼看着大门紧闭,当街跪下,放声大哭起来!大喊道:“苍天哪!就算是我陈伯仁造的孽,你要惩罚我,就让我死得痛快一些吧!何苦这么折磨我呢?”说着使劲将头往地上绊。

  卢氏拼命地拉住陈伯仁道:“老爷……你别这样啊!老爷……你虽然失去了一切,但还有我跟你相依为命啊!”

  陈伯仁哭丧道:“夫人……我这样子活着,还能有什么希望?!你就让我彻底解脱了吧!”

  卢氏道:“老爷!你要求解脱,可叫我怎么办?除了我,这世上也再没牵挂你的人了啊!你若要求解脱,就让我跟你一道吧……”

  陈伯仁感动地抱住卢氏道:“夫人……夫人你别这样……咱们回去吧!咱们有手有脚,就算不求那个畜生,难道还会饿死吗?”

  卢氏道:“嗯!老爷……您说得对!咱们回去,靠自己一双手一样能活下去!”

  陈伯仁扶卢氏站起来……

  两人相携消失在茫茫雨雾之中……

  ——陈伯仁继续讲述道:“就这样……我们老俩口只好在这儿搭个茅草屋,就以打渔为生……好歹也能维持生计,将就过活了……”

  许梦蛟难以置信地道:“世上竟有如此狠心的儿子?那你们知道他现在在哪吗?”

  陈伯仁道:“我怎么能知道?自从那次以后,就再也没去找过他……

  卢氏道:“听说他已经离开镇江,去了苏州……”

  许梦蛟道:“那你为什么不再去苏州找他呢?”

  陈伯仁道:“哎!谈何容易啊!没有路费,走得也艰难……”

  卢氏道:“是啊……再说我们又都上了年纪,来往奔波,旅途操劳。倘若到了那儿再淘气,我们也禁不起这折腾了……”

  许梦蛟感慨地道:“哎!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不瞒二老说,我亲生父亲在我刚出生不久的时候就离家出走,至今杳无音讯……我一直都想奉养他,却不知他现在何处,是死是活……令郎明知生父健在,竟不去奉养,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陈伯仁道:“哎!也许真是我年轻的时候造的孽……拙荆与我结亲十余载,尚无子嗣……好容易认得个亲生骨肉,却又这样对我……这就是报应啊!”

  许梦蛟道:“老人家不要担心!我马上就准备回趟苏州。不如你们随我一道回去,我再帮你们打听打听令郎的下落?”

  陈伯仁道:“哎!算啦!他那个样子怎么可能收留我们?我只当没有他这个儿子!我们老俩口也能安安静静地度个晚年,那比什么都强啊!”

  许梦蛟道:“老人家,百善孝为先。身为儿子却不能赡养自己的父母!这是天理难容啊!再说,已经事隔那么多年,说不定令郎早已经转变了态度!这次,我就陪你们一起回去找他。倘若令郎还是像以前一样冥顽不灵的话,我就替你们写好状子,到府衙去告他!我就不信衙门不能还二老一个公道?”

  卢氏道:“公子真是我们二老的大恩人啊!”

  陈伯仁道:“那我就先在此拜谢公子了!”

  许梦蛟道:“那就请老人家赶快回去准备一下!咱们明天就起程!”

  陈伯仁与卢氏千恩万谢地走开……

  法海从一边走到梦蛟身旁道:“许施主,这里的百姓生活得有多艰难?你可都是看清楚了?二十年前,这里曾是一座繁华的城镇。后来因为一次变故,以致百姓流离失所,无家可归。施主你可知这变故是因何而起的吗?”

  许梦蛟道:“我只听说,二十年前这里曾闹过一次水灾,不知是否与此有关?”

  法海道:“不错!但施主又知这水患是从何而来的吗?”

  许梦蛟疑惑道:“禅师问得奇怪!水患不是天灾吗?那自然是从天而降的了!难道会是人为的?”

  法海道:“普通人自然是没有这个能力,但若是有妖孽作祟的话,便算不得天灾了!”

  许梦蛟惊道:“妖孽作祟?莫非那场水灾是有妖孽兴风作浪,致使百姓罹难?”

  法海道:“正是!施主可知这兴风作浪的妖孽是谁?正是你的亲生母亲——白素贞哪!”

  许梦蛟大惊失色道:“啊?是我娘?这么说,我娘果真就是那镇在雷峰塔底的白娘娘了?”

  法海点点头。

  许梦蛟道:“可乡亲们都说,白娘娘是仙女,她能给好人带来幸福,很多乡亲都记着她的大恩……她怎么可能是行凶作恶的罪魁祸首呢?”

  法海道:“二十年前,你娘为了与老衲作对,发动水族,水漫金山,以致江边数以万计的生灵尽皆死于非命!这全是你那蛇妖娘亲的杰作!”

  许梦蛟道:“可她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总不会无缘无故地和镇江城的百姓过不去吧?”

  法海道:“只因你爹素有仙缘,当年老衲为了度他出家,要他忘情绝爱,出家修行……可你娘偏偏要强与你爹过那俗世夫妻的生活。她为了抢你爹回去,这才集结山精野怪,与老僧作对,致使水淹金山,民不聊生……”

  许梦蛟道:“那……我爹当时是什么态度?他还愿不愿意继续跟我娘在一起呢?”

  法海道:“你爹他糊涂!明明知道你娘是蛇妖,却自欺欺人,不愿意相信!”

  许梦蛟惊道:“这么说,我爹他并无嫌弃我娘的身份?他完全接受我娘,把她当做自己的结发妻子?”

  法海道:“若不是老僧将他收在寺中,只怕他到现在依然执迷不悟,堕落俗世!”

  许梦蛟道:“既然我爹已经接受了我娘,禅师您为何还要多管闲事,非要拆散他们?”

  法海道:“因为你爹本就是下凡历劫的捧钵侍者,老衲不能眼见他被那蛇妖堕入凡尘而坐视不顾!”

  许梦蛟冷笑道:“这么说,这一城的百姓都抵不过你度化一个佛家弟子?禅师您身为出家人,难道不懂得慈悲为怀?”

  法海道:“小施主你也犯糊涂了!不懂慈悲的不是老衲,而是你娘啊!在你娘眼里,镇江城的百姓都抵不过与她丈夫长相厮守!她若肯退一步,老衲又怎会与她争执不休呢?”

  许梦蛟道:“可我爹根本就不想出家!分明是你一厢情愿,强逼他放弃红尘俗世!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您身为佛家弟子,难道不明白这个道理?”说着轻蔑一笑道:“可笑!眼前这一切的一切,莫非全是我娘一人之过?禅师您敢说自己没有一点责任吗?”

  法海无言以对道:“你……虽说老衲也有责任,但总是她白素贞发动江水才招致灾祸!如今她在佛塔下消灭罪责,等到灾消难满之时,我佛慈悲,必定会还她一个金身正果啊!”

  许梦蛟冷笑道:“我娘被镇佛塔能消灭罪孽,那禅师的罪孽又如何才能消解?”

  法海生气道:“你……”

  许梦蛟道:“我错了……我真的错怪我娘了……她没有什么过错……我原来一直以为她是存心作乱人间……可我现在才明白:她最大的心愿不过是想为人妻、为人母,她有什么罪?凭什么要遭受雷峰压顶的痛苦?”说着怒视法海道:“老秃驴!你等着!我一定会还我娘一个公道的!”说罢愤然离去。

  法海道:“阿弥陀佛!不想这小娇儿和他爹一样顽固难缠!无知啊无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真假白娘子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