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下)别蛇郎晓婉产灵蛇
子泓2019-03-19 15:033,607

  深山山道,皓月当空。

  一道白光闪入,白帝子现身冷笑道:“赤龙,我就在这里等你!”

  白帝子说着,摇身化为一条白色蛟龙,盘曲在大道上,浑身发出渗人的白光。

  酒肆中,众劳工道:“大人,既然都已经得到神灵的指点,您还犹豫什么?横竖都是一死,何不就奋起反抗一回?!”

  刘邦沉吟着下决心道:“好!为了天下苍生,为了百姓安康,我刘邦今天就拼他一回!与其死在暴君手下,不如死在战场上!”

  众劳工道:“大王,您对我们有救命之恩,我们都是您忠心不二的手下将领,一定尽心尽力拥护您夺取皇位!”

  刘邦道:“好!愿意跟随我刘邦的就留下!咱们继续赶路!”

  众劳工积极呼应,拥护着刘邦,向前行去……

  山道上,白帝子所化的苍龙在月光下昂首吐信,浑身发出冷光。

  俩劳工走在刘邦前面,乍见苍龙,大惊失色,退后几步……

  劳工道:“哪来那么大条白蛇啊?”

  苍龙突然开口说起人语道:“你是赤龙吗?”

  劳工众人大惊失色,惊呼道:“妖怪啊!”四散逃离……

  山道另一段,众人沿着蜿蜒的山道赶路……

  刘邦酒兴上来,已有了明显的醉意,摇摇晃晃地走着……

  俩劳工惊慌地奔到刘邦面前道:“不……不好了……前面有条蛇……挡路……”

  刘邦道:“真没出息!一条蛇也把你们吓成这样!以后还怎么成大事?”

  劳工道:“不是蛇……是一条白色大蟒蛇,好大好大!就像龙一样呀!”

  刘邦若有所思道:“龙?白色的?”突然想起了梦中金母的话:“赤龙,本宫即将天下交付与你。但那始皇帝的元神苍龙,并不肯就此罢休……为了助你赢得此战,本宫特赐你赤霄神剑——”

  刘邦寻思着抚摸腰间的赤霄剑道:“苍龙……赤霄剑……待我前去看看!”

  刘邦正欲向前赶路,乍见一条苍龙已经横在他面前!

  苍龙道:“你就是赤龙?”

  刘邦道:“不错!我就是你要找的人。”

  苍龙道:“我等你很久了!你敢夺我大秦江山!今晚我一口将你吞食下腹!”

  刘邦道:“好!那你就试试看!”

  刘邦从腰间拔出赤霄剑,周身泛起红光。

  刘邦与苍龙展开激烈的争斗……

  几个回合之后,苍龙略占优势。

  苍龙躲过刘邦几剑,伸出蛇尾缠住刘邦拿剑的手臂,使劲一甩……

  赤霄剑被甩出几丈之外……

  刘邦一阵恐慌,赤手空拳,躲着苍龙的袭击……

  白龙洞口,张晓婉双手合十,闭目虔诚地祈祷着:“求神明保佑白郎平安无事……”

  刘邦被苍龙的蛇尾打中,甩出几丈之外……

  苍龙一点一点地移向刘邦充满胜利的快感:“哈哈哈!赤龙,你等死吧!”

  刘邦瞟见身后的赤霄剑,一点一点地后移,直到一手抓到了赤霄剑,奋起挥剑!

  白龙洞外,张晓婉开始不安起来,不时地眺望着远方……

  苍龙与刘邦近在咫尺,刘邦奋起挥剑,向苍龙砍去……

  苍龙中剑,被拦腰截断。

  赤霄剑犹如附上一层霜雪,立在刘邦手中……

  ——

  马车中,沉睡中的秦始皇猛地睁眼,口吐鲜血,歪在一边……

  马车的侍从刹住马车,下车凑近车门。

  侍从道:“皇上,骊山到了……”

  车内无丝毫反映。侍从上前,轻轻掀开车门,见秦始皇仍在熟睡中未醒,口中还有血痕,有些诧异。

  侍从胆战心惊地伸手向秦始皇的鼻子上摸去,感觉气息全无,仓皇失色,踉跄几步,大喊起来:“不好了!皇上驾崩了……”众人手足无措,乱作一团。

  ——

  白龙洞内,张晓婉猛睁眼,胆战心惊,有预感地道:“天哪……要出事了……”

  晓婉猛觉腹中疼痛,捂住肚子,大声喊疼,欲冲出洞,但疼痛难当,跌倒在地,打起滚来……

  ——

  山道上,众劳工赶上去扶起瘫坐在地的刘邦,惊魂甫定道:“大人!现在没事了!”

  刘邦露出胜利的喜悦道:“白蛇被斩,大秦必亡!我刘邦真正成为天下的主人了!”

  刘邦说着,因体力透支,醉酒倒地,昏睡过去……

  ——

  白龙洞内,张晓婉腹痛难忍,大声呼喊着:“白郎……”

  白帝子的魂魄从外面款款走来……

  晓婉惊疑地看着白帝子……

  白帝子内疚地道:“晓婉,我对不起你……我……”

  张晓婉痛苦地道:“白郎!你快救我!我快不行了……孩子……一定要让我们的孩子顺利地生下来……”

  晓婉一声惨叫,产下一个婴孩。

  白帝子凄苦地笑道:“好!我们的孩儿平安无事,晓婉你保重!我可以放心地走了……”

  一阵狂风四起,白帝子站立不稳,身体如同雾气一般散开……

  张晓婉大喊道:“白郎!”慌忙起身,抱起孩子追出……

  时值清晨,苍龙被斩断的尸体,遗弃在路边。众劳工围着它啧啧称怪……

  晓婉心惊肉跳,抱着孩子寻过来,赫然发现断成俩截的白蛇,急扑上去!

  张晓婉放声大哭道:“白郎,你为什么这么傻?我不要你来!你偏要来这儿送死,连我们的孩子都还没来得及看上一眼就……我好恨!你为什么……”

  一劳工看到啼哭不止的晓婉,好奇地上前发问道:“这位大嫂,请问你有什么冤屈事?为何哭得这般伤心?”

  张晓婉哽咽道:“我丈夫死了,我能不伤心吗?”

  劳工道:“你丈夫是谁?你怎么知道他死了?”

  张晓婉道:“我丈夫是苍龙白帝子,被赤龙赤帝子砍死了……可怜我……连最后一面都没见到就……说完啼哭不止。

  众人瞠目结舌地道:“是真的?这条白蛇果真是秦始皇的化身!死于赤帝子之手了……”

  “赤帝子不就是刘大人吗?这么说,秦王朝果真大限已到?刘大人果然是接任天下的才人啊!”“快!咱们快去把这喜讯告诉刘大人!”众劳工匆匆向前赶去,原地只剩下晓婉一人……

  张晓婉哭喊道:“白郎……你说过要活着回来见我的!就这么抛下我走了,你好狠心……”

  忽然刮起一阵狂风,白蛇的尸首化作一股白光散去……

  张晓婉紧张地道:“白郎……你要去哪儿?带我一起走……带我一起走啊……”

  张晓婉起身,抱紧孩子,朝白光追去……

  张天师迎面拦住晓婉。

  张晓婉道:“哥……”自觉失言,忙改口:“天师……”

  张天师意外道:“天师?你当真不认我这个哥哥了吗?!”

  张晓婉道:“不是我不认你,是你不要我这个妹妹!”

  张天师伸手索要道:“晓婉,把这孩子给我!”

  张晓婉抱紧孩子道:“不!这是我和白郎唯一的希望,求你不要带走她!”

  张天师道:“希望?那条白蛇已经被斩!你们再也没有什么希望可言!还不快快随我回去?”

  张晓婉不愿相信道:“不……我不相信白郎他……他说过,要我等他回来,他不会有事的……我不相信!我去找他……”

  张天师道:“你还在自欺欺人!你明明亲眼看到那条白蛇被砍成两截……”

  张晓婉道:“不!即便他尸骨不存,我也要找到他的魂魄为伴……”急欲离开,却被张天师喊住:“他已经魂飞魄散了!”

  张晓婉愣住,绝望地哭道:“不……”

  张天师道:“晓婉……听话!把这孩子给我!

  张晓婉抱紧孩子道:“哥……你要干什么?我需要这个孩子……我已经失去了白郎,不能再失去她了!”

  张天师道:“这是祸根孽胎!快点给我!”

  张晓婉恳求道:“不!我求你不要害她,她是无辜的……”

  张天师道:“不行!她是妖孽!我要是不绝了她,将来必定会祸害人间的!”

  张晓婉抱着孩子,苦苦哀求张天师放孩子一条生路:“哥……你太绝情了!她只是个刚出生的孩子,你都不放过!我求你,看在……兄妹一场的份上,就让我抚养她长大……”

  张天师矛盾地道:“晓婉,不是为兄狠心,你和那妖孽私通,竟弄出这么一个孽障来!实在有辱我道家门风啊……”

  张晓婉道:“我知道,我不该和妖孽……可是,白郎他并非如你所说的蛇蝎心肠,他也有一颗良善之心,当初我就是看中了他这一点才……”

  张天师道:“小妹!你真糊涂呀!他若真善良,也就不会在人间害死那么多的人了!是龙种不生孽蛇,这个小孽种将来也必定祸害人间!”说着狠心抢过孩子,晓婉一阵恐慌……

  张天师道:“我马上替天行道!除了这个祸根!”说着运功欲杀死孩子……

  “不……哥……不要啊……”晓婉挺身护住孩子,被张天师打中……

  张天师慌乱道:“晓婉……”

  晓婉倒身下去,口中鲜血直流。

  婴孩受到惊吓,哭个不停……

  张天师上前抱住晓婉,沮丧地道:“你怎么这么傻!”

  张晓婉虚弱地道:“我……我跟白郎的孩子……不会是孽种……相信我……”

  张天师内疚地道:“晓婉……是哥害死了你……”

  张晓婉转头看着婴孩道:“答应我……照顾她……我给她取名叫‘素贞’……希望她长大以后……朴素、贞洁……不要给人间带来灾难……”说完缓缓闭上双眼……

  张天师将婴孩抱在怀中,心情异常复杂:“妖儿,为了人间的安危,我不得不除去你体内的异能,让你做回一条普通的小白蛇,回归,自生自灭……”说着一挥袖,将婴孩变回小白蛇:“晓婉……我希望你能理解为兄身为捉妖天师的苦衷……”

  张天师使劲一甩袖,将小白蛇扔出千里之外后,飘然远去……

继续阅读:第三回(上)入仙门蕊珠收私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真假白娘子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