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下)渡同舟结识有缘人
子泓2019-03-26 12:363,764

  船已靠岸。许仙看着碧青扶白素贞上船后,自己紧跟其上。

  老龟撑船,船离岸。碧青扶白素贞入船舱。许仙紧跟几步,踌躇一下,又退出来,站在撑船的老龟身边。

  老龟站在船头划桨。船在西湖中航行。许仙站在老龟身后,淋着雨,不自在地看着周围的风景。他的眼神接触到舱内的白素贞,马上以微笑掩饰过,再避开。白素贞亦随之一笑,心道:“他那么害羞,连看我一眼都会脸红,叫我怎么和他交谈呢?”

  白素贞握起海螺,低头摇上几摇。

  只听老龟传声道:“娘娘有何吩咐?”

  白素贞心道:“快想办法,将那位公子请进船舱来。”

  老龟传声道:“老龟明白!”

  碧青看了一眼许仙,见他脚下衣襟已经湿透,打趣起来:“姐姐你看!那个呆子!衣服打湿了还不知道!只管站在船头淋雨!难道他没有知觉吗?”

  白素贞道:“你这丫头!就知道取笑他!他是正人君子,怕彼此不方便。为了避嫌,才不和我们同舱。所以,宁可自己淋湿,也给我们腾出避雨的地方!那是替我们着想,你还取笑他!”

  碧青半信半疑道:“啊?他真有姐姐说得那么好心吗?”

  白素贞道:“可不是!像这种人,人世间已经不多了……所以,你待会配合龟老,将他给请进舱来!别辜负了人家一片好心!”

  碧青道:“好啦!姐姐好心疼他哟!”

  白素贞害羞地道:“去!”

  老龟对许仙道:“怎么……相公是和你家娘子一道出来游西湖的?”

  许仙霎时脸变得通红,急辩解道:“老人家切勿乱讲!舱内的姑娘与我还很陌生呢……”

  老龟道:“哦!老汉晓得!都是一样的!很多夫妻都是成了亲以后才开始熟悉的呢!”

  许仙更急道:“老船家,您越说越离谱了……”

  老龟道:“相公怎么独自站在船头,把个娘子单独抛在舱内?不进去陪陪她!快进去吧!”说着顺势推了一下许仙。

  许仙踉跄了一下,急道:“老人家千万别开玩笑了!舱内的小姐并非我妻。您那么说,岂不是玷污了她的清白吗?我们只是同道而行,搭个便船而已!”

  老龟心道:“真是个呆子!”

  白素贞在舱内无奈地摇摇头。

  碧青道:“姐姐,我说他呆,你还不信呢!”

  老龟又生一计,佯装恍然道:“哦!原来是同路的!老汉年岁大了,看不真切,还望相公不要见怪!”

  许仙急忙点头哈腰,以示礼貌。

  老龟道:“不过……我看这位相公和舱内的小姐,倒真能配成一对呢!不信你进去和她站在一处,让老汉仔细看看!”许仙又一脸红,不知该如何应答。

  老龟笑道:“老汉还从没见过像公子这般害羞的大男人呢!没什么!这事早晚都要经历的!”

  白素贞无奈,自己前移几步。许仙发觉,忙将头转向湖中。

  白素贞道:“今日偶遇大雨倾盆,如果不是搭了公子便船,实是狼狈。请恕奴家冒昧,请教公子尊姓大名,日后也好酬谢!”

  许仙道:“不敢……怎敢劳动姑娘酬谢?卑人姓许,单名一个仙字,表字晋贤”。

  白素贞笑道:“怎么,公子今日出城游玩吗?”

  许仙道:“不不……今日清明,我出城扫墓后,顺道去看看我姐姐。路过说书的场子,就停下来看了看。”

  碧青笑道:“是不是人太多,你挤不进去,所以就爬到树上去看了?”

  许仙羞涩地道:“正是……惭愧……”

  白素贞道:“出城扫墓?是为什么人?”

  许仙道:“是——父母……”

  白素贞忧虑地道:“公子双亲都已经……”

  许仙道:“是啊……在我七岁的时候,他们就因病过世……我姐姐比我大十岁,是我唯一的亲人,她抚养我长大……就像母亲一样……”

  碧青不耐烦地道:“姐姐!你和许公子隔这么远说话,也不嫌麻烦!我脖子都伸疼了!你们倒忍得住!还是进来慢慢叙谈吧!”

  白素贞道:“公子,我还有些话,想向公子讨教。不如……进舱来坐吧?”

  许仙道:“不不……这实在是不便……”

  白素贞道:“公子不允,那我只好陪公子站在船头淋雨了……”

  许仙急道:“小姐千金之躯,万万不可淋雨。既如此,小生恭敬不如从命……”说罢终于进舱。

  白素贞道:“公子,今天本是我们搭了您的便船过湖,却累您淋了这么久的雨……奴家在这里给公子赔礼了!”

  许仙谦逊地还礼道:“不敢当……”

  白素贞笑看着许仙,许仙不自在环顾左右……

  白素贞道:“适闻公子双亲亡故,倒是与奴家……同病相怜。我本是杭州白太守的小姐,乳名唤作云儿,表字素贞。先父昔日征讨番邦,不幸战死沙场。母亲也殉情而去。当时,我才是个十来岁的小姑娘。父母单生养我一女,没有兄弟姐妹。幸有使女碧青做伴,从小一起长大,情同姐妹。”

  许仙感慨地道:“原来,白小姐也是……说起来,果真同是天涯沦落人……”

  白素贞道:“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今日,我们萍水相逢,真乃天意!”

  碧青心道:“姐姐今天是怎么了?竟编出那么离奇的一段身世!真搞不懂,她在想什么……”突然发现雨已经停下来,惊呼道:“外面雨停啦!”

  白素贞惊道:“怎么这么快就停了呢?”

  碧青道:“姐姐你看!这西湖多美呀!”

  白素贞道:“是很美……可还是不如下雨的时候美……”

  许仙与白素贞就这样谈谈说说,逐渐消除了隔阂,变得熟悉起来。只听老龟高喊一声道:“钱塘门到——”

  许仙、白素贞相继一惊。

  老龟撑船靠岸道:“两位客官,请下船吧!”许仙迟疑了一下,依依不舍地上岸。

  白素贞、碧青随其上岸。许仙欲取钱,却被白素贞拦住道:“不敢劳动公子施舍船钱。碧青,拿些许船钱,交给老人家……”说着对碧青使个眼色。

  碧青点头会意道:“哦!知道了!姐姐……”说着将手背后,朝西湖里一抓。展开时,手中已有几粒碎银。递给老龟道:“老人家,这个给您打酒吃!”

  老龟接钱道:“多谢姑娘破费赏酒了!”

  许仙低头暗窥着自己钱袋中的几个铜板,赶忙自惭形愧地收起来道:“这怎么好意思呢?”

  老龟伸手看时,碎银已变成几个小海螺,暗笑着扔到水中。

  老龟道:“几位好走!老汉去了!”

  许仙道:“老人家等等……”

  碧青道:“许公子,那我和姐姐就告辞了!”

  许仙道:“白小姐,好走!”

  白素贞心道:“不行!这样一别,再要相见,不知等到何时?趁现在,空中乌云尚未散去……”想着暗中将一只手背后,朝西湖内一抓,伸手看时,指尖上已多出一滴水珠;又将指尖上的水珠朝天空使劲一弹……

  空中的乌云霎时变得愈加凝重,一瞬间大雨倾盆……

  碧青急举袖惊叫道:“哎呀!姐姐,这天怎么变得这么快?!又下起来了!比方才的雨还大!”

  白素贞佯装惊慌道:“这天真是和我们作对!方才在船上,它停住了;我们才一下船,它又下起来了……我看,只有我们抱着头,冒雨回去了……”

  许仙关切地问道:“不知小姐府居何处?”

  白素贞道:“双茶坊……”

  许仙惊道:“双茶坊!离这还远着呢!这怎么行?!小姐,我姐姐家就在这附近,请姑娘少待,我去取把雨伞来!”又对老龟道:“麻烦老人家,让两位小姐在船上暂避一时,待我去取伞来!”

  老龟道:“好好好!公子快去快回!”

  许仙欲走,白素贞拦住他道:“公子不必管我们了!这么大的雨,赶快回去吧!别再淋雨了!”

  许仙道:“不行不行!小姐乃千金之驱,万万淋不得雨。我好歹是个大男人,不怕淋雨的!你们一定要等我!”

  白素贞看着许仙远去,幸福地微笑着……

  碧青看着许仙狼狈地消失在雨中,不禁笑道:“你看!这哪儿点能证明他是个正常人呢?下这么大的雨,躲都来不及!他倒好!到处乱跑!依我看——不如我们这就回去,不等他了!戏弄他一回!”回头却见白素贞盯着前方出神,大喊道:“姐姐……怎么了?”

  白素贞回神道:“不好!一定要等他来……”

  碧青道:“哎!人人都发疯了!姐姐,那就先到船舱里坐吧!我们也淋不得雨的!”说着扶白素贞上船进舱。

  老龟道:“娘娘,方才那位相公可真是呆得厉害!我想方设法地请他进舱,他总是不进。最后,还是娘娘亲自出马,才请动了他!傻小子还真有福气!”

  白素贞道:“这样的人,果真可爱……”

  碧青道:“可爱吗?我可不觉得。看来看去,只有两个字能形容他!除了‘呆’——就是‘傻’!”

  白素贞无奈地摇摇头。

  舱外传来许仙的叫喊声:“白小姐,我取伞回来了……”

  白素贞急迎出舱,只见许仙浑身湿透,打着一把油纸伞,小步跑过来。

  白素贞迎上前道:“劳动公子取伞了……”

  许仙道:“不敢当……”

  碧青来不及许仙递伞,抢先一步,一把夺过伞道:“那就多谢公子了……”

  白素贞道:“改日天晴了,我就差青儿将雨伞送还到广生记去。公子,快请回府,别在雨中行动了,当心着凉!”

  许仙道:“不妨事的!小姐走好!”

  许仙望着白素贞远去。白素贞走一步能回头三次。一回头,即和许仙四目相对,秋波频送。

  许仙在原地呆立良久,仿佛丝毫没有觉察到下雨。白素贞已经消失不见,许仙这才猛回过神:“哦!对了,我还没有付船钱给老人家……”再向西湖边眺望时,已丝毫不见渔船踪影,不断称奇道:“奇怪,那船怎么一眨眼的功夫,连影子都不见了?老船家身手好快啊!真是来无影,去无踪的。”说着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低头看看湿透的鞋袜和外衣道:“今天刚换的新鞋袜,就这么……回去又得挨姐姐骂了……”想到这,许仙索性将鞋袜脱下,拿在手中,赤着脚走在雨中……

继续阅读:第七回(上)牵魂绕梦辗转难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真假白娘子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