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下)千钧一发白仙解围
子泓2019-03-23 21:173,803

  杭州城内烟雾缭绕,往来行人咳嗽不停……

  白素贞行走在街上,看到很多人都倒了下去,心急如焚道:“这死丫头果然是有预谋的!叫我如何收场呢?”

  云游老僧法海,一手持金锡禅杖,一手捧紫金钵盂,行走在人群中道:“阿弥陀佛!一夜之间,杭州城瘟疫遍布,必有妖孽作祟!贫僧广结善缘,岂能容他猖狂?!”说罢飘然离去……

  两位青年男子身背药箱,急急穿梭在往来人群间。

  白素贞注意到其中一个清秀俊俏的男子(即许仙),盯着他看个不停,心道:“好熟悉的一张脸!仿佛似曾相识,但细想又想不起来……”

  许仙对金升道:“金大哥,我们把这些病倒的人都抬回药铺去吧……”

  金升道:“这么多人,光靠咱们两个怎么救得了呢?再说,倒下的人越来越多,只怕……咱们自己也撑不了多久的!”

  许仙道:“不管了!救人要紧!抬回一个,是一个!”

  许仙抬起一位刚刚倒下的老年人,但由于体力有限,没有撑起来。

  金升无奈地过去帮忙:“你呀!没力气,还爱管闲事!来!我帮你吧!”

  许仙笑道:“谢谢金大哥!救人本来就是我们的天职嘛!”

  在一旁发呆的白素贞听到“救人”两个字如梦初醒道:“哎呀!对了!救人要紧!我不能再花功夫去找那小青蛇了!先救人!”

  许仙走着走着,突然倒了下去……

  金升急扶住道:“许仙……你怎么了?许仙……”

  许仙虚弱地道:“别管我了……快去救那位老人家……”

  白素贞急忙咬破自己的手指头,挤出一滴鲜血,握在拳中,摇了几摇;展开看时,鲜血已经被凝固成几粒红色药丸。

  金升正扶着许仙呼喊着:“许仙你醒醒啊……许仙!”

  白素贞急奔向许仙道:“小哥……快给他服下这个……”

  等不及金升反应过来,白素贞已将药丸送入许仙口中。

  许仙即刻苏醒过来!

  金升喜不自禁地道:“许仙!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

  白素贞又往倒下的老人口中塞进一粒药丸。

  天空中忽然飘过一朵青云……

  白素贞警觉,纵身跳上云头,急追去……

  许仙咳嗽一阵,迷迷糊糊地道:“刚才,好一股血腥味,呛死我了……我……我这是怎么了?”

  金升道:“你昏迷了……多亏这位姑娘的灵药……哎?怎么不见了……”

  ——

  郊外,一朵青云飘落,青衣女随即现身,手捧着宝葫芦,喜笑颜开道:“没想到那白蛇精的法宝这么厉害!我马上就能吸到很多凡人的精血了……”

  白素贞追到青衣女道:“疯丫头!你该玩够了吧?该是物归原主的时候了!”

  青衣女慌忙藏起葫芦道:“休想!昨天是我一时没有防备才输给你的!今天你一定会输给我!”

  白素贞道:“你还要斗法?我劝你还是及早回头,少些罪孽!否则,后悔莫及!”

  青衣女道:“少废话!来吧!”说罢摆好要挑战的架势,又与白素贞打斗起来,但依旧不是对手。不出几个回合,渐觉体力不支,逃遁到一个角落,气喘吁吁地道:“想不到,这白蛇精如此了得!我又快抵挡不住了……”

  就在这时,那云游老和尚法海突然出现,截住青衣女道:“妖孽!你散播瘟疫,祸患人间,老衲饶你不得!”

  青衣女大惊失色道:“和尚!”

  法海抡起金钵照向碧青。

  金钹中显出一条青蛇的影子。

  法海道:“原来是条青蛇精。妖孽!你可知悔改?”

  青衣女道:“我只是想找一条修成正果的捷径,和你还不是一样!这有错吗?”

  法海道:“阿弥陀佛!修行自有正道,你偏不取,非要走这歪风邪道。那就休怪贫僧无情!老衲今日就让你魂飞魄散!”说着与青衣女打斗起来。

  白素贞追来,看到法海惊道:“和尚?青蛇落入他手,只怕性命难保……不行,那丫头只是误入歧途。能修成人形,已属不易,不能让她就这么被那和尚虏去……”

  白素贞见青衣女已招架不住法海的袭击,跃身介入法海与青衣女之间:“疯丫头!现在还不把葫芦还给我?”

  青衣女恨道:“白素贞!你好卑鄙!请和尚来对付我!”

  法海抡起禅杖,砸向碧青……

  白素贞急忙飞身上前,一脚踢开禅杖道:“禅师!请手下留情!请给她一个赎罪的机会!”

  法海道:“女菩萨是何人?为何要替这妖孽求情?!”

  白素贞道:“我……我本是瑶池金母娘娘座下弟子白云仙姑。这妖孽虽然可恶,却并不曾伤生害命,就让她立功赎罪吧!”

  法海问:“怎么立功赎罪?”

  白素贞道:“我师父说,只有她的血才能解除这场瘟疫,就请禅师把她交给我处置吧!”

  法海道:“阿弥陀佛!有劳圣母娘娘为人间消灾解难!既是娘娘吩咐,那贫僧就把她交给仙姑了!老衲告辞!”说罢飘然远去……

  白素贞看法海走远,转向碧青,微笑道:“疯丫头!玩够了吗?”

  青衣女道:“哼!谁要你惺惺作态?今天落到你手上,算我倒霉!你动手吧!”

  白素贞疑惑道:“动什么手啊?”

  青衣女道:“你不是对那和尚说,要抽我的血解除瘟疫吗?”

  白素贞笑道:“你的血?你真以为你的血有那么金贵吗?”

  青衣女疑惑道:“难道不是吗?那你为何要那么说?”

  白素贞道:“傻丫头!不那么说,那和尚能放过你吗?”

  青衣女半信半疑道:“你……有那么好心?”

  白素贞道:“你现在总该明白了吧?我虽与你打斗,却只想让你心服,并不想伤你性命。你我毕竟是同类,不像那和尚心硬,一心只想除了你!”

  青衣女还是不大相信道:“你说话可当真吗?”

  白素贞道:“我要真想害你,直接让那和尚把你虏去了,岂不干净!何必这么费事?”

  青衣女寻思片刻,感激地拜谢道:“姐姐……姐姐救我一命,待我恩重如山!我愿——从此服侍姐姐!再无二心!”

  白素贞急搀起道:“好妹妹!快起来!说什么服侍?!以后,你就是我妹妹!我们不分彼此,情同手足,可不好么?姐姐给你取个名字吧!嗯……就叫‘碧青’,但愿妹妹以后时刻谨记:心如碧海阔,义比青天高。将来我若有幸皈依正果,你也能跟着得道升仙!”

  青衣女喜不自禁地拜谢道:“碧——青!多好听的名字?碧青拜见姐姐!谢姐姐赐名!”

  白素贞道:“好啦!别客气了!眼下当务之急,赶紧拿出宝葫芦,将散出去的毒气全都吸回来,阻止瘟疫蔓延!”

  碧青道:“好!姐姐请放心,就交给妹妹去办吧!”说罢纵身跳上云头。白素贞紧追而至,到了杭州城上空。碧青举起葫芦,开口朝下;白素贞默念咒语,城内的雾气缓缓被吸入葫芦中。杭州城又恢复了一片清明!二人忙罢,又回到裘王府内落座休息。

  碧青道:“姐姐,刚才真是好险!那和尚太厉害了!他手上的那个钵好像不是普通和尚化缘用的那种。他用那个钵一照我,就照出我的原形来了!”

  白素贞道:“那的确不是一般的钵,只有得道高僧才会得到佛祖赐予。以后,千万别去惹那和尚!”

  碧青道:“是!姐姐,现在杭州城的瘟疫应该止住了吧?”

  白素贞道:“唉!瘟疫总算是不会再蔓延了。可是……已经有一部分老弱病残的人染上了瘟病。所以现在最要紧的,就是给他们施药解毒。”

  碧青道:“那……解药在哪里?”

  白素贞神秘地道:“青妹,你去找一个碗来……”

  碧青道:“碗?要碗做什么?姐姐你饿了?要盛饭吗?”

  白素贞道:“你拿来就是了!”

  碧青找出一个瓷碗,交给白素贞。

  白素贞迅速地将手指割破一道口子,鲜血直流。

  碧青大惊失色,一把夺过白素贞手中的匕首道:“姐姐……你这是干什么呀?”

  白素贞将流出的鲜血一滴一滴地挤到碗里……

  碗中的鲜血变成一粒一粒的丸子。

  白素贞道:“那葫芦里盛的是我自己修行千年积聚的毒气,若中此毒,除非用我的蛇血才能解除……”

  碧青内疚地道:“姐姐……不要……你用我的血……”说着欲割破自己的手指。

  白素贞拦住道:“青妹你别犯傻!你的血毒气未消,病人服了,反倒雪上加霜。因为我曾服用过圣母娘娘赐予的琼浆玉液,所以只有我的血才能救他们……”

  碧青哭道:“可是……这血岂能随意流的?”

  白素贞道:“我曾在圣母娘娘面前立下誓愿:下凡不可伤害任何生灵。现在,这么多人中了毒,我必须得尽快替他们解除才行。”

  碧青惭愧地道:“我闯的祸,却要姐姐来替我收拾……青儿真是愧对姐姐!以后,妹妹自当为姐姐万死不辞!不论上刀山,还是下火海,都由我当先!”

  白素贞喜道:“嗯!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能换来一个好妹妹,流再多的血也是值得的!”

  碧青感动地道:“姐姐……”说着顺手抓起匕首,亦割破自己手指。

  白素贞惊道:“青儿你干什么?”

  碧青一挥袖在桌上变出两杯酒,挤出血,滴往酒杯中。

  碧青举杯道:“姐姐,请与我一同饮下这杯酒。青儿今日以这杯血酒为誓,与姐姐结成永生永世的金兰姐妹!”

  白素贞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青妹等等!”说着亦往酒杯中滴血。

  碧青惊奇地发现酒杯中的两滴血凝结在一起……

  白素贞举杯道:“青妹,这叫‘血浓于酒’!从今天起,你我姐妹就如同这杯血酒,融为一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碧青道:“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永生永世,不离不弃!”

  二人一同饮下血酒后,白素贞随即变出许多小瓷瓶,继续割手指,滴血制药。

  碧青也帮忙将瓷碗中的血丸子一粒一粒地装进小瓷瓶中……

  白素贞做着做着,忽觉一阵眩晕,歪倒在桌上……

  碧青大惊,扶起白素贞道:“姐姐……姐姐你怎么了……”

  白素贞强笑道:“没事……我休息休息就没事了……”

  碧青感动欲哭:“姐姐……都是妹妹对不起你……”

继续阅读:第五回(上)舍真血拯救临安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真假白娘子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