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上)牵魂绕梦辗转难眠
子泓2019-03-27 21:443,345

  李彪家,许仙正坐在床上,裹着被子,一个劲地打喷嚏。许仙的姐姐许氏在一旁尽心地照顾着,端给许仙一碗姜汤,心疼地道:“快把这碗姜汤喝下去!真是的!越大越成个孩子!都快成家的人了,还不懂得照顾自己,怎么能让姐姐放心呢?”

  许仙边喝边说道:“不是……实在是……没料到会下这么大的雨。姐姐你不必担心,我好歹也是学医的……”

  许氏看看床边湿漉漉的鞋袜和衣服道:“你看!好不容易穿双新鞋,也不知道珍惜!就弄成这样了!有多少钱买新的?”

  许仙道:“我又不能未卜先知,怎么知道要下大雨呢?我也没有办法啊……”

  许氏无奈地笑道:“好啦!你永远都是有理的!躺下休息一会,等你姐夫回来,再一块吃饭吧!”

  ——

  夜里,白素贞双手抱着那把油纸伞,翻来覆去地抚摸着。碧青悄悄从白素贞身后拍了一下。白素贞回头看一眼,笑而不语。

  碧青道:“姐姐,我发现你今天好怪!好像总是想方设法和那许公子套关系似的!”

  白素贞道:“碧青,你记得昨天我们看到的那两句箴言吗?”

  碧青道:“记得啊!不就是湖畔烟雨柳同舟,万人丛中他最高吗?”

  白素贞道:“对呀!你再仔细想想今天的情景。”

  碧青寻思良久道:“西湖……下雨……同舟……”

  白素贞道:“他爬上柳树去听先生说书,整个西湖的人,有谁比他更高呢?”

  碧青喜道:“这么说来,那个许仙就是所谓的“有缘人”了!姐姐是有意和他套关系的,是吗?”

  白素贞羞涩地一笑。

  碧青恍悟道:“这下我全明白了!现在想想,那许仙还真是呆得可爱!”

  白素贞喜滋滋地道:“今日在西湖分别之时,我看那许公子心中有万分不舍。如果明天请他过来取伞,他会来吗?”

  碧青道:“姐姐不是说要我把伞送还给他的吗?怎么又想叫他来取了?”

  白素贞道:“我想着明天他回药铺里,耳目众多,我们也不便叙谈……还是将他请到这里来比较好!”

  碧青惊道:“那让他看到裘王府这堆废墟,还不吓个半死?”

  白素贞笑道:“我自有法力能够偷天换日,你就放心吧!”

  碧青道:“要这么说——我看他一定会来的!就算他不来,我也一定将他拉来!”

  白素贞一笑。

  碧青道:“那——他要是来了,姐姐想清楚要怎么还债了吗?”

  白素贞道:“我……那位许公子,玉树临风,软语温存,又会体贴人,惹人怜爱……我打算……”

  碧青殷切地道:“怎么样?”

  白素贞道:“等他来了,我自有主意……”

  碧青急道:“姐姐快告诉我呀……”

  白素贞但笑不语……

  ——

  李彪家,许仙正与姐姐许氏、姐夫李彪围坐一桌吃晚饭。

  许氏道:“来!晋贤今天回家,我们一家人好好吃个团圆饭!”

  许氏、许仙笑容可掬,姐夫李彪却面孔铁青,毫无表情。

  李彪道:“晋贤,怎么这会子想到回来了?”

  许氏道:“老爷!你这是什么话?弟弟难得回来一趟!;”

  李彪道:“没什么,只是他好久没回来,我只当他连姐姐都给忘了呢?”

  许仙道:“怎么会呢?这一阵子,杭州城里闹瘟疫,店里生意很忙,一直抽不开身。今天趁着出城扫墓的机会,顺道来看看姐姐、姐夫。”

  李彪道:“我说嘛!只是‘顺道’看看!不是有心的!”

  许氏道:“老爷你…”

  许仙转移话题道:“姐姐,我确实好久没回来过了。姐夫不高兴,我能理解。这阵子闹瘟疫,你们可好?我带了些避瘟丹过来,很有奇效!姐姐——姐夫都要服用一些,以免染上瘟疫!”

  许氏道:“好好!难得弟弟一片心。老爷……晋贤难得回家,你就……”

  李彪道:“好啦!赶快吃饭吧!别絮絮叨叨的了!”

  许氏叹口气,也转移话题道:“对了,晋贤呀,你方才借出去的那把雨伞,一定记得要取回来!那还是你姐夫从衙门带回来的紫竹柄、八十四骨的好伞!可别给弄丢了!对了!你到底把伞借给什么人了?值得你冒雨回来拿给他?”

  许仙闻言一愣,眼前瞬间又浮现出白素贞伞下那娇羞的面容,随即答道:“哦……只不过是以前结识的朋友……”

  许氏看着发呆的许仙笑道:“哦?朋友?是男的,还是女的?”

  许仙害羞道:“哎呀!姐姐!你想到哪去了?!”

  许氏道:“晋贤啊!你今年有多大了?自己知道吧?”

  许仙有些摸不着头脑道:“二十啊……姐姐应当比我还清楚吧?”

  许氏笑道:“二十岁的人了,下雨也不知道带伞,以后娶了妻、生了子,可怎么办?”

  许仙惊道:“娶妻?!我可还没想过呢!”

  许氏道:“二十岁老大不小,也该是成家的时候了!你也该趁早做个打算呀!”

  李彪冷笑道:“说得轻巧!这娶亲不也得花钱呀!凭他现在……有这个能力吗?”

  许氏略带怨气道:“他是我弟弟!就算我倾家荡产,也总该给他娶得上媳妇吧?!”

  李彪道:“哼!倾家荡产?倾谁的家?荡谁的产?你当然不用操心!”

  许氏道:“你……”许氏一气,还欲说话辩解,被许仙截住道:“姐姐……姐夫说得也有理。我尚未立业,自然无力成家。所以……现在还不敢奢望……”

  许氏道:“这事拖久了也不好!你现在就开始留意着中意的姑娘,自有姐姐替你做主!其实,你王伯伯的闺女就挺不错的!姐姐满眼看中。以前,爹在世的时候,原有此意与王家联姻。只可惜,爹娘走得早,临终也没个准话交代……依我看,不如找个机会,将她从苏州接了来,也让你们见见面!”

  许仙害羞地道:“姐姐……快吃饭吧!这事现在说还早呢!”

  许氏道:“哎!你呀!真是个呆子!我可提前警告你!咱们许家三代单传,这无后为大!传宗接代的重任可全指望着你了!”

  许仙局促不安道:“姐……”

  许氏正说得高兴,忽见李彪猛吞下几口饭菜,起身欲走……

  许氏忙道:“哎!你上哪?不吃饭了吗?”

  李彪穿上公服,头也不回,只扔下一句“晚上当值!”已经不见了人影……

  ——

  夜里,许氏掌灯推开卧房的门,许仙紧跟其后。

  许氏道:“自从你去广生计学医以后,这房间我一直都替你留着。里面的陈设东西一样也没动过。回家以后,一切都方便。以后,要经常回家小住,才好让姐姐放心!”

  许仙道:“我看——我还是少回来的好!姐夫可能盼着我一辈子都不回来呢……”

  许氏道:“你别理他!咱们都是一家人!”

  许仙道:“我是怕……姐姐因为我和姐夫不和……这里毕竟是姐夫的家,我总归——是个外人……”

  许氏沉默不知所言。

  许仙道:“明天,我就要回店里去了。这俩日,店里生意很忙,我怕人手不够,师父忙不过来……这样好啦!姐姐想见我,可以到药铺来找我呀!”

  许氏鼻子不由地一阵发酸,勉强点点头。

  许仙道:“其实姐姐一点也不用担心我。我在药铺里什么都好!”

  许氏不禁流泪道:“那就好……夜深了,你早点休息吧……姐姐不打扰你了……”

  许仙强忍心中伤感道:“姐,你也早点睡吧……”

  许仙目送许氏出门,掩上门,宽衣趟在床上,姐姐的话又在耳边想起:“二十岁的人了,下雨也不知道带伞,以后娶了妻、生了子,可怎么办?”

  许仙仔细咀嚼着:“娶妻?生子?总感觉好遥远……”

  白素贞的婀娜的身影在他眼前一晃。

  许仙忍俊不禁地自言自语道:“白素贞——真是个好名字!”

  这一夜,许仙彻夜难眠,白天同船共渡的情景一遍又一遍地在眼前重演……只待天明方才隐隐睡去。恍惚间犹见白素贞在药铺里帮助自己整理药材。俩人无意间目光对撞,眼神里洋溢着幸福的气息……又恍惚来到了青翠的山林间采摘药材,白素贞手提竹篮跟随,不时地擦着他额上的汗水。两人双手紧握,但白素贞忽然变得神色慌张,想要挣脱他的手。一道白光闪过,白素贞随即消失。许仙四处奔走,喊声震天。

  “娘子……”许仙惊呼着,骤然从梦中惊醒,长叹一声道:“我都做了些什么梦呀!真是……真是癞蛤蟆想起天鹅肉来了!人家是千金小姐,我有什么资格胡思乱想……”遂起身,披上外衣下床道:“还是别睡了……今晚不知怎么回事……一闭眼就看到她……”

  许仙点亮灯,坐在桌边,顺手抓起一本书,看起来。不想白素贞的声音又在耳畔响起:“改日天晴了,我就差青儿将雨伞送还到广生记去。”许仙心想:“明天回药铺去,说不定……还能再见到她……”

  觉察到自己又分了神,许仙使劲一摇头,强作镇定:“真没出息!都说不想了!怎么又想起来了……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真假白娘子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真假白娘子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