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回(下)弱相公逼为乞丐身
子泓2019-04-05 21:573,617

  卢家巷,大生堂内,老板王永昌正训斥着伙计阿喜。

  王永昌道:“你这小子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平日里爱贪些油水,我不说你,也就罢了!怎么今天连买药材的钱都贪了去呢!”

  阿喜道:“老爷……我……我真没有……”

  王永昌冷笑道:“没有?那你买的药材呢?”

  阿喜难言道:“我……”

  王永昌道:“怎么……没话说了!你不是爱贪油水吗?我就让你贪个够!下个月的月钱,你就别想领了!”

  阿喜急道:“老爷……我……”

  “爹……”王永昌的独生女儿王月英急走出来道:“爹……您误会阿喜了!”

  阿喜喜道:“小姐……”

  王月英道:“那些钱,是我拿去施舍给门前的乞丐了。”

  阿喜道:“小姐,这不关您的事!老爷……您要罚就罚我,别怪罪小姐……”

  王永昌道:“哦?月英说的若是实情,那倒可以原谅。”

  王月英道:“爹,我说得都是真的!今天下午,我们从集市上回来,看到一个乞丐,挺可怜的。阿喜就把他身上的钱全都赏给那个乞丐了。”

  王永昌对阿喜道:“是这么回事吗?”

  阿喜低头暗瞟一眼月英……

  月英冲阿喜微微一笑。

  阿喜道:“是……是的……”

  王永昌道:“好啦!那倒也罢了!只是你不该拿我的银子去送人情!”

  阿喜道:“老爷,对不起,我跟着小姐,一时就忘了老爷的话了……”

  王月英道:“爹,天不早了!您快去歇着吧!”

  月英扶王永昌欲进内……

  阿喜心下一阵欢喜,看着王月英进内。

  月英一回头,见阿喜正对着她笑……

  月英也冲阿喜点头一笑,回头进内……

  月英已经进内不见,阿喜依然傻站着。

  外间传来喜官的喊声:“阿喜!干什么呢?快出来!准备关门了!”

  阿喜喊道:“哦!知道了!”

  ——

  大生堂外间,伙计喜官正准备关店门。

  阿喜道:“喜官,怎么今天这么早关门呀?”

  喜官道:“近来,店里生意清淡得很,这会子哪有客人呀?”

  敲门声。

  阿喜喜道:“还说没有?这不是生意又来了?”

  喜官开门,见身着乞丐装的许仙,衣衫褴褛地站在门口。

  喜官烦道:“哪里来的叫花子!讨饭也没个时间了!真是倒霉!店门已经关了!走……”

  许仙急道:“大哥留步!我……我不是讨饭,我是……来送信的……”

  喜官道:“送信?”许仙忙将书信呈上。

  许仙道:“麻烦大哥转告王老板,就说——我从杭州途径此地,特来送信。”

  喜官接信道:“真是!有信为何派个叫花子来送?信我收下了!你可以走了!”

  许仙道:“我……”

  喜官道:“走吧……”说着关上门。

  许仙被隔在门外,不放心地离开……

  阿喜道:“嗳?喜官,是谁送来的信?”

  喜官道:“谁知道!派个叫花子来送!真是!”

  阿喜道:“哎?怎么这阵子满街都是叫花子啊!那我马上把信拿给老爷。”

  喜官拦住道:“等等!老爷已经休息了,就别去打扰他了!明天再说吧!”

  阿喜道:“这也好。”二人同关店门。

  ——

  第二天清晨,胥江驿,许仙不安地朝门外张望道:“怎么……还不见?莫不是那伙计将书信给……要是没了书信,我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呢……”

  甲头伸个懒腰出来道:“嗳?这么早起呀?”

  许仙惊道:“老爷……我……”

  甲头道:“谁让你换衣服啦!快……赶紧把那乞丐装换上!马上随我上街乞讨去!”

  许仙勉强道:“是……老爷……”

  ——

  白府人来人往。

  黑风带领虾蟹龟贝四兄弟,七手八脚地搬运、安置着各式陈设、家具。

  白素贞道:“这里人丁兴旺,以后正好开店做生计,为许公子做药铺……”

  黑风道:“贤妹,你说你以‘白秀英’的身份寄居此地,这合适吗?”

  白素贞道:“我已经推算过,这屋主王锡章刚离开不久,没个三五年是回不来的。我们先暂居些日子,等以后开了店,做点生计,有了积蓄,再买房子搬出去也不迟。”

  黑风道:“哦!既然贤妹想得如此周到,那我也就放心了!”

  碧青打开一个大箱子,查看着里面的财物,突然发现一个精致的锦盒,翻来覆去地看着,好奇地道:“嗳?这是何物?怎么会混在这堆值钱的宝贝里头?”

  碧青打开锦盒,从内取出一幅画卷,打开一看,大声惊叹。

  画上有很多鸟,就像活的一样晃动起来。

  碧青道:“哇!太美了!”

  白素贞听到,走近碧青道:“什么美啊?”

  碧青道:“姐姐你看!这画上的鸟就跟活的一样!可以动啊!”

  白素贞拿过画卷看看道:“这么珍贵的画,你从哪里得来的?”

  碧青道:“就是我和黑大哥他们从江底捞上来的嘛!大概是过往的客船遗失在江水中了吧?不如我们将它悬挂在内厅,许公子一定会很喜欢的!”

  白素贞笑道:“随你的便吧!”

  碧青欣喜地收起画卷进内……

  ——

  大生堂,王永昌正看着书信。

  喜官在一旁听候吩咐。

  王永昌道:“这送信的人呢?”

  喜官道:“那是个叫花子!早打发走啦!”

  王永昌生气道:“谁让你们打发他走了?”

  喜官慌道:“这……那小的马上去给您找回来……”

  王永昌道:“不用了!马上准备礼单,随我去趟驿馆!”喜官应声急去。

  王永昌自语道:“没想到,我那小侄子竟碰上这种倒霉事!肯定和他那黑心姐夫有点关联!幸亏他是遇上了我!不然,可就被那恶官给折腾惨了!”

  ——

  白府,碧青端出茶壶,白素贞亲自倒茶给黑风……

  白素贞道:“黑大哥,辛苦你了!请用一盏小妹奉上的香茶!”

  黑风忙接住道:“嗳!贤妹何必如此客气呢?我自己来就是!”

  白素贞看看正忙着陈设布置的虾蟹龟贝道:“青儿,你去叫他们四个过来喝口茶,休息休息。”碧青应声过去。

  黑风道:“贤妹何必想着他们呢?”

  白素贞道:“他们几个可帮了我的大忙了!受人恩惠,必要牢记在心,这才能收揽民心呢!”

  黑风笑道:“还是贤妹会体贴人!他们几个跟着你是享福了!”

  ——

  胥江驿大厅,王永昌正品着茶,喜官在一旁提礼盒守候。

  一官差匆匆迎了出来道:“哎哟!王老板!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王永昌道:“你们甲头可在?”

  官差道:“哟!真不巧!甲头他不在,有事出去了!”

  王永昌道:“出去了?那好!我待会儿再过来,别忘了告诉你们甲头一声。”

  官差道:“好!我一定转告甲头,恭候您的光临!”王永昌带喜官离去。

  ——

  大生堂内,王月英端茶出,献给阿喜。

  王月英道:“阿喜!来喝口茶,润润嗓子!”

  阿喜道:“谢谢小姐!”

  门外一阵吵嚷声。

  王月英道:“今天外面是怎么了?这么热闹!”

  阿喜道:“小姐,您忘了我们昨天在街上碰到的那个乞丐了?”

  王月英道:“他今天还在呀?”

  阿喜道:“是呀!这讨饭哪里有个时限呢?!”

  ——

  大生堂外,行人围观。

  人群中正中是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许仙,俯首跪地。

  王永昌同喜官挤入人群。

  白素贞也在人群中,对着喜官轻轻吹口气……

  喜官揉揉眼睛,不由地主地朝许仙身后看去,惊见甲头就在那里:“老爷,你看!那个——不是甲头吗?”

  王永昌远望道:“真是他!事不宜迟,马上过去拜访!”

  喜官随王永昌从人流中穿过,走近甲头。

  甲头暗中踢一脚许仙,低声训斥道:“哎!我说你接着给我喊啊!别闷声不响的!”

  王永昌从甲头身后拍他一下道:“甲老弟,好久不见啊!”

  甲头一惊,猛回头见是王永昌,松了口气道:“哦!是王老板!好说好说!”

  王永昌道:“方才我特意备了些薄礼前去探望!谁知甲头不在府上!不想会在此处碰面……”

  甲头道:“王老板言重了!我哪里敢劳驾您送礼呢?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您就直说吧!我们弟兄哪用得着这些虚礼?”

  王永昌道:“甲老弟不愧是衙门中人,一眼就看出,我是无事不蹬三宝店!”

  甲头道:“到底什么事?不妨直说!”

  王永昌道:“不知兄弟这里最近可有位名叫许仙的小伙子从杭州发配至此的?”

  甲头惊道:“许仙?他是王老板的——”

  王永昌道:“哦!他是我家表兄的徒弟。这说起来,也算是我侄子呢!”

  甲头不安道:“侄子……”

  正在乞讨的许仙听到甲头的惊叹声,猛回头一看,看到王永昌,如遇救星。

  王永昌道:“谁料到一不留神,就被奸人所害,流放到此。其实,他是被冤枉的!这阵子,我店里正缺人手,您看……是不是……”

  甲头会意道:“……王老板不必说了!你的意思,我全然明白!就请先回府上,小弟我待会儿就把人给您送去!你看如何?”

  王永昌道:“那就有劳甲老弟了!嗳?甲头在这儿干什么?”

  甲头道:“哦……这……不就在这闲逛吗?!”

  许仙起身奔到王永昌面前,泪流满面,俯首叩头道:“师叔……我在这儿……”

  王永昌急过去搀住道:“贤侄!好了!见到师叔,一切就都过去了!”说着回头看一眼,甲头满脸地不自在,对王永昌机械地一笑。

  人群中,白素贞含笑离开……

继续阅读:第十一回(上)王永昌见信保贤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真假白娘子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