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游戏开始
诺星愿2019-08-01 10:434,559

  起初见到她俩时感觉蛮有趣的,可惜她们都彼此不认识了。——南阳

  哎呦喂~咋搞的?

  快看,这腊梅如同蜡烛一样透亮,如此高圣洁白的身影让我陶醉不已……

  染倾瓷看着诺星愿夸张的说辞,忍不住扔了个白眼过去:“你好歹是位正经的初一正常学生,就不能有点人样嘛?”“不能。”诺星愿继续她那完美无瑕的说辞。

  诺星愿bb到一半就没声了,染倾瓷坐在一旁歪着脑袋打着哈欠:“继续啊,无比牛皮的天才~咋不继续吹了。”

  染倾瓷睁开眼看着诺星愿感觉有点背后发凉,诺星愿眼睛发光地看着染倾瓷。

  叽里呱啦~巴拉巴拉~(此处省略1万4千字)

  染倾瓷听完诺星愿那不断拉长的话语,用手掏了掏耳朵:“说真话还是假话?”诺星愿大叫:“真的!嗷!”

  染倾瓷受不了诺星愿那超牛皮的嗓子,立马一个板栗砸过去。诺星愿捂着头贼亏亏地笑着,染倾瓷默默扶额:“汗,那啥,何林既然是你继母又那个啥来着?”

  “爱钱!”

  “那就是拜金女了。”

  “为啥?”

  “问题无效。”

  “……”

  铃铃铃,脑残无比的上课声又再次响起。众人回了教室,静悄悄地坐在‘监狱’里,等待着被宰的时刻。

  “下面我们来讲那啥啥,这啥啥,有没有哪位聪明可爱的同学举手说下?”严肃的数学老师带着邪恶的表情用那二百多块金丝圆眼镜盯着监狱下面的学生。

  “你们是在玩一二三木头人吗,能不能‘吱’一声?”

  “吱!吱!吱!”

  哇咔咔!额滴娘啊!快来人呐!

  有老鼠啊!

  看来这老鼠很给面子丫,老鼠~不要跑~一起来玩嘛~

  老鼠:嘛耶!这群‘囚犯’真特丫危险!赶紧跑!

  “啊~”诺佳伸了个懒腰,唉,这午觉睡的不错嘛~诺佳斜眼看向闹钟,头一歪,咦?我看错了?再歪……

  我哩个去!都下午4点了!星愿等着哥哥!哥这就飞过来!

  下午太阳挂的老高,简直要废了。“啊!真希望快到暑假啊。”诺星愿伸了个懒腰,染倾瓷瞟了她一眼:“你的希望很快就会实现的。”

  诺星愿很沙雕的走在大马路上,突然她觉得有只无情的手拉住她的后领:“你给我好好看路!”染倾瓷看着不成器的诺星愿,想:真不知道她哪里的智商要去抵抗陈辉萍。

  诺佳打了个哈欠,看着校门口陆陆续续出来的学生,静静地靠在轿车上,在诺佳旁边的家长里都认为这位男士懒散的样子真像明星,真的好帅。

  叮叮当当,呦~这不是老儒嘛~

  “喂,老儒啊,您回来啦~”“嗯。”“啥?为什么不叫您爸?”“唉,老儒啊,你都一大半年纪了,还是别叫了。”“老儒啊,我在接星愿呢。”“好,我先把星愿接回去,”

  “星愿才初一啊,对!她这没晚自修,但是她晚上要上补习班”“好,先挂了。”

  诺星愿老远就看到那无比耀眼的哥哥立马奔向诺佳,被诺星愿扑了个满怀的诺佳默默地推开她,并且把手上的奶茶插上吸管,诺星愿接过喝了一口:“好喝~”

  诺佳把另外俩杯拿给染倾瓷:“记得把其中一杯带给你哥哥”染倾瓷点点头说:“好,星愿我先走了,明天再去你那和你一起上学。”

  诺星愿点点头:“那明天你打我哥的电话吧。”染倾瓷比了个OK转身走了。

  诺星愿用上戳了戳诺佳:“哥,老儒和林姨回来了吧。”诺佳挑眉:“是的。”“走,去超市买方便面。”诺星愿拉着诺佳进轿车。

  诺佳心想:你丫真特么绝情啊。

  诺星愿与诺佳回到别墅已经四点半了,“啊~终于到家了。”诺星愿大字摆在客厅沙发上,诺佳把零食袋放在桌上,去洗了洗手。

  叮叮当当,诺星愿睁开一只眼拿起手机轻笑:“呦呵~这不是老儒的专属铃声嘛~”诺佳扶额:‘呦’这个词到底是有多火……

  “哥!手机。”诺佳接过诺星愿的手机,“喂,我和星愿已经到家了。”“嗯,知道了。”“好的,等你们回来就可以吃了。”诺佳挂完电话把手机扔向沙发。

  诺星愿看着如此神清气爽的哥哥,感觉他好像有点不一样。尼玛,说好的要死一起死的呢!

  谁跟你一起死啊!

  铃铃铃,瞧!肯定是老儒来了。(那我们一起来看好戏吧)

  诺佳打开门毫不惊讶地看着诺梦儒和何林,诺佳随意看了眼他们手上的行李:“请尊老爱幼里的‘爱幼’星愿在里面,菜还没烧要等一会先。”诺佳转身走向餐桌。

  诺佳把餐桌上的塑料袋递给张姨吩咐她去煮饭,老管家刚好整理完房间走出来就看见董事长和夫人回来了,立马接过他们的行李。

  “希望董事长和夫人见谅,我这就帮您把行李放好,卧室的物品都摆放好了。”老管家拎起行李转身去了卧室。诺梦儒看着老管家的背影叹气:“唉,一大把年纪还要那么卖力。”

  诺星愿翘着二郎腿平躺在沙发上,诺佳就在她的脑瓜子旁坐下,诺梦儒看到他们兄妹俩如此和睦相处也就很放心让他们待在家里,何林在沙发上抿了一口说:“孩子,你最近怎么样了”

  诺佳轻笑看了看诺星愿,后者直接翻了个白眼,诺佳一手和咖啡一手轻拍诺星愿的脸颊说:“星愿好我就好,星愿不好我就不好。”何林顿时被噎住了。诺梦儒咳了一声。

  诺梦儒用眼神瞄了下诺佳像是警告,而诺佳直接无视继续摸诺星愿那肥嘟嘟的脸颊,诺星愿一手拍掉诺佳的手,动来动去真不舒服。

  诺佳嘴角勾起用眼神回答诺梦儒:有话快说,有P快放。

  诺梦儒收到信号嘴角扯了扯想:这货怎么还是那么无厘头。

  张姨从厨房端着菜出来说:“开饭啦,小姐记的要洗手啊,今天有可乐鸡翅吃。”诺星愿立马蹦起来,诺佳一手拉住她的后颈:“给我乖乖洗手去!”说完直接抱住。

  如此悲催的诺星愿像是被命运隔断了后路,诺佳开着水龙头弄了点洗手液抹在诺星愿的手上,因为诺星愿身高一米五五的尴尬所以诺星愿脚踩着凳子。

  “啊~哈~欠!!!”

  诺佳用纸糊住诺星愿的鼻子,闲着没事干嘛在餐桌上打喷嚏没礼貌,诺星愿揉了揉鼻子无视她哥,继续吃着可乐鸡翅。

  何林吃完很淑女地用手帕擦着嘴说:“张姨,才几天不见,你的手艺就长进了啊。”张姨很自然地接收何林的夸奖:“多谢夫人的夸奖。”

  诺佳吃完用修长的手指擦着嘴,一双桃花眼微迷起来,擦完嘴后双手交叉在一起,二郎腿翘起,超有总裁范的有木有啊~(〃‘▽’〃)~

  诺梦儒看诺佳如此耍帅差点就吐了,何林也是蛮惊呆的,这诺佳今年也19了,长得一表人才也对,不过……就是性取向有些问题……

  诺星愿感觉到有异样的眼光看向自己,抬头一看就被诺佳那二十克拉的挑花眼给闪瞎了,诺星愿眯眼来充分表明这危险的眼神盯向诺佳,导致让诺佳汗毛竖起。

  诺佳再也待不住了,起身走向诺星愿把她拎起来擦干净嘴带进了卧室,诺星愿被放到凳子上,诺佳拿了瓶奶茶递给诺星愿,自己靠在旁边的柜子上,手臂抱胸。

  “你说何林会动手吗?”诺佳闭着眼说,诺星愿蹲在凳子上,手抓着电脑鼠标漫不经心地说:“你认为呢。”诺佳呼出一口气:“你家的阿倾脑子不挺牛皮的吗”

  诺星愿眼睛立马亮了:“哥!你又靠谱了一回!”诺佳满脸黑线,他什么时候不靠谱过?

  诺梦儒本来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结果耳边传来一阵的摔门声,诺梦儒看着诺星愿冲出来说:“怎么了?”诺星愿冲到门前急刹车说:“去阿倾家!”

  诺佳走出房间说:“就是沈岱的结拜妹妹。”诺梦儒若有所思地说:“沈家啊,好久没去了。”诺佳一看情况不对劲,立马回屋。

  “咦?你不是和沈岱在一起了嘛?不是老爸反对你……”诺梦儒抬起头来看诺佳不见了,唉,这孩子只从韩颖去世后就这样了,唉。

  对不起,我的孩子。

  叩叩叩,沈岱家。

  “来啦来啦,咦,原来是星愿呀,快点进。”沈夫人开门看见诺星愿背着个书包就知道是来找染倾瓷做作业了,诺星愿极有礼貌地问:“夫人好,请问阿倾呢?我来找她写作业。”

  沈夫人和蔼地笑着:“阿倾在书房和沈岱在一起呢。”诺星愿朝沈夫人鞠了个躬道了声谢,就去了书房,还好阿倾每次放学都会来这里。

  “阿倾!”诺星愿向书房探着头说,染倾瓷向后看发现诺星愿来了,立马招呼道:“怎么了?快进来!”沈岱把位置让给诺星愿,自己去厨房给她俩准备水果和牛奶。

  染倾瓷看沈岱出去了,就对诺星愿说:“你爸妈不是回来了吗?”诺星愿唉了一声说:“不说了,我特么要累死。”染倾瓷微微抬着头说:“明天要上学……”

  诺星愿看着染倾瓷浑身都感觉被人盯着,诺星愿无辜地看着她:“我没干嘛呀。”“后天要模拟期末考!”染倾瓷不给诺星愿辩解的机会,诺星愿这才歪着头。

  诺星愿抱着染倾瓷的一只手臂轻摇说:“阿倾阿倾,何林回来了。”染倾瓷点点头说:“那又怎么样?”诺星愿睁大眼睛:“我想让何林帮我们!”

  染倾瓷默默地划了重点‘我们’,染倾瓷默了默诺星愿的脑瓜子说:“唉,快期末考了,你就不能安分点吗?”诺星愿眯眼:“你和我都是‘差生’……”

  去你的!

  这时沈岱端着水果盘和牛奶的板子,染倾瓷把书本放到一边说:“吃快水果润润口吧。”诺星愿撇撇嘴说:“啥意思,我的嘴可不干。”染倾瓷用牙签戳了块哈密瓜。

  嗯~真香。

  我要!

  自己拿……

  啊~幸福o(* ̄▽ ̄*)o~

  俩位小矮子躺在床上滚来滚去,诺星愿最先开口:“阿倾,你说何林真的会帮我们吗?”染倾瓷看向她说:“请注意是‘你’不是‘我们’,我只是帮你一下而已。”

  诺星愿起身把头埋在膝盖里:“唉,陈辉萍真不是东西。”染倾瓷在床上用手支起头说:“陈辉萍最近没什么行动吗?”诺星愿摇了摇头。

  唉,看看这位脑瓜子抽风的主啊……

  染倾瓷在诺星愿旁边坐着说:“我可以帮你,但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你不过你要保密。”诺星愿狂点头:“好!”

  你知道世界有心智这个东西吗?

  心智?(阿倾为什么会知道这个东西)

  简单地来说心智就是另外一个年龄。

  阿倾,那你的心智是多少啊?(阿倾不会和我一样拥有同样高的心智吧)

  你知道我们现在几岁了吗?

  十四啊?

  嗯,我心智二十四了。

  哇擦!

  很高吧。

  诺星愿默默染倾瓷逐渐垂下去的脑瓜子:“你什么时候发现有心智这个东西呢。”“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染倾瓷闭上眼,全身缩成球。

  真是的,她是真的不想回忆,但是……

  她不想隐瞒,因为星愿是她的朋友,她只有她这一个朋友。

  你想听吗?

  嗯。

  我第一次知道心智的时候是在我五岁那年,我小姨出去买镯子,可我但是年纪太小偏要出去,一直拽着小姨说我要去,然后小姨就带着我去了。

  “这个镯子是很好的制品,全金色,很漂亮。”小姨看着街上的行人介绍镯子,而我闲着无聊就在后面的大台阶上跳来跳去,那时候年纪是真的很小啊。

  小姨只顾着卖镯子一时没注意我,然后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摔倒了,然后中间的事到医院回来,我的下巴包着绷带,而那段记忆就消失了。

  也因为那次,我不知道为什么脑子一直很乱,我不知道那是我的思维在跳跃,它在一直不断刺激我,我很害怕,只到我十二岁时我才逐渐明白,我的脑子产生了‘恨’。

  同时我也知道了什么是心智,在那个时候我很心慌,但我逐渐平静下来,我认为这是好事……

  至少我认为……

  我实在不敢跟别人说,那时候才给星愿你认识了才5个月,我所以不能跟你说,不能……

  我想了很多,发现有很多想欺负我,因为我的成绩很差,因为我很丑,为什么?为什么?!

  我实在不甘心,导致了我当时出现了轻生这个念头,然后我就认识了沈岱, 是他救了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请!别让我再看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