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节:美人计,上上计
长乐小小12072020-02-17 07:173,579

  自打念念学会下棋后,这个二人小家的安静日子便是一去不复返了。

  福禄寿三位老仙家那可是一天没落的往这儿跑,不是邀念念品茶下棋,就是煞有其事的来找念念,要求给他们三人之间无厘头的争执评评理。

  螭吻暗地里倒是阻拦过,在崖洞周圈设下结界防止他们靠近,奈何那几个老家伙煞是连仙家的颜面都不要,撒泼似的瘫坐在结界外似哭似嚎引得念念注意。偶时,螭吻不过想带念念去灵池泡上一泡,小栖一下午,可即便他再悄悄咪咪的,总能被福禄寿三星给粘上,只见他们大筐小篮的提着从镇子上带回的各种美食小点,生生将螭吻本计划好的二人世界变成了五人聚餐。

  话说,福禄寿三仙虽是被派遣至蓬莱驻守,且时日不久,但蓬莱这仙地他们是极喜欢的。

  初临此地时,台面上说是务公看守仙境,心底里却是喜滋滋的,早已做好了就此逍遥度日,快活养老的盘算,所以没多久,便将岛上镇子里大大小小的餐馆酒馆尝了个遍,哪家的烧鸡皮脆肉嫩,哪家的酒十里飘香,他们可说是了如指掌,皆叹有此人间美食,谁还羡嫉天上宫阙。

  这才一有机会便在念念面前显摆,昨个儿是傲北香的酥皮鸭,今儿个又是西来阁的各种酥心甜点。每回只要他们一提着食盒前来,念念就瞬间将螭吻这方给抛却脑后了,尽在这老头儿堆里馋嘴去了。

  偏偏念念就吃他们这一套,尤是喜欢这种小热闹,所以,不管螭吻打心眼有多嫌他们碍眼,也还是得收敛着,明面儿上便不会再撵他们。

  可暗地里嘛……

  “哎哟,我的牙!”只听‘咔嘣’一声,寿星本就显缺的几颗老牙,毫不留情的被他自个儿手里的石头蹦儿给磕掉一颗,可明明眨眼前他啃的是一口红豆蛋黄酥嘛!

  五人就着灵池边席地而坐,正望着寿星可怜兮兮捧着老牙。大伙不禁笑的点头哈腰,称他这是岁数大了,眼力见儿全没了。

  在场除了念念,均知他这是着了八龙子的暗算,可又不得讨回公道只得生生憋着,那委屈……罢了!又不是第一回了,谁让人家打小在这仙岛滋养长大,灵力足以震慑他们三个老家伙,好是羡煞个人。

  一番调侃后,大家又继续吃着喝着笑着,这悠哉悠哉的下午看起来着实享受,可谁都没发觉禄星整个人,身子骨不停的一阵阵打着哆嗦。直至福星恍然见他一张老脸从白憋成了红,又从红憋成了绿,眼看着渐渐都紫了,这才怔怔问到。

  “你这是怎么啦?怎么跟上了蒸笼屉子似的!”

  一干人全抬眼望向他,只见后者身子缩成一团似的瑟瑟颤抖着,结结巴巴道:“我,没,没事儿,甜食,吃,吃齁,齁噢~着了!”

  实则悄悄拟了个法阵,与其他二老能互通心声:“我,我尿急!”

  福星:“那你倒是方便去呀!”

  “我屁股粘地上了。”

  “……”

  寿星: “可还能忍?”

  “怕是,快……”禄星那颗脑袋抖的跟筛糠子似的。

  可他们三人互通的法阵中,居然毫无预兆的出现了第四道声音,将禄星的话语打断。 “太阳快下山了,三位想必已是吃饱喝足了吧……”

  福星猛然起了身,双手举杯向着念念及螭吻,振振有词道:“今日已吃好喝足,老夫我这辈子天上地下的没见过如您二位这般般配的小情人儿,实不该再叨扰下去了。这时候不早,我眼神儿也不好,老夫这便回去歇着了。此酒后劲儿大,回去后怕是要醉个几天,就不能来找念念姑娘下棋吃酒了,老夫我先干为尽。”说罢,一仰头,倾尽杯中酒,没等他人开口,灰溜一阵烟儿的逃走。

  法阵里。

  寿星:“这厮可是狡诈!没义气的老家伙!”

  禄星:“我…快,快忍不……住啦………”

  念念还在纳闷,这明明就只是果子酒,喝多了也不过有些微醺,何至于醉上个几日呢?何况,他们先前明明已经悄悄说好了一些事儿的呀!而且,福星那眼睛出什么毛病了吗?眨的好是奇怪……

  却见寿星也起了身,道:“念念姑娘,我得回去照顾照顾福星,只怕也是过几天才能来找你下棋啦!我就先走啦!”

  禄星:“你们……”

  螭吻也歇了杯,起身掸了掸衣摆上的草碎。鞠着身子向念念伸出一只手,柔声道:“时候不早了,我们也回了吧!听话,一会儿日头落了不好下山。”

  “嗯,听夫君的话!”

  “我背你。”

  念念搭上他的手便被他一把拉起,见他转身,宽大的背脊面向自己,便兴冲冲跃了上去,又冲依旧坐在原地,好像还不大舍得走的禄星翁挥了手道了别。

  日头落了,夜风起了,食盒空了,人也都走了。

  屁股还粘在草地上的禄星,终于舒服了……

  螭吻虽是气不过三老常来打扰,不过日子久了,心里倒也没什么不放心的,三位老仙家应了他不在念念面前显露法术,仅以寻常人身份与之相处,还算说话算数。

  二人回了洞内小憩了会儿,想来念念已是被三老喂的差不多了,螭吻便只是煮了些花茶,给她消消食。

  洞口外,螭吻隔着段距离,细细凝视着坐在石台子边饮茶的念念,好一会儿,渐渐嘴角扬起一撇似是极为满意的弧度,他发现念念的脸颊比刚回蓬莱那几日圆润了许多。算来这也是福禄寿三老的功劳。

  再细看,发觉念念虽是静静啜着茶,可神色却是有些心不在焉的。眸子里闪闪呼呼几许不确定的犹疑之色,一会儿蹙蹙眉头一会儿晃晃脑袋,必然是有心事不解。可再接着看,她允指舔唇的娇俏模样,竟是瞬间撩拨的螭吻心底莫名升起一股温热。

  起先还有些不明所以,在心底里冲着那团温热喊停,可视线却又对念念那种模样欲罢不能,渐而小火苗愈燃愈烈呼之欲出一般,不可控的连呼吸都觉得压抑,他真想在自己胸口挠上一挠以做缓解。

  许久,念念才终是注意到不远处的螭吻,瞬间面露喜色,换而好一副精神活泼的欢快模样,搁下了手中的茶杯起身朝他奔去。

  奈何这方的火苗还未降温,螭吻见她朝自己奔来甚是心中欢喜的,殊不知今日的念念为何与往常这般不同,竟没停住步子直直撞进了他怀里,再紧紧搂住他腰身,霎时先前那团火里又被添了把柴,片刻点燃他全身。

  螭吻亦打开双臂同样想揽住她,甚至巴不得将她揽进自己身体里与其融为一体, 却还是克制住了,只因他此时已能明显感觉到自己整个身子热的滚烫,于是张开的双臂进退两难又不知所措。

  “螭吻夫君,明日咱们同老头儿们一同下山去镇子上可好?”念念把头埋在他怀里,脸贴着他胸膛,问了句,又极怕他不首肯似的,扬起脑袋眼巴巴望着他,还摆起一脸可怜兮兮的小模样。

  原来她先前就是在琢磨这事儿。螭吻垂首回望,可难得见她这般委屈模样,然觉得美极了,只一眼,脑袋里嗡嗡作响。

  “我看,又是福老仙家他们在你跟前说了什么吧?!”螭吻慌忙出声,匆匆移开视线,想将这尴尬心境遮掩过去,但心跳却是没法控制的正撞着他的前胸后背。

  “老寿头儿说明日山下有喜宴,准是非常非常热闹的,螭吻夫君,咱们不能去看看吗?就去看看吧,就一天,好吗?”念念略有些急了,以往她也说过几回想下山去玩都被拒了,回回螭吻夫君都说山下太乱留在山上最安全不过。

  其实,螭吻只是顾忌镇子上有东海或是天庭的驻兵,未免多生事端,才一直不愿带她下山。兴许他只是太害怕再失去念念,又或她再次陷入危险之中。

  念念见他半晌未答复且都不望着自己,生怕他不答应,于是本圈着他腰身的双臂忽而抬起,两手捧着他的脸,硬生生将其掰过来与自己对视着,然后踮起了脚尖,毫无预兆的亲上了他的唇。

  在四唇相触的那一瞬间,螭吻身体里的燥热似乎得到了一丝丝缓解,可仅仅一瞬而已,体内的欲望变得更加瘙痒难耐。

  念念头一回的主动,让他惊讶到忘了呼吸,忘了唇舌间的蠕动,忘了怎么如第一次般去引得她来感受自己的情愫。好一会儿,都未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呆呆由着念念不甚熟练的允着他的唇。

  大约四五个呼吸间,念念极力学着第一次被螭吻亲吻时的舌尖动作,但显然没有掌握到吻的技巧,颓然丧气的停了下来,嘟起小嘴有些忿忿不平的鼓着腮帮子,见螭吻仍旧没有点头答应,居然一蹬脚,自顾自的咕哝道:“全是骗人的,禄老头儿还说这是美人计,上上计,说你一定会答应我,根本就没有用嘛!”

  念念搂着他脖子的手,怄气似的甩开,泄气转身想回洞内静静去,心里还有些委屈,想或许是不是自己吻的不够好,螭吻夫君不满意?!都怪自个儿第一次的时候没有好好认真学学。

  在她转身的那一瞬间,连同自己的整个身体内,螭吻都觉得似是被那个堂而皇之的吻给掏空了一般。尽管念念吻的拙略,却已然让他欲罢不能,没待她踏出一步,便将人儿又捞回了怀里与自己对望着,于她耳边窃窃了句:“我答应你就是。”

  满眼的喜出望外,念念启唇正想说什么,却猝不及防的从耳垂传来一阵酥麻,使得她浑身一个颤栗。

  “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螭吻在她耳垂边低吟道。

  念念不禁想,禄老头真真了不起,美人计真真上上计。

  然而很快,她便连自主思考的能力都失了,且能清晰感触到,螭吻舌尖及唇齿的温热在她耳垂上的厮磨,到耳蜗,到脸颊,又到下巴,最后又回到了她的唇上,将她方才想说的话生生堵了回去。

  这一次,他心底做誓,定要好好教教她如何去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蓬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蓬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