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事事难预料
鱼豆2019-05-15 11:562,428

  高三,每个人都在熬夜苦战,许言也是一样。

  在黑板右上方,每天都在更新着高考倒计时。

  早晨,许言总是在别人还没来之前赶到了教室,夜晚,别人离开后他依旧坚守在教室。

  在高考倒计时第三天,许言从学校回到了家中,他拿到的准考证是离家不远的一所高中,正逢收成,父母已经回乡下去了。

  许言一直看书至深夜凌晨三点,似感有些疲惫的他关掉了台灯,由于家庭并不富有,因此租的房子连空调等设备都没有。每逢夏天,屋内不仅闷热难耐,便是蚊子,也都缠绕在耳边嗡嗡叫个不停。

  许言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或许高考将近,今晚他总感觉蚊子特别嘈杂,弄得他辗转反侧也睡不着。

  一只蚊子始终悬浮于许言耳边嗡嗡直叫,使得许言越加烦躁起来,他用手在耳边挥舞的驱赶蚊子,可不一会的功夫,蚊子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样又回来了。

  由于太困,许言并没有睁开眼,他凭借着蚊子发出的声响,一巴掌拍了出去,掌心中似乎触碰到了微不可观的东西。

  “这下你总安分了吧?”

  因为太过于专注高考,因此许言忘记了买驱蚊剂。

  在消停了半会儿后,耳边又再度传来了嗡嗡声,许言心中难诉的烦躁,霎时就起来了,他仔细的寻思着蚊子传来的路径,待得蚊子来到耳边后,他啪的一巴掌将蚊子捂住在耳中。

  蚊子消停了。

  但是,许言却感受到了耳朵传来一阵剧痛,不停的轰鸣之音覆盖在他耳边,他暂时性失聪了。

  许言没有多想,这种失聪只是暂时性的,很正常。

  然而,那种刺痛的感觉并未像他想象的那样,在仅仅经过半分钟时间内,许言似感到耳中有类似液体之类的东西在往外流出。

  学过理科的他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立即打开了台灯。

  在灯光的照耀下,他食指中浮现出了红色血液。

  由于用力过猛,强烈的镇压气流,使得他将空气压入耳中,震破了耳膜。

  许言一看见血液便明白了过来。

  “这下怎么办?”

  他脑海中一片空白。

  那一晚上,许言并未睡着。

  翌日清晨,双眼布满血丝的许言捂着耳朵向医院走去。

  由于情况比较严重,医生建议许言做开刀手术。

  考虑到资金和考试等缘由,许言擦了点止痛药之后便离开了医院。

  考试临近,耳中传来的疼痛,使得许言一直没有睡好,就是状态也是低至了极点。

  两天的高考瞬间就过去了,许言心中已有数,在同学们正三五结对的谈论题目时,许言离开了学校。

  这次考试,除了语文,其他的他都没有考好。

  在考试结束后,父母回到了市里,父亲问他考得如何?他没有回答,那天晚上许言一直保持着沉默。

  “儿子,你耳朵怎么了?”看着许言耳朵堵住的卫生纸,母亲吃咦的问道。

  “爸,妈,我……这次没考好。”说完,许言双眼上流出了眼泪。

  “成绩不是还没出来嘛,别这么早就下定论,你觉得没考好只是没有达到你想要的预期罢了。”

  “对啊儿子,我们言儿都没有考好,那其他人肯定就更加考不好了。”

  父母的安慰,使得许言内心的挣扎得到了缓和,但双眼中流下的眼泪则是汹涌而出。

  “我……”在从学校回到家来复习的时候,邻居就告诉了许言,父母之所以回老家去了,一是为了收成,二来就是租的房子小,不想打扰到他的正常发挥,想到这些,许言死了的心都有了。

  “没事,别想了,快来,我煮了你最喜欢吃的猪蹄子。”

  他心中掀起对考试的愤怒,早已掩盖住了耳中传出的疼痛,但是他还是鼓起勇气说了出来:“我耳膜破裂了。”

  父母看着许言,两人竟然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屋内沉默了几分钟。

  “我们没有尽到父母的责任,在你高考的这段时间,我们没能帮助到你,对不起,言儿。”母亲低声的说了一声。

  ……

  许言耳失明,足足养了三个月,自然错过了高考。

  看着身边的同学一个个拿着录取通知书,许言心中的心酸不经涌了上来,他带着含糊的双眼走在大街上,有那么一刻他萌生起了弃生的念头。

  对于许言而言,学业上的落榜,就等于毁了他的一生。

  听着许言因病落榜的消息,原本多年不曾与他们家打交道的堂哥借着探病之名来看望许言。

  自落榜之后,许言半外向的性格渐渐改变,变得一语不发,甚至自闭起来。

  “读书有什么用?读完回来还不是照样给人打工?”堂哥喝了点酒,头脑发热的嘲笑道。

  那一晚许言没有说过一句话。

  ……

  看着许言日渐消瘦,父亲不忍,于是向二舅借了六千元,继续给许言补习。

  补习,对于一个曾经要强而成绩优异的许言而言,比落榜更为受打击。

  或许是对大学有太多的执念,许言选择摒弃掉那点微不足道的信念,来到了一所普通高中补习。

  一年后,他考上了一所重点高校。

  收到录取通知那一晚上,许言甚至兴奋得睡不着觉。

  他看着那一条录取的信息不下二十遍,一遍又一遍的斟酌着信息上的每一个字,他内心的跳动,就好像考上了状元一样独一无二,就好像武状元一样强势无比。

  对于大学,他已经迫不及待了,因此注定了那是一个难熬的夏天,对许言而言确实是度日如年。

  因为同龄人都已是大学生,而他还是一个高三刚毕业的学生,这样的落差让得他更加渴望立刻进入大学。

  他在网上搜了一遍又一遍那所大学,几乎想要把学校的每一个角落都熟悉下来。

  许言品着茶,面相温和的对我叙说着。

  在还没有进大学之前,许言就已经下定了决心,他要跳级,便是以优异的成绩跳级。

  日思夜想,许言等来了这一天,他和瘦弱的父亲第一次答坐着开往另外一个遥远城市的火车。

  在这途中,许言内心有些忐忑,他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的感觉,但是后来他明白了,这种忐忑就是一种对未知期待的东西所产生出来的期待感。

  第二天早上九点,他们来到了大学校门。

  那天的天气很热,父亲是个工人,穿着一件从市场上买来的干净西装,许言走在父亲后面,看着父亲提着行李箱,面带微笑的左顾右盼,那一幕让他至今难忘。

  大学,给许言的第一印象就是大!

  在办完所有入学工序后,许言和父亲逛了一下大学,结果还在一条街上迷了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言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