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洞天机缘
秦楚峰2019-03-17 09:036,439

  萧飞让云舒音坐上虎背,自己则跟在一旁边走边聊起来。

  云舒音以为萧飞自幼生长于此,从未出过这片莽林,自然将外面的情形详而告之。

  原来,这个世界叫亘古大陆。整个大陆分为东疆、西域、北荒、南界和中州五个地域,每片疆域都方圆数千万里,两人所在的地方属东疆麓州荒陲,人烟稀少,凶兽遍布,凭萧飞独孑一身能够活到现在,实为奇迹。

  居住在这个大陆的人都崇尚修真循道,各类教派林立,仅东疆就有数百家,最有名气的当属八宗四宫,高能大成者如云。特别是四宫都是世家,除东海龙宫的龙族、浮云宫云氏家族、青璇宫秦氏家族,还有紫枢宫的独孤家族。

  云舒音来自于浮云宫,因为好奇青璇宫的上古秘法《四象经》,数月前乔装改扮成宫中弟子,混入了宫北重地璇枢殿,在盗经时不小心被人发现,误打误撞闯入禁宫救出了龙族鲛江,一路被追杀到这里。

  当然,云舒音问起了萧飞的身世,并对刚才在林中搏斗他所用的神器感到十分好奇。萧飞一时无法解释清楚,便谎称自己父母早亡,所用的武器是当年随父亲打猎时遇到一个白发老者赠送的。

  现在,萧飞已经多少了解到现在世界的情况,心中几乎悲伤到极点,因为自己真的穿越了,而且还穿越到一个不属于地球的地方,如果不找到那个白衣女子,自己就无法返回原先的家园。

  当两人回到洞中时,天色己完全暗下来。萧飞点燃了松油火把,云舒音重伤在身,已无暇顾及洞中其它,立刻在一处洞壁前盘膝而踞,将萧飞送她的精月果吃下,双手合叠于丹田处,垂眸进入调息状态,片刻间她的周身泛出一圈清蒙蒙的光晕,如夜色中的月光一样清冷与神秘。

  萧飞转身到白虎旁边的一堆干草上坐下,仰头望着洞顶石壁,陷入沉思当中。

  通过这几天所见所闻,他确信道家古籍中所记述的修炼绝对真实存在,只不过大多数人因世俗所累,无心去研磨,也无暇去理解其奥妙。在地球上那个世界,他平时耳闻目睹的一些武林高手,不过停留在浅薄的外气修炼境界,即使如“隔山打牛”等之类的内功也仅仅只是触及了一点丹道修行的皮毛。

  第二天醒来时,外面已天光大亮,数道阳光随着晨风从崖隙间射进,匹练般的洒落,风里还带着外面的鸟鸣与野花的芳香。

  洞北侧昏暗处,云舒音正执着火把,站在那道石门前细细观察。

  萧飞活动了下腰身,上前问道:“云姑娘的伤势可好了吗?”

  云舒音点点头,吟吟一笑道:“算是好了大半吧,我中毒太深,况且精月果仙源充盈,完全炼化还得几日。你看这个洞叫做青月洞,是三千年前一个叫古阳子修仙地,其内必有仙缘,只是这石门不知怎么开启。”萧飞问:“可否用真力破开?”云舒音道:“这石门有古人留下的禁制,似乎是远古符咒,非精通此道者无法破解,如强行破击,巩遭变故。”

  萧飞道:“可惜我对这种法咒也一无所知,云姑娘必竟修为深厚,先在这里慢慢找找看有无其它办法进去,我带着白虎到外面去弄点吃的回来。”

  云舒音道:“我却忘记了,体修者是需要进食五谷的,你们去吧。”

  从洞中出来后,萧飞与白虎到碧水潭附近的树林中转了转,很快就捕到了三只野雉和一只獐子。他将猎物在林间的溪水中剖洗干净后,才拎着猎物回洞,前后不到一个时辰。

  但他们刚入弓型洞口时,就听内洞里传来云舒音惊叫声,心中暗叫不好,几个纵身飞快奔进去,只见云舒音全身没在水潭一角,花容失色,两眼盯旁边洞壁上一条赤色蜈蚣,显然是从上方崖隙间爬下来的。

  那只蜈蚣手腕般粗细、两米多长,千足乱舞,蓝幽幽的眼晴不停转动。

  云舒音刚才的尖叫是出与少女本性,以她的功力,足以将这条蜈蚣杀死,但这时萧飞突然闯入,令她惊羞难当,慌了手脚,不知所措,竞心慌意乱地对萧飞惊叫:“快把那该死的东西弄走!你……你们也快出去!”

  她在水面上只露出一张羞红的俏脸,如冰似玉的肌肤正浸浴在碧水之中,周围水花荡漾,胴体在水下泛起一片白生生的光影。

  萧飞恍然大悟,不由嘿嘿笑起来,弯弓搭箭向蜈蚣便射,不料那蜈蚣“嗖”地从石壁上飞下,直扑萧飞咽喉,同时吐出一股紫雾,快如电光石火。

  萧飞骇然,迅速移身换步刚避开紫雾,那蜈蚣的紫眼金光一闪,使他感到大脑“嗡”的一声,炸裂般巨痛,而蜈蚣如刀般的长足“刷”地斜砍而下,顿时划破了他的手掌,血流如注,他不由身子一斜“噗通”掉入水潭中,水花四溅,正巧扑到云舒音身边,触手滑腻柔软。

  “你……”云舒音惊呆。

  “我……”萧飞一愣,暗叫“遭糕”,猛地缩回手。

  “嘭”,云舒音玉臂一扬,翻掌将他拍出水潭。

  萧飞翻身而起,只见那蜈蚣飞落到另一边石壁,正与白虎搏杀,白虎不等它靠近,振翅咆啸,张口一片蓝焰喷去,顿时将蜈蚣化为齑粉,同时将石壁上一块巨石击得粉碎。

  “嗡”一声,在巨石碎处,现出一个方形小洞,小洞弹出一圈圆圆的绿色光波,上面星星点点,符文隐现,十分美丽。

  “这是什么东西,象是美丽的星空。”萧飞不敢看云舒音,几步跨到石壁前,伸出流血的手掌向光波摸去,突然掌上的鲜血一滴滴形成红色圆珠,在绿色光波间持续滚动,很快延着光波纹络形成一条条密密的血线。

  “噗——”光波泛起一道耀目的红光,转眼寂灭。

  咕噜噜……,水潭突然冒出串串水泡,潭中央倾刻形成一股迅急的旋涡,潭水迅速下落。云舒音白腻滑润的香肩露了出来,她慌忙双手掩胸,怕被萧飞看到,眼看水面就要沉到酥胸之下,急得都快哭了。

  萧飞被水潭的奇异现象惊呆,这时才回过神来,急忙转身背对着她,忍俊不禁道:“还等什么?上岸呀!”

  云舒音感到萧飞似乎在偷笑,贝齿恨恨地咬了下樱唇,拔身而起,水花四溅处,雪白的胴体光影一闪,轻盈落到岸边,纤指捻动处,转眼间穿好一袭淡蓝色散花长裙,白润的娇容仍带着丝羞红,黑湿的长发散发着一股清香。

  满潭的清水很快就沉没见底,只剩下北侧的泉眼处还在汩汩流淌,原来潭中央竞现出一个石洞,一潭的水便从那洞中流走。同时,石洞的北面崖壁中咯啦、咯啦传出机械磨擦声,两人看去,那道石门缓缓升起,呈现出一道圆型洞口,洞口处有层薄薄的黄色玻璃状物,上有看不懂得远古篆体符文,嗞嗞闪射着丝丝电光。

  萧飞走上前道:“原来刚才是开启洞门的机关,这洞门好象设有磁力波,洞主到底有多大神通,能做出这么高科技的东西。”他伸掌摸了摸,光波未起任何反应。云舒音见他故作正经的样子,心中又羞又恼,道:“什么是磁力波?这是洞主祭设的一种禁制结界。”说完吸气探掌运法,一道淡青色气流从掌心飞出,击在禁制正中央。

  “啵”地一声,黄色禁制弹了下,荡出一圈圈波纹,顷刻间又恢愎原初。她又曲指连点,“啵啵”连响,禁制荡起数道圈纹,仍没破解,倒将她震退数步。不到茶盏功夫,她的额头己冒出细密的汗珠。又试了数次后,她只好摇摇头,悻悻道:“看来若不懂远古符文阵理,我们无法进入。”

  这时,“哞呜”一声,白虎踏步走过来,对两人又低呜了数声。萧飞脑中一转,道:“这白虎是远古神兽,也许懂得古符之理,不妨让它试一下。”两人闪到一边。果然,白虎走到结界前,毛躯一躬,周身白毛竖起,仰头对准禁制结界狂啸一声,血口中竟然吐出一团暗青色光球,上面凝结着各种奇怪的古文,正击在禁制上。只听“噗”地一声响,黄色禁制骤然消释,后面露出一道明亮的洞道。

  云舒音惊声道:“原来如此,难道白虎是洞主人故意留在这里的?”

  两个人好奇地随它慢慢地往里走。这洞道石地用花岗岩铺就,非常平坦,石壁上每隔数步就镶着一颗荧光石球,照得整个幽暗的通道明可辩物,沿着石阶走了半个多时辰,终于进入到一座数百平方的大洞厅。

  厅的正中设有石座、石案。石座后设有青玉书架,空空荡荡,旁侧有一个竖立的石柜。

  正东是一个落地圆型的开口,可以直观洞外。从开口走到外面,站在一个在半空突伸而出的石台上,只见周围千峰竞秀,万木青茏,流瀑飞泉,美不胜收,原来这洞竞然在一座高峰之上。

  石台上还有个青玉莲座,刻有两行字古体篆文:烟霞涤格骨,日月渡玄生。

  显然这是洞主的修炼场之处。

  两人转回到大厅的书架旁,萧飞打开竖柜柜门,只见里面放着一枚戒指和两卷玉简,拿起戒指细细观察,这戒指雕刻极其细腻,指环银白色,镶有一块玲珑剔透的海蓝宝石,造型古朴典雅,云舒音眼睛一亮,高兴地道:“好漂亮的空间戒指!这空间戒指有强大的储物功能,而且明显是上品,比我原先的要好上百倍。”

  萧飞心想,女孩子一见到宝物眼晴比谁都亮,便将戒指递到她手中道:“宝物还需赠佳人。”

  云舒音道:“你先得到的,难道不自己留着……真想给我?”

  萧飞剑眉一扬道:“当然当然,这么漂亮的东西只适合你,我看你现在手上戴的这枚青铜戒古香古色,倒很适合在下。”

  云舒音闻言芳面微红,迟疑了片刻道:“你保证以后永远不会弃掉它吗?”

  萧飞不假思索地回答道:“你若给我,我自当万分珍惜。”

  云舒音面色更红,轻运真气,将蓝宝石戒指注入烙印禁制,发现里面还有古阳子遗留的衣物,便与旧戒指里的东西进行了互移,将旧戒指递给萧飞道:“这枚戒指虽然不是上品,却是我十岁生日那天爹爹给的礼物,你可以用血在上面打下烙印。”

  亘古世界的少女,都有将戒指视为定情物的习俗。萧飞自然对这些并不知晓,当下按云舒音所言将伤口的血滴在戒指上,果然看到戒指中有一片宽阔的虚空,手能自由伸进伸出,便将身上的一些东西全放了进去。

  两人再翻看几卷玉简,上面分别注有《太古玄印咒》《九乾精月决》。

  萧飞道:“我感到《九乾精月决》似乎适合女子,不如你先看,我先研究一下太古玄印。”说着将玉简放入怀中。云舒音打开《九乾精月决》翻看片刻,道:“这本经法需要神器精月轮来发挥法力,可惜不知神器在何方。”

  萧飞道:“别急,咱们到别的屋子再找找看。”

  两人推开南侧石门进入一间密室。这里显然是主人安榻之所,里面石桌、石凳、石床等器具一应俱全,上面结有一层厚厚的灰尘。一侧的石壁上,霍然镶着一个八角青铜大阴阳盘,两只阴阳鱼眼分别嵌着颗蓝宝石和红宝石,盘面雕有古朴卷云状图纹,其间刻有两行字“机缘身外物,何须思俗生。”

  萧飞曾在皇冠峰的地下洞窟中见过与此类似的八卦盘,细眼瞧了瞧后,抬手摸了片刻,向两颗宝石各按了一下,只听“咯哧”一声,八卦盘中的阴阳鱼向两侧分开,里面呈现出一方暗格,放着一卷玉简,两个奇形兵刃。

  他取出兵刃细看,只见一件暗红,一件淡青,呈优美的弯月状,造型典雅,通体雕有镂空纹饰,弦径长约二尺,背骨厚约一指,握柄结构灵巧舒适,月刃曲线优美,薄如蝉翼,寒光侧目。暗红色兵刃雕有篆文“赤月”,淡青色兵刃雕有“青月”。当下不由赞道:“好秀美灵动的兵器,看形状和名字自然属女人所用。”

  云舒音的美眸早己似燃起了炽热的火焰,激动地叫道:“果真是精月轮!传说天地混沌时期,开元老祖无意得到一块青红流陨,将其混以八荒神血放入六丁神焱中炼制而成。”

  萧飞道:“真是闻所未闻,你竞然知道这么多。”随手递给她,云舒音欣喜接过来反复观看,越看心头越美,腮颊两只梨窝吟吟,神情娇媚之极。

  萧飞再将玉简打开同云舒音各执一端仔细翻阅,上面主要记载了古阳子平生修行经历的困难与心得、还记载了神器的功能与应用,并注明精月轮己打下了四十九重神识符,使用者必须具备两个条件:第一是与古阳子有血缘的人,可将鲜血滴入。如果无血缘者,只能靠修为去解开烙印使用。第二个条件是兵器认主后,必须还要注入器魂。赤月轮的器魂是一只红鸾鸟,青月轮的器魂是一只白虎。古阳子五百年前渡劫时用月精轮对抗天雷,那红鸾鸟和白虎为了救主,被天雷化去了大部分修行,不经数千年修行难以恢复。因此古阳子飞升之前将月精轮留下,命令红鸾鸟和白虎两个器魂等待有缘者。

  玉简所书最后附有器魂召唤咒决。卷宗结语时对月精轮注明:千年后血缘者得之。

  萧飞惊奇地望着云舒音道:“难道你与这位仙人有血缘关系?”

  云舒音难以置信,螓首微摇道:“这个我却未知,小时侯家族长辈从未谈过这件事,不如我来试试。”说完她执着月精轮快步走回大厅,略微紧张地咬破指尖,将血滴入月精轮的符纹中,念动召唤咒,不一刻只见华光闪闪,铮鸣之间不断,只见那厅中的白虎吼叫一声,化成一道白光穿入青月轮中。

  青月轮顿时光芒大作,使整个洞厅充满了灵气。

  云舒音又惊又喜,道:“哦,果然如此,难道古阳子真是我的先人么?可若没有你,我也来不到这里,难道你本来就要在我生命中出现?”

  她美丽的脸上又陡生红晕。

  萧飞心中更加震惊,一切看起来都仿佛机缘巧合,但其实一切又都在古阳子的预料之中。古阳子是不是知道有人数千年后会救白虎性命,而且会把云舒音带到这里?

  那么,萧飞又是被谁安排进宿命中来的呢?

  世上的事,有许许多多的因形成了千头万缕的缘,又促成了许许多多的果。

  这时云舒音又喃喃道:“那只红鸾器兽呢,在哪里?”转眼看到洞北角还有一道石门,毫不犹豫地推开走进去。

  石门后是一间暗道,沿石阶向下一片漆黑,萧飞打开狼眼手电,照得前方一片雪亮。

  云舒音眸光闪亮,盯着萧飞道:“你……你,到底是不是魔洞的人?”

  萧飞疑声问:“什么魔洞?”

  云舒音道:“听我爹爹讲,在十五年前的有天天生异象,九霄中有一艘奇怪的白色大船拖着长长的火焰突然划破虚空,落入屠龙荒川的腹地,也就是现在的禁地。当时各大教派以为天降奇宝,数千高能大士齐齐赶往此地,以欲取之。据说那船上的人虽然毫无法力,却拥有非常可怕的神器,发出的太阳真光陨灭了许多修真者。”

  萧飞道:“浮云宫也有高能出动?”

  云舒音道:“我爹爹带了诸多长老前往,虽未获什么异宝,却拾到一件短器,与你昨天射杀青璇宫人的那件似乎有相同之处,只是已不能使用。爹爹回来研究了很长时间,最后确定那并不是神器,只是一件逆天道的杀人凶器,所以东疆各派长老合力布下大阵,将荒川封禁。”

  萧飞吃了一惊,道:“那些人什么样貌?”

  云舒音停下脚步,颤声道:“据说,他们头发短短,着装奇特,传闻中几乎与……你类似。”

  萧飞心头沸腾起来,似乎有同一世界的人来这里,日后一定要到禁地走一趟,以探究竞。此时见云舒音疑虑重重,不由微笑道:“我与那些人的样子只是巧合而己,你认为我象魔怪之类吗?”

  “我……固然不信!你怎会是魔怪。”云舒音贝齿轻咬,眸光闪闪。

  萧飞伸手轻轻握住她的柔荑,温声道:“咱们走吧。”

  云舒音心头一荡,情不自禁随萧飞前行,芳心呯然悸动。

  两人沿石阶越往下走,洞中越热,大约行了一个时辰,来到一个宽阔的地下空间,只见面前凌空嶙峋的怪岩,组成了一条天然宽阔石道,直通达对岸,大约有数百丈长。石道起点一片空地,耸立着六相巨大的青铜柱,上有密麻麻的纹络,泛着远古气息。

  有根巨柱上霍然刻有“明台诛暗念,一虑嘘往生”。

  再看石道两侧,或奇峰突峭,或深涧暗谷,处处有热泉喷腾,还有几处深沟汹涌着红色岩浆,将空间映得火红一片,热浪袭人。右侧数丈开外一座突拨的陡峰高耸,峰下一片数百丈的空地,到处堆满的紫色闪光晶体,每个晶体或大如斗石,或小如有榛核。

  云舒音睁大眼晴盯着那些紫晶惊叫道:“极品仙源!”说着踏步便要过去。

  “咝咝”声突响。

  她脚踏之地现出纵横交杂的暗紫符纹,六根青铜柱间涌出浓浓的黑雾,夹射千万道曲折的金线,天地机杀机骤至,雷霆万钧。

  云舒音花容失色,丹海中飞出一只白玉盾牌,见风呼地扩成七八丈高,硬生生阻在黑雾之前。

  “轰”地一声巨响,两人身体如树叶般飘了出云,狂吐数口鲜血。

  云舒音的法盾飞出,将附近一座小山迸塌。

  “好厉害的阵法!”云舒音起身急忙收回玉盾,盯着青铜柱间符文道:“原来先人在此布有生杀大阵,幸亏我未飞越而入,否则必将化为齑粉。”

  萧飞抹了下嘴角的血渍,骂道:“这鬼东西竞比炸药还厉害千百倍。”

  云舒音道:“看来,不修研《玄印咒》恐怕连高能大成者都无法飞越。”

  她恋恋不舍地望着远处闪亮的紫晶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凌虚惊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