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绑架
肆亿2019-03-18 19:412,969

  林牧和落浅浅在这边“你侬我侬”,赵岳的脸色却变得有些扭曲。

  林牧心里在呲牙咧嘴,心道小妮子你倒是轻点,我这可是在帮你,你不能恩将仇报啊。

  落浅浅虽然羞涩,却没有因为林牧占了自己的便宜,而感到愤懑。这不单单是因为落浅浅清楚林牧是在帮自己,似乎还有一些别的因素。

  而赵岳此时恨不得把林牧生撕活裂,生痰其肉。

  没有人知道赵岳喜欢落浅浅喜欢到了什么地步。自从他第一眼看见落浅浅,就被这个文气少女深深地吸引。她的美貌、她的气质、她的才华在赵岳心里都是无可比拟的存在,比他以前玩弄过的所有女人都强了千百倍。从那时起,赵岳就立志一定要得到这个女人。

  谁知道看上去文文弱弱的落浅浅,却是一个极有主见的女子,而且碍于某些原因,赵岳也不敢像往常那样直接用强。

  所以赵岳这些年来一直费尽心思,为的就是打动落浅浅,让她心甘情愿地喜欢自己。

  天可怜见,赵岳为了落浅浅,三年来真的是煞费了苦心。但是落浅浅却一直对赵岳不冷不热,毕业之后更是像躲着他一样,不告而别、音讯全无。

  今天再见,落浅浅竟然已经结婚生子,丈夫还是一个这样的……渣滓?

  赵岳没有理由不愤怒。他在心中发誓,他一定要让这个糟蹋落浅浅的渣滓生不如死!还要让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知道,只有他赵岳,才有资格得到她!

  ……

  赵岳的脸色在两人将视线转到自己这边的时候,便恢复了正常。神色变得有些落寞,半真半假地苦笑道:“浅浅啊,你可是伤了师兄的心啊。”

  落浅浅没有说话,反倒是林牧打了个哈哈道:“师兄你千万别这样,不然我会吃飞醋的。”

  赵岳顺坡下驴,哈哈一笑道:“那就不说这些了。午饭时间也快到了,不知道贤伉俪能不能赏脸,跟我共进午餐啊?”

  不等落浅浅拒绝,林牧便笑道:“荣幸之至。”

  正好早餐没吃饱,有人请客不吃白不吃,顺便看看这小子耍什么花招。

  赵岳带着“一家三口”,进了一家看起来十分高级的西餐厅。

  落座点餐,赵岳故意把菜单递给林牧。

  林牧哪里不清楚对方的用意?接过菜单转手给了落浅浅,还一脸理所当然地道:“浅浅吃什么,我吃什么。这叫什么来着?”

  林牧看着林月霜,笑的有些贱:“妇唱夫随!”

  这下连落浅浅都觉得林牧面目可憎了,更别说赵岳了。

  等着上菜的空档,赵岳笑着问林牧道:“林兄在哪里高就啊?”

  林牧笑道:“原来是一家公司的小职员,现在嘛……”,林牧指了指小妖精,继续道:“给她当奶爸。”

  赵岳眼中闪过一丝讥讽,笑道:“那浅浅现在岂不是要养活三个人?”

  林牧耸耸肩,恬不知耻地道:“没办法,我们家浅浅就是这点不好,太要强。凑巧的是,宠妻,也是我的缺点。”

  “哎。”

  林牧轻叹一声,无奈地摇头晃脑,一副欠揍的样子。

  落浅浅赶紧用菜单挡住了俏脸。她算是见识了,平时看起来挺正经的林牧,没想到脸皮能厚到这种程度,而且如此厚黑、无耻。

  赵岳差点当场发作,把这个渣滓的脑袋砸进身体里。强忍着心中翻腾的怒火,向落浅浅问道:“对了,浅浅最近出了什么新书呀?”

  林牧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惊讶无比,他总算是知道了落浅浅的职业。

  没想到落浅浅竟然是一个写书的作家,怪不得平时这么清闲。

  这次落浅浅是真的有些羞赧了,不过因为有菜单挡着,别人也看不到。轻声道:“这些日子状态不好。”

  赵岳哈哈一笑,开始不着痕迹地安慰落浅浅,期间几个马屁拍得更是悄无声息,让人浑身舒坦。

  林牧不得不承认,单就拍马屁和闲聊这两个方面,自己拍马也追不上赵岳。

  但是林牧没想到,这才是刚刚开始。

  赵岳夸完落浅浅,竟然毫无痕迹地把话题扯到了衣食住行上,然后又聊到国家大事,最后又悄无声息地转回到了他自己身上。不过赵岳的学识极为广博,言谈有度,有些见解更是独到,纵然期间有些言辞颇为骄傲不羁,也很难让人生出反感。

  林牧自然是个例外,因为他从一开始就不喜欢这个小子。

  一直听到最后,林牧才听出了重点,合着赵岳是在向落浅浅炫耀他这两年做出的成绩。

  也让林牧知道了,眼前这个赵岳,恐怕有一个相当不小的靠山。

  一顿饭吃完,林牧一句话也没插上嘴,就只听赵岳跟落浅浅闲聊了。

  这要是真老公,估计得气出个好歹来。林牧暗暗腹诽。

  赵岳结完账,很是潇洒地给了服务生一笔小费,不过落在林牧和落浅浅眼中只会更加显得做作。

  从餐厅出来,赵岳意犹未尽地向两人建议同行,想要和落浅浅好好叙一下同窗旧事,却被落浅浅婉拒了。然后又提出开车送三人回家,同样被落浅浅拒绝。

  无奈之下,赵岳只得叫了一辆出租车,送两人离去。

  赵岳看着两人远去的身影,眼神渐渐冰冷下来,然后掏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冷冷地道:“帮我查一个人……”

  ……

  出租车一直开到胡同口的不远处。

  林牧率先下车,然后绕到另一侧打开车门,将抱着林月霜的落浅浅迎下车。

  当然,二人不会忘了后备箱里的大包小包。

  重新将林月霜放进婴儿车,林牧贴近落浅浅轻声道:“你先走,后面有个尾巴在跟踪我们,我去把他打发了。”

  落浅浅虽然有些惊讶,却没有多问,只是点了点头,推着小妖精向住处行去。

  林牧确定后面跟踪的人,并没有要继续跟着落浅浅的意思,便转过身来,轻笑道:“出来吧,你的跟踪技术实在不咋地。”

  没有动静。

  林牧看着身前不远处的一面墙壁,露出一丝讥笑,道:“看在赵岳的面子上我再好心提醒你一次,再不出来我可就不客气了。”

  依然没有动静。

  走了?

  林牧皱了皱眉,这就走了?

  林牧当然不是无的放矢,那面墙后之前确实是有一个人,一个身穿黑色衣服的男子。

  而且林牧确定,这个人就是在跟踪自己和落浅浅。

  提起赵岳的名字,是林牧在诈对方。不过林牧认为应该八九不离十。

  林牧还发现,这名男子脚步稳健,呼吸绵长,应该是练过功夫,只是不知道是跆拳道还是传说中的华夏古武,或者是其他。

  能够驱使这样的人,那他身后那人的来历就很不简单了,很可能是一个庞大的势力中的一员,和这样的人结怨,以后的麻烦估计不会少。

  不过林牧也没有在意,更不会后悔帮了落浅浅的忙。修真,修真,与人争,与天抢,与命夺,最后只求一个大自在。如果做任何事都畏畏缩缩,考虑几番后果,再犹豫做不做,做完了觉得不好还要后悔,那还修什么仙?求什么道?洗洗睡得了。

  而且,堂堂曾经的逍遥大帝,什么样的势力没见过?雄霸一整颗星球的门派都不算稀奇。相比之下,眼下这个赵岳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既然对方放弃了跟踪,林牧自然也不愿多生枝节,毕竟自己身后还有两个弱女子在等着自己。

  确定了一下没有别的尾巴之后,林牧便转身离去。

  远远地,林牧就看了停在楼下的婴儿车,却没有看到落浅浅的身影。

  林牧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加快脚步上前,林牧看清了婴儿车内的情形。

  小妖精也已经不在婴儿车内,空荡荡的婴儿车里,一张白色的纸条尤为醒目。

  林牧紧皱着眉头拿起了纸条,只见上面写了两句话。

  第一句:晚上八点到东郊废弃化工厂。

  第二句:你一个人来,敢报警就等着收尸。

  林牧脸色阴沉地收起了拳头,将纸条碾成碎片。

  很明显,落浅浅和小妖精被绑架了。

  不管是谁干的,都要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

  林牧的眼中隐隐有火光在跳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逍遥宇宙风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逍遥宇宙风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