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你没有机会了
肆亿2019-03-20 10:083,089

  落浅浅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感觉自己的四周的光线有些昏暗,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腐朽的味道。

  这是哪儿?

  落浅浅晃了晃脑袋,努力地回想了一下。

  自己不是应该在回家的路上吗?

  不对,好像有人从背后捂住了自己的口鼻,让自己呼吸变得好困难。

  然后……

  然后自己的眼前就黑了……

  落浅浅陡然惊醒,才明白过来自己应该是被人用迷药一类的东西弄昏了过去。

  至于自己现在在哪里,自然不得而知。

  我被绑架了?

  落浅浅突然感觉到一阵无助,想要出声呼喊,却发现嘴巴早已被胶带封死,只能发出微弱的“呜呜”声,就连手脚都被捆绑结实,并且将她整个人固定在了一张椅子上,没有办法行动。

  惊慌、失措、恐惧、绝望,瞬间填满了落浅浅的内心,这个文气的少女险些哭出来。

  月霜!

  对,还有月霜,小月霜呢?

  落浅浅抬眼四望,在离自己不远处的桌子上看到了林月霜,顿时松了口气。

  月霜没事就好。

  “嘿嘿。”一阵极其猥琐的笑声传来,一个肥头大耳的胖子站起身来,走到落浅浅近前,淫笑道:“美人,我们又见面了,真是有缘啊。”

  一边说着,朱乐一边伸手撕掉了落浅浅嘴上的胶带。

  落浅浅看着眼前这张堆满肥肉的面庞,感觉到了一丝熟悉,稍一思索,便认出了这个人,愤恨道:“是你!”

  眼前这个胖子不是别人,正是昨天被林牧踹了个四脚朝天的朱乐。

  那自己为什么被绑架,也就不难理解了。

  朱乐搓了搓手,俯下身体看着落浅浅的俏脸道:“就是我啊。昨天匆匆一面,我便被美人你迷的神魂颠倒,满脑子都是你的影子,害的我整晚没睡好觉啊。”

  “呸。”

  落浅浅懒得说话,对着这张令自己作呕的脸啐了一口。

  朱乐也未生气,站直了身体之后伸出手抹了一把脸,然后在落浅浅嫌恶的目光中,伸出舌头舔了舔手掌。那模样要多猥琐就有多猥琐。

  落浅浅觉得自己的胃直返酸水。

  “香,真香!”朱乐一脸陶醉地道:“美人别着急,那个姓林的小子一会儿就到,等我收拾了他之后,再好好陪你乐呵乐呵。”

  落浅浅目光轻蔑地看着朱乐,讥讽道:“你这个林牧的手下败将,真是卑鄙下流,只敢绑架女人孩子来威胁别人!等林牧来了,你可千万别像昨天那样躺在地上起不来啊。”

  嘴上不落下风,但落浅浅心里清楚,如果林牧来了,恐怕真的就凶多吉少了。因为她在这个废弃的厂房里,至少看到了五六个手持砍刀的男子,各个目光凶悍、身形壮实,一看就是不好相与的。

  林牧与这些人单打独斗,结果尚未可知,现在再加上自己和月霜这两个人质,林牧来了岂不是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一时间,落浅浅希望林牧来解救自己,又不愿意林牧以身涉险,心思矛盾。

  朱乐眼神慢慢变得冰冷,用手捏住落浅浅滑嫩的下巴,冷笑道:“我怕那个姓林的小子不敢来啊。敢来我一定让他生不如死!”

  朱乐的神色变得有些狰狞,继续道:“我会先把他的手脚打断,然后再当着他的面,把你给上了!”

  落浅浅脸色平静,心里却越来越恐惧,她突然很害怕对方的话如果变成了现实,那生不如死的就是自己。

  落浅浅强迫自己不要再想下去,干脆闭上了双眼,让自己不再看到这张扭曲的猪脸,然后咬紧牙关不断地深呼吸,努力地让自己不要哭出来。

  “对了,还有这个小杂种。”朱乐接下来的话让落浅浅如坠冰阔:“这是你和林牧的孩子吧?你放心,我不会让他一个人难过的,我会当着林牧的面,把这个小杂种摔死!”

  “畜生!”落浅浅再也忍受不住,流着泪破口大骂。

  “你没有机会了。”一个冰冷的声音悠悠传来,让朱乐倏然而惊,让落浅浅心情复杂。

  林牧,来了。

  ……

  林牧站在厂房门口,身后是浓重的夜色,目光像夜色中最冷的星光。

  “你没有机会了。”林牧看着落浅浅身边的朱乐,声音像从亘古不化的冰山上吹过的风。

  很显然,林牧是一个人来的。

  朱乐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冷笑道:“姓林的,你还真敢来啊。”

  林牧踏前一步,看向朱乐的目光有些居高临下的意味,冷冷道:“现在放了落浅浅她们,我可以考虑留你一命。”

  “哈哈。”

  朱乐像是听到了一个无比好笑的笑话,笑得弯下了腰,右手不停拍打着膝盖,周围更是响起了一阵附和的笑声。

  “你当你是谁啊?超人啊?”朱乐看着林牧,心想姓林的小子该不会是吓傻了吧。

  朱乐止住了笑,懒洋洋地摆了摆手,道:“兄弟们,先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废了。”

  随着朱乐的动作,三个手持砍刀的大汉缓步上前,成包夹之势接近林牧,眼中凶光闪动。

  朱乐无比确定,这个姓林的小子死定了。

  他今天请来的这些人,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而是黑鹰帮的打手,身经百战,身手比自己强了不知道多少。就算这个林牧力气再大,今天也要栽在这里。

  而且黑鹰帮的势力在青霞市算得上中上水平,影响力不小,就算把林牧弄死在这里,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朱乐早些时候结识了黑鹰帮里的一个小头目。昨天在林牧手上吃了亏,再加上遇到落浅浅之后色心大起,朱乐才壮着胆子联系了黑鹰帮来替自己出头。当然,朱乐也为此付出了一些的代价,其中落浅浅就是筹码之一。

  不然以朱乐的性子,面对落浅浅的美色怎么可能忍到现在都不动手?

  朱乐那边暗自思量的时候,林牧这里已经动起手来。

  只见左手边一人猛然加快速度,手中砍刀高举,对着林牧当头劈下。

  如果只是一人,自然容易应付,但围过来的三人明显打的是联手围攻的主意,哪里会给林牧喘息的机会?就在这人出手的瞬间,另外两人同时欺到林牧近前,挥刀而至,瞬间封死了林牧所有的闪避空间,只留下了后退一途。

  林牧会后退吗?

  自然不会。逍遥大帝看得明白,三人留给他的退路,其实就是一个陷阱,后退只会更加危险。

  怎么办?

  很简单,林牧只出了三脚。

  如闪电一般的三脚几乎难分先后地踢在了三人身上,给人的错觉就是林牧站着未动,三个手持砍刀的彪形大汉就倒飞了回来,在巨响声中砸在了地上,捂住腹部一边不停地抽搐,一边痛苦地哀嚎。

  落浅浅原本因为紧张紧闭的双眸,在响声之后裂开了一道缝隙,就看到了此时的景象,原本一颗提到嗓子眼的芳心瞬间放下,差点为林牧欢呼起来。

  落浅浅现在再看林牧,只觉得越看越可爱。

  朱乐的眼眶跳了跳。

  太快了吧?怎么感觉比昨天还猛呢?

  林牧不再理会倒地不起的三人,表情冷漠地看着朱乐,抬脚向前走去。

  朱乐反应过来怪叫一声,手忙脚乱地从腰间抽出一把短刀,绕到落浅浅身后,把短刀抵在了落浅浅粉嫩的脖颈上,微寒的刀刃在落浅浅的雪白的皮肤上激起了一层细密的小疙瘩。

  落浅浅咬着牙没有出声,眼中的决绝却向林牧清楚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林牧你别过来,不然我杀了她!”朱乐嘴唇有些发抖,说了一句话之后反而镇定了下来,厉声道:“林牧,你如果再往前走一步,我现在就杀了这个女人!”

  林牧停下了脚步,冷冷地看着朱乐,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朱乐以为自己的威胁起了效果,得意地笑着继续道:“林牧,你现在不许反抗,让我这些兄弟们出出气,这事就算结束了,怎么样?不然我先杀了这个女的,再把你的孩子杀了,你也拦不住我。”

  落浅浅拼命地给林牧使眼色,让林牧不要相信这个变态。

  逍遥大帝又怎么不清楚对方的打算?假若自己真的按他的话做了,那第一个死的人就是自己,落浅浅和小妖精的结局也必定凄惨。

  林牧看了一眼落浅浅,递给对方一个坚定的眼神,然后向朱乐冷声道:“我说过,你没有机会了。”

  朱乐见林牧没有妥协的打算,厉喝一声:“一起动手!”同时,手中的短刀就要划过落浅浅柔弱的脖颈。

  林牧瞳孔微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逍遥宇宙风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逍遥宇宙风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