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我的命交给你了
肆亿2019-03-19 10:133,110

  朱乐手持短刀,眼看就要划过落浅浅细嫩的脖颈。

  其余的打手听到朱乐的呼喊一拥而上,想要拦住林牧的去路。

  林牧离朱乐还有八九米的距离。

  千钧一发!

  林牧依然冷笑,同时一直收在身侧的右手中指抵住拇指指腹,屈指向前一弹。

  一颗石子,瞬间跨越两人之间的距离,击中了朱乐握着短刀的右手。

  “啊!”

  短刀应声滑落,朱乐发出杀猪般的嚎叫,松开落浅浅,捂住了自己的右手。

  有鲜血从朱乐的指缝中不断滴落,可想而知这一击的力道有多么强大。

  林牧没有再多看朱乐一眼,抬步向前,然后对冲过来的几名打手闪电般踢出几脚,剩余的几人便如他们的同伴一样,倒飞而回,砸在地上抽搐起来。

  朱乐看到眼前的景象,似乎被吓破了胆,再也顾不上其他,转身想要逃跑。

  林牧哪里肯给朱乐逃跑的机会?

  右手再次弹了一指,只见逃跑中的朱乐像是被什么绊倒了一样,脚下一软便摔倒在地,抱着扭曲变形的左腿哀嚎了起来。

  “咳”

  林牧轻咳一声,脸色白了几分。

  此时厂房内还站着的人,只剩下了一个林牧,和坐着的落浅浅。

  林牧帮落浅浅松了绑,又抱起小妖精看了看,才轻轻松了口气,只是语气依旧冰冷,向落浅浅道:“这些人怎么办?都杀了?”

  落浅浅激灵灵打了个冷战。

  刚才离得远她还没有感觉到,现在林牧站在她跟前,落浅浅竟然在林牧身上感觉到了一丝真实的寒意。

  此时林牧一句“都杀了”说出口,顿时让落浅浅感觉自己仿佛置身在九幽地狱之中,森森寒意直冲心底。

  落浅浅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林牧,强自镇定道:“最好不要杀人,不然警方追究起来我们会比较麻烦。”

  林牧点了点头,把小妖精交给落浅浅,道:“其他人可以不管,但是这个朱乐不能轻饶。”

  一边说着,林牧走到朱乐身边,抬起脚就踩了下去。

  只听“咔嚓,咔嚓,咔嚓”三声脆响,朱乐的两只手臂和原本完好的右腿,都被林牧踩断了骨头,彻底失去了行动的能力,只能不停地惨叫。

  朱乐的惨叫声之大令厂房棚顶都在抖动,不过只是叫了一会便没有了声音,落浅浅一看才发现这个变态昏死过去了。

  做完这些,林牧才对落浅浅平静道:“走吧,时间不多了。”

  落浅浅虽然不明白林牧所谓的“时间不多了”是什么意思,却也实在不想再在这个地方待下去,点了点头道:“我会让警察把这些人都抓起来,那个朱乐一定会得到应有的惩罚。”

  林牧没有深究落浅浅的措辞,只是点了点头,领着落浅浅往来时的方向走去。

  落浅浅跟在林牧身后,看着他的背影,突然觉得这个男人变得高大、神秘了起来。

  就在此时,林牧却突然停下了脚步,迅速转身将落浅浅揽到了自己身后。

  “嘭!”

  “噗。”

  落浅浅还在愣神的时候,就听到了一声枪响,然后她愣愣地转过头,看到了林牧肩头的鲜血和他慢慢收回的右手。

  “林牧!”落浅浅焦急呼喊道:“你怎么样?”

  “咳咳”

  林牧剧烈地咳嗽了一阵之后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缓缓道:“他们带了枪。”

  “咳咳”

  “死了一个。”

  落浅浅这才注意到,在自己身后有一个握着手枪躺在地上的男子,他原本应该是被林牧打倒在地,却在刚才趁两人不备开枪偷袭。林牧察觉之后推开了自己,却被子弹击中了肩膀。

  此时这名男子的额头上,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凿开了一个小洞,殷红的鲜血夹杂着一些白色的东西不断从小洞中流出,显然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先不要管这些了。”落浅浅哭丧着脸摇了摇头,道:“你有没有事啊?”

  “咳咳”

  林牧没有回答落浅浅,而是走到每一个躺着的打手身边,每人补了两脚。

  将所有敌人都废掉双手之后,林牧才捂着自己的右肩走了回来,脸色更加白了几分,轻声道:“我没事,快走吧。”

  落浅浅使劲点头,想要搀扶林牧,却因为怀里抱着林月霜只能作罢,急的小姑娘眼泪直流。

  出了废旧厂房一直走出很远,林牧咳嗽了几声,轻笑道:“你哭什么啊?这不都好好的吗?”

  落浅浅抽泣道:“可是你受伤了,还是枪伤。”

  “咳咳”

  林牧看着落浅浅,轻声道:“浅浅,这个时候不能哭,你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我接下来说的每一个字你都要记清楚。”

  落浅浅连连点头。

  “咳咳”

  林牧指着黑暗里的一处,隐约能看到是一片树林,对落浅浅沉声道:“在那边,我停了一辆电动三轮车,你用它带着我和月霜马上回去。记住,一定不能去医院,一定一定要把我放到我自己家里!”

  “否则,我会死。”

  “咳咳”

  林牧双手板着落浅浅的肩膀,无比认真地道:“落浅浅,我的命就交给你了。”

  说完,林牧就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

  林牧在知道落浅浅和小妖精被绑架之后,就迅速冷静了下来,并思考营救的办法。

  报警首先被林牧排除在外,因为他不敢拿落浅浅和小妖精的生命冒险。

  那就只能靠自己。

  林牧想的很明白,以自己涤尘初期的实力,对付两三个人还可以,要应对这样有组织有预谋的绑架,远远不够。

  所以林牧亟需提升自己的实力,起码要将修为提升到通灵境,开启灵识之后,一切才有可能。

  但是从涤尘初期跨越一个大境界到通灵境,就算是在灵气充沛的罗天星,也要数月甚至更长的时间,何况是在灵气稀薄的地球?

  最重要的是,留给林牧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小时。

  逍遥仙帝从自己丰富的知识中,找到了一个看似完美的办法——使用禁术“灵爆术”,将自己的修为暂时提升到通灵境。

  但是这样做的代价也是巨大的,身体的虚弱只是其中一个小小的后遗症。

  “灵爆术”持续的时间极其短暂,施术的过程中每时每刻都要承受体内狂暴灵力的冲击,而且每一次出手攻击,都会对施术者的身体造成强烈的冲击。

  如果在禁术发动的过程中身体承受不住,轻的筋脉断裂、道基湮灭,从此沦为彻底的凡人;重则肉身崩溃,身死道消!

  就算施术者最后经受住了禁术狂暴的冲击,身体没有崩溃,修为也会跌落。

  这还只是一方面。对林牧来说,突然多出来的灵识才最为麻烦。因为涤尘境的身体还不能完全适应灵识的存在,“灵爆术”所带来的灵识会对林牧的识海造成冲击,一个不好就有大脑受损的可能。

  禁术,禁术,哪里有这么好用的?

  即便如此,林牧也仅仅是犹豫了一下,便决定了下来。

  不过逍遥大帝这个活了这么长时间的老怪物,心思自然足够缜密,为能够顺利承受“灵爆术”的后遗症,提前做了自己最大的准备。

  因为没有其他的条件,林牧只能在阵法上下功夫。

  聚灵阵自不肖说,在原来的基础上又加强了一些,林牧做出了最大的努力;然后是回春阵,用来疗伤再好不过;清心阵、镇魂阵,用来驱除杂念,稳定心魂,防止虚弱时被心魔杂念所扰。

  虽然限于条件这些阵法都是最低品阶,作用却十分重要。

  这也是林牧要求落浅浅一定要把自己带回家的原因。

  当然,如果林牧在施展禁术的过程中,就因为承受不住灵力的冲击爆体而亡,这些准备也就没有什么用了。

  事实上林牧就是在赌运气。

  不过禁术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林牧虽然没敢全力运用通灵境的实力,却也没有遇见一合之敌。更是凭借暂时出现的灵识,指间弹石就能洞穿人骨,并且百发百中,才有惊无险地从朱乐的刀下救出了落浅浅。

  林牧是幸运的,他扛过了“灵爆术”爆体的危险。

  林牧也是不幸的,他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对方竟然有手枪这种东西,而且一直留到事情结束了才用,自己大意之下中了一枪。

  而林牧从厂房出来之后没多久,“灵爆术”的时效就到了。此时的林牧修为尽失,体内气机紊乱,经脉更是在狂暴的冲击下几近瘫痪。

  这时林牧的身体就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才会昏死过去,不得不把自己的小命交到了落浅浅的手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逍遥宇宙风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逍遥宇宙风云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