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安然仔仔2020-07-27 13:291,176

  张大发解下许久不离身的围裙,对着残缺不全的镜子梳理了一番头顶稀疏的毛发,梳子所到之处都小心翼翼,深怕下手重了会多掉一根头发,他才三十五么,为什么发际线已经褪到了脑后,据说他爷爷那辈儿的男人头发就没多少根,他爸是个光头,他觉得头发稀少这件事是会遗传的。

  “买菜去吗?张老师,”隔壁花圈铺子的张老太太总喜欢把头塞进只一人进出的门缝里,约张老师去镇东头的早市买菜。

  顺便看看张老师家的热闹,镇子上就属他家最热闹,张老师一个文化人遇上吴春花那样胡搅蛮缠的乡村妇女是张老师的悲哀,人们在背地里常这样议论。

  “去嘛去嘛!”张大发声音温和。

  他们从镇西头走到东头,挨着摊位把菜价打探一番,一般不会上来就直接问价钱,先和摊主套套近乎,看似不经意的就把菜价打探上了,一来二去,也练就了讨价还价的本领,能省一分是一分。

  吴春花自从崴了脚,镇上的人觉得生活少了一些乐趣,超市的生意好到火爆。王三家的小卖部依然门庭若市。

  离王三辞去快递员的工作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闲赋在家的日子很是烦闷,他们爷俩都瞧不上对方,王德义守着小卖部一辈子,到老伴儿去世也没能在城里买上一套房子,一家人仍然住在十几年前的那套上下六间的小二楼里,一楼依次是小卖部,杂物间和一间待出租的空房间,楼上客厅里35寸的彩电闪着波纹,冰箱,电风扇和一组电视柜凑合在一起。

  王三躺在右侧的卧室里,屋顶的风扇吱呀呀转动着,仔细瞧还能看见苍蝇在扇叶上留下的斑斑点点,他——一个不入流的大学生,找份工作比登天还难。

  而他自己又自持清高,总觉得自己能配得上更好的。

  张大发从早市回来,提着一对儿猪脚,一把青菜,吴春花对他依旧一副冷冰冰的态度,他好像也习惯了热脸贴冷屁股。

  放在床头的开水凉透了,吴春花没挪一下,冷战持续着。

  他知道,她这是在跟自己怄气呢!认定了他就是致使她受伤的罪魁祸首。

  “春花,人不能跟自己过不去,一杯水而已至于吗?”

  “呸,呸呸呸,别以为老娘崴了脚你就能呼风唤雨,门儿都没有,老娘这就走给你看,”吴春花说完准备从床上下来。

  张大发抢先一步制止了,按住吴春花的肩膀,仍是一脸温和的样子。吴春花看着张大发这张油腻腻的嘴脸,心里的无名火再度冒了出来:“张大发你个伪君子,迟早,你看着吧!迟早我要戳破你的嘴脸公诸于世。”

  张大发盯着吴春花许久,缓缓挪开按在吴春花肩膀的手:“我路过药店顺便抓了几味药,和猪脚一起炖汤喝,伤处恢复的快,其实我觉得牛大骨更好一些,就是看起来没那么新鲜,改天,改天买了炖着喝。”

  王德义从对面的馆子里下了面牛肉面端上楼,放在客厅的桌子上,敲了敲王三卧室的门。

  王三睡眼惺忪伸着懒腰打开卧室门,一碗热气腾腾的牛肉面放在茶几边缘,每天的口味都一样,他和他爸习惯凑合中午饭,牛肉面总比泡面好吃,想起泡面他皱了一下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想投资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想投资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