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争吵
安然仔仔2020-10-06 23:113,363

  王德义从楼上下来,收破烂的老李头架着木板车经过,两个人似有默契般把小卖部门口堆放的纸盒子、易拉罐、塑料瓶子按斤按个数好再装上车,盒子论斤卖,瓶瓶罐罐论个儿卖,老头摘掉右手满是污渍的白手套,虎口的茧子露了出来,两人寒暄几句,老头把钱给了王德义。

  “年轻人都实行扫码,咱哥俩还在进行现金交易,时代发展太快喽!”老头有着生意人的精明,晒的发白的深蓝色鸭舌帽帽沿压的很低,帽子端端正正戴在头上。

  ”是,是啊!”王德义边掸落身上的灰尘,边回应着。

  老头走远,王德义才把目光收回,他从裤兜里拿出一把小黄钥匙,打开锁在小卖部木门上的小铜锁。

  屋内光线很暗,每次从里面出来,王德义总要眯上半天眼睛,屋顶的节能灯只有在小卖部关门的时候才会关闭了。

  王三今天心情不错,没有像平时那样一睡一整天。吃过午饭,对着镜子捯饬一番,准备赴约。

  忘了说,王三最近在微信上认识一女的,两人挺聊得来,见面的时机来了,王三得好好把握这次机会,总不能事业一无所成,婚姻也要一塌糊涂吧,约会的事儿迫在眉睫。

  人都很现实,王三也不例外,他一边整理着鬓角的碎发一边在心里暗暗祈祷,希望第一次见面能给对方留下好印象。

  说句不好听的话,打从记事起唯一牵过女人的手还是他妈那双满是老茧的手,他爸守着小卖部,她妈包揽了沿街的垃圾箱,随时准备捡回别人扔进去的塑料瓶,听说他妈年轻时也是个美人胚子,不过因为一场意外后半辈子疯疯癫癫,三年前死于一场车祸,死的很凄凉,丧事办的很潦草,他爸觉得人都没了,何必整那些没用的,为了不影响王三的学业,他爸在镇上人的帮忙之下就把他妈葬在了镇子后面的山坡上,连买墓的钱都省了。等王三放寒假从学校回来,他妈就躺在山后坡的一堆黄土下,周围都是枯草,唯有一块墓碑证明过她的存在。

  王三恨,有什么能比亲人去世更重要,人都没了为什么不能好好安葬,为什么连最后一眼都不让他看?人性何其凉薄?父子俩的隔阂就此产生了……

  王三回过神,透过镜子他的眼里隐约闪过泪光,不过眼下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办。

  这是近一个月以来第一次出门,屋外的阳光格外刺眼,他能想到的唯一讨好女人的办法就是在吃和穿上下功夫,吃,自然不能吃的太磕碜,至于穿的嘛!那得看恋情发展程度。

  “能不能给我点钱?”王三不愿意走到黑咕隆咚的小卖部里面去,倚着门看王德义弯着腰吃力的将啤酒挪出去。

  “做什么?”王德义顿了一下,继而又向外搬了几扎啤酒。

  “自然是有用。”王三低头鼓捣着手机。

  “不靠谱……”王德义冷不丁冒出这样一句话。

  “切,一辈子就会这三个字。”王三反驳道。

  在王三的印象中,无论他做什么事情,王德义只会说这三个字“不靠谱”,他想学吉他,王德义觉得不靠谱,高考不理想他想去大城市闯荡,王德义还是觉得不靠谱。如今,他想谈个恋爱,作为一个即将奔向二十九岁的处男,至今连个女人的手都没摸过,王德义又不愿意花一分钱,他至今都不知道王德义抠抠搜搜省下来的这些钱到底要做什么用。

  “我不想和你吵,多少年了,你除了供我上大学,我没有伸手向你多要过一分钱,你看着办吧!”王三说完转身上了楼。

  看着儿子离开,王德义停下手中的活儿,刚一会儿功夫,后背被浸湿了一大片,父子间一个月以来说的话都没有今天多。

  王三没有如期赴约,这场恋爱自然不欢而散。

  忙了一天,王德义上楼的步伐明显很吃力,王三心情好时,偶尔会做做饭,而且手艺还不赖,不过今天王德义可能吃不到热乎的了,客厅黑漆漆一片,王德义抹黑开了灯,儿子卧室的门开着,却不见王三的身影。

  王德义步履蹒跚走向自己的卧室,一张行军床上铺着薄薄的毯子,破旧的床头柜上常年备着降压药和速效救心丸,铁茶缸里的水是昨晚喝剩下的,王德义咕了两口。

  等王三红着双眼站在父亲卧室的门口,王德义盯着妻子文兰的遗像出了神,以至于连有人出现都没有察觉。

  “我想过自己创业,可你支持过吗?就连我送外卖骑的那辆车也是问朋友借钱买的,到现在我还欠着人钱呢。”

  王德义沉默了,他一时间找不出言语来应付儿子。

  他的确是有私心的。小时候忽略儿子成长,等王三旷课逃学被老师叫家长的时候,王德义才对儿子有了一丁点儿关心,为了补偿多年来的亏欠,对王三的要求向来都是尽量满足,可让他没想到的是,恨意是随着年龄增长的,直到妻子去世,这恨便深了一层。

  王三看似平静的叙述之下,内心早已翻江倒海,酒精成为了沟通的纽带,若不是酒的缘故,王三是断不会和王德义说这么多在他看来没用的废话的。

  在他看来,这么多年来王德义唯一在乎的就是钱,年轻时挣钱不易还知道省着点花,等积蓄多了,就开始挥金如土,二十年前的高家镇上王德义可是数一数二的风流人物,吃喝嫖样样精通。

  是什么时候开始走下坡路了呢?

  是他妈知道王德义和单位的女同事搞到一起闹到了镇上,他爸被派了个闲职,那女同事通过关系调到了别的镇上,啥事儿没有。

  原本以为被文兰这样一闹,王德义会夹紧尾巴做人,没想到刚消停了一年,王德义和镇上一个开发廊的女人又搞到了一起,深夜和女人骑车去兜风,没想到掉到了沟里,女人相安无事,至今过得顺遂。王德义一条腿落下毛病,走路一瘸一拐,被开除公职,这下好了,原本红红火火的小超市生意每况日下,文兰干脆甩手让王德义经营小超市,自己做起了全职太太。

  这一切都是王德义作死的结果,从此王三强的命运也被改变了,王三强变成了王三,因为同学们觉得他一下子从天上掉到地下,往日的威风不再,名字里不再配有强字。

  望着父亲佝偻的身影还有满头银发,王三好不容易积攒的怨气像泄了气的气球,如果王三能克制的住,就不会发生后来激烈的争吵,父亲也不会因为激动而住进了医院,而他,再一次让自己成为了镇上茶余饭后的笑话。

  王德义又一次抹起了眼泪,这是他的杀手锏,回回使回回管用,只不过这次王三像是铁定了心要跟他较劲。

  他想,只要王三不提钱他还会一如既往的供养着他,即便是搭上自己的后半生,即便是王三变成彻底的废人,说到底他还是不相信儿子,更不相信自己,因为他自己就是在金钱面前迷失了自己,他希望可以掌控儿子的后半生,只要儿子不脱离自己的视线,如此也好。

  王三爬上屋顶,瓶口对着嘴,一股脑儿半瓶啤酒下了肚,夜幕下的高家镇冷冷清清,朦朦胧胧的月色下行人寥寥,打牌的男人们被女人高声呵斥回家,只有街口的发廊还亮着灯,女人们的心思昭然若揭。

  吴春花拄着拐从街口缓缓挪过来,张大发在一旁小心伺候着,自从崴了脚以后,吴春花再也没有兴风作浪,电器铺恢复了短暂的平静。

  也不知道是不是意外,金荣超市的二楼一盆水倾泻而下,好巧不巧就泼在吴春花身上,吴春花抬头准备破口大骂,楼上的窗户嘭一声关上了,张大发不让计较,他一直都主张和气生财,冷不丁浇来的水让吴春花措手不及,要搁平时她一定会让黄金荣出点血的,不过现在她知道自己有把柄在人手上,断然不会上前理论。

  就在吴春花抬头的一瞬间,她的余光扫到了屋顶上的人影,瘦瘦高高的人影,她一眼就认出那人,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半拉月才见回面的王三,她的嘴巴长得太大,半晌说不出话,她只能用右手使劲拍打着张大发的胳膊,张大发以为妻子吃了哑巴亏,一口气儿没缓过来,伸手来掐人中,吴春花一巴掌打掉张大发的手,指了指楼上,顺着手指一看,差点惊掉下巴。

  “三强,你还是个孩子,连个女人的手都没摸过,这样死了岂不可惜?”张大发不敢靠太近,只能站在街对面远远喊着。

  王三看到张大发嘴巴上下蠕动着,至于说什么,他是一点儿都没听进去,因为刚刚开过的拖拉机把张大发的声音淹没了。

  “爱情没了,要钱没钱,老子活得太窝囊了。”

  这分明是奔着死去的,吴春花心里想着,顾不上自己崴了脚,爬上王德义家残缺不堪的楼梯通知王德义。

  王德义起初是不相信的,在他眼里王三一切反常的行为都是在使小性子,根本不会掀起什么大风浪。

  不过看吴春花焦急的神情,他从被子里爬出,披了外衣准备一探究竟,嵌入水泥中的简易楼梯因为年久失修早已变形,要是体型太胖的人踩上去一准儿会断,不过撑起王德义应该没多大问题。

  王德义爬上楼梯看见王三那一刻,他竟然会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不是惊吓,也不是心虚,而是一种自豪感,比儿子大学拿到奖学金,小学考试得奖更难以言说的自豪感。

  这是王三在他心目中第一次有了男孩子的气概。

  “王德义,你是不是和你娃一样傻?”吴春花一语点醒了梦幻中的王德义。

  王三本没打算跳楼,他没那个魄力,爬上楼顶也不过是在酒精的驱使下,本以为能看场大热闹的人失望而归,吴春花一顿激将,王三还是那个王三,怂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想投资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想投资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