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江知行,你难道不讨厌我吗
声声曼2019-10-28 16:014,458

  晚上,看完烟花秀之后小耳朵的困意就来了,小脑袋像小鸡啄米似的一低一低,好像随时都会睡着似的。

  江知行换了个姿势抱他,小家伙很快就睡着了。

  他订了玩具总动员酒店,就在迪士尼里面。

  到了酒店之后,他将小耳朵放下,准备去洗澡。

  顾温柔拧开一瓶矿泉水喝了一口:“你抱了一天耳朵,手臂是不是特别酸?”

  江知行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在他的印象当中,顾温柔已经很久没有用这样关心的口吻跟他说话了。

  结婚前是有的,那个时候是少女的羞涩,他都快忘了那样的顾温柔了。

  “我就这么点力气?”他反问了一句,脱掉了上身的T恤。

  顾温柔下意识地别过头去不看他。因为预订得比较晚,所以这个酒店只剩下了几个小房间,这个房间就很小,一举一动都能够落入对方的眼中。

  比如说现在,顾温柔虽然转过头去了,但是她的余光能够清晰地瞥到江知行的上半身……

  他腰部的人鱼线很性感,是常年健身的表现。青筋隐隐凸出,想不注意都很难。

  两个人洗完澡,非常自觉地在小耳朵的身边分别躺下。

  今天一天很累,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排队当中度过。由于工作要求她必须长期保持锻炼,她的体能素质已经算很好了,排了一天队尚且觉得累得不行。而江知行抱孩子抱了一天,肯定比她还要累……

  顾温柔这么想着,偷偷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江知行。

  此时此刻,江知行刚好也睁开了眼,准备帮蹬掉被子的小耳朵盖好被子。

  房间的灯光还没有关掉,一片通明,顾温柔的目光撞击到江知行的双眼,她心虚地连忙闭上。闭上之后她就后悔了,这不是做贼心虚是什么?

  看他一眼怎么了?看一眼他又不会少块肉!

  于是,她又睁开眼,发现江知行还在看着她。

  “你看着我干什么?”

  她冷冰冰抛出来一句话,像是浑身都长满了刺的刺猬一样……她自己都被自己的语气给惊了一下。

  好凶,一点都不温柔。

  “睡觉。”江知行起身,关掉灯。

  一下子陷入了黑暗当中,顾温柔的眼睛还有些不适应,她浅浅吸了一口气,伸手轻轻搭在了小耳朵的手臂上。

  小家伙软乎乎的手臂,搭着好舒服。

  就在她快要昏昏欲睡的时候,隔壁房间忽然传来了一阵又一阵的……低吟声。

  顾温柔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紧接着隔壁的声音忽然又大了一些,女人尖锐急促的一声叫喊,让顾温柔顿时明白了这是什么声音……

  即使现在四周一片黑暗,顾温柔的脸还是瞬间变得血红血红,她觉得如果现在开灯照镜子的话,她肯定能看到自己的脸在滴血。

  她在心底想着,坚持一下等他们结束了就好了,不至于会很久的。但是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那边的声音还在继续。不仅没有消失,反倒是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激情。

  顾温柔烦躁地翻了个身,酒店的隔音效果应该还可以,只能说隔壁房间,太浪了……

  她伸手捂了一下耳朵,但是没有任何效果。她因为疲惫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一点睡意,顿时全部都消失了……

  过了一会儿,那边还在继续,怎么这么……持久?!

  她又翻了个身,担心吵醒小耳朵,所以翻身的动作也很轻很轻。

  就在她翻过身去的时候,借着窗外投射进来的月光,顾温柔的眸子一下子撞上了江知行的双眼。

  她魔怔了一下,僵了脊背。

  他们每晚睡在一张床上,醒来互相看到对方的脸和眼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但是今天不一样。

  今天……

  很尴尬。

  两个人就这样默默地对视了十几秒钟,床头好死不死就抵在墙上,所以隔壁的声音是直接透过墙穿透到他们耳中的……

  她听着这种声音觉得莫名地烦躁,但是一想到江知行也因为这些声音还醒着,她心底顿时平衡了一些。

  他是男人,听到这种声音肯定比女人要更加难以忍受。

  她只是觉得烦,他可能就没这么简单了。

  隔壁房间甚至传来了打碎玻璃的声音。顾温柔对这种事情没什么经验,她跟江知行之间唯一的一次,只是当年被江母安排,他喝醉了,阴错阳差的那次。

  小耳朵现在都两岁多了,他们一次都没有。

  唯一的那一次还是糊里糊涂的,在她也是微醺的情况下做的,所以她完全不知道做这种事情的感觉是如何的。只是听着隔壁传来的声音,身体莫名地滚烫。

  她不知道江知行这些年有没有跟别的女人做过,或者说有没有跟宋若祎发生过什么。如果有的话,那他现在肯定特别难受。

  顾温柔继续看了他一会儿,黑暗之中也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便淡淡地转过身去。

  让他憋死。

  这是顾温柔当时脑中冒出来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想法。

  她平日里是严肃的人,偶尔心底也会有一个小恶魔冒出来。

  大概又过了几分钟,那边的叫声仍持续不断,跌宕起伏。顾温柔觉得今晚可能一晚上都不用睡了,她听天由命一般地躺在那儿,一动不动。

  没过一会儿,床好像轻了一些,她感觉到身旁的人起身,走向了洗手间。

  江知行起床了?他去干吗?

  顾温柔稍微睁开眼,目光循着江知行而去。

  江知行走进洗手间,还没等顾温柔想到他去干什么,忽然他阔步走到了她的床头,俯身将她从床上捞了起来……

  “你干吗?”顾温柔是真的被惊了一下,感觉到身体的悬空,她伸手连忙抓住了江知行的手臂。

  他穿着睡衣,她隔着睡衣紧紧抓着他的手臂,指甲都快嵌进去了,抓得他生疼。

  江知行却没有理会,他阔步走过去,将她放在了一旁的沙发上。

  沙发不是特别宽,容纳两个人有些困难,于是,江知行索性直接压在了她身上。

  当顾温柔感觉到江知行滚烫的身体触碰到她的时候,她才知道江知行要干吗。

  “你放开我。”顾温柔又变成了平日里那个说话一点都不温柔,口气冷冰冰的女人,“你再不放手,我们就试试看谁的力气比较大。”

  顾温柔接受过严格的体能训练,她的力气是很大的。

  没想到上方的男人却轻笑了一下,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你的力气再大,待会儿也会软下来。”

  这一声轻笑像是羽毛一样,在顾温柔的耳边挠了挠,让她顿时觉得耳根子都软了。

  她是最经不住江知行撩的,少女时代是这样,没想到经过了温水煮青蛙一般的婚姻之后,还是这样。

  没骨气。她在心底暗自唾弃自己。

  “你再不松开,你信不信我让你软下来?”顾温柔的眼神凛冽,仿佛不含任何情欲。

  “你试试,只会越来越硬。”江知行的心情看上去还不错。

  顾温柔语塞,她以前从来没发现江知行是一个外表正经内心流氓的斯文败类。

  这一次出来倒是发现了。

  “挨不住了就自己去洗手间解决。你刚才不是都去了吗?干吗又折回来?”顾温柔怼了他一句,心情很不好。

  她并不是排斥这种事情,而是她觉得她跟江知行此时,并不合适做这种事情。

  他不喜欢她,甚至在早些时候还厌恶她,现在顶多也就只是慢慢接受了她江太太的身份,她为什么要跟他做?

  江知行的手已经不安分起来了,探入了顾温柔的睡衣当中。

  顾温柔浑身打了一个寒噤,紧绷起了身体。

  隔壁的声音还在继续,一浪更比一浪强,这种声音仿佛就是上好的催情剂一样,刺激着两人的神经。

  尤其,是江知行的。

  江知行将顾温柔的两只手牵制住,俯身吻了吻她雪白的脖颈。

  她身上有独特的香味,像是野生的小菊花一样的味道。每天晚上睡在一起,他都能够闻到。

  “合法的太太在身边,我为什么要自己解决?”被情欲催使着的江知行果然和平日里判若两人。

  顾温柔立刻明白了他刚才去而复返的原因……

  “我不做。”顾温柔用三个字表明了决心,态度坚定。

  江知行并没有停下,顾温柔有些烦躁地咬了咬牙:“你耳朵聋了吗?放开我!”

  江知行被她强烈的态度略微惊了一下,他没想到她这么抗拒。

  “这么讨厌我?”江知行的面色也冷了下来。

  在他的记忆当中,顾温柔在他面前永远都是死鱼脸,难得有笑的时候,也是有小耳朵在场的时候。

  在他眼中,顾温柔是讨厌他的,哪怕年少时候的略微热络,应该也是一时冲动,激情退去,现在的她对他的态度很差。

  “你不讨厌我吗?”顾温柔反问了一句,脸上没有半分嘲讽,话语却像是利刃一样,“江知行,别拿碰过宋若祎的手来碰我,你明知道我最讨厌她。”

  顾温柔挣扎着想要起身,就在她觉得今晚可能逃不脱的时候,忽然江知行松开了她。

  她得以脱身,但是没有半分的高兴,因为她把江知行惹怒了。

  她伸手揽了一下自己的肩膀,将睡衣重新整好。她看着江知行进了洗手间,不一会儿就传来了冲澡声。

  顾温柔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做错,只觉得没有违心。

  她不是有精神洁癖,只是在没有确定江知行跟宋若祎到底是什么关系之前,她是绝对不会跟他发生什么的。她厌恶宋若祎,从小到大。

  顾温柔不敢多想,躺到了床上,抱着小耳朵想要睡觉。

  没过一会儿,洗手间的门打开,她以为他会回来睡觉,但是下一秒就听到了阳台门被打开的声音。

  江知行出了阳台,她悄悄睁开眼,看到他在阳台上抽烟。

  顾温柔觉得脑袋涨涨的,很不舒服。

  就在这时,她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忽然振动了。

  因为职业特殊的关系,她从来都不敢在晚上关机。

  她支撑起身体,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看到是机场打过来的电话时,顿时有股不好的预感……

  “喂,顾机长,海上出事了,今天原本是季机长值班,但是他吃完晚饭之后肚子疼就去医院了,现在暂时赶不回来。你在哪儿?马上过来!徐斌已经在过来的路上了。”

  顾温柔听到之后立刻从床上起来:“我在迪士尼,过来大概二十分钟,我开快一点,尽早赶过来,让徐斌先做起飞准备。”

  “嗯。”

  挂断,顾温柔以最快的速度开始换衣服。

  她没有想太多就直接在房间里面换了,现在时间紧迫,根本想不了这么多。

  当她脱掉睡衣准备穿上内衣的时候,正在阳台上抽烟的江知行被顾温柔打电话的声音引了过来。

  顾温柔在这个时候也没有遮遮掩掩的工夫,她用最快的速度穿上了内衣,没工夫去换干净的衣物,随手捞过早上的T恤穿在了身上。

  “机场有紧急的救助任务,值班机组的机长临时身体不好不能够飞,我要顶上。晚上不好打车,我能开你的车子去吗?”

  顾温柔跟江知行说话的时候永远都是保持着距离的,比如说现在,她的口气永远都像是对陌生人说话一样。

  很客套。

  “我送你过去。”江知行没有换衣服,拿过车钥匙准备出门。

  “不用。小耳朵还在这里,他醒来要是发现房间没人会害怕的。”

  “现在是晚上一点多,你一个人过去我不放心。”江知行脱口而出的一句不放心,让顾温柔心头好像莫名被人敲击了一下……

  “我让萧瀚过来陪小耳朵。”

  “萧瀚家距离这里那么远……”

  “他跟我姐吵架,一个人住在了郊区的公寓里,过来不过十分钟。放心了吗?”

  萧瀚跟江知行是发小,从小到大萧瀚都像是江知行的小跟班一样,随叫随到。所以现在江知行最不怕的就是把他叫醒。

  顾温柔一边快速穿鞋,不作回应。

  还是江知行最后一句话让她做了决定:“我开车比你快。”

  顾温柔权衡了一下之后,才决定让江知行送她过去。

  江知行喜欢赛车,他平时开车很稳健,但是经常会去参加一些赛车的比赛,他开车肯定要比她快得多,而且要稳得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先生,你心动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先生,你心动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