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他要往陷阱里跳,我还拦他
声声曼2019-03-15 15:124,422

  下午四点多,江知行将小耳朵送回了家。

  顾温柔正在做饭,听到玄关处的动静声就知道小家伙回来了。

  她关掉火走出去看,看到小耳朵背着书包,小脸上好像被晒出了一点点红晕,看上去很激动。

  顾温柔觉得过两天,等他对托儿所熟悉了之后他就不会这么激动了,到时候估计就要哭着喊着要回家了。

  “小耳朵……”

  “哼!骗人鬼!”小耳朵一看到顾温柔小嘴巴就噘起来了,一脸的不高兴。

  顾温柔有些尴尬地看了江知行一眼。

  江知行伸手从地上将小家伙一把捞了起来,亲了亲他的小胖脸蛋:“妈妈工作累了,别闹。”

  小耳朵的嘴巴还是嘟着,还在跟顾温柔赌气:“今天学前班的小朋友们都是爸爸妈妈陪着一起来的。”

  顾温柔不知道该怎么跟小耳朵解释,他现在年纪还小,不明白妈妈的工作是做什么的,更加不知道妈妈的工作性质,或许等到他再大一些,就能够跟他说得通了……

  “下次妈妈一定去好不好?”

  “那爸爸也要一起去的。”小耳朵嘟着嘴,似懂非懂地理解着爸爸说的妈妈工作累了是什么意思,也没有再继续跟顾温柔闹,只是表达着自己的小小希望。

  顾温柔听到之后心底稍微舒缓了一些,小家伙不生气了就好。

  “嗯,下次爸爸妈妈一起。”她俯身过去,想要亲亲小家伙的额头,但是小坏蛋不给她亲,头一仰,脑袋已经碰到江知行的下巴了。

  顾温柔没有亲到小耳朵的额头,反倒是一不小心亲到了江知行的下巴……

  一股细微的电流从唇边传递到了大脑当中,她的瞳孔蓦地一缩,被自己这个失误惊了几秒。

  他下巴上有隐隐冒出的青色胡楂,大概是昨晚一夜没怎么睡,早上起得又匆忙,他没有剃须导致的。

  江知行是个生活极其考究的人,如果不是遇到了昨晚那样的事情,他每天都会剃须。

  江知行的下颚被两片柔软的唇瓣蜻蜓点水一般碰了一下,她的嘴唇小巧又有些湿热,只一两秒钟的时间,她的气息残留在了他的下颚,让他有些心痒。

  有时候轻佻的热吻并不能激起人的欲望,反倒是不经意的触碰更能让人如遭电击。

  顾温柔立刻别开了目光,刚想说自己去厨房做饭了,就听到小耳朵发出了咯咯咯的笑声,在她头顶笑得脆生生的。

  “妈妈偷偷亲爸爸,咯咯咯!”

  “……”顾温柔很想捏住小耳朵的耳朵,什么叫作妈妈偷偷亲爸爸?

  她是不小心的好吗?

  原本她就尴尬,被小耳朵这么一说,耳根瞬间红透了,一直红到脖颈,而她现在好巧不巧地扎着低马尾,脖子完全都露在空气中。她能感觉到江知行的目光落在她红透了的脖颈上。

  真丢人……

  她剜了他一眼:“看什么看?”

  不算凶地扔出一句话,她觉得自己脸更烫了。

  不知道是不是她看错了,她总感觉江知行的嘴角略微弯了弯。

  江知行没有跟她搭话,而是跟小耳朵说:“自己去看动画片,爸爸要去加班。”

  “哦,爸爸你早点回来,等你跟我一起看‘佩奇’。”

  “嗯。”

  江知行将孩子放下,走到沙发前拿过西装外套,走向玄关处之前跟顾温柔交代了一声:“走了。”

  她还懊恼着,只是闷闷说了一句:“嗯。”

  大门关上,顾温柔才觉得脸颊上的热量稍微消散了些,她用凉凉的手背碰了碰脸颊,稍微降了降温。

  她转身进了厨房开始准备做晚饭的食材,现在时间还早,所以她动作很慢。

  很快小耳朵就觉得无聊了,他屁颠屁颠跑进了厨房,仰头看着顾温柔。

  “妈妈,我想告诉你一个秘密。”

  顾温柔没当回事,一边择菜一边淡淡道:“什么?”

  小孩子能有什么秘密?

  “如果我告诉你这个秘密,妈妈你能对爸爸好一点吗?”

  “?”

  顾温柔放下了手中的青菜,拿过纸巾擦了擦湿漉漉的手,俯身下去看着小耳朵亮晶晶的眼睛:“妈妈平时对爸爸不好吗?”

  小耳朵都不带思考的,直接摇了摇头:“不好。”

  顾温柔沉默了,她曾经也是想对江知行好的,但是现实让她一而再再而三地退却,被现实磨到现在,就不敢朝前半步了……

  她以为自己只是对江知行比较冷淡而已,没想到在小耳朵看来,她对他竟然算得上不好。

  她沉默了半晌,点了点头:“好,妈妈答应你,以后……对爸爸好一点。”

  她尽量……好也是需要相互的。

  小耳朵耷拉着的小脑袋立刻抬了起来,精神了:“嗯!妈妈我偷偷告诉你,今天爸爸跟我去学前班的时候,我们小宁老师跟爸爸要手机号码,被我听到了哦。”

  心剧烈地咯噔了一下,顾温柔觉得心好像被什么东西悬了起来。

  江知行一直都很受异性喜欢,她记得……小耳朵口中说的这位小宁老师,是他们的班主任吧?好像才刚刚大学毕业。

  年轻的女孩子跟他要手机号码?

  她鬼使神差一般地问小耳朵:“爸爸给了吗?”

  “没有啊。爸爸都有妈妈了,怎么可以随随便便给别的女生手机号码。”

  顾温柔苦笑,现在的小孩真的是早熟。

  把小耳朵哄去看动画片之后,她继续做饭,但是全程都心不在焉的。

  在等水烧开的间隙,她百无聊赖地拿出手机打开了微信,看到学前班的班群里面,王校长在说话。

  “各位家长很抱歉,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小宁老师以后不会再担任我们学前一班的班主任了,接下来由小周老师代替。”

  顾温柔眨了眨眼,怎么这么巧?这个小宁老师辞职了?

  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

  她立刻联想到了某个人……

  晚上八点半,小耳朵早早睡着了,顾温柔回到主卧躺在床上翻着厚厚的《航图手册》,每晚睡前她都会看一些。

  但是今天却是心不在焉的。

  她脑中始终都是小耳朵跟她说的话,要她对爸爸好一点……

  她从小就是这样冷冰冰的性格,对人好也不会表现得太过明显。该怎么对江知行好一点?

  顾温柔沉吟了一会儿,攥着手机打开微信,点开了置顶的头像。

  她给他的备注是“江哥哥”,反正也没有人知道她的手机密码,也不会有人进入她的微信,备注成什么都不会被发现。

  她快速地输入了一行字:“今晚还回来吗?”

  她刚刚输入完毕又迅速地删掉,这么问好像太亲昵了一些……她好像从来都不会这么关切地询问他会不会回家。

  她今天像是被小耳朵的话刺激到了,鬼使神差地就想问问。平日里她很少主动去找江知行。

  顾温柔皱着眉,将书放到了一旁,正不知道该怎么去主动跟江知行说话的时候,手一滑,不小心发出去了一个小孩卖萌的表情……

  顾温柔手指僵住了,她连忙想要撤回,但是手指刚刚按下去的时候,那边秒回了。

  秒回了!

  “?”

  一个简单的问号,是他一贯的风格。

  顾温柔伸手抓了一把头发,今天真的是一直在丢人。要是她刚才手滑发的是其他表情倒也罢了,可偏偏发出去的还是这种卖萌的表情,跟她冰冰冷冷的性格完全不相符,显得她好像故意卖萌一样。

  她到底是机长,在危急情况下能够很快让自己冷静下来,咬了咬下唇,她回复:“小耳朵拿着我的手机玩,不小心发错了。”

  “嗯。”那边还是秒回。

  江知行也略微吃惊,顾温柔很少会主动找他,平时电话都很少,更别说是在微信上找他。

  他刚好接完一个电话,微信上跳出来一条消息,点开就看到是顾温柔发来的。他看到女人发过来的说辞,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快晚上九点,作息规律的小家伙早就应该睡着了,不存在是小耳朵拿着她手机玩这一说法。

  但是,他没有戳穿她。

  顾温柔坐在床上有一种坐立难安的感觉,想了想,她又发了一行字过去:“晚饭吃了什么?”

  “食堂。”

  “哦。我先睡了,晚安。”

  “嗯。”

  他们之间的对白永远无趣到极点,好像两座冰山碰撞,只有粉身碎骨的声音,永远擦不出半点火花。

  她放下手机,心底觉得隐隐不舒服,好像少了点什么……

  她脑中有一团火苗在噗噗地冒着,她很想把它压灭,但是却压不下去。

  她又烦躁地拿出手机,随便翻了一下朋友圈,翻到宋若祎更新了一条状态,是她的一张自拍照,敷着有卡通图案的面膜,对着镜头笑得温柔如靥。

  一看到宋若祎,顾温柔就想起了那天晚上江知行宝贝她的样子,心底那团小火苗越燃越烈。她拧眉起身,换上了衣服下了楼。

  她去热了一些小猪佩奇的奶黄包和一袋袋装牛奶,用保温盒装起来,开车去了江知行的律师事务所。

  事务所位于上城寸土寸金的CBD地段,三层楼的律师事务所能坐落在这样好的地段,也只有江家人才做得到。

  顾温柔跟江知行认识十几年,起初她一直费解他为什么要选择涉外律师这个行业。

  于江家,江家实力雄厚,在上城独大。

  于他,江知行为人沉稳睿智,是块做生意的好料子。

  他不从商,不知道让多少人看不透。

  事务所三楼是江知行一人的办公室,他喜欢安静,不喜欢工作的时候身边有任何人打扰他,所以一整层楼只有他一间空旷的大办公室。

  办公室是极其简单的北欧装修风格,清冷的色调,用萧瀚的话说就是禁欲到了极致,别人会怀疑江知行是不是性冷淡。

  江知行正在落地窗前打电话。

  电话是他父亲,江氏集团的总裁江右打来的:“南县那个工厂的案子,进展怎么样了?”

  江氏在上城附近有几十家工厂,上个月南县一家工厂发生了一起小规模的爆炸事故,有一些工人受伤,正在打官司。这个官司交给了江知行处理。

  “后天一审,不会有问题。”江知行自己只处理外商的案子,其余的案子包括江氏一些法律上的顾问事情,都会交给事务所里别的律师。

  “嗯。”江右沉声,声音冷洌,“既然你的律师事务所已经成型了,就回江氏来吧。帮我做些事情,这些年你跟外商打交道也够多了,你就负责外贸。”

  “我没兴趣。”江知行的口气很果断,不经思索。

  “你一直说对做生意不感兴趣,这么多年你办这个律师事务所我也由着你了,现在你还没玩够吗?你看看邵廷,手下三家分公司都管理得井井有条。你呢?果然跟你妈一样是个废物!”江右的声音开始大了起来,听起来像是恨铁不成钢,但是个中的讽刺味道,江知行清楚明了。

  “我还有事,挂了。”江知行挂断,面色如雾霭沉沉。

  他浓眉紧锁,拨了一个号码。

  那头是他的助理路阳:“喂,先生。”

  “十二点前给洛杉矶公司这个季度的财务报表。”

  “好。”路阳颔首,他从来不会去随意揣度江知行的意思,“先生,有件事情,江邵廷好像在调查我们在洛杉矶的公司。您五年前在洛杉矶办了这家风投公司,这五年内一直都没有人怀疑过您跟这家公司的关系,但是这段时间我听生意上的熟人说,江邵廷好像知道那家公司是您的了。”

  江知行沉默了良久,攥着手机的手指骨节隐隐泛白。

  路阳担心地问:“要不要用点手段不让他继续查下去?”

  “不用,让他继续查。”

  “不担心被他知道您在海外开了一家公司?”路阳很担心,万一被知道了,那不是功亏一篑?

  江知行瞒了所有人这么多年了……外人,包括江家所有人都以为他这几年一直都将注意力放在律师事务所上,从来不碰商场上的东西。没有人知道他在海外有一家年利润极高的风险投资公司。

  “他要往陷阱里跳,我还拦着他?”江知行反问了一句,“去查一下江邵廷最近在做什么项目。”

  “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先生,你心动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先生,你心动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