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不过是同床异梦,名存实亡
声声曼2019-03-15 15:125,173

  一上车,顾温柔就拨通了徐斌的号码。

  “喂,徐斌,你到了吗?你先去准备起飞,准备工作全部都做好,我尽快赶到。”

  她在电话里面交代了一大堆,江知行趁着她心思在机场那边的时候,加快了油门。

  车子开得飞快,顾温柔一点都没有察觉。

  十分钟后,当车子停在了禄山海上救助机场的时候,顾温柔才发现到了。

  这就到了?

  “你开了几迈?”顾温柔转过头去看了江知行一眼,她刚才一直拿着手机在跟同事联系,都没有注意江知行到底开了多少迈。

  “下车。”江知行没有回答她,让她下车。

  顾温柔也没有纠结,匆忙下车,跑向了机场。

  江知行看着她纤细的背影,要不是那晚亲眼看她飞的样子,真的难以想象她一个人能够驾驶这么大的飞机。

  他联系了萧瀚,在确定萧瀚已经赶到酒店了后,才稍微安心了一些。

  他低头看了一眼,看到顾温柔的手机落在了副驾驶座的真皮座椅上。

  她飞行的时候也用不到手机,萧瀚也去了小耳朵那里,他也不用着急赶回去,那就等她吧。

  江知行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等顾温柔,他明明可以回去睡觉,甚至连送她过来都不需要。但是鬼使神差地,看到她晚上慌乱的样子,他就想送她过来。

  江知行打开窗,点了一根烟开始解乏。他有些困了,但是担心自己睡过去后,顾温柔以为他已经走了就自己离开。

  三个小时后,天已经微微亮了。一整个晚上都有淅淅沥沥的小雨,上城的夏季多雨,空气中到处都是闷热的味道。

  这个时候顾温柔的手机突然响了,江知行已经抽掉了四根烟,他的烟瘾不算太重,只是今晚有些心思烦闷。

  他看了一眼,显示屏上显示着“徐斌”两个字。

  徐斌?救援那天晚上,他记得好像在直升机上听到过顾温柔叫身边的飞行员叫徐斌。刚才在来的路上,顾温柔好像也是在跟他通话。

  江知行觉得可能是工作上的事情,于是就按下了接听键,将手机送到了耳边。

  那头的徐斌先开口:“温柔,你人呢?怎么刚换掉飞行服人就不见了?我还想着让你捎我回家呢,我昨晚车坏了是打车来的。”

  不是工作上的事情。

  江知行开口:“你好,顾温柔的手机落在了车上,如果你愿意的话,出机场,C停车场有一辆黑色的轿车,牌照是上AD8888,我们顺路送你回去。”

  “……”徐斌蒙了一下,这人谁啊?

  对面这段话信息量太大了,徐斌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顾温柔的手机落在车上了?莫非是这男的送顾温柔过来的?还有,我们顺路送你回去?他们?他跟顾温柔?

  难不成……

  “你是……顾温柔的男朋友吧?”

  还没等江知行回答,那头的徐斌就笑着开口:“好好好,我知道了,那我现在就去C停车场。”

  说完就挂断了,也不给江知行解释的机会,而江知行也并没有什么需要解释的。

  江知行退出对话框,正准备关掉屏幕的时候,突然看到手机的主屏幕背景,是一张他的照片。

  他有一瞬的失神。

  这张照片是他大学时代跟萧瀚去瑞士玩的时候,萧瀚随手拍下的。

  当时微信朋友圈都还不流行,像他们这样的人也不习惯玩QQ,所以江知行不知道顾温柔怎么会有这张照片。

  她把他的照片设置为手机的屏幕是他意想不到的。在他眼中,她永远冷冰冰的,不会做出这种小女生的事情。

  他关掉屏幕,但是因为力道太重没有控制好,屏幕又亮了起来。

  这一次,他看到的是锁定屏幕上的照片。

  嗯,这次是小耳朵的。

  是她跟小耳朵的合照,没有他。

  江知行的嘴角略微弯了弯,他似乎明白了她的用意。

  锁定屏幕人人都可以看到,包括他。照片上只有小耳朵和她的合照,而不是一家三口的照片,说明她既不想让外人知道她已经结婚有小孩了,也想让他觉得她并不在乎他。

  而主屏幕需要密码进入,只有她一个人看得到。在只有她一人可以看到的地方,是他的照片。

  江知行的心莫名陷了一块进去。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跑来了一道纤细的身影,在细密的雨珠里,女人小跑了过来。

  顾温柔原本是想自己打车回去了,因为她觉得江知行肯定不会等她这么久,应该早就走了。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是来这边看了一眼,没想到江知行竟然还在这儿。

  她跑到车子旁边,敲了敲车窗。

  车窗摇下,江知行轮廓分明的脸出现在她眼底,带着一点熬夜的疲惫。

  “你怎么还没走?”顾温柔皱着眉,“你不用睡觉吗?”

  “上车。”江知行不解释,命令一样的口吻。

  顾温柔绕过车头走到了副驾驶座旁边,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她身上都是细密的雨珠,现在已经立秋了,深夜虽然很闷,但是淋了雨还是会觉得有一丝丝冷。

  江知行将冷气调高了一些,俯过身从后座拿过一块毛毯放到了顾温柔的腿上。

  他不说一句话,顾温柔兀自看了毛毯一眼,又抬起头看他:“这块毛毯不会是宋若祎盖过的吧?”

  “没有。”回答得干脆果断。

  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之后,顾温柔就放心地盖了。

  正当她想问为什么还不发车的时候,就看见不远处跑来了一道身影。

  等等,怎么是徐斌?

  徐斌笑着跑到了后座,打开车门坐了进来:“温柔,你男朋友刚才接了你的手机,好心要带我一程。”

  顾温柔听到男朋友这个词眼,别过头去看了江知行一眼。

  江知行薄唇紧抿不发一言,发动了车子,将车开出了禄山海上救助机场。

  “他不是我男朋友。”顾温柔又变成了那副冷淡的模样,她没有打算在外人面前给江知行面子。

  因为她知道,如果遇到江知行的朋友或者同事,他肯定也不会承认她是他的太太,女朋友都不可能。

  徐斌被搞糊涂了,看向了江知行。

  不对,这个人的侧脸怎么有点眼熟啊?

  徐斌看不到江知行的正脸,所以就乖乖坐在后座,心想着这个人应该只是顾温柔的普通朋友吧?又或者是追求者。

  “温柔,今天真的是有惊无险啊,没想到飞过去时间耗费了这么久,差点没油了我们都回不来了。多亏了你在,要是只有我一个人操控飞机,肯定完蛋。”徐斌到现在还在心有余悸。

  刚才经历的实在是太恐怖了。

  “这也就是你为什么到现在还不是机长的原因。”顾温柔的回答很直接,让徐斌有一种无话可说的感觉。

  顾温柔的骄傲来自于她的本事,所以徐斌无法反驳。

  “真的,我们机场就该给你颁个奖。”徐斌话很多,笑嘻嘻的。

  “嗯,机场该给你颁个话痨奖。”顾温柔怼了徐斌一句。

  徐斌笑着没有再说话了。

  半个小时后,徐斌家的小区到了。他下车,跟顾温柔、江知行说再见。

  江知行摇下了车窗,这一摇将徐斌吓了一跳。

  难怪他觉得这个男人的侧脸眼熟!这不是前几天他们救的游轮上那个男的吗?

  徐斌之所以对他印象深刻,是因为江知行长着一张与众不同的脸,周身的气质也跟那群纨绔子弟格格不入。

  奇怪了,温柔怎么会跟这个男的在一起?

  当江知行准备关上车窗的时候,下一秒,徐斌蓦地瞥到了一眼。

  这男的穿着睡衣?

  还没等徐斌多想,车子已经掉头离开了。

  徐斌愣住了。

  什么鬼?睡衣、深夜,这两个词连起来就是一段故事啊。

  难不成是这个男的前几天看上了温柔?不过以温柔的性格,事情也不至于会发展得这么快啊……

  回去的车上,顾温柔困得眼皮都快要睁不开了,但她还是强撑着精神问江知行:“我们不回迪士尼了?”

  “你这个样子,还是回家睡一觉比较好。明天一早萧瀚会把小耳朵送回家,你还不放心他吗?”

  顾温柔点了点头:“就怕小耳朵醒来看到我们不在会不高兴。”

  “小孩子,逗逗就高兴了。”江知行对付孩子是真的挺有一套的,这一点顾温柔不得不承认。

  顾温柔攥着手机,刚才她上车就看到了自己手机落下了:“刚才你为什么要接徐斌的电话?”

  “你手机大半夜响了,我怕有事。”江知行的回答相当正人君子。

  “哦。”顾温柔心底隐隐惴惴不安,她担心……被江知行看到她手机主屏幕上,他的照片。

  那张照片是她一直都设置为手机主屏幕的,也从来都没有被人发现过。

  “你刚才没有偷看我手机吧?”顾温柔将自己的担忧问了出来,丝毫不掩饰。

  “没有。”

  “哦。”

  他们之间的对话大多数都是这样乏善可陈的。

  顾温柔心底稍微放心了一些。

  江宅。

  回到家,顾温柔去冲了一个热水澡,洗去了满身风尘。她钻进被子,头一靠着枕头就想睡了。

  她感觉到身后的床陷了下去,江知行也躺了进来。

  “谢谢你。”顾温柔在临睡前对江知行说道。

  江知行不知道该怎么回应顾温柔。她永远都是这样客套疏离,哪怕是这样一件事情,在她看来都是值得感谢他的。

  “我以为以我们之间的关系,不需要说谢谢这样的词。”

  这句话像是在回答她,又像是在解释之前那一晚,她救了他们一船人之后他没有说谢谢的原因。

  顾温柔在心底有些嗤之以鼻。

  这怎么能够画上等号?

  “是吗?我还是习惯说谢谢。我不认为我们之间的关系有多亲密。”不过是同床异梦,名存实亡的关系。

  “顾温柔。”江知行很少叫她的名字,这个名字从他口中说出来,落入黑夜之中,仿佛都为它添了几分温柔的味道,唇齿间都是缠绵。

  “嗯。”顾温柔背对着他,床很大,他们两个人总是离得很远。

  “你现在做的工作太危险,我刚才听你同事说,今晚差点出事?”江知行的声音清朗好听。?顾温柔觉得他们之间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像这两天一样说过这么多话了。

  “我做这个工作又不是一年两年了。你现在才跟我说我的工作太危险?像今晚这样的事情,我不知道遇到多少回了。”顾温柔觉得心底酸涩,“救助飞行员又不比宋若祎做空姐,只要保持微笑分发食物就可以了。”

  顾温柔的话里面有明显的讽刺,只要是针对宋若祎的话,她都会说。

  “睡觉。”江知行说了两个字,力道很足,没有再说话。

  顾温柔闭上眼,刚才那点睡意全都被江知行弄没了。

  翌日,顾温柔昨晚实在太累了,醒来的时候一看床头的闹钟已经下午两点了。

  她不是贪睡的人,平时绝对不会睡这么晚,因为她都会调闹钟。

  但是昨晚睡前太累了就忘了。

  她看了一眼身边,江知行已经不在了。

  他没有叫她?!

  她揉了揉太阳穴,睁开眼睛的时候觉得眼睛酸痛得很,刚起床准备去刷牙,蓦地想起来了,今天是带小耳朵去学前班的日子!

  也不知道小耳朵今天早上是几点回家的,萧瀚昨晚有没有照顾好他……

  她连忙拿出手机拨了江知行的号码,江知行立刻接听了,那头传来孩子们的笑声,叽叽喳喳的,听上去很激动。

  他们父子俩应该已经到托儿所了。

  “喂,你怎么不叫醒我?不是说好一起带小耳朵去学前班的吗?”顾温柔有点生气,她在小耳朵心目中的好妈妈形象估计又要大打折扣了。

  “你昨晚太累了,带孩子来学前班更累。我就没叫你。”江知行想起早上,他也想要去叫她,但是看到她睡得很熟,也就没有忍心。

  “小耳朵没生气吧?”顾温柔最担心的是这个。

  “没有。臭小子玩得很高兴,完全忘了你。”

  “那就好……昨晚萧瀚照顾他照顾得好吗?他们早上是几点回来的?小耳朵没感冒吧?”顾温柔一下子抛出了三个问题,她是真的紧张。

  那边稍微沉默了一会儿:“这么关心儿子?”

  “否则?”顾温柔皱紧了眉。小耳朵几乎是她的命根子,从他出生到现在,顾温柔每日最担心的就是他。

  当初因为早产,她差点就失去这个孩子了……

  江知行听到之后心绪平稳,点了点头:“嗯。他都好,什么事都没有。”

  “那就好。”顾温柔心头一块大石头落地。

  “但是我很困。”江知行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让顾温柔觉得莫名其妙。

  他很困,同她说干什么?

  不过她立刻就意识到了,昨晚江知行因为她的缘故,也几乎是一晚上没睡。

  而今天一大早萧瀚就把小耳朵送过来了,也就等同于他一大早就起来了,那应该很困很困吧?

  顾温柔深吸了一口气,顿觉得有些愧疚。

  “哦。”

  一个“哦”字好像太简单了一些,会不会不大好?毕竟昨晚他是因为她才这么困的。

  “几点结束?”

  “还有一个多小时。老师在带他们做游戏。”江知行看着眼前这些孩子做的幼稚游戏,不敢想象自己以前也念过这样的书……

  “那要不要我现在过来?换你的班,你回来睡觉?”

  “你这个想法是不错,好意我接受了,但是你过来就要开四十分钟,没什么意思。”

  “哦……”顾温柔更加觉得愧疚了,“那我在家里等你们。想吃什么晚餐?我来做。”

  “不用了,晚上我要去律师行加班。做点小耳朵喜欢吃的就可以。”

  “你昨晚几乎一晚上没睡,今晚要加班?”顾温柔有时候不大理解江知行。

  他明明生在商贾之家,是上城巨贾江右的儿子,他为什么还要这么拼命?

  哪怕他做个纨绔子弟,应该也不会有人说他闲话。

  唯一能够解释的,就只有他的身世了……

  “嗯。”江知行惜字如金,也不多说。

  顾温柔也不多问,挂断去洗漱了。她准备去买点菜,好好做一顿晚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先生,你心动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先生,你心动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