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爸爸妈妈情侣装哦
声声曼2019-03-15 15:127,466

  一行三人坐在餐厅的大厅里,人来人往看得一清二楚。

  这时,一道熟悉的身影在他们身旁落座,声音是一贯以来的僵硬,一点儿都不温柔:“我平时吃川菜比较多,是重口味。”

  “那我今天选的餐厅是不是不合你的胃口?”是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萧瀚别过脸去看,同时也瞥到江知行也顺着声音看向旁边,他想,江知行可真够闷骚的,明明一听到自己老婆的声音就有点儿坐不住了,脸上还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没事。”顾温柔摇了摇头。

  前几个月,她救了一艘货船。当时货船着火了,而货船里装的都是易燃易爆的物品,据说那是一家大的上市公司专门运送货物的船只,如果船只爆炸的话,损失惨重不说,人员伤亡也会非常严重,因为船上有很多负责质量安检的人员。

  当时顾温柔花了不到三十分钟的时间完成了搜救,赶在船只爆炸之前将所有人都救了出来。

  眼前这位跟她坐在一张桌子上准备吃饭的,是那艘货运船只所属公司的总裁,陆云琛。

  陆云琛一直说要请她吃饭,一直都被她以这是她的职责为理由推托,最近实在推不过了,这几天恰好又有空,所以她就只好答应跟他一起吃顿饭。

  “顾小姐喜欢吃面还是饭?”

  “你看着点吧,我都行。”顾温柔只想赶紧将这顿饭吃完,好让陆云琛不再打扰她。

  “嗯。”陆云琛听到她这样冷淡的话也并不生气,而是叫来服务员,点餐。

  此时刚刚点完菜的宋若祎也看到顾温柔了,她瞥了一眼目光一直定在那边的江知行,抿了抿唇:“知行,那不是温柔嘛。”

  江知行将目光收了回来,没有理会。

  顾温柔此时心不在焉,也并不知道身旁坐着谁。

  陆云琛点完菜之后将菜单还给了侍者,替顾温柔倒水:“我听机场的人说,你还没有结婚。”

  因为两桌隔得真的挺近的,所以顾温柔这边所说的话,那边全都听得清。

  江知行闻言,装作不在意地喝水。萧瀚看着他这副样子,心里在想,等自己跟江知澜离婚了之后一定不能再结婚了,婚姻啊,就是坟墓。

  瞧瞧江知行的样儿。

  顾温柔喝了一口大麦茶,回应道:“嗯。”

  一个轻轻的“嗯”字,让旁边一桌的气氛陡然间冷却了。

  萧瀚一副看笑话的样子,对江知行唇语:“好家伙,你要被绿了。”

  他早就看不惯江知行跟宋若祎纠缠不清了,现在顾温柔适时一击,也好挫挫这家伙的锐气!

  萧瀚唯恐天下不乱一般想要叫一声顾温柔,没想到一道如水的嗓音抢在他前面,先一步开了口。

  “温柔,好巧啊,你也在这里吃饭?”宋若祎笑着叫了声顾温柔。

  萧瀚深深吸了一口气,这个世界上还有比他更唯恐天下不乱的人……

  顾温柔听到声音下意识地转过头去,当看到旁边桌上的三个人时,眼底先是吃惊,继而又恢复了冷漠。

  “你朋友?”陆云琛一边替顾温柔加了一点儿茶水,一边问她。

  “嗯。”

  陆云琛礼貌地跟他们颔首。顾温柔看到宋若祎和江知行坐在一起,宋若祎整个人都快贴在江知行身上了,生怕她看不到他们坐在一起吃饭一样。

  幼稚!顾温柔在心底冷冷地想着,宋若祎从小就这样,总是想方设法地引起别人的注意。

  这时顾温柔这边已经开始上菜了,她吃了几个虾饺,觉得味道很一般。陆云琛频频问她觉得怎么样,她也只是敷衍地点头。

  她不知道是因为自己本身不喜欢吃粤菜,还是因为江知行在一旁让她觉得不舒服,这一顿饭她吃得味同嚼蜡。

  她话很少,陆云琛也不怎么跟她说,大概是看出她不喜欢说话。

  相反的,旁边那一桌宋若祎却像是故意想要让顾温柔听到一样,一直都在用她那把如水的嗓音跟江知行说着亲昵的话,不过他倒没怎么理她,像是宋若祎一个人在唱独角戏。

  临到快吃完了,陆云琛忽然问她:“吃完饭,有没有空一起看一场电影?”

  顾温柔原本脱口而出想要拒绝,身边一直保持着沉默的江知行忽然开口:“下午小耳朵在等你。”

  他撂下一句话,便起身离开去买单。

  “……”萧瀚听着觉得刺激得很,江知行,可以啊。

  “小耳朵是谁?”陆云琛问道。

  “没什么。”顾温柔的心摇摆了一下,她看着江知行的背影,淡淡地对陆云琛道,“有空。”

  等到江知行买完单回来,身旁的那一桌已经空了,只留下吃过的残羹。

  江知行扫了一眼萧瀚:“人呢?”

  宋若祎有些不悦,端坐在那里:“温柔走了,跟那个男人一起去看电影了。”

  萧瀚暗自在心里头叹了声气,江知行明明是问他的,宋若祎非要火上浇油地多说一句,女人真是可怕。

  “你怎么不看住?”江知行没有理会宋若祎,反倒是质问萧瀚。

  闻言,萧瀚委屈得不行,他伸手指了指自己:“我?你什么时候让我看着了?再说了,你老婆我怎么看得住?”

  一句“你老婆”,让宋若祎脸都绿了。

  “知行,我们也去看电影吧,新上映的……”

  “我要回律师行,萧瀚,送她回家。”

  萧瀚真的觉得自己就是个背锅侠,他不就是去律师行找江知行咨询一点离婚上的事情嘛,饱受跟这两个人一起吃饭的煎熬不说,还要送宋若祎回家?

  萧瀚趁着宋若祎还没有离开,忍不住多嘴说了一句:“有件事情我觉得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声。”

  “什么事?”宋若祎心情不好,因此说话的口气也很难听。

  “阿行跟顾温柔是夫妻,无论如何你的存在都会被别人视为第三者。别误会,我不是圣母多管闲事,只是阿行是我发小我才会说的。”

  宋若祎闻言,微微挑眉,没有急着开口说什么,而是沉默了一会儿,看着萧瀚。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顾温柔跟江知行的婚姻都烂到骨子里去了,如果知行喜欢顾温柔,那他也不会理我了。”宋若祎说完,拎着手包转身离开了。

  留下萧瀚一个人愣在那儿,他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接而嗤笑一声:“啧,现在的小三都这么猖狂了?”

  下午五点,电影结束。

  顾温柔看电影的全程都是心不在焉的,她满脑子都是江知行和宋若祎在一起吃饭的画面,只要想到,就觉得刺眼。

  全程她没有跟陆云琛说话,直到看完电影从电影院出来,陆云琛提出要送她回家。

  “你家住哪儿?我送你回去。”陆云琛按下了电梯的按钮,询问顾温柔。

  顾温柔闻言,淡淡地看向了陆云琛:“不用,我自己打车回去。”

  刚才去粤菜馆赴约的时候,顾温柔就是打车过去的,平时除了上下班,她都不喜欢开车。上班是在操控交通工具,她不想下班了还要紧绷着神经开车。

  所以大多时候,她都是在打车。

  “怎么可以让女士自己打车回家?太不绅士了。”陆云琛的脾气看上去很好。顾温柔下意识地想到了江知行的脾气……那人的脾气算是她见过所有人当中,最糟糕的。

  江知行不易怒易爆,而是最擅长冷处理。

  “陆总的绅士可以用到对待您女朋友的身上,用在我身上浪费可惜了。”顾温柔的措辞非常直接。她不喜欢跟人玩暧昧,而她也感觉得到这个陆云琛,是想要跟她玩暧昧。

  陆云琛倒是也不急着说什么,而是好整以暇地看着她,像是在仔细地打量她。

  顾温柔是素颜出的门,她不是喜欢素颜,除了工作时间她也喜欢化妆,但是她不觉得陆云琛是一个需要她化妆去见的人,免得给对方误会。

  她素白的脸上看不出有什么特殊的表情,像是在等着他回答。

  陆云琛是个聪明人,没有再强求,而是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烫金的名片,递到了股温柔的眼前。

  “一张名片,收下不过分吧?”

  顾温柔垂首看了一眼,淡淡接过:“我没有名片可以给你。”

  意思是,我没有打算要跟你继续联系,收下名片只是礼貌。

  “嗯。”陆云琛也不生气,笑着点了点头。

  电梯直达一楼,顾温柔先离开了,她打车回了江宅。

  回到家之后,她让江姨去休息,自己则去厨房做饭。

  她做饭的手艺并不是特别好,只是在她休息日的时候,基本上都会自己下厨做饭给小耳朵吃。

  在厨房忙了一个多小时,等做完饭已经快七点了,客厅的门也刚好被打开。

  江知行回来了。

  顾温柔觉得跟江知行相处的每一天都很吃力,好像两人之间有一根牛皮筋,两人总是朝着相反的方向走,牛皮筋便越发紧绷,到最后紧到两个人都被勒得生疼,连呼吸都困难。

  每日如此,日复一日。

  江知行看了一眼穿着围裙的顾温柔,她看到他来了也不跟他说话。

  “小耳朵呢?”

  “楼上。”

  顾温柔在赌气,他听得出来。

  相处久了,彼此的气压如何稍微一感知就能知道。

  他还没生气,她倒是先生气了。江知行心里如是想。

  他脱掉西装外套放到了一旁的沙发上,将衬衫的袖子卷起了几褶,走进厨房去洗手:“下午那个男人,是谁?”

  “朋友。”顾温柔故意不说是谁。

  “你跟他也介绍说我们是你的朋友。”

  “那你想听什么答案?难道你想让我告诉他,你是我的合法丈夫?”顾温柔有力地反驳了一句,她知道江知行无话可说。

  他们两个人是隐婚,除了几个亲近的人外,无人知晓。

  江知行洗完手,拿过纸巾擦干,一双黑眸盯着顾温柔:“是为了赌气,所以跟他去看电影?”

  “你想多了,我只是想去看而已。”顾温柔心底难受,嘴巴却硬得很,“我跟谁去吃饭,跟谁去看电影,都是我自己的事。就像你跟宋若祎昨晚一起在游艇,今天中午一起吃饭,也是你自己的事。”

  顾温柔打开蒸笼,她刚才蒸了一些奶黄包,准备待会儿给小耳朵吃。

  蒸笼的盖子被打开,冒出了氤氲的水汽,顾温柔伸手轻挥了一下,拿过一根筷子戳了戳奶黄包。

  软了,可以吃了。

  江知行看她兀自做事根本不予理会他的样子,心头有些恼。

  他们两个人说话从来都不会超过二十句。两个人好好说着话,都好像是互相打了一拳头在棉花里,没有任何反应。

  “昨晚和今天中午,都不止我跟宋若祎两个人。”江知行难得解释了一下。

  “那只有你们两个人的时候你们会干吗?上床吗?”顾温柔一双明眸盯着他,问得直白。

  她也不等他回答,转身去端蒸笼。大概是因为心不在焉,她一下子竟然忘记了蒸笼是滚烫的,手一触碰到蒸笼,下一秒,烫得她叫了一声。

  “啊……”她缩回手,烫得直甩手。

  还没等她冷静下来,被烫伤的手就已经被一只宽厚的手掌捏住,江知行将她的手放到了他的耳朵上。

  顾温柔怔了稍许,没有反应过来江知行这个动作是什么意思。

  她的指腹触碰到江知行的耳垂,顿时热量就传递走了,手指好像瞬间舒服了一些,没有刚才那么烫了。

  这个时候她才想起来以前小时候她手烫伤了,妈妈都会让她摸自己耳朵……

  她记得她怀孕的时候有一次,江知行忙一个案子很晚才回家。

  因为忙碌,他都没有吃晚饭,回到家准备煮面条。顾温柔刚好被惊醒,下楼来看到江知行在厨房里面忙碌的身影,心生不忍。

  她也不跟他说话就进了厨房接替了他手上的事情,帮他煮了一碗面条,在端出来时手烫了一下,当时整碗面都撒在了地上,碗也碎得精光。她被吓了一跳,当时只想着要俯身去捡碎片,甚至都忘记了手上的烫伤。

  当时已经是孕后期,她的肚子已经很大很大了,想要俯身已经成了不切实际的事情。

  她刚刚弯腰想要尝试一下时,被烫伤的手指便被江知行捏到了手里,覆在了他的耳朵上。

  当时指腹上绵软的触感温暖了顾温柔一整夜,彼时她怀孕由于荷尔蒙的作用心情很不好,整个孕期几乎也没有被温柔相待过,这是唯一一次。

  她记住了那天晚上的温柔,所以等孩子出生后,她给孩子取了个乳名叫小耳朵。

  思绪回来,她指腹的触感有些奇怪,他的耳垂很软,耳郭凉凉的,她觉得刚才被烫伤的热量,一下子全部从指尖传递到脸上了。

  她红了脸,连忙将手从江知行的手中抽了回来,用另一只手紧紧攥住。

  “你去端一下,待会儿蒸烂了。”顾温柔的声音不再像刚才一样冷冰冰的,听上去一点温度都没有,而是变得有些紧张。

  江知行没有急着去端蒸笼,而是拧开了水龙头调到了冷水:“来,用冷水冲几分钟。”

  顾温柔没有拒绝,走到水池前面去冲手指。

  她的余光瞥到江知行将蒸笼摘下,将奶黄包一一放到了盘子里。

  江知行看了一眼奶黄包,放下筷子:“连奶黄包都是小猪佩奇的样子,做小孩子真好。”

  “……”他莫名其妙地冒出来这么一句话,让顾温柔有些应接不暇,“后天小耳朵要去学前班,给你个机会做回小朋友。”

  江知行感觉到顾温柔的心情似乎好一些了,他颔首:“嗯。”

  今天的晚饭有些迟了,小耳朵被江姨从楼上抱下来的时候已经饿得不行了,看到小猪佩奇的奶黄包就激动得一只手抓了一个,吃得满嘴都是馅儿。

  “爸爸,昨天隔壁小橙子的爸爸妈妈带她去迪士尼了哦。”小耳朵一边疯狂吸奶黄包,一边看着江知行。

  江知行平静地吃着菜:“所以?”

  “你能带我去吗?我也想去,小橙子说迪士尼可好玩儿啦,还有活的米老鼠!”

  江知行面对儿子撒娇一样的话,并不为之所动,而是看向了顾温柔:“米老鼠难道不应该是我们小时候的童年记忆吗?他怎么都知道?”

  顾温柔吃了口菜,摇了摇头。

  小耳朵坐在婴儿椅上,费劲地想要凑近江知行:“爸爸明天上班吗?”

  “你发烧好了?”

  “好了呀。”小耳朵说完还拿起江知行的手在他的脑袋上试了试温度,笑着说道。

  “嗯。”江知行颔首,“妈妈一起去。”

  “……”顾温柔有些无语,她什么时候答应要一起去迪士尼了?

  她最不喜欢的就是热闹的场所,尤其是像游乐园这种顶热闹的地方,她觉得很吵。

  而且她好不容易有假期,她只想在家里休息……

  “好哎!”还没等顾温柔拒绝,小耳朵这边已经应下了。

  顾温柔看了一眼江知行,他在给小耳朵夹菜,不为所动。

  饭后,顾温柔把碗筷洗了,回到房间准备去收拾一下明天出门要带的东西。

  小耳朵是早产儿,身体不大好,所以只要他出门,无论冬天夏天,顾温柔都会帮他准备好小帽子和小外套,生怕他着凉。夏天有些地方冷气足,小孩子会受不了。

  当她在衣帽间里找东西的时候,衣帽间的门忽然被打开了,江知行进来,看他的样子,是来拿睡衣的。

  “小耳朵说想在迪士尼住一晚,把明天换洗的衣物也带上吧。”

  “住一晚?”

  “嗯。”

  顾温柔点了点头:“哦。你想带哪件?”

  “你选吧。”江知行倒是很放心她的品位。

  顾温柔看了一眼,帮江知行拿了一件黑色的T恤和牛仔裤:“这套好吗?平时看你穿正装比较多,去游乐园,休闲一点。”

  “你决定。”江知行听到她说的话,莫名觉得,他们好像难得会这样和平相处。

  顾温柔接着去拿自己的衣服,她随手拿了一件黑色Moschino宽松版的T恤,再拿了一条牛仔短裤:“我穿这一套,好吗?”

  她随口问了一句,问出口之后才发觉有些奇怪。

  她跟他之间从来都不像寻常夫妻一样,两个人不是处于低气压之中,就是在形成低气压的途中。

  顾温柔这样一问,显得他们好像是一对随和的夫妻一样。

  江知行看了一眼,看到她将衣服放在自己身前比画,颔首:“挺好。”

  顾温柔的身材很好,一双长腿笔直纤细,穿什么都是出挑的。

  她觉得有些尴尬,转过身去继续收拾东西。

  翌日。

  顾温柔准备了一个小号的行李箱来放一家三口的东西,吃完早餐便出门了。一上车,小耳朵就指着顾温柔和江知行说道:“爸爸妈妈穿情侣装哦。”

  顾温柔下意识地瞥了江知行一眼,他上身穿着黑色的T恤,再想想自己,上身也是黑色的T恤……

  要是小耳朵不说倒是还好,但是一说,她就觉得很尴尬了。

  毕竟衣服是她昨晚亲自挑选的……小耳朵一说,就显得她很刻意地都选择了黑色……

  “爸爸,不是吗?你们为什么不理我啊?”小耳朵真的是神助攻,让顾温柔越发尴尬了。

  她伸手捋了一下鬓角掉下来的头发,她怕去游乐场会出汗,所以特意扎了一个高马尾,又化了一个淡妆,看上去年轻活力。

  “是。”江知行莫名其妙地承认了……

  他完全可以当小耳朵是在胡诌,不理会就好了。但是他却承认了,这让顾温柔隐隐地红了红耳根。

  她记得刚刚跟江知行确定要结婚时,她曾经买过一套情侣装,准备送给自己和江知行。

  但是她送到江知行面前的时候,大概是刚好撞到了他心情不好的时候,被他拒绝了。

  自此之后,她就再也没了想要跟江知行穿情侣装的欲望了。

  后来随着时间的消磨,婚姻变得越发寡淡无味,这种念头再也没有冒出来过。

  今天经小耳朵一“提醒”,她心底其实是隐隐高兴的……

  早上十点的迪士尼已经人满为患了,顾温柔很怕晒,时时刻刻都在补防晒喷雾,就连排队玩旋转木马的时候也在补。

  小耳朵由江知行抱着,看着妈妈喷防晒喷雾的样子,将自己的小脸蛋儿也凑过去:“妈妈,给我也喷点。”

  “小孩子不能喷,你戴帽子就好了。”顾温柔将小鸭舌帽扣在了小耳朵的头上。

  小耳朵闷闷不乐地撇了撇嘴巴。

  顾温柔拿着防晒喷雾,正准备放回包里的时候,余光忽然瞥到了江知行的脸。

  江知行的皮肤属于比较白的类型,不是奶油小生的白,反倒是恰到好处。皮肤白,所以让他的五官轮廓更加清晰耐看。当然,皮肤白,也更加容易晒伤。

  她摇晃了一下喷雾,仰头问江知行:“你要不要喷点儿?脸都晒红了。”

  “不用。”江知行果断地拒绝了,连思考都不带的,“女人才用这种东西。”

  顾温柔略微干笑了一下:“等明天早上你看到自己晒伤的脸之后,就不会觉得这只是女人该用的东西了。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喷不喷?”

  他自己舍得他这张脸,顾温柔还替他舍不得。

  这么好看的脸,怎么能够晒伤?

  江知行略微皱眉,像是很排斥一样。但是还没等他拒绝,顾温柔就已经把喷头对准他,按下了喷头,直接将防晒喷雾喷到了他脸上。

  喷完脸上之后还不够,她又在他手臂上、脖子上也喷了一些。

  江知行感觉到皮肤上奇怪的触感之后,眉心紧皱了好几分:“黏糊糊的。”

  “明天你就会感谢我了。”顾温柔淡淡笑了一下。

  江知行很少见到顾温柔笑,她在他面前没有半分的温柔。从以前面对他时的胆怯,到现在的冷漠,从来没有过温柔。

  原来她偶尔也是会开玩笑的。

  “咯咯咯咯咯……”小耳朵看着江知行排斥的样子,颤抖着小胖身体笑出声。

  “你再笑,就不玩旋转木马了。”江知行威胁着小耳朵。

  小耳朵立刻噤声,委屈巴巴地想要投入顾温柔的怀抱:“妈妈,爸爸凶……”

  顾温柔见小耳朵难得跟她亲近,伸手立刻想要去抱小耳朵。但是下一秒,小耳朵肉乎乎的身体就被江知行抓住了,不让他扑向顾温柔。

  “你这么胖,你妈抱不动你。”

  小耳朵:“……”

  顾温柔听到之后嘴角弯了弯:“谁允许你说我儿子胖了?”

  她也开了个玩笑,她觉得今天跟江知行相处起来倒不像以往那样不舒服,大概是身处游乐园这样的环境下,两个人的心境都会相对轻松一点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先生,你心动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先生,你心动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