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李子龙路玉狭路相逢
边关月2019-03-24 10:033,607

  张震嵩笑而不语。敢打当朝第一臣杨阁老的孙子,敢将当朝兵部侍郎、锦衣卫指挥使称呼为大个子,这美少年绝不是等闲之辈。

  路玉走过来,笑着问:“你要不要跟我哥比划比划?”

  倪鸿忙上前将路玉拖走。路玉仍没心没肺地嚷嚷着:“最好的热闹就看打架啦……”

  美少年朝张震嵩正色道:“改日我一定登门拜访。”他掏出一锭大银放在身侧的茶桌上,冲张震嵩几人抱抱拳,转身便要走。

  张震嵩忙道:“你的宝剑。”他回身去美少年的那张茶桌上抓起宝剑,握住剑柄随手一拔,将剑身掣出半尺,剑身冰冷闪亮,寒光四射,当即刺得张震嵩不觉眯了两下眼。

  他高声赞道:“好剑!”便将宝剑递给那美少年。

  美少年没有伸手来接,只是平静地看着张震嵩:“鲜花配美人,宝剑赠英雄。既然你说是好剑,送你好啦。”

  这把剑沉甸甸压手,剑柄古拙无华,上面只镂刻两个篆文,剑鞘却遍体镶嵌了许多奇异的闪光宝石,显然是后配的剑鞘,价值定然不菲。

  张震嵩一愕,正要说话,美少年已转身径直向楼梯口走去了。

  张震嵩:“张某无功不受禄。公子,这……”

  那美少年走在楼梯上:“这把剑名唤‘湛泸’,纵千金难购,非英雄不赠。张大英雄,你且行且珍惜之。”话音落时,人已出了茶楼。

  孔希圣看着剑柄上的篆文道:“果然是“湛泸”二字。祝贺二弟得到旷世神兵!”

  张震嵩摇头。路玉立刻抢了剑去,反复看:“又不是大鱼大肉的,不稀罕。”将剑还给了张震嵩。

  那青鸾看着老夫人低声道:“这个人是个女的,谁家的?”

  老夫人晃晃头,感叹道:“‘能文能武数王玥,吟诗作赋陈灵芝。’她便是当朝大学士、吏部尚书王禹的女儿王玥。”

  众人震惊。王禹与杨阁老号称当朝几乎势均力敌的两大势力,私下结怨不少。

  杨明翊从地上爬起来,晃着身子,嘴里不住呸呸地往外吐着带血的吐沫。

  张震嵩四下看看,也掏出一锭大银放在茶桌上:“都散了吧。”

  三兄弟和路玉走出茶楼,路玉不住埋怨张震嵩:“又不是我们打架,凭什么也掏银子。还一掏就是那么大的银锭,跟剜我的心似的。”

  张震嵩道:“你还是琢磨琢磨怎么去抓那个妖道罢。”

  四个人转过街,在街上买了几套衣服,便进了一家酒楼。他们特意找了一个雅间,倪鸿、孔希圣和路玉都轮流进去换衣服,孔希圣的袍子给客栈的火烧出破洞,大白天招摇过市也是颇为不雅,况且他还是名闻天下的北联王。

  倪鸿身着新僧衣走出雅间,孔希圣便拿着新买的衣袍进入到里面。当看到倪鸿之后的真面目,张震嵩也是一惊,轻叹一声,只是摇头。路玉在一旁笑道:“哥你叹什么气啊?他只要不照镜子,恶心的都是别人。放心,他也恶心不到别人,只能恶心到他的小老婆,呵呵……”

  倪鸿故意哀叹一声,吓唬路玉道:“其实我并不想娶什么陈家小姐。我皈依佛门多日,其心向善人。贫僧不下地狱谁下地狱?为了你不烂在大街上,也只好娶你啦。”

  路玉立刻跺脚怒指倪鸿:“你敢!兄弟妻不可欺。我早已名花有主啦。”

  她随即又满脸堆笑,上前挽着倪鸿的胳臂:“三哥,你教我作对联好吗?”

  张震嵩问:“你学作对联干什么?”

  路玉道:“不告诉你。”说完,就跑到张震嵩身旁,伏在他耳旁轻语:“我想当你们的大嫂。”

  张震嵩啊了一声,一脸惊愕地盯着路玉,胡乱摆着双手:“我没听见,什么都没听见。”

  路玉却笑嘻嘻地跑到雅间门前:“快点啊大哥,菜都凉啦。”

  张震嵩与倪鸿对视,都苦着脸摇头。

  孔希圣换上儒生衣衫,路玉换上花花绿绿的女儿装。雅间里,大家都坐下吃饭喝酒。张震嵩忽然问:“如果李子龙不露脸怎么办?”

  路玉道:“嗨!就算他是乌龟,早晚也得伸出头的。甭心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她正在卖力地啃着一只酱猪爪。张震嵩却什么也吃不下去:“这是我进京后干的第一件皇上亲口嘱咐的大事,没想到竟这般棘手。”

  孔希圣问:“传闻锦衣卫无所不能,平时想查谁想查什么,一查一个准。”

  张震嵩道:“那是查普通的人。李子龙是妖道,有妖法。”

  路玉忽地一笑:“看来,抓他时还得带上狗血和朱砂。”

  张震嵩道:“狗血和朱砂都好办,最头疼的是李子龙此刻藏匿在哪里。”

  一直沉默的倪鸿转动着眼珠:“我倒有个主意,可以找到李子龙。”

  路玉笑了:“我是诸葛路玉,二哥,你眼睛没瞎啊?什么时候又成倪半仙啦?”

  张震嵩道:“别打岔。三弟,快讲讲,你有什么好主意?”他抓着倪鸿的手,一脸急迫地问。

  倪鸿慢声细语地问:“李子龙因为什么才惹发皇上的震怒?”

  张震嵩想了想:“奸淫宫女。”

  倪鸿道:“食色性也。李子龙甘冒大不韪,敢淫乱皇宫里的宫女,说明他本性便是个色魔。”

  路玉摇着辩梢:“你的办法,让我出卖色相去引李子龙上钩?就是京城里所有漂亮的大姑娘、小媳妇都加在一起,也不及我倾城容貌的一半。国色天香的一张脸啊!唉,为了帮二哥早点抓到妖道,我也不能藏着掖着的啦。”她说着话,还矜动着鼻子。脸上的雀斑也跟着活跃起来。

  孔希圣看到她脸上的雀斑,突然歪头做呕吐声。

  路玉起身拍着孔希圣的后背:“没看到大哥吃鱼啊?你也是,这么大年纪啦,吃个骨头也卡嗓子!”孔希圣摆手,坐正身子,不敢去看路玉。

  倪鸿道:“李子龙自恃有妖术,寻常人近身不得,他必有恃无恐。所以,我料他必耐不住寂寞,一旦他知道有人替自己顶了缸,便会溜出来到青楼寻花问柳。”

  张震嵩点头:“有道理。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倪鸿道:“李子龙也算是有身份的人,找女人自然也一定是……”

  路玉指着自己的鼻子:“是我这种绝美无双的。”

  孔希圣又去做呕吐声。

  路玉:“听说,只有怀了身孕的女人才像你这样没完没了的呕吐。”

  孔希圣立刻起身,掀起雅间的门帘冲了出去。

  路玉犹自冲孔希圣的背影喊:“我三哥成半仙之体啦,一会儿让他给掐指算一算……”

  倪鸿气得瞪了路玉一眼,转向张震嵩:“二哥只需派锦衣卫乔装去京城的几家有名的青楼去蹲守,这三两天间必有斩获。”

  张震嵩一脸兴奋:“好,先派斥候侦探敌情。我现在就去安排。”

  张震嵩提剑离去后,孔希圣回到雅间,他脸上泪痕鲜明。一坐下,孔希圣便不住地大口喝酒,也不吃菜。

  路玉怔怔地盯着孔希圣,自语地:“老天,倒是听说公鸡只打鸣不下蛋。要是男人生下小孩儿,可是听都没听说过的奇闻。”

  她突然抓住孔希圣端酒碗的手:“大哥,你一个劲儿地光喝酒,是为了打胎吧?”

  孔希圣一怔,随即噗地一声,满口的酒水全喷到酒桌上。

  到了掌灯之后,锦衣卫飞马到张府禀报,说在城南的妓院锦绣坊发现了李子龙。李子龙进门时用围巾遮住鼻子以下的胡子,但他左眉的那颗痣还是被乔装成龟奴的锦衣卫看到了。

  张震嵩立刻带着候在大厅里的二十名全副武装的锦衣卫赶往锦绣坊。倪鸿没有看住路玉,她借着去解手一溜烟跑了。倪鸿担心路玉出事,就喊孔希圣一同去追她。

  孔希圣不肯,说哪怕天下人都死光了这种祸害也会吉人天相。但他还是给倪鸿拖走。两人并不知去锦绣坊的路径,党生听说去抓钦犯,便罩了软甲,操起一把锯齿刀,带着两人赶往锦绣坊。

  外面的天色已是漆黑一片,幸亏是在京城,人家众多,街上不乏灯火明路。只是党生只知道锦绣坊在南城的大概位置,待倪鸿和孔希圣看到灯火辉煌,笙歌缥缈的锦绣坊,问了一个行人,才发现他们到的地方是锦绣坊的后院巷子。

  这条巷子不宽,但很长。锦绣坊的院墙颇高,后门在里面紧锁着。门前有一瘦小的人影正在推门踹门。

  这个人却是路玉。她扭脸看到倪鸿三人,发着牢骚:“二哥除了领兵打仗在行,别的啥都不行。捉贼岂有不堵后门的道理?幸亏还有我路玉在。”

  倪鸿见是路玉,正要出语训斥。院门内的青楼内响起一片叫喊声,随即二楼的一间屋子窗户呯然绽裂,一个瘦高的人从窗内蹿出,直奔后门。

  倪鸿顾不及说话,忙一把拉着路玉蹲在门旁,孔希圣和党生见状,便将后身贴在墙壁上。党生双手握刀,两眼放光。

  那瘦高的人身子轻灵,在院内脚尖一点,纵身飞起,便掠上了院墙。

  院内响起急促奔跑的脚步声,有人在大喊:“妖道休走!”“抓住李子龙——”

  墙上的人发出一声冷笑,两臂张扬,跃下院墙。

  巷内虽被锦绣坊的院墙遮挡住院内的灯光,还是可以看出这个赤着上身的人,颌下有三缕长须正在夜风中飘拂,身上还淌着黑色的狗血。此人不是李子龙又是谁!

  党生大喝一声,举起锯齿刀劈向李子龙的身背。

  李子龙身子一侧,让过锯齿刀。他左肘横击,将党生撞翻,右手一捋,便将锯齿刀夺在手中。

  党生被撞得眼前金星飞舞,肋骨疼痛入骨。他侧仰在地上,挣扎了半晌也没爬起来。

  李子龙拿刀一一指向路玉三人。

  锯齿刀在夜色中泛着寒光。

  路玉一惊,她浑身发抖,面带惊喜:“大侠救我!”她用手点指着倪鸿三个人:“他们都不是好人,是嫖客!我是民女,黄花大闺女,是给这几个坏蛋拿刀子劫持到这儿来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对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对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