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见你
濯朱2019-03-17 21:281,182

  繁华落尽,人生似梦;悠悠我心,流水无情;望穿秋水,相思南城;燕子回时,满园秋醒。--------题记

  ------------致故去,恨现在,度将来

  我喜欢珊瑚,从她出生的那一刻起,我便很喜欢这个哭声很大但只要给一口吃的便呼呼大睡的孩子,她生在一个不平凡的秋天,注定有一个波折而又有诸多幸运的人生。

  多事之秋,说的一点都没错,她出生的这一年,家乡遭了虫灾,淡青未成熟的豆子可是倒了血霉,虫子争先恐后的往枝上爬,撕咬着这绿油油的豆叶子,大家伙都着了急,灌了一桶又一桶的农药,恐惧而又执着的想把这虫害打下去,可这酷暑未消的天,把这刚打上的农药又生生蒸发了去,生物科技不行,人们又开始相信这些个土方法,把着不着火的烟火棍,熏虫子,然后一袋子又一袋子的往火车轨道下送,呼啸过后,就是一批批泛着青色脓液的土布片子。

  人们发了疯的驱赶着豆子的敌人,敌人似乎也闻到了死亡的气息,也越发疯狂起来,等到火车开动之时,便也在袋中养着头,蔑视的看这这即将来临的危险。

  厉萱自然不能够与大家伙一起奋斗,那时的她,怀着珊瑚,别人正在疯狂的打农药时,她也只能拿着小凳子,勉强到地里蒿蒿草,毒日头底下,哪里还顾着草!我那没用的蠢儿子,此时还打着那一毛两分钱的零工,为即将出生的孩子攒点奶粉钱,这一点一点也不像他老子,脑子灵活,见风使舵,从不让自己吃半毛钱的亏,今日有酒今朝醉,明日无酒喝凉水,日子过得一直还不错,就是得不要脸一点。

  忘了,我更没用,只能当个旁观者,还是透明的那种,我死了,是的,我早在三十年前,就已经是个幽魂了,可能我造了太多孽,一直不敢承认这一点,我放不下这个被我一再毁掉的这个家,我也放不下,这个祖辈有恩于我却在因缘巧合中嫁到这个烂掉的家而承受着痛苦与白眼的儿媳,这个长相像我性格估计也会像我的女孩,我的二孙女,珊瑚。

  1991年8月19日,苏联暴动(瞧,我还关注政治),不久解体,在这一天,我的孙女出生,尽管托她的福,她妈妈没有灭虫子,反而迎了好收成,尽管她哭声高亢,底气十足,好讨我喜欢,可有人不喜欢,有人还要抓走她,有人还付不起这笔钱,有人,还在做梦得儿子,又不是你儿子,你凭什么做得了这个主?

  忘了,你是可以做这个家的主,你是我的妻子,一个好吃懒做,却仗着孤儿寡母这个时代有利的招牌,而乐得自在的蠢女人,娶你的傻瓜,正是我,一个想要一个小老婆,也想传宗接待的更愚蠢的家伙。

  珊瑚在午时出生,介于这个特殊的时刻,我不能在这里呆太久,迫不得已,我又回到了我现在安身的地方,一个只开花不结果的老梨树上,对着着悬着浮木了无生机的冥河,此时,我的心情是沉痛的,我不想回来,宁肯被灼伤也不想回来,我的攸仪在这里,只是,她再也不肯认我,她不出来,我不敢找她,最好的年华,最勇敢的她,是我辜负了她,还有我们的孩子。

  攸仪,攸仪,你还好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二个女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二个女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