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玉岿《喧嚣钢城》一,女神梅胭红惊艳出场
大漠尽头2019-03-20 10:264,478

  李玉岿《喧嚣钢城》一,女神梅胭红惊艳出场

  

  同学聚会时,梅胭红的出现,让全场骚动不已。 真是“一双笑靥才回面,十万精兵尽倒戈”!女人应该是嫉妒:老天不仅给了她魔鬼一般的身材,天使一般的面孔,还给了梅胭红惊人的财富。男人,估计都开始了无边的意淫。

  就在梅胭红进去包间的那一刻,藜少辉下定了决心:今生,定要把原本就是属于他的这位女神征服!

  落座不久,随便寒暄了几句后,梅胭红的手机响了。她在大家艳羡的目光中,边接电话,边走向外面。

  “怎么,又来了,老板叫什么,大头……狮子大开口,等着,看老娘我怎么收拾他!”标准的普通话,软糯柔媚的声音里,发出了极不对称的强硬的字眼。当然,实际上梅胭红还双眉紧锁,脚步沉重。刚刚挂断电话,就听到身后一个声音传来:

  “梅总。青蛙。”随后跟出来的藜少辉搭讪着说。他那刚毅的脸上浮现出的是儒雅的神情,给人一种亲切的人畜无害的感觉。而他说的青蛙,却有点驴头不对马嘴。

  梅胭红愣了片刻。眼前这个人,二十七八岁的年纪,一米八五的个头,衣着朴素,合身,得体,穿戴普通,但是不寒酸。他那英俊潇洒,刚毅的面庞透出坚定的神情。单单从外表上看,还是很出众的。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你想泡老娘吗?老娘现在没有心情。如果你丫**够长,情调够足,改天老娘主动约你,也可能。但是现在你给我滚一边去!”刚才进了包房,只是匆匆的一瞥,还没有来得及仔细看看在座的各位,就接到了这个让她堵心的电话。所以,严格的说,梅胭红还没有看清楚在座的所谓同学里究竟谁是谁,根本就没有看清楚还有藜少辉这号人。此刻,她以为是遇到了经常遇到的那种癞皮狗。

  “那一年夏天,一个小妹妹在桃花村杨柳湾的水库里玩水,一个她叫少哥哥的小男孩用青蛙给她后背挠痒痒……”

  梅胭红愣了片刻,用细白修长且性感的小手捂了一下樱桃小嘴,接着话茬说:

  “那个小女孩不害怕青蛙,因为老师说青蛙是有益的动物!”

  “老师的名字叫韩向天。”

  “师母叫洪锦华。他们都是来自天津的支青老师。”

  “暗号对上了!”藜少辉笑吟吟的回应。藜少辉有些小得意,曾经设计了多少次午夜梦回和梅胭红邂逅的开场白,但是,实际上此刻出现的结果,才是最让他满意的。

  “就跟特务接头似的!”梅胭红也略有点激动。但是很快就用嘲讽甚至挖苦的口气对藜少辉说。由于自己的身份地位不同,这些年,追求自己的人,多如牛毛,她几乎是用对待苍蝇蚊子一样的心情和态度来对待这些人的。不论怎样的伪装,男人嘛,无非是想猎艳。不管什么理由和借口。网上不是有这样的段子吗:男人两大爱好:拉良家妇女下水;劝风尘女子从良。女人两大爱好:和穷人谈的都是钱;和富人谈的全是感情。现阶段客户的两大爱好:跟高端产品尽谈价格;和低端产品老谈质量。

  梅胭红心里啐了一口。她姑奶奶的。老娘偏偏不。老娘是属于老娘的那个白马王子的!可笑的娃娃亲,又算得了什么呢?

  藜少辉心里的波动很大,这就是那个叫自己少哥哥的红妹吗?物是人非今非昔比。

  红妹的姥爷被打成右派,下放到桃花村,变成了桃花村村民。来自上海的知青梅汉成插队落户到桃花村,和红妹的母亲相识相恋并结婚,后来就有了可爱的红妹。红妹的母亲和藜少辉的母亲是好姐妹,俩位姐妹给俩个相差一岁的娃娃订了娃娃亲。但是九岁的时候,红妹跟随母亲李惠茹姨姨回到了距离桃花村三十公里的钢城和父亲团聚。所谓的娃娃亲也就随风而去。以后,红妹又跟随父母到了更大的城市。后来,红妹的姥姥姥爷也离开了桃花村。严格的说,原本就不是本村的一家人,彻底的撇清了与桃花村的关系,留给桃花村的,只有对一家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人家的回忆和喟叹。随着梅胭红姥姥姥爷的去世,舅舅和直系亲属的相继离开,留给桃花村和藜少辉的,就是个神话般的传说。藜少辉的记忆里,一位天使一般的小妹妹,就像是在他的梦中出现过,他曾经拼命地试图要拉住她的手,但是不能。而这个梦境,似乎永远不醒。几度,刺的他的心,好痛,好痛。

  去年特种兵转业回来的藜少辉,在入伍前后,不知道周围有多少人家的好姑娘,通过各种渠道暗送秋波,但是都被藜少辉推脱了。慢慢的,藜少辉变得不合群,被村里人和周围人认为是神经病。部队没有出人头地,本来就让家里人和村里人不可理解,回来以后,不下地,不找对象,整天睡觉,行为诡秘。半夜三更练八极拳,九节鞭。有时候一晚上都在打拳练鞭。钢城算是武术之乡,但是桃花村的习武却是除了藜少辉和他的哥们薛勇和半拉徒弟牛小虎再没有几个人。甚至后来村里陆续丢了几只狗,几只鸡,人们也说是他们三人给顺走了。俩个月前,在村里人失望的眼神中,他们三个人逃离了桃花村,来到钢城。

  关于梅胭红,后来的村里,偶有人们神秘兮兮的说起,就像议论另外一个世界或者说神话传说一样。神秘,缥缈的不可捉摸。大美女,大富翁,或者嫁了大老板,宾利,别墅,甚至私人飞机,国外的农庄……而且不是空穴来风。村里是有人见识过的。柳三妞去过梅胭红上海的别墅。回来后,柳三妞叨叨:唉,咱们才是就像牛牛各虫瞎活的了,瞎活的了。然后,就是长久的呆傻和沉默,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藜少辉的心思,有谁能够理解?但是事实上,何止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几天前,当柳三妞说起聚会的事情,藜少辉毫不犹豫答应了。

  柳三妞当时落寞的说:“要不是因为你的媳妇,你不会参加聚会吧?”

  藜少辉说:“不算数的娃娃亲,你知道不。”

  “男人啊,得到的不珍惜,得不到的,整天要幻想得到。我对你那么好,你却不理不睬。你的心思,我太了解了。你是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人。为什么现在还不结婚?除了我,还有好几个对你有意思的,你看不上。你是作孽啊!我们哪一个不是百里挑一的?我要提醒你,红妹,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

  “哼哼,你要知道红妹现在的情况,能把你吓死!”

  “是吗?你要不这样说,我知道是不可能。但是,你要是这样说,我还真就不服气。一切皆有可能!”

  话不投机。但是善良的柳三妞还是积极主动的给联系和安排了这次聚会。

  今晚参加同学聚会的这些帅哥妹纸,都是他们桃花村出来的,都是梅胭红九岁前离开桃花村时候的同学和朋友。大家和梅胭红早就失去了联系。只是前不久其中的柳三妞听说梅胭红又回到了钢城开发房地产,同学们撺掇柳三妞联系到了梅胭红并组织这次聚会。

  站在梅胭红身旁的黎少辉搭讪着说问“是拉土方,堵大门的事情吗?”藜少辉的声音极富有磁性,明亮的眼睛望着梅胭红。他来到市里短短俩个多月时间,对这些行规啊做法啊,已经很清楚了。

  如果说刚才蛤蟆的事情让梅胭红吃惊的话,此刻藜少辉说的话更加让梅胭红吃惊“你怎么知道?!”

  藜少辉说“你在钢城不是搞草原明珠别墅区吗。你肯定要挖土方吧。挖土方不是需要运送的车辆和挖掘机,以及倾倒废土的地方吗?这些行业全国不都是被某些人垄断着吗?难道说钢城能够例外,你的开发公司能够独善其身?”

  梅胭红不说话,一双满含秋水的大眼睛定定的看着藜少辉,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颀长白皙的脖子,带动着脖子上的挂件也在晃悠着。“但是,你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对于一家知名的房地产公司来说,这些事情,还遇到的少吗,还在乎这些事吗?”

  梅胭红的神情和语气有点激怒了藜少辉“我知道,但是你们最终的结果不是被动的接受和被动的挨宰吗?你们的好大一块利润,不是在刚开工的时候就注定被这样分割去了吗?但是我要给你处理,也许你的代价只是一个小小的零头。”

  或许是对方坚定的眼神和坚定的语气,从而让梅胭红不得不重新审视眼前的藜少辉。九岁的时候,她和母亲回到了钢城,陌生的城市,陌生的环境,更主要是陌生的人。当时二年级开学,她满口的桃花村口音,不时的让同学们哄堂大笑。有几个男同学还动手动脚,拉拉扯扯的说,乡下妞,土气太重了,太重了!不过脸盘还是不错的!她的眼泪一下就涌了出来,随手打了那个男同学一个耳光。……哭闹,逃学,几度要跑回桃花村找她的少哥哥。她当时最大的愿望就是和他的少哥哥在一起。如果少哥哥在的话,就眼前这三五个流里流气的小痞子,还不够少哥哥的三拳俩脚收拾的。在她的记忆中,少哥哥就跟着他的爷爷。父亲和二叔练习八极拳,闻鸡起舞,风雨无阻。后来,慢慢适应了城市,适应了环境也适应了同学。但是一个英俊少年的影子,挥之不去。直到上高中的时候,才逐渐逐渐的淡忘,变得极其的模糊。后来关于桃花村,关于桃花村的一切,在她的记忆中,就像是在梦里的一个温馨的场景一样,模糊,亲切但是又无法触摸。总部设在北京的震寰房地产开发公司,在世界,全国的大城市,都有项目,作为从父亲手里继承了权柄的大股东和副总的梅胭红,本来不需要亲自出面来西北一个三流城市进行具体的开发工作。但是,最终,萦绕在心头的那幅儿时记忆模糊的图画,还是让她主动请缨来到了钢城。物是人非几度春,燕来燕去事三变。政府部门的交涉,相关领导的会谈,扯皮,拉锯,美元金条……在这个世界上,至少在这个国家,和政府部门打交道需要你付出的所有努力,除了没有被潜规则,梅胭红在短短的几个月,都遇到了而且做了。一度的焦头烂额和孤苦无助,多次的要放弃了,幕后的父亲也提醒,要是感到有困难,就不要坚持,因为不需要坚持,自然有人替你来做。汪宏森也劝他不要太累,因为没有必要。只要不想做,就可以回到北京,完婚,过金丝雀的日子。况且他们不是准备半年内完婚嘛!但是越是这样,她越发不能放弃,那样不就是给大家证明了自己是一个无能的二世祖吗?至少她要把钢城这个西北城市的大项目圆满的完成,她才会打道回府,和汪宏森结婚,在北京,上海,伦敦,纽约,那些豪宅休闲度日。至于桃花村那些个童年的同学好友,可以适当的给一些帮助。她的经济实力,现在就是把全村的人都养起来也是小菜。关键是,从开始入手钢城草原明珠别墅区项目到现在几个月,超乎想象的难度和压力,相关部门各种各样的打压,和事无巨细的推销产品,让她原本有些小期待和桃花村老乡故旧见面的心情,早就荡然无存。一个矜持的淑女,现在变得有些暴戾,张口就想骂人。就连这次和小学同学的聚会,曾经在初中时候多次期待的事情,她也没有心情,只是在柳三妞的多次邀请下才出席的。

  “好的,你要愿意,你要有这个能力,你就试试吧。不过在没有成功之前我是不会付给你开工费的。而且你惹了麻烦,也与我无关。”

  “一言为定。”虽然藜少辉的语气平静,但是那种由心底发出的霸气,甚至让梅胭红不由一震。藜少辉的一个没有做出的动作,让梅胭红看了出来。

  梅胭红冷哼一声“握手嘛,还是免了吧。等你成功了再握手也不晚。算你还是懂得社交礼仪,没有大刺刺地伸出你的手来,哼!”

  藜少辉也不尴尬,把自己每天打八极拳和练习九节鞭的大手在空中晃了晃,又看了看,自嘲而又特别绅士的笑了笑。

  “现在我就来安排。”随后,藜少辉给薛勇打电话。

  梅胭红有些急“你也不问问是谁干的,什么情况!”

  “不需要。”

  同学们陆续已经到齐。寒暄。开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喧嚣钢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喧嚣钢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