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宝xp2019-03-24 07:372,206

  宝军注意到抱头的大伯和抬尸的人都没有掉泪,大伯也只是抽泣没有眼泪。根据老人们的说法,活人的眼泪是不能掉到死人身上的,一种说法是怕将死人定住永世不得翻身,另一种说法是活人的眼泪会引起诈尸,让死者不愿意离开。

  宝军不知道这种说法是真是假,但每一个子民都认真的执行者,哪怕这些说法只是杜撰也没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给自己和别人带来麻烦。尤其是在面对死者的时候,中国人都讲究死者为大人是有灵魂的。

  而且人时候灵魂不会立刻就离开,他们会时常回来看看。

  宝军知道每当村子里有人去世以后,都会有人被找上身,夜晚经常做噩梦,梦到死去的人吓唬自己,尤其是身体比较弱抵抗力差的人是最容易被找上的。还有一些人严重的白天也会时常精神恍惚。

  宝军大娘此时正坐在地上呼天抢地的表示自己对大爷爷死的心痛,大娘的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宝军听不清她在说什么,估计是怕大爷爷以后找自己的麻烦再为自己求情吧!看她那种惺惺作态的样子宝军觉得这个女人更加可恨了。

  宝军的大娘是隔壁村的闺女,家里还有两个哥哥。当初她嫁过来的时候父母还在,不过没两年老人都去世了,就剩下两个光棍哥哥了。

  宝军大娘最初嫁过来的时候还是挺孝顺老人的,对大爷爷和大奶奶是出了名的好。一年四季隔天必给老人洗脚,所有的家务活她一个人都干,那时候大奶奶也没有痴傻,每天逢人就夸自己的媳妇好,比闺女都知道疼人。而且这儿媳妇几乎不回娘家,有时候是大爷爷他们提醒她才会回去一趟,而且都会当天就回来,从来没在娘家过过夜。

  大爷爷的儿媳妇那时候不但人勤快会来事,嘴也是抹了蜜的甜,天天把老两口逗的合不拢嘴。看着儿媳妇这么懂事自然是高兴,他们觉得自己的后半生可以放心的交给这儿媳妇,于是在她过门的第二年里就把家交给儿媳妇管了。

  最初的时候一切都还好,可是后来大爷爷家的那点东西每天被儿媳妇以这样那样的借口一点点儿的弄走了。开始的时候这儿媳妇还问问大爷爷,可是后来干脆问都不问了,之后老两口的屋子里除了一张火炕她搬不走其它的都被弄走了,连吃饭的碗筷都没剩下。

  大爷爷和大奶奶自然是生气就去找她理论,但是根本进不了人家的屋。

  大爷爷他们怕被街坊四邻笑话没敢声张,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这一切他们那个不争气的儿子都没有阻止过。曾经大爷爷想把儿子叫出来说道说道,可儿媳妇看到后像大孩子一样拧着耳朵就把他薅走了。

  大奶奶为这事没少埋怨大爷爷,可是埋怨又有什么用,大奶奶又生气又憋屈,街坊四邻的还不好说。后来她的痴傻跟他家儿媳妇不能说没有关系。

  给大爷爷临时搭建的灵床就在堂屋中央,大家伙把一切归置妥当以后,也要着手办理后面的事情了。

  刘春林作为生产队长挺着脂肪肚走了过来,他开始给众人布置任务,宝军看着刘春林有条不紊的样子很羡慕,有见识的人就是不一样,若是自己也能像刘春林那样该多光彩。

  刘春林让村里的小秀才带着两人设立临时账房,又让猴腿三组织人负责搭设灵棚和安排守夜的人,让刘春城负责采买发丧用的物品、食品以及寿棺,同时安排了专门负责茶水和做饭的人员,一切布置停当后刘春林的胖脸上竟渗出汗来。看他平日里说话走路费劲的样子真不像农村出来的人,估计刚才布置的这些事要消耗他几两脂肪。

  “好了,大伙都散了吧,抓紧干活,后天出殡,时间挺紧张的。”刘春林的声音再次响起。

  先是刘春城带人去镇上买来白布,三婶子带领着一帮女人开始裁布缝制了几条白裆裤给几位近亲,这边女人们都忙活着,李大芬没有参与,大家伙都知道小宝春还太小需要她照管。

  那边女人们忙活着,男人们都凑到了另一屋子里的小秀才跟前。“秀才,刚拿得白布花了两毛这是条子。”刘春城将一个纸条放到小秀才跟前儿。

  秀才看看纸条苦笑了一下,“还是兄弟你本事大能赊来东西。可是这东家压根儿没给账房钱,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小秀才说话的时候两道短粗的眉毛也跟着一起动着,让他整个人看上去很滑稽。

  “嘛意思!”刘春城声调拔高了两节儿,“这东家的事是不想办了咋地,嘛时候了还没钱。”说完他又去了女人们在的屋子。

  “唉,唉,唉,别弄了,都先停一停。”刘春城进屋虎着一张脸。

  女人们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也都停了手里的活儿。

  “城子,咋啦?”三婶子一手拿着剪子一手拽着布。

  “婶子,没咋。怕你们累着先别干了。”他在屋里看了看没见到金明媳妇。刘金明是大爷爷的独子。“听我的先别干了婶子。”刘春城不放心似得又嘱咐了一遍才出去。他边走边骂撞到了向这边走来的小秀才。

  “听听,南院干起来了。”

  “谁?”

  “还能有谁,刘金明跟他媳妇呗!”小秀才的表情透露着鄙夷。

  刘春城竖起耳朵听了听好像还真听到点儿声音,是一个女人嚎哭的声音。

  “我都听明白了,他家的事没法管。走走走,咱都回吧!”小秀才甚是不耐烦,拖着刘春城就要走。

  刘春城将自己的胳膊拽出来,那些白布还是他应得账呢!幸亏自己当初留个心眼儿拿的不多。

  “秀才叔,春城哥你们先去屋里喝茶。不能走,不能走啊!”刘金城把他们拉了回去,其实两个人谁都不想给人家撂挑子这种事传出去是要遭人骂的。

  刘金城忙活着给两人倒水又陪着说话。

  “你说这事咋整,账上没钱剩下的事情都办不了。”小秀才心里有些气,刚才众人都等着钱置办东西去,结果账上迟迟拿不出,很多人就散了各自回家了,留下的几个都是本院的近亲了,因此院子里显得冷冷清清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傻婆婆俏公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傻婆婆俏公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