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
三宝xp2019-04-02 06:402,213

  第二天早起宝青精心打扮一番就出门了,村里很多人都在背后议论可宝青不在乎那些土老帽。

  快到中午的时候宝青回来了还领回来一个。

  正在收拾屋子的李大芬停下手里的动作,“这是谁啊妮?”

  宝青有些不好意思悄悄告诉李大芬这是她对象。

  李大芬让对方进屋上下打量着这个穿着时尚,头发染了色耳朵上打了耳洞而且还不止一个洞的小伙了。

  都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越看越喜欢,可眼睛的小伙子李大芬怎么也喜欢不上来。

  刘金城回来后看到宝青领回来的对象处于礼貌跟对方打了招呼,并在一个饭桌上吃了饭,饭吃的很尴尬刘金城两口子不光一句话都没有还都拉着个脸。

  宝青两个人却跟没看见似得腻腻乎乎的在一起,是不是还要给对方夹个菜小伙子竟然当着老两口的面儿还要喂宝青。

  搞得刘金城一顿饭下来不停的在咳嗦。

  “你这个对象我们不同意,流里流气的杀人啊这是。”刘金城两口子饭后将宝青拉到一边。

  “哪里不好啊!你这是老顽固老思想了。”

  “妮啊,这人走路腿没根,说话嘴发飘,坐跷二郎腿,吃饭还吧唧嘴,一只耳朵竟然有好几个洞,不男不女的样子……”李大芬还想继续说下去。

  宝青不乐意了,“你们知道啥这叫时尚这是帅气,你们就是土老帽啥都不懂。”

  听了这话刘金城气的扬言要拿鞋底子抽她。

  然而终究是女大不中留,孩子大了翅膀硬了根本管不了。第三天的早上宝青留下一张纸条后人就不见了踪影,连同她那对象也一起消失了。

  纸条的大概意思是宝青就要跟这人在一起,即使他们不认自己这个女儿,如果他们一直不接受宝青也不在回家了。

  短短的几行字差点把刘金城气吐血,他把纸条撕得粉碎,“这就是你养的好闺女。”他气到发抖不停的职责李大芬,“你还哭啥!就当咱没有这个闺女。”

  他这话出口李大芬的哭声更大了,她的哭声婉转像是在诉说,可是没有倾听的对象。

  那一天刘金城仿佛老了十岁,人变得有些沉默,平时喜欢饭后出门找老伙计们聊天的他竟然有一个多月不曾出门,搞得村里人以为他生病了。

  后来他们也想开了儿孙自有儿孙福随她去吧!

  幸而宝春毕竟懂事守在老两口身边,每天还能给他们宽宽心。

  刘金城有个亲大哥叫刘金东去年自己拉土垫了地脚今年准备给儿子盖房子娶媳妇用,谁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邻居刘甲竟然将自家院墙的一部分盖到了刘金东的新宅上,刘金东找对方说了几次刘甲都不肯将院墙挪喽。

  刘金城听说这事以后决定去找找刘甲,刘甲到是给了刘金城面子答应等到刘金东盖房子的时候就把院墙扒了。为这事刘金东还专门摆了一桌酬谢刘金城。

  眼看麦子就成熟了可把刘金城急坏了,别人家都是全家总动员齐上阵把麦子收回来,可自己家宝军自从走之后一直没有回来也没信儿,宝青更别说,宝春虽说能给帮上忙可毕竟还是孩子。

  老两口怕下雨麦子收不回来起早贪黑的干活,幸而大哥刘金东家有时过来帮忙收完了一块儿麦子,只剩下一块儿地里的麦子老两口就不着急了。

  “这是哪个王八羔子干的,肏你祖宗的,偷爷爷家的麦子。”刘金城扔掉手里的大镰站在地头一顿骂。

  “大清早的听见丧门鸟叫,真晦气。儿子不见人,闺女跟人跑,当自己的爷爷吧!”

  刘甲家的麦子地正好跟刘金城家挨着,刘金城在地头大声骂他也开腔骂。

  两人一来二去竟争执起来,刘金城心里有气拿起大镰就要往刘甲身上抡,幸好刘甲躲得快不然肯定要见血了。

  刘甲也不是好惹的主,他捡起地上一块大土坯照着刘金城的脑袋就砸去了,刘金城躲闪不及正给砸中,气红了眼的刘金城顺手就将手里的镰刀扔了过去,这一下要是中了刘甲的脑瓜子都要开瓢。

  不过大镰在空中打了几个圈儿后重重的砸在了地上,距离刘甲还有一段距离。匆忙赶来的村民都过来劝架了,虽然刘金城被砸了一土坯也没啥事,刘甲更是毫发无损。

  今天早上刘金城是来割麦子的可是来了以后发现自己的麦子被割去了一大片,再看看旁边刘甲地里放到的麦子量明显比他自己家割出来的麦子多。

  刘金城心里的火突突往外冒,冲着刘甲的后背就开了骂呛。

  “你也真是的,明知道是他家偷得以后咱防着就是了,非要跟他干仗何苦呢!你不知道他家大儿子在外面是个有头有脸的人啊!咱得罪不起。”李大芬叨叨这些本是为了给刘金城宽心可这话让他更堵心了。

  “你个女人家知道个屁,别在这添堵。”

  刘金城心里憋屈的自己喝着闷酒,宝军一走几个月一点音讯都没有,宝青又给自己添了一大堵心,自己这是造了什么孽!

  半个月后地里的活儿终于忙完了,刘金城也总算能松一口气了,可谁知还有更大的麻烦等着他。

  那天上午家里来了两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站在院子里不肯进屋。

  刘金城不认识他们心里也捏不准是啥事。

  “我父亲被你打伤了已经有半个月不能下床了,这件事情你知道吧!”一个年轻人语气严肃面有怒意。

  “你父亲是哪个?”刘金城不知道对方是谁更不知道他嘴里的父亲是谁。

  “刘甲。”

  刘金城觉得很可笑自己才是被刘甲打的那个人,对方却反咬一口。此时他也知道了这个年轻人是刘甲的大儿子。

  刘金城觉得有必要将当时的情况跟对方说一下,可不管他怎么解释怎么说对方只一口咬定刘金城是凶手害的他爹半个月不能下床,若不是自己回家还不知道这件事情。

  甚至从对方的嘴里刘金城还听明白了,刘甲是个受害者从那天自己因为大哥的宅基地去找他开始,一直是自己欺负他,他人身受到威胁不敢跟儿子说,最后还是被逼的没有办法才说出实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傻婆婆俏公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傻婆婆俏公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