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
三宝xp2019-04-05 07:582,345

  刘宝军觉得这一切都不可能,这种事情只有小说中才会出现,大爷爷都死了怎么可能会因为一块儿锡箔纸起尸呢,这人真是能忽悠。

  大奶奶接着讲到大爷爷埋葬的地方地下有一个水潭,但因为某些原因这个水潭目前已经找不到了,但是那些水汽还是存在的,这些水汽会让进入尸体,因为有锡箔纸的存在水汽在进入尸身后便被封存在体内。

  在水汽的滋养下大爷爷必会起尸。

  在刘家庄谁会做这样的事情,宝军将那些能接触到棺材的人过了一遍,觉得那些人都不太可能做这样的事情。

  大奶奶不会去回答宝军的疑问,只是告诉他,大爷爷已经被用了穿心钉,十年内不会起尸,但是十几年后会不会她就不能保证了。

  而这十年的时间恰恰是留给宝军成长的,到时候刘家庄的刘姓子孙能不能摆脱噩运就要看刘宝军的了。

  听到这里宝军觉得眼前这个人很高深,但也很可怕他怀疑对大爷爷的手脚就是她动的,不然她为何会知道的如此清楚。

  宝军心中所想瞒不过对方,她只是呵呵在笑,以一种嘲讽的戏谑的激励的声音。

  你算是陈老太选中的人,以后的事情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之后便是沉默,良久的沉默。宝军也才明白眼前的大奶奶又是大奶奶了,对于自己的疑问她给不了任何的答案。

  宝军那时候觉得此人纵是有些本事也是在危言耸听,一块儿锡箔纸一个死去的人对自己的血亲能有什么威胁,那人估计只是在故作高深罢了。

  前几年刘家的血亲过的安然,甚至金明大娘还给自己的两个光棍哥哥找到了媳妇。

  有个女人跌跌撞撞的闯进了刘家庄,穿的肮脏不堪,晚上在麦秸垛子里睡觉,每天白天挨家挨户的乞讨。

  那天金明大娘竟然把这个女人领回了家并给她做了饭,这女人有些呆傻她坐在凳子上吃着饭只是一个劲儿的傻乐,吃完饭后金明大娘发现那傻女人刚刚坐过的地方一片红。

  虽说她有些厌恶,但还是给她洗了澡,换了衣服,并将这个女人送回了娘家,对于她的到来娘家哥高兴的合不上嘴,又加上还给带来个女人,对她更是千恩万谢。

  这个傻女人成了那两个老光棍的女人,是两个男人共同占有一个女人,也许他们是抽签决定谁来陪睡,也许是定下约定分单双号决定。

  这个傻女人的生活里每天就是吃饭睡觉,两个男人轮流看着怕她跑了,若是两人都有事便将她锁在家里,或是捆起来。

  后来听说这个傻女人生了孩子,但是孩子爹是谁有些难判断。

  宝军在那一年读了大专而且马上就要毕业了,对于那时的的大学生来说,宝军肯定是要进国家单位吃公粮的。

  在他即将毕业那年他的叔叔刘金东家里填了小孙子,这对血亲的刘家来说是大喜事。

  血亲的刘家太久没有小孩子降生了,这次还是个男孩,刘金东自然是高兴,他请了全刘家庄的人来给孩子过十二天。

  那次宝军也回来凑了热闹,宝青因为在外面打工没有回来。

  小孩子长得白白胖胖甚是招人稀罕,大家伙都夸金东叔有福气。

  宝军也是由衷的高兴,自己有了小侄子也当叔叔了。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就会过去,这年七月宝军顺利毕业,并被分配到了县工商管理局上班。

  虽说不是特别热门的部门但这样一来宝军也成了国家干部。

  在正式去上班之前宝军还能在家待上一个月的时间。

  这对刘金城来说是天大的好事,看他每天乐呵呵的样子,逢人就夸自己儿子有出息,端的是铁饭碗吃的是公粮。

  对于刘家庄来说宝军是第一个当上国家干部的,刘金城的自豪和骄傲是谁也挡不住的。

  这年的夏天特别的热,热的人心烦气躁,再加上外面知了吱吱吱的叫个不停,让宝军更加烦躁。

  他起身去院子里提水准备冲个澡给自己降降温。

  外面一群女人叽叽喳喳的声音像烦人的知了声一样塞进了宝军的耳朵里,他就奇怪了这些人大中午的不怕热还能这么有精神。

  冲洗完后他拿了一件白色的衬衣穿上,头发有些湿漉漉的让宝军整个人看上去帅气而清爽。

  宝军一米八多的个子,刚刚回来才几天来上门说媒的人都挤破了他家的门槛,不过以现在宝军的身份,不需要他自己出面刘金城就直接给推掉了。

  用刘金城的话来讲,宝军是拿工资的人怎么也要找个城市里的姑娘才配得上他。

  宝军对此无所谓只是目前还没有结婚的想法。

  宝军走到门廊处这里偶尔会有穿堂风吹过,也能看到那些聊天的人。

  李大芬竟然也在其中宝军都没见她出门。

  这帮人正在逗金春叔家的孙子。金春婶子抱着他,小家伙现在十个多月了正是好玩的时候,逗得那些人咯咯笑,他自己也是高兴的吐泡泡拍巴掌。

  逗了一会儿小家伙就烦了,开始哭闹起来,手脚并用的拍打着。

  估计是饿了,金春婶子哄着他抱着朝家走去。

  他们回家要穿过宝军家,宝军还想抱抱这小侄子呢,只是小家伙哭闹个不停,宝军还是放弃了这想法。

  “孩子肯定是饿了。”金春婶子这话说说给宝军听的。

  宝军笑笑,这小家伙的脾气够大的看他急得样子不停的用手挠自己的脸。

  “熊孩子脾气真大,挠自己不疼啊!”金春婶子一边走一边哄。

  第二天下午宝军正在家里看书,李大芬领着金春婶子进来了。

  金春婶子的神情有些不好,看她的样子应该是没睡好觉。

  “宝军,婶子求你件事。”

  “婶子别这么说,都是一家人,你说。”

  金春婶子来的目的是想让宝军去请陈老太,她家小孙子从那天后一直哭闹,家里人都以为他是被不干净的东西找上了。

  可是请了两个给孩子收魂的人都没有起作用。他们便去请陈老太,可连续去了几次陈老太都不肯答应,这才来找宝军帮忙。

  “孩子怎么了?”

  “一直挠自己,脸都被挠破好几处了,还总用手抠鼻子眼睛,不让抠他就哭。”

  “是不是生病了?您先带孩子去镇里看看。”

  金春婶子没有说话转向李大芬。

  “你婶子都张嘴了,你就去一趟吧!”李大芬主要是怕别人挑理,再加上她为人善良,不愿意看到别人有难处而袖手旁观。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傻婆婆俏公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傻婆婆俏公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