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阿喜2019-04-18 16:362,095

  张汤对继任丞相倒是信心满满,尤其在他暂摄丞相之职后更是觉得非己莫属,甚至他的属吏有些在私下已经称他做张丞相,虽然听到了假意批评几句,但内心却深以为然,霍光分明能察觉到此时张汤不经意露出的浅笑,每到这个时候霍光就会困惑御史大夫是不是高兴得太早。

  上林苑狩猎后的第一次朝议,志得意满的张汤甚至带着霍光和桑弘羊一起参加,他希望他的左膀右臂能够见证他位极人臣的光辉时刻,和桑弘羊不同,霍光只能跪在宫殿里最不起眼的角落,但他还是能够感受到大将军目光扫过他时表现的诧异和皇帝几次朝这边投来的冰冷眼神。

  不出霍光所料,几件政事议过之后皇帝对将张汤扶正一事仍然只字不提,而是让大家探讨由谁接任汲黯空出的右内史比较合适,惯例上像右内史这样的地方官由丞相考察并予以推荐,如果皇帝有任命张汤做丞相的意思不会抛出这个议题,但是心猿意马的张汤可没意识到这其中细微的不同,他只以为现在正处于汉匈战争走向拐点、国家财政改革推行如火如荼的阶段,皇帝亲自过问眼皮底下的地方人事又无可厚非,毕竟长安城称得上“各抱地势、勾心斗角”,有些政策假如长安的左右内史执行不力,那么骑墙观望的其他郡县必定在贯彻落实时大打折扣,这在汲黯任职期间已经暴露出了弊病。

  皇帝把目光投向张汤,这俨然形成了习惯,每次朝议皇帝都给予张汤最先也是最充分的话语权,大司马虽然位列百官之首,但终究是武将不谙政事,而今天张汤觉得这是天子的一种暗示,能决定右内史这样的要职的人不就是丞相嘛。

  张汤不无得意地站起身,走向议事大殿的正中廊道,在这里他不止一次地高谈阔论,他熟悉这个位置,这里可以仰视君王,也叫群僚仰看自己。

  霍光仰视着准备侃侃而谈的御史大夫,目光却从卫青身上扫过,他心想,难道张汤真的觉得皇帝叫他推荐右内史这个肥差是件好事吗,今天的朝议从一开始就像是对张汤的试探,缺少汲黯的制衡皇帝怎么可能叫独当一面的张汤在右内史这样的位子也安插自己人,张汤是朝中锐意改革派的代表,而汲黯曾经代表的保守派现在全面落在下风,霍光看得出来如今大将军越发老成持重,又受平阳公主的影响,身边聚拢着诸侯王和反对张汤的朝臣,这些人希望卫青能够利用大司马统摄朝政的权力影响陛下放缓改革的脚步,所以,看似铁板一块的朝廷实际已经有卫青和张汤对峙的萌芽,当然,卫青是个非常谨慎小心并且和张汤一样擅揣人主心思的人,他不会公然为守成一派站脚助威。

  张汤朝皇帝和大司马大将军深深一揖,“臣举荐定襄太守义纵为右内史。”

  大殿上瞬间出现了嗡嗡的议论声,义纵和张汤素来不睦,任谁也不会想到代理丞相会举荐此人,霍光暗暗松了口气,至少表面上这种搬石头砸自己脚的行为算是对其自身权力的平衡,义纵长年在地方就任,在长安却颇有知名度,他和张汤一样都以严酷闻名,但二人却有难以相容的过节,当年张汤受宁成提拔才得以崭露头角,而义纵却靠逼杀宁成名声大噪,朝堂上的这些人哪一个不是八面玲珑,张汤能和义纵达成共识必然存在某种见不得人的交易,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叫张汤耍弄得得心应手。

  皇帝轻轻咳嗽了一声,宫殿建设时在这里有扩音的设计,所以不需要太大声坐在角落的霍光也能听得一清二楚,“可是他的姐姐曾为太后瞧病所举荐的那个义纵?”

  义纵的姐姐义姁医术造诣很高,深得太后喜欢,后来太后问义姁家里有兄弟在朝中当官吗,义姁无奈摇头,家中只有一个弟弟却不学好,成天游手好闲,还干过打家劫舍的买卖,哪里会是做官的料呢。长姊如母,太后也有弟弟如何不知道眼前这个医女恨铁不成钢的心情,皇帝来请安的时候便特意嘱咐要关照义姁的弟弟,这个人便是义纵。

  破格收录为中郎的义纵没多久就被下放到地方做县令,主管一方之后义纵以雷霆手段惩处当地豪强,有做盗贼经验的他对作奸犯科之辈有深入骨髓的了解,他的治理方法简单粗暴卓有成效——杀,一时豪强人人自危而百姓得以安宁,当年中央对各郡县考核,义纵所管辖的县被评为全国第一,从此义纵平步青云,先后调任长陵县令、长安县令,在长安县令任上因处置皇戚欺凌百姓案件而获得法不避权贵的美名,同年义纵升迁至河内郡都尉,之后调往南阳郡,诛灭曾经烜赫一时的宁成家族更是名声大噪,后来因定襄治安混乱,朝廷任义纵为定襄太守治理当地,义纵又创下了一日之内斩杀四百罪犯的纪录,从公心出发,现在桑弘羊的货币改革推行遇到极大阻碍,需要像义纵这样的人行杀伐之事以震慑存心阻挠之人。

  皇帝又把目光投向卫青和群臣,却刻意越过霍去病,见众人都没有反对的意思,说道,“那就采纳御史大夫的意见,任命定襄太守义纵为右内史,收到谕旨即刻来长安就任。”

  当天的朝议之后只是探讨了一些无关痛痒的事,虽然张汤很希望霍去病能提醒皇帝朝中丞相之位不容空缺,但霍去病没有理会他数次探出身子假意咳嗽而不断投来眼神的暗示,退朝的时候霍去病故意放缓脚步等和张汤并肩才低声说,“皇帝既然有意不提此事自然有他的道理,忍一时风平浪静,大人多少年都捱过来难道还差这几天吗?普天之下还有谁比您更胜任此位?”

  张汤点头称骠骑将军责备得是,升任丞相十拿九稳,归根到底不过是时间问题,可偏偏在这个时候,淮阳郡出大事儿了。

继续阅读:8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霍光传:汉武故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