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嘉应子
阿傻2019-03-20 12:081,473

  大海下班后没有直接回出租屋,坐着公交车来珠江边漫步。或许因为他名字叫大海,也或许是他在海边出生,每当心烦意躁遇到难题时海的气息总能带给他一丝丝的平静。从漆黑的海印桥底走到灯光闪耀的广州塔,珠江两岸的高楼幢立灯火霓虹纸醉金迷,滨江路上的车辆熙熙攘攘,仿佛这个生活了多年的城市不再属于自己。入秋的广州,江边己是凉风习习,大海一个人独自走着一直思考一个问题“明年9月小孩要在那里上小学”,但想好几个月又傻傻地在江边走一个多小时却还是无法决择。最近几个月走访所有对在广州上小学比较了解亲戚朋友同学,没有户口和房产在广州要公立小学基本都要十万八万的助学费,这个数额几乎是自己大学毕业十年的所有积蓄。上私立学校至少也要六七千元一个学期,这只不过是可以将十万分期付款而己,并且私立学校大都没有公立的好。让小孩回老家读,自己也回老家找一份工作,但老家没有自己现在从事行业的公司,换个行业吗又得从零开始,光想想都觉得可怕。让爷爷奶奶带小孩回老家读,这意味着小孩要成为留守儿童,想到留守儿童不禁想到了30年前的自己……

  1990年祖国大陆的最南端,靠近小镇的一个小村庄,同样是一个秋天的傍晚,妇女们在家门口用水泥钢筋浇注的水泥板上刷洗着衣服,几群儿童在马路边弹着弹珠,你追我赶莺歌燕语。

  “叭…叭”小桥车的鸣笛声划破村庄的宁静。

  “大海,你家来亲戚了”琴婶大声的叫嚷着。大海站起身来往家里一看,果然小桥车是停在自己家门口,从车上下来一个矮个子的中年男人,手里还提着两盒月饼。大海瞄了瞄那名中年男子一时想不起是那个亲戚,又看了看小桥车大海就知道,因为大海只有一个亲戚有小桥车,那就是大伯父亲的战友,大伯每年中秋节前一两天都会开车送两盒月饼给我们,大伯送的月饼要比小卖部卖的好吃很多,连月饼中的蛋黄都比小卖部多一个。不过还是爸爸过年的时候带回的一种叫“嘉应子”的糖果最好吃,包装袋很漂亮而且比一般糖果要大,酸酸的很好吃,小卖部没有得卖,就连镇上都都没有。

  “对了,中秋节过了很快就到过年了,爸爸快要回来了,又有嘉应子吃了”大海想着口水都流出来了。

  “不过每次爸爸带回来的东西都是哥哥先吃到,爸爸一定是从小镇那条路回来,如果我一直注意这条路来来往往的人一定可以先发现爸爸回来,就会第一个吃”

  “但是爸爸长什么样呢?好像记不太清了。”

  “像大伯,不对好像高一些。”

  “像爷爷,不对好像爸爸脸没皱纹。”

  “像二叔,也不对爸爸没那么高“

  “像邻居张叔,哎!好像更不像”

  “爸爸到底长啥样呢?对了!家里床底下的铁盒里有两张红色的小本本上面有爸爸妈妈的照片,回家拿来看看就知道。不行!不能拿!上次拿那个铁盒子出来玩时把一个银元弄丢了还被妈妈一顿胖揍,妈妈说里面有贵重东西不能拿出来玩。”

  “哎!算了,想不起来就算了。再不回去月饼都被哥哥姐姐吃完,再说琴婶村里和镇上的人她都认识,大伯来她都叫我,爸爸她肯定认识也会叫我的”想到这,大海跳了跳一溜烟就跑回了家里。

  大伯放下月饼和妈妈聊聊几句就走,妈妈切了一盒月饼让我们吃了,另外一盒放桌子上叫我们不能动要留到中秋节晚上拜月才能吃。大海边吃着月饼边想着爸爸长什么样子,渐渐地天已经全黑。

  “大海,发什么呆,去小卖部看电视去,雪山飞狐!”大海哥哥推了他一把。

  “别推我,不去!”

  “你不去我去了!“大哥说完就跑出去了。

  “爸爸到底长啥样呢?”

  “像谁呢?”

  “爸爸会带什么吃的回来呢?”

  “最好是镇上没得买的”

  ……

  大海反复地嘟囔嘟囔着就睡着了。

继续阅读:第二章 绝世宝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留守自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