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你还是处男么?
午小俊2019-03-27 17:333,184

  那为首男子看着自己两人重伤,朝麟逸说道:“你是个宗派的人?”

  “我啊~~~好像没进过什么门派。”麟逸笑着回答。

  “不可能,你刚刚使用的武技,除了皇室和那些大门派的嫡传子弟,不然你不可能有这么高级的武技的。”男子目光死死地盯着麟逸,他自己也是怕,他虽然是周家的护卫队长,可是在天麟大陆,还是有很多可以和周家匹敌的势力,哪怕比周家强得势力没有几个,他也是怕惹到他惹不起的人。他看到麟逸用出来的武技级别不低以后,便心生惶恐,要是自己杀了眼前的少年,得罪了某些权贵,要是闹起来的话,周家把他交出去平息估计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这是基于强迫症晚期意淫出来的自慰幻想吧,非要把我设定到某个成名老傻逼的团队里面?”

  男子听了麟逸的话后,脸色难看得如同猪肝,随后男子对麟逸问到:“那敢问阁下的师傅是哪位呢?”

  “我操,你们是来抢人的还是来查户口的!”

  “这位公子,对面的小女孩对我们周家有……”

  “别叽叽歪歪的了,这两人我保了,要带走,打赢我再说!”

  听了麟逸的话以后,终于有人忍不住地朝麟逸吼道:“小子,你够了,要不是你背后有着大靠山,你以为你现在还能站着说话么?就你这境界和实力,估计进我们周家护卫队的资格都没有。”

  “大靠山?”麟逸听了那人的话以后一脸懵逼,在笑着说:“我有大靠山?不知道正义和真理管不管用呢?”

  “小子,你找死。”这时后面有一个人握紧武器,正要朝着麟逸过去。

  领头男子拦住了他,笑着对麟逸说到:“既然你没有靠山,也没有进过门派,那我代表周家,邀请你进入周家,以你的本事,我想我们家主会很欢迎你的加入的。”

  麟逸笑着摇了摇头,说:“我可不想被人在灵识中植入怨灵。”

  为首男子听了麟逸的话后,目光瞬间凌厉地看向周姨,说道:“你和外人说了?”

  周姨低下了头,没有说话。

  男子望向麟逸,叹了口气,说:“那不管你是谁,看来我都只能杀了你了。”

  为首男子说完,将自己的威压外放,朝麟逸压了过去,麟逸面色不改地在男子的威压中。男子看麟逸在他的威压下毫无反应,眉头紧皱,两人之间毕竟相差着一个大境界,只是他不知道,麟逸的灵魂要比他强大太多了,就凭他这点威压根本就对麟逸没用。

  “我牵制住他,你们找到机会就立即将他杀掉。”男子传音给其他三人。

  麟逸看着男子凌厉地朝他攻来,另外三个人呈现出三角形奖他们围住,顿时眉头紧皱。这下子有点麻烦了。

  男子速度快到极致,比刚刚三个人都要快很多,而且移动轨迹让人很难捉摸,不断地找麟逸的死角进攻。可不论他怎么变化,麟逸总能够巧妙地躲过,并且时不时地回击。

  “不可能,你怎么能够看穿我攻击。”男子是道境一重,他自认灵力纯度和肉身强度要比麟逸强大,可他不知道,麟逸是渡过七次雷劫的,虽然他的玄阴灵力还没有经过雷劫的淬炼,可是他的身体强度却是实打实的,若是仅凭肉身全力爆发,麟逸至少也能够将他重创。只不过在爆发后需要一点时间重新蓄力,反应会变慢很多。而这一点时间,也足够旁边三人将他杀个几遍了。所以他一直在等,等一个可以将他们四人都杀了的机会,至少也要将四人重创至没有战力的机会。

   

  小悠儿红着眼眶,脸上的还残留着两条泪痕,自从麟逸和他们对上以后,她便一直揣紧拳头看着,目不转睛地盯着。皇灵鼠也是看着麟逸每一次被压制,受伤,还有反击。

  气氛越发紧张,所有人的精神都是高度紧绷着,男子也很无奈,麟逸靠着身法,经验和爆发,巧妙地躲过他一次次地攻击,即便偶尔能够击中,也只是造成一些可有可无的小伤。最终男子被从优势慢慢地被麟逸逼成了劣势,不得不被迫防御。旁边的三人,也一直神经紧绷着,生怕错过麟逸展现出来的一点破绽。

  两人大战了两个时辰后,终于都面露疲惫。这时男子看到麟逸疲惫,速度也跟他一样慢了下来,立即大吼道:“一起上,杀了他。”

  男子在前面牵制着麟逸,另外三人从其他三个方向袭来,麟逸这时倒是松了一口气,冷冷地笑了笑。

  男子看到麟逸脸上那冷冷的邪笑,心里顿时觉得不好,刚想叫住他们停止进攻,可是已经太晚了,三人已经离他们不远。这时麟逸用出刚学会的魂针,朝四面八方射去。男子看麟逸用出魂针,也是一阵诧异,可他还是立马反应了过来,立即用强大的魂力去抵挡,另外三人反应不过来,在麟逸的魂针攻击下,脑子里突然炸裂般地疼痛,顾不上攻击,双手捂头。

  麟逸同时用了身法燕返,闪到了男子后方。

  “生于混沌之中……”

  男子听到后面的咏唱,随即挥手转身,手里的刀朝后方砍去。麟逸用星源剑将它挡住,男子感受到麟逸另一只手上的剑上附上了温度极高极为恐怖的火焰,

  麟逸接着咏唱:“以燎原之势,焚尽世间万象——炎葬”

  手里的剑朝男子一挥,男子用剑挡住了,麟逸借势跳了开来,可随即以男子为中心,升起了一个火焰旋涡,将男子和其他三人卷入其中,瞬间将他们四人烧成灰烬。

   

  这时,旁边的小朋友都惊呆了。

  “卧槽!这是什么鬼?你不是寒属性的灵力么?怎么有火?就算是双生灵海,也不可能威力这么大吧?而且是可以一下子把高了自己一个大境界的人给烧成灰烬的火?不对啊,水火,阴阳本来就不相容的啊,就算是双生灵海也不可能这样啊!这什么情况?还有,这武技也不是一个御力境修士可以用得出来的啊!主人,这是谁教给你的?”纵然皇灵鼠这种传承了无数年记忆的东西,忍不住问了好多个问题出来。

  麟逸没有去理他,脸色瞬间变得很是苍白,看着四人瞬间被烧成灰烬,不禁一阵肉疼,他们身上的储物袋可是还没拿呢。

  显然,这时麟逸没有去关注那些被烧成灰的家伙,他看了看手上周姨的剑,也已经被烧成了灰,就剩下半个手柄。

  摇了摇头,他本决定是,既然已经第二次,那么也就已经算是彻底撕破脸了,本想抓个有点地位的人,然后把公良谨给换来的。毕竟青风灵力还是很值得培养一番的。可没想到,一个不小心,就把人都烧成灰了。

   

  随后,他走到那个一开始就被他杀了的人身边,把他身上的储物袋拿起来,看了看,摇了摇头,里面只有几千金币和一些干粮,还有一些廉价的疗伤药。不过,也已经够了。看完,麟逸顺手拿起那人的剑。

  皇灵鼠看着麟逸一番动作,捂上了眼睛,简直没眼去看,它在想,自己到底跟了一个多穷的主人啊,真是前途堪忧啊。

  搜刮完东西,麟逸把那人的剑和疗伤药给了周姨,疲惫地说道:“这个地方不能久留了,我们换个地方,等我恢复了再赶路。”

  “我知道,前面有个山洞。”皇灵鼠这时跳到麟逸的肩膀上指着一个方向说道。

  由皇灵鼠带路,刚到山洞,麟逸便交代了皇灵鼠看好她们,然后坐在一边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已经是正午时分。

  麟逸看周姨已经换上一身新的衣服,伤口也包扎好了,就是脸色还有点苍白。于是随便吃了点东西,便带着周姨和小悠儿往绿箩城走去,麟逸和皇灵鼠走在前面。

  一路上,众人都安静无语,就连平时最闹腾的小悠儿,从看着麟逸大战过后便一直没有说过话。

  “呐,主人,我有个问题想问一下你行吗?”皇灵鼠这时坐在麟逸的肩膀上,双手插肩,表情严肃地说道。

  “说”

  “你还是处男么?”

  麟逸二话没说,抓起它便丢了出去。皇灵鼠胖得跟个肉球一样,摔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来。痛得朝麟逸哇哇哇地破口大骂。

  “你是不是想死。”麟逸淡淡说道。

  “你…你…你…你居然这样对我,要不是老夫跟你性命相连,劳资才不管你死活呢。”皇灵鼠气得站在地上吹胡子瞪眼地指着麟逸说道。

  听这话,麟逸皱了皱眉头,吊起皇灵鼠放在自己的肩膀上,问道:“什么情况。”

  皇灵鼠掐着麟逸的脸说道:“你在使用灵力形成的冰箭时,上面有带有冥气。你知道冥气要怎么来么?”

  麟逸摇了摇头,问道:“是怎么来的?”

  这时皇灵鼠也不鸟麟逸,就站在他的肩膀揉着自己的屁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寒冷国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寒冷国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