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丈母娘功法
午小俊2019-03-25 18:493,245

  这天阶功法毕竟是丈母娘功法啊,传说要是仙人才能创造出来的,若非抱上仙界大腿,无人可得,本来这种逆天功法是与我辈屌丝无缘来的,而现在自己脑子里就有一本,而且与自己灵海很是契合,不练就是傻大个!

  看了一会《天幽冥决》后,麟逸进入了冥想。

  只是在不知不觉中,麟逸的脑海里出现了一幕虚幻的景色。

  在一个幽暗的甬道里面,四周刻满了一些符文,每一个符文都蕴含着了无尽的道韵,仿佛自己身处于一个无尽的牢笼里。麟逸感受着符文上面的韵味,很是晦涩,可每感悟一点,自身的灵魂好似便强大了一分。

  “这难道是一份魂修的功法?”麟逸在心里想到,感受到好处,麟逸便立刻全心全意地领悟起墙上的符文。

  时间一点点流逝,不知不觉中,麟逸的灵魂强度暴涨了将近一倍。

  轰!!!

  就在麟逸聚精会神地感受墙上文字的时候,突然麟逸的脑子里一阵炸裂,麟逸头疼欲裂,这时他看到甬道深处好似有一道影子。

  一个老者,身穿一件黑衣道袍,满头白发地拿着一个锥子在墙上刻着东西。

  就在麟逸望向老人之际,老人也有所感应地看了麟逸一眼,然后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天幽一道,摄于九幽之府,以气养之,以体承载,以魂炼之,攻于心,虚于神,渡三劫,阴阳归一,化永恒,承大道,破天机。”

  说完,老者朝着麟逸一挥手,一股冷气朝着麟逸席卷而去,将麟逸裹住。

  麟逸顿时心底一颤,一股冰冷的感觉突然席卷全身,使得他头疼欲裂。他吓得睁开了眼睛,大口喘着粗气,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浸湿。

  这时,麟逸想着老者跟他说的那一段话,慢慢地引动灵气,恢复灵力,“以气养之,以体承载,以魂炼之”,这是什么意思?

  没想明白。

  这时他再根据自身的情况,纯阳灵海现在被阴老压制住,没办法用纯阳之力,所以,以前学的《流炎疾行步》是需要炎之力加持的高级身法,而就现在这情况,基本上已经算是废了,没法用,而关于那些武技,想了一下,感觉也都是没法用了。

  想到这里,麟逸看着自己的纯阳灵海,倍感蛋疼,这天地灵气经过灵海丈母娘的洗礼,犹如脱光衣服的白富美脱光衣服躺在床上,可中间却是隔着一层1.52mm的防弹玻璃,能看不能上,有种蛋蛋的忧伤。

  所以只能在阴老给自己的武技和秘术里选择一些比较适合自己的开始从新修炼。

  麟逸看着阴老给自己的传承里面,大把大把的武技,其中天阶虽然没有,可是地阶的武技却是很多,要知道,在他们天麟王朝,别说地阶,就是一本玄阶高级的武技都有可能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麟逸看了许久,在阴老的传承里,他选了一种身法武技和攻击武技,分别是地阶中级身法《燕返》和地阶低级的冰霜武技《寒羽箭》,还有几本玄阶中级和玄阶低级的武技,《冰蔓》,《玄冰弹》,《冰突刺》,《冰痕》,主要是因为这几个武技容易上手,而且,适合偷袭。

  之后连续一个月,麟逸每天白天在山洞里修炼功法,晚上便出去外面练习燕返和寒羽箭等一众武技,可自从第一次修炼《天幽冥诀》到现在,他感觉到后面好几次的修炼,都是一点作用都没有。

  在阴老给的传承里面,有着阴老对这些武技的修炼经验和感悟,而在麟逸自身的努力下,几本玄阶武技已经被麟逸修炼到了圆满的境界,而《燕返》和《寒羽箭》也已经修炼到了大成境界,就差一点可以圆满。只是麟逸知道,自己时间不多,还有很多事情得做。

  因而,在从黑死渊出来的第三十五天,麟逸在山洞恢复好以后,看着天色渐暗,他眼光凌厉地向前面的黑岭密林,冷冷地说道:“也是时候先收点利息了。”

   

  冷风飕飕,吹得前方密林窸窸窣窣地响,麟逸从自己的储物袋里拿了一件黑色衣服换了下来,纵身一跃,很快将自己融入到这片森林中。

  他现在手上拿的,也正是那柄断了的星源剑,这是他当年晋升御力境的时候他母后送给他,所以他舍不得丢掉。

  在潜行至黑死渊附近时,麟逸将星源剑拿在手上,背靠着一颗大树,调整好自身的气息,整个人好像融入到了整这片森林里面。

  麟逸本身修为是道境七重的,灵魂强度在同届中也算是很不错的存在,在修炼《天幽冥诀》后,他的灵魂强度更是暴涨了一倍,现在他的灵魂强度已经堪比太初中期的强者了。

  此时,麟逸隐匿在大树后面,可是方圆几公里内的事物却都是在他的感知里面。

   

  “哟,今天这么早来换防啊。”

  “是啊,这鬼地方,又冷又湿,觉都睡不好,时不时还会有瘴气飘来,晚上一个不小心还会遇到妖兽,真不知道几时才能回队伍里。”

  “是啊,辛苦啦。”说完那小队长带着人朝营帐走去。

   

  嗤

   

  就在他们换防不久,麟逸一个闪身,出现在一队巡逻兵的后面,一把捂住最后面的那个巡逻兵的嘴巴,将星源剑插进他的肺部,然后拔出,划向喉咙,慢慢放下。

  然后跳到第二个人后面,如此,在很短的时间内,便将一个五人的巡逻小队慢慢地杀光。

  望着地上的尸体,麟逸面色阴冷,一个挥手,用冰蔓将地上的尸体冻结。

  虽然那些士兵的境界和麟逸一样,都是御力境的。可毕竟麟逸曾经是道境,也领悟了法则的力量,现在修炼的功法也是天阶功法,修炼的武技也是士兵们很难接触到的玄阶和地阶武技,即使他现在只是御力境,可在经过玉玲珑淬炼过后二次突破的御力境,一般的御力境是很难和他抗衡的,况且是在这样的偷袭之下,在这种种地优势下,他们别说反击,连喊出一个字的时间也没有。

  击杀了五人,麟逸从他们身上也就翻出了一点点的粮食和少量的金币而已,没有找到其他什么实用一些的东西。

  “每个月道境士兵军队的粮饷至少是一百下品灵晶和五枚军粮丸和一万枚金币,可这群家伙怎么会这么穷啊,一枚灵晶也不给我。”麟逸哭丧着脸对着那群尸体说到。

  “靠,你以为我们跟你们当官的一样啊,补贴经过层层剥削到我们手里哪还有那么多啊。”

  “靠,你不是死了么?”

  “我是死啦,尸体在那里,刚刚本来走了,听了你的话,气不过,我又回来了。”

  “操,还有这样的操作,喂喂喂,你死了要遵守游戏规则,不能去打小报告啊,不然这游戏没法玩了。”

  “切,我们阴鬼才不管你们阳人的那点破事呢。” 

  说完那士兵的鬼魂便朝着远处走去。

  “还好这鬼的游戏品德不错,看来,等回去以后,要搞一搞反腐行动了。”麟逸看着地上几个士兵的尸体,说到。

  说完,麟逸便换地方继续偷袭,一个时辰内,他几乎神不知鬼不觉地找到偷袭了对方五个小队,并把他们身上的东西搜刮一空。只是每个士兵身上基本是什么也没有,这让他在心中更加坚定了反腐的想法。

  要知道,在黑死渊内,麟逸为了快点突破御力境,他可是把所有的东西都给消耗一空,最后只剩下三个回力丹。而刚刚上来的时候也是用掉了一个,现在他穷得只剩下两个回力丹了,虽然将它们卖出去,至少可以得到十万灵晶,可面对自己现在这样的一个无底洞,十万灵晶估计都不够他塞牙缝。

  而他自己心里明白,秦山敢设计陷害他,后面肯定有更强大的存在,三个月,足够他们安排好一切了,在没有了解清楚状态前,他是不能露面的。现在,哪怕不是灵晶,一个银币他都得好好存着。

  正值深夜,秦山走出帐篷,望着漫天星辰,脸上的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一阵风突然吹过,他眉头一皱,“有血的味道。”

  说完秦山便便带着自己的亲卫队冲了出去。

  查探了一下士兵巡逻的路线,发现了好几具尸体。

  “所有人集合!”秦山大声怒喝到。

  细数,少五十五人,所有人瞬间汗毛咋起,刚换防不到一个时辰,便死了三十人。

  这时,没人敢乱动,都在等待秦山下命令。

  “看来被发现了。”麟逸听到秦山的声音后,站在树荫下面冷笑道。

  黑岭森林里,风吹动着树叶窸窸窣窣地响着,秦山望着自己的队伍,所有军士的脸上都带着疲惫的神情,有的甚至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有些苍白。

  然而此时他却倍感无奈,他望着,整个黑岭森林那么大,里面又有许多妖兽,尤其是夜晚,这是妖兽出巢的时间,别说搜索了,走进去都有可能没命。本来所有人被叫来守黑死渊已经怨声载道,现在要是没有妥善解决,估计明天会不好收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寒冷国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寒冷国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