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盗天符
2019-03-27 17:293,187

  宁小凡狠狠掐了自己一下。

  嘶,很疼!

  不是在做梦!

  这就意味着,他农民翻身把歌唱的机会来了。

  “不过这盗天符……盗点什么好呢?”

  “任何事物都能盗取,那我要一座银行,也能给我弄来?”

  宁小凡坐着床上冥思苦想,“呃,还是算了,真要弄来一座银行,我估计会被囯际刑警追杀到死。”

  “要不,把大明星‘渔冰卿’给弄过来玩两天……”

  他脑袋又跳出一个邪恶的念头。

  渔冰卿。

  全亚洲第一女明星,一张颠倒众生的绝色脸蛋,不知让多少权贵富豪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影响力甚至辐射全球。

  若能和女神共度春宵,就算折寿二十年,估计也会有成千上万的男人争得头破血流吧。

  “不行!我这么道德高尚,诚实守法的人,怎么能干这种龌龊的事情?”

  宁小凡甩了甩脑袋,干脆把盗天符往兜里一揣,以后再说吧。

  ……

  翌日清晨。

  教室外的走廊上。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好美的诗啊,这些诗人,真是才华横溢。”

  楚惜颜捧着语文课本,美眸闪烁着异彩。

  作为一个文艺女青年,她平时最喜欢朗诵诗歌,从李白、杜甫到歌德、普希金、莎士比亚,她基本通读了个遍。

  “什么时候,我也能写出这种诗就好了。”少女靠在栏杆上,微微叹气。

  她穿着一身白色雪纺裙,肌肤白皙如玉,眸如两点黑漆,长发束成清纯的马尾,美得像是一幅江南水墨画卷。

  宁小凡刚上楼,直接看呆了,连手里拎着的早饭都忘了吃。

  “好美。”

  楚惜颜是二班的学委,也是清江一中两大校花之一,数千男生做梦都想得之青睐的女神。

  “不愧是楚大校花,太漂亮了,以后哪个男的娶了她,绝壁烧了八辈子高香!”

  宁小凡拿起手里的烧饼狠狠啃了一口。

  “卧槽,臭死了!”

  突然,教室里传来一道厌恶的咆哮,顾天宇气势汹汹地冲出来,指着宁小凡怒骂道:

  “宁小凡!你吃的是什么垃圾,臭气熏天的,还不赶快给我扔了!”

  “烧饼豆浆你都没吃过?”

  宁小凡又咬了一口,有滋有味的嚼着,明明这么香,哪里臭了?

  “哼,穷逼!”

  顾天宇不屑地瞥了他一眼,抖了抖衣领:“知道本少爷早餐吃的什么吗?告诉你吧,黑松露配鹅肝,一盘价值2000rmb,都抵你几个月生活费了吧?”

  “傻叉,肝是生物的排毒器官,吃多了容易中毒,悠着点吧你。”

  说完,宁小凡懒得再看他一眼,径直走进教室。

  “这家伙,说话还真逗。”一旁的楚惜颜嫣然浅笑。

  “哼,穷鬼就是穷鬼!”

  顾天宇冷冷一笑,觉得宁小凡不过是强行狡辩。

  他可是标准的高富帅一枚,无论是家世还是成绩,都是同龄佼佼者,宁小凡这穷瘪货,跟他比差天上去了都。

  教室最后一排,宁小凡捧着本英语书,看着看着就打起了瞌睡。

  “咋了,凡哥,精神不太好啊?”

  前桌一个戴着黑框眼镜,模样有点猥琐的男生转过来,猛的一下子把他拍醒了。

  他叫盛辉,是宁小凡在班里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还说呢,昨晚王者荣耀十八连跪,全特么是坑比,我都掉到青铜了!”宁小凡一提这个就来气。

  “哈哈,活该!”盛辉大笑,“叫你不和我双排。”

  “滚粗,你丫比我还坑!”

  宁小凡没好气骂道。

  ……

  上午第四节。

  班主任刘蓉的语文课。

  随着一道体态臃肿的身影走入教室,叽叽喳喳的声音停了下来。

  “把课本翻开,今天我们复习胡润东的《江南夜》,这首诗几个重点,一模可能会考……”

  刘蓉板着一张脸,就跟谁欠她几百万似的。

  上了一会儿课后,刘蓉似乎想调节一下紧张的气氛,便道:

  “诗歌,是文学宝库中的瑰宝,是语言的精华,智慧的结晶,大家平时有没有写诗的爱好?”

  写诗?

  全班同学都撇了撇嘴,他们整天刷题背单词,谁会去写诗啊。

  “课代表?”

  刘蓉微笑地看向楚惜颜,楚惜颜是学委兼语文课代表,在班里语文成绩最好。

  “不好意思,刘老师,我没试过……”

  楚惜颜歉意道,她虽然很仰慕那些诗人,但自己并没有这个基因。

  “嗯,没事。”

  刘蓉点点头,目光一扫,忽然发现宁小凡正在呼呼大睡,气得她当场猛拍讲台。

  “宁小凡!你给我站起来!”

  “擦,叫这么响干嘛,我又不是聋子。”

  宁小凡抠了抠耳朵,一脸不情愿地站起来。

  “睡觉,睡觉,天天就知道睡觉!刚才上课讲的重点你都懂了是吧?”刘蓉厌恶地瞪了他一眼。

  “草包东西!”

  四下响起一阵窃笑,三十几个同学,都幸灾乐祸地看着宁小凡。

  “切,不就是一首破诗嘛……”宁小凡翻了翻书本,一脸不屑。

  “破诗?!”

  刘蓉这爆脾气,当场就炸了。

  “《江南夜》曾经获得过五四文学奖,胡润东是华夏当代著名诗人,你一个语文考不及格的东西,竟敢说它是破诗!”

  “是么?”宁小凡眨了眨眼睛,“可我感觉,这诗写的确实不怎么样啊。”

  “废。物,你给我闭嘴!”

  顾天宇看准机会起身,义愤填膺道:“你一个农村来的泥腿子,只会种菜放牛,懂什么诗歌?你要觉得不怎么样,你倒是来一首啊。”

  “呵呵,顾大班长这么牛逼,怎么不来一首呢?”宁小凡哼声道。

  “想激我?”

  顾天宇嘴角掀起一抹冷冽的笑容,“好!今天本少爷就让你见识见识,你和我之间的差距!”

  “唉……”

  楚惜颜满脸无奈地叹了口气,这家伙,嘴巴总是口无遮拦的,要吃亏了吧。

  “废。物,你给本少爷听好了!”

  顾天宇清了清嗓音,激昂愤慨道:

  “白马踏沙观海潮,

  重游蜀地诉今朝。

  世间多少不平事,

  愿与天公借宝刀!”

  “好诗!”

  “班长真是好文采!”

  “当代杜甫啊!”

  班里的几个小弟,顿时带头溜须拍马。

  “呵呵,这是我去年到厦门白马屿旅游,观海时随性所作,献丑了。”

  顾天宇缓缓坐下,给了宁小凡一个极度挑衅、讥讽的眼神。

  楚惜颜面露惊艳之色,她没想到顾天宇品德这么差,诗却写得有模有样。

  刘蓉也是满目欣赏地笑道:

  “嗯,顾天宇,你这首诗很不错,写出了大丈夫的豪情壮志,除去文字略微生硬外,在你这个年纪已经难能可贵了。需要我帮你投稿青年杂志吗?说不定会获奖哦。”

  “好,那就麻烦刘老师了。”顾天宇得体一笑。

  青年杂志获不获奖无所谓,那点奖金他也看不上,装逼才是王道。

  然而就在这时,教室后方,响起了一道淡淡的声音。

  “无病呻。吟。”

  说完,宁小凡悄悄从口袋掏出那张盗天符,在心中默念道:“盗天符,我要一首诗!”

  “汪囯真,《热爱生命》。”

  哗——

  话音刚落,黑符化作一团流光,消失不见。

  顾天宇简直肺都要气炸了,他指着宁小凡的鼻子,破口大骂道:

  “宁小凡!你个智障玩意儿,就嘴皮子厉害是吧,有种你来啊。没这个文采,就把嘴老老实实地闭上!废。物!”

  不少同学,也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宁小凡。

  “傻壁!自己没本事,还说人家!”

  “跳梁小丑!”

  “农村人就是农村人,没素质!”

  嘲讽之声,此起彼伏。

  就在连楚惜颜都觉得宁小凡哗众取宠时,他却幽幽一摇头,缓缓开口道:

  “我不去想,是否能成功。

  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嘎!?”

  顾天宇目光猛然一滞,像只被人掐住脖子的公鸭,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宁小凡双目如星辰般明亮,在众人一片惊愕中,他继续念道:

  “我不去想,能否赢得爱情

  既然钟情于玫瑰

  就勇敢地吐露真诚

  我不去想,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

  既然目标是地平线

  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我不去想,未来是平坦还是泥泞

  只要热爱生命

  一切

  都在意料之中。”

  话音落下,他微微一笑。

  整个教室却如死般的寂静,连一根针落地,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界淘宝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