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白风
故梦千成2019-03-25 18:033,176

  “对了,你的白蛇这段时间是不是经常噬睡?”青萝漫不经心对白风说道。

  白风眼睛一亮,连连点头,“没错,白白从这个月开始就断断续续地无故进入睡眠,不仅如此,它还食欲不振,不论什么都吃不下。”

  “那就没错了。”青萝找了个凳子,舒舒服服地坐了下来,接着说“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它接下来就会彻底进入睡眠期。等醒来后,就会经历它人生中的第一次蜕皮。”

  白风心一紧“那对它有什么坏影响吗?”

  青萝看了他一眼,没接他的话,反而说起了别的事情。

  “银月白蟒蛇一生要经历九次蜕皮,每在蛇腹出现一道黑色细纹时,就代表它要蜕皮一次。每成功蜕一次皮,自身修为就会强盛一倍。直到蜕过九次皮,成为九阶妖兽后,才有资格迎接雷劫,成功渡劫,经过天道洗礼之后,就是一方领主的大妖了。”

  白风木着一张脸,什么雷劫,渡劫,天道,大妖。他根本听不懂啊,明明每个字拆开他都认得的。

  青萝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她都说得这么明白了,他怎么就不懂呢。

  白风缩了缩脖子,不太明白她为什么会用这种眼神看着他。

  青萝没好气地说道“说得直白点,蜕皮对它没有什么坏的影响。反而如果蜕皮成功的话,它就实力大进,可以成为一阶妖兽了。”

  白风心中的石头顿时落了下来,他到不在乎什么实力不实力的,只要它的白白没有事情就好。喃喃自语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青萝勾了勾嘴角,露出了一丝恶劣的笑容,直把白风和他手里的白蛇笑的心肝一颤才满意的又说道“如果它能成功蜕皮的话,那当然就没事了。”

  白风一懵,这是什么意思?他连忙追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怎么,我说得还不够清楚明白吗?好了,我妈妈和妹妹还在外面,她们肯定等急了。”青萝作势欲走。

  白风连忙上前拦着她,“你把话说清楚再走。”

  青萝不悦地看着他拦在自己面前的手说道“怎么,你还要对我动手。”

  白风脸色一红,把手收了回来。但还是挡在她面前,半步不退,坚持说道“是我的错,青萝妹妹,我太急了。但白白从小就跟着我,这件事关手它的安危,还望妹妹告诉我详情,白风感激不尽。”

  “我们是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而目我刚才免费告诉你那么多你不知情的,就算得上是对你不错的了,你还想要我免费告诉你。”青萝一字一句地直接戳着白风的心。

  是啊,人家和自己又没有什么关系,能告诉自己那么多就已经算对方人好了。这样想着,白风整个人都僵硬了,脸色也红彤彤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羞燥的。

  青萝见火后已经到了,就意味深长地暗示他道“白风,你要知道,这个世上没有从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如果要让别人帮你什么忙,那么你是不是要先投桃报李呢。”

  白风眼睛一亮,急切地道“不知青萝妹妹有什么事情,是可以让我帮你解决的的。”

  是个聪明的孩子,青萝嘴角的笑容一下子就加深了。她一手托起白风的下巴,说出了一句让白风全身冷汗直流“你不是白衣亲生的吧。”

  白风瞠目结舌,来不及多想,话就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话一说出口,他就看到青萝一下子笑了起来,顿觉不好,想起刚才那句话,他就恨不得时光倒流回去。

  “你的面貌没有一点与白衣相像的,就算你是像你的爸爸,但也不该没有一处地方与她相像的。”青萝随口说道。

  “就凭这个?”白风脸僵了一下。

  “当然,我只是随口说说。但你不是刚刚自己开口为我证实了吗?”

  听到这句话,白风脸更僵硬了“如果我不承认呢?”

  青萝诧异地看着他“如果你不承认,那我也不过是说了一句话而已,对我又没有什么损失。”

  其实白风刚一把话说出口,就知道他是说了一句废话。沉默片刻“我确实不是她的儿子。”

  “她对你很不好吧。”青萝收回放在他身上的精神力,思索起刚才在他身上看到的旧伤道。

  白风整个人一怔,闭上眼睛,只讽刺地笑了笑“那又如何。”

  “想不想脱离她?想不想报复她?”这一刻青萝笑的像极了勾引亚当夏娃偷吃禁果的毒蛇,充满了诱惑之色。

  “就算她不是我的亲生妈妈,就算她对我算不上多好。可她也算是养育了我十年,我为什么要报复她。”白风睁开眼睛,黝黑的眼睛直直地盯着青萝。

  “是吗?可是你的眼神,灵魂都在告诉我你想要报复她呢?”青萝伸手摸上了他的脸,用更诱惑的声音说“我只是不太明白,按理说你有那条小白蛇在,虽说它现在还没有品阶,但摆平那个女人还是绰绰有余的。为什么不用白白对付她呢?是有什么把柄落到她手里吗?来,告诉我,是什么东西?”

  白风抿了抿唇,涩声说道“我父母留给我的信物在她手里。”一句话就把他现在的处境勾勒了出来。

  “信物啊。”说完这三个字,她决定再添一把火“你要知道那个女人虽说人品不怎么样,但她做事可是滴水不漏的,我看再给你十年时间,你也找不到东西吧。”

  青萝说的这话可不是假话,要知道白衣搬进这个小区也有五年了。可是整个小区除了李宁宁之外,包括她的妈妈纳兰紫都被白衣表现在外的柔弱给骗了。

  认为她是如同白莲花般纯洁的人,却不知道她早就从里面腐烂了,挂在外面的也只是一个好看的皮囊罢了。

  仅从这件事就知道白衣的手腕了,若非青萝看人从不用眼睛,而是靠她的直觉。虽不说不一定会一直被白衣欺骗,但也不会一开始就防备她。若不是她一开始就在防备白衣,也就不会紧紧地盯着白衣的一举一动,也就不会发现白衣的小动作了。

  白风心一紧,放在两侧的双手握成了拳头,他当然知道青萝的话是真的。凝了凝神,他恢复了一开始的谦逊有礼,笑着说道“青萝妹妹跟我说这些,想必已经知道了解决之法。若妹妹帮我找回了我父母留给我的信物,并帮我脱离白衣,那么从今以后我白风的这条命就是你的了。”

  声音铿锵有力,显示出了主人此时的决心。

  青萝却一笑“我要你的命做什么?我只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我们之间暂时可以是合作关系。作为你帮我做事的交换,我会帮你的白白平安渡过蜕皮期,并且让你可以脱离白衣,顺便报复她一下。”

  “什么事?”青萝没有答应他的话,让他有点惊讶,但他也没有说什么。毕竟现在无论说什么都显得太过空白,他决定接下来要用他的行动来证实他没有说空话。

  青萝赞赏地看了他一眼,老实说她并不喜欢一个人说话说得很漂亮,牛皮吹得震天响,但行动上却截然相反,白风这一翻做派倒是入了她的眼。

  “帮我监视白衣,看她这几天和谁联系最多,还有她什么时候出门你就什么时候告诉我。”

  “没问题,她虽说并不喜欢我,但是对我却也没有任何戒心。”白风一笑。

  “嗯,那我们以后就是同一条船上的人啦。对了,你的白白大约再过一个星期就会进入睡眠期,沉睡时间为一个月。这段时间我会把有关于它蜕皮的东西都准备好。”青萝拍拍他的肩膀,说道。

  “需要我帮你一起收集吗。”白风认真地询问道。

  “不用了,你不认识那些东西,就算告诉你,你也收集不了。”青萝想都不想就直接拒绝道。

  白风无语。就算他不认识,她也不用说得这么直接吧。

  “对了,我们刚才的这些对话,不要告诉我的家人。不然……你不会想知道后果的。”正往外走的青萝突然一脸凶相的朝白风威胁道,大有他不答应她现在就拍死他的意味。

  白风端着饮料托盘,看清楚她的威胁之意,顿时乖乖的点了点头。

  “乖。”青萝无视他的愤怒,满意地摸了摸他的头以作鼓励。

  “小青萝,你在做什么?”就在这时,门口突然出现了纳兰紫的声音。青萝回头一看,看见纳兰紫满脸惊讶地看着自己放在白风头上的……手。

  若无其事地把手收了回来,青萝无辜地说道“妈妈,我没做什么呀。”

  “那你……”纳兰紫看看自己满脸无辜的女儿,再看看浑身乖巧的白风,两人一前一后毫无违和地从她面前走了过去。不由默了片刻,难道真的是她误会了,刚才真的不是自家女儿在占人家小美少年的……便宜?

  青萝揣着一张淡定脸走了出去,想想刚才纳兰紫的目光,她顿时默默地抹了一把冷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未来之当家做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未来之当家做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