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梦魇
故梦千成2019-03-25 17:583,232

  昏暗的天空,空无一人的旷地,贫民窟内一间破旧的房间内传来了说话声。

  “贱人,我让你笑话我,去死吧。”平常浑身柔弱地女子此刻一脸狰狞,手用力按着另一个女子的头部向水池里按。不一会儿,女子的挣扎就停止了,显然已经死去了。

  白衣将那女子的身体一脚踢翻在地,粗鲁地扯过她的手,手中拿出一把匕首,手起刀落,将女子手腕上的个人终端挖了出来。

  毫不犹豫地将终端折成好几段,随手将它扔在地上。做完这一些后,她又把女子的面容翻了过来,嫉妒的看着她娇好的面容。狠狠地用匕首朝她脸上划去,直到她脸上被划得乱七八糟,才满意地停了下来。

  “哼,卫雪,你当初不就是仗着比我好看就处处看不起我,现在看看你的脸,要是你现在是清醒的话,也不知道你会是什么表情,哈哈哈。”白衣得意地用匕首拍打着女子的脸。

  自言自语地说了一会,再看看不言不语的尸体,她顿觉没有意思了,伸出脚就把她的尸体踢进了水里,转身就想离开。

  还没有等她走上几步路,浑身就是一僵,然后她就感觉有什么东西抓住了她的脚踝。

  白衣白皙的面容落下了几滴斗大的汗珠,她选择在这个地方杀人,看中的就是此地决不会有人前来,也就没有能知道她做了什么。

  但现在,抓住她的脚的东西是什么?白衣大着肚子往下瞄去。这一看,白衣顿时差点就昏厥了过去,她看到的是一只白里透着诡异的手掌死死地扣着她的脚,她哆哆嗦嗦的大着胆子回头看去。

  白衣的眼睛顿时睁大了,眼里满是惊骇和恐惧,出现在她面前的正是刚刚才被她抛去水里的卫雪。

  她的脸上还带有自己刚刚划上去的划痕,伤口还在不断地往外渗血,再配上如同两个黑骷髅的眼睛,她整个人爬在地上,一只手抓住了白衣的脚,显然这一切都超过了白衣的心里底线。

  白衣心中恐惧之极,连连用脚朝地上的女子踢去,见终于摆脱了她,也来不及多想,她急急忙忙地就往家里跑去。一路跑到家里,略感觉有些口渴,就倒了杯水。

  ‘咕咚咕咚’两口就喝了下去,心情才稍微平复了一下,整个人缩在床上,惶惶不可终日。

  她可以确认自己确实亲手杀了卫雪,那她刚才看见的到底是什么?是鬼吗?白衣心里闪过了这个念头,于是更加害怕了,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四周,就怕有什么东西突然冒出来,下意识地将包裹自身的被子包得更紧了。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已是到了晚上十二点左右。好几个小时的心惊胆颤,白衣整个人都显得疲倦和昏昏沉沉,头一点一点的。

  就在这个时候,天花板里不知何处慢慢地渗进了点点红色的血液。血液蔓延的速度极快,不一会儿就占据了整个天花板,偶尔还有几滴落单的血液向下落了下来。将天花板占据完毕后,血液开始向下蔓延,渐渐地把四周的墙壁和地板也染上了血色。

  ‘滴答’一声,一滴调皮的血液落到了白衣的脸上,白衣模模糊糊地睁开眼睛,随手在脸上抹了一把,就看到满手的血液。

  她的心里一个激灵,抬头看见满室的血液。整个人都吓懵了,脑子里一片空白,好半晌,她才尖叫出声。

  “你到底是什么人,快出来,不要装神弄鬼的。”白衣打死都不相信这是卫雪的鬼魂来找她来复仇了,仔细想了一下,这个异状是从她杀了卫雪后才出现的,一定是有高人前辈路过看到以后看不过眼,才施以惩罚的。

  想到这里,她斟酌着说“前辈,我和那个女子之间有隙,失手杀了她是我的错,还望前辈饶过我这一次。”

  半晌没听到有人回话,她仍坚信是有人在戏弄她。毕竟如果这一切真是有人在戏弄她,她可能还不至死;但如果真是卫雪的鬼魂来找她算帐,那她今天就难逃一死了。

  相比之下,她显然更希望是后着。

  ‘咯咯咯’一阵令人牙酸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她慢慢地转过身,一张满脸刀痕的脸就在距离她的脸不足十厘米的地方。如此近距离地观看着这样一张脸,她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腿一软就一屁股坐到了床上,一时之间站不起来。

  卫雪诡异地笑着,伸直手臂朝白衣伸过来。不知为何白衣丝毫动弹不得,直到卫雪冰凉的手触到了她的脖子,她才挣扎了起来。

  她感觉周围的空气越来越稀薄,氧气越来越少,白皙的双手死命的想拽开掐着她脖子的手,就在她开始意识不清的时候,耳边传来了呼唤声。

  “嗷,痛死了。白衣,你快醒醒,放开我的手。”王磊左手放在白衣的脸上用力地拍打着,而另一只手却被白衣双手抱着死命地挠着。

  白衣心有余悸地睁开眼睛,无视了面前脸色扭曲地王磊,白衣一下子直起了身体,看向周围的环境。半晌才一下子摊倒,心一下子就放了回去。

  太好了,没有满室的血液,没有那个贱-人的身影,一切都仿佛回到了正常,就如同她刚才只是做了一个梦而已。

  王磊看见白衣居然敢直接无视他,顿时脸色黑了大半,不悦道“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没看到把我的手都掐出血了吗,还不赶紧去拿东西来给我止血。”

  白衣心中一惊,连忙看向他的手,看见他的右手上面果然有一道又一道的血痕。

  连忙跳下床,随手披上一件衣服,就跑到了外面王磊的办公室的抽屉里,正准备拿出里面粉红的一级愈合药剂。突然就看到她修剪整齐,涂上了蓝色指甲油的指甲上沾满了刚才从王磊手臂上划伤的红色血迹。

  看到这些红色血迹,她就想到了刚才在梦里做的梦,那间满是血液的房间。顿时一阵反胃,什么都不顾就跑到了水龙头下,死命的搓洗着双手。

  说来也奇怪,这几天她只要一睡着,就一定会做噩梦。前几天还没有这么恐怖,怎么就今天做的这个梦就这么真实呢。

  “喂,叫你拿个东西,你跑哪拿去了?”里面传来了王磊不耐烦的质问声。

  白衣不动神色地一边洗手,一边装做焦急的样子回答“对不起,王大哥。我忘了东西放在哪里了。”

  “你以前不是拿过么,怎么这么快就忘了。东西就放在我桌子的抽屉里。”王磊说完,又怕白衣不认识是哪一瓶,就补充了一句“里面唯一的一瓶粉红色的。”

  “噢,我知道了。”终于洗好了的白衣匆匆地拿到了药剂就连忙来到王磊身边。

  拿到药剂之后,王磊什么也没有说,指示白衣把瓶口打开,就将里面的液体倒在了受伤的部位,而被液体沾染到了的血痕,立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了起来。

  看到手臂完好无损的样子,王磊放了心。眯着眼睛问道“那个女人还没有跟你通信?”

  白衣自然知道他嘴里的女人说的就是纳兰紫,她摇了摇头“没有。”

  “说起来,你知道她是什么级别的能量师吗?”王磊突然问道。

  白衣心里一跳,她哪里知道纳兰紫是什么级别的能量师,就连知道她是能量师的事情,都是她无意间听到纳兰紫和她家的双胞胎交谈才知道的。

  好在没等她回答,就听到王磊不屑一顾的道“哼,花了五天时间都没有制作好一瓶一级能量药剂,看来也不是什么厉害的能量师。”

  “她哪里是什么厉害的能量师啊,撑死了也就是一级能量师。哪比得上王大哥,你店里都有了一位二级能量师了。”白衣顺着他的话鄙夷了一番纳兰紫,又恭维了一下王磊。

  能量师共为三大级——初级,中级,高级。其中每一个大级又分为三小级。也就是说一,二,三级能量师属于初级能量师;四,五,六级能量师属于中级能量师;七,八,九属于高级能量师。

  “那是自然,就她一个小型城镇的能量师,没有人指点,这辈子都别想突破中级能量师。我店里的王源就不同了,听说过段时间有一位中级能量师要到这里来,到时候我就请这位大人来我店里这里指点指点,争取让我哥哥王源早日突破三级能量师。”王磊有些得意的说道。

  白衣吸了一口气,连忙问道“王大哥,真的会有中级能量师大人来我们这个小镇子吗?”

  王磊显摆道“当然,以我们现在的关系,我也不瞒你。那位大人与我在主城的本家有一点关系,要不然我也不会知道这件事情。”

  白衣看他的眼神都变了,她先前扒着王磊的原因说白了就是因为这一家能量店。作为这个小城镇里的唯二的能量店,王氏能量店不说日入千金,但八百倒是差不多。

  但现在听他的自报家门,敢情他还和主城有关系呢。这可是一条大鱼啊,得好好巴结,说不定自己嫁入豪门的梦想就在眼前了。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对着露出了带着一丝讨好地笑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未来之当家做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未来之当家做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