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遇见
故梦千成2019-03-25 18:013,201

  白衣转了转眼珠,试探地说道“王大哥,你可知道那位大人的喜恶。如果知道的话,我们也好准备一下,免得犯了他的忌讳。”

  王磊摇了摇头,“这位大人今年刚满二十岁,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本人出身于主城贵族世家,并且是主脉嫡系子弟,真正的天之骄子。除了及其痴迷药剂之外,倒也没有听说过他有什么特别的爱好。”

  白衣听到他说的话,手都忍不住一个哆嗦。天,刚满二十的中级能量师,主城贵族世家,还是主脉嫡系子弟。这要是自己巴结上他,这辈子的荣华富贵就唾手可得了。

  “怎么,想要巴上人家?”王磊一看那女人眼睛闪闪烁烁地,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不由‘嗤’笑了一声,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货色,都三十多的人了,也想要巴上那位。

  他在这样想的时候,却忘了如果白衣不是什么货色,那和白衣在一起的他,又是什么东西呢?

  白衣听到他的话外之意,不由一阵羞恼。正想要反驳,眼角余光却发现她身边的男人眼中带着一丝凉薄和冷意,心下顿时一凛。

  白衣娇笑着,嗔道“王大哥,你说什么呢。我早就已经是你的人了,这辈子就只会跟着你一个人,怎么会再另攀高枝呢?”

  再说以她的年纪,都大了那位大人接近二十多岁了,那位大人只要没有特殊爱好,又怎么会看上她呢。既然如此,还不如看好眼前的,把眼前的这个男人紧紧地攥在手心里呢。

  王磊听了这句话,心下倒是舒服了不少。他不在乎白衣心里在想些什么,只要在他面前不露出端倪,他就可以不在意。

  两人粘粘糊糊了一会,白衣手上的终端就闪了一下。

  两人心下一喜,王磊连忙暗示她接通,然后他就走到几步之外,确保她们的通话时不会出现他的身影。白衣整理了一下自己,恢复了在小区时的笑容,然后用手在终端上拂了一下。

  她的面前顿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光屏,里面出现纳兰紫的面容。纳兰紫微微一笑,柔声说道“白衣,你现在可在家?你要我制作的药剂我已经制作好了,现在方便拿给你吗?”

  白衣连忙道“纳兰姐姐,我现在在小区外面,不过我马上就要到家了。一会,我到你家去找你吧。”

  纳兰紫脸上浮出了一丝难色,说“不好意思,白衣。我一会要带我家孩子出去,你现在既然在外面,那我就把药剂先给你家白风。等你回来,再让你家白风给你,这不也一样吗?”

  “这怎么会一样呢。”白衣一急,话脱口而出,说出口以后,看到纳兰紫脸上的错愕,她顿觉不好,连忙补救道“我是说,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想要当面谢谢你。”

  纳兰紫疑惑地看了她一眼,“如果你要当面道谢的话,明天或者过几天也可以啊,何必非要急在一时呢?”

  白衣脸色一僵,随意地扯了个慌“明天我要出一趟远门,可能好几天都回不来了。如果事后再谢你,未免没有诚意,所以只能现在当面谢谢你。”

  纳兰紫无语了片刻,只好答应她。“可是我现在已经在你家门口了。”

  白衣听她似有松口之意,也顾不得别的了“纳兰姐姐,我现在就告诉风儿让他给你们开门。姐姐,可否在我家等一会儿。”

  什么话都让她说完了,自己还能说什么?纳兰紫只能答应。

  结束了与纳兰紫的通话,她连忙联系了白风,让他想尽一切办法都必须要留住纳兰紫母子。

  交代好他以后,白衣辞别了王磊,匆匆忙忙地就往家里赶去。

  白风开门后,纳兰紫三人进入了白衣的家。白风与前几天被白衣踢打时的可怜样子完全判若两人,小小孩童挺直小身板,斯文有礼。看在纳兰紫的眼中就是小小年纪就有大家风范,再看看自家那两坐没有坐相,站没有站相的女儿,纳兰紫一阵牙痛。

  “纳兰阿姨,两位妹妹,你们先坐一会儿吧。”白风端着一副谦逊有礼的面容,脸上的笑容恰到好处。“白风去拿一点饮料出来。”

  “不用那么麻烦。”纳兰紫正欲推辞,就听到青黛兴奋地说“好啊好啊,我要草莓味的。”

  这个当外人的面拆自己妈妈的台的小东西。纳兰紫心塞地狠狠瞪了青黛一眼,得到的是她没心没肺的笑容。纳兰紫抽了抽嘴角,顿时无语。

  见白风要进内室,青萝眼中精光一闪,对妈妈说道“妈妈,我去帮他。”说完也不等纳兰紫的回答,就连忙追上白风。

  白风拿出了一个托盘,把冷藏箱打开,看着里面各种颜色的饮料,迟疑了一下,还是对青萝道“不知道纳兰阿姨和青萝妹妹喜欢什么味道的饮料。”

  青萝似笑非笑地扫了一眼盘在他脖子上,旁人绝对看不到的小白蛇。眯了眯眼睛“我喜欢青苹果味道的。至于妈妈什么味道她都喜欢。”

  白风努力让自己无视背后的灼人光线,把饮料放置在托盘上。正欲端起托盘,就看到一只白皙的小手快速从她脖子上掠过。

  感知脖子上的重量消失不见,他脸色一变。脸上的斯文消失不见,他又惊又怒地低吼道“你做什么?”

  青萝用了两根手指掐着小白蛇的七寸,看着它不停扭动。她不悦地皱了皱眉,用另一只手拉住蛇尾,把一条小白蛇拉成了一条白线。

  白风心疼地看着白白,想上前把它抢过来,但又顾及到白白在青萝手中,万一两人争抢时,伤到了它怎么办?只好急急道“你弄疼它了,快放开它。”

  青萝不以为意地看着眼前的小‘白线’,弄疼它?以这条小白蛇的血统,她不过是把它身子拉直,它能有痛感才怪,又不是直接把它切成七八段。她把小白蛇翻了过来,仔细地查看着,直到看到雪白的蛇腹上有一节黑色的直条细纹才停止翻看。

  白白整条蛇都僵硬了,被看光了,被一个人类女孩看光了,以后没有好蛇肯嫁给我了。恶魔,这个恶魔,这个毁蛇终身的恶魔,白白银色蛇瞳里充满了满满的控诉。

  “嗯,没有错,这就是银月白蟒蛇。还是一条即将第一次蜕皮的银月白蟒蛇。”青萝做下结论后,随手把白白扔给了白风。满脸失落“切,白高兴一场,还以为会在这里看到银月天龙呢,原来只是一条小蟒蛇啊。”

  银月白蟒蛇和银月天龙,两者的名字虽然相似,在幼崽时的外貌也极为相似,但是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首先银月天龙会飞这一点就直接碾压了银月白蟒蛇;其次前者血脉等级中等五品,后者却是上等九品,光凭血脉威压就可以后者就可以吊打前者:最后,青萝认为最重要的是,虽然两者幼崽时期的样貌差不了多少,但是到了成年期时,天龙的外貌完全可以直接无视蟒蛇好吗!

  白风连忙接住白白,仔细检查一通过后没有发现任何伤痕。这时听到了青萝的话,也顾不上刚才的怒火,连忙问道“白白的种族是银月白蟒蛇吗?”

  青萝挑眉,诧异地道“看你这么紧张的样子,它和你在一起想必很久了吧,你不知道它是什么?”

  白风脸一红,“白白是突然有一天出现在我身边的,连它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种族,我怎么会知道。”

  “好吧,看在它是我见到的第一个熟悉的东西的份上,我可以免费告诉你它到底是什么。”青萝拍了拍手掌说道。

  白风连忙集中注意力,就连刚才还在躺尸的白白也竖起了头部,好奇地看向她。

  “你这条小白蛇种族是银月白蟒蛇,血脉等级中等,还可以。”岂止是可以,要知道在妖兽星域,上等血脉的妖兽极为罕见,千年都不见得出现一个。在她还在妖兽星域的时候,整个星域都只有十只血脉上等的妖兽。

  如果说上等血脉的妖兽占据妖兽星域的十万分之一,那么中等血脉的妖兽就是千分之十,剩下的全部都是下等血脉的妖兽。

  所以,那十只上等血脉的妖兽不出现的时候,中等血脉的妖兽就是最强的,更别说银月白蟒蛇还是中等血脉妖兽中比较上乘的。

  嗯,换一个说法。如果把妖兽星域比作一个国度,那么上等血脉的妖兽就相当于封建制度的国君,拥有无上的威严和生杀予夺的权利。

  而中级血脉的妖兽就是朝庭大臣,拥有帮助君王管理天下的权利。当然,官也有大有小,就像银月白蟒蛇一样,起码也是六部尚书级别的。

  最后就是数量最多的下等妖兽血脉了,就如同不论是每个时代人数都最多的平民一样。当然,只要不是纷乱年代,大部分的百姓还是可以保命的。但在互相啃食的妖兽星域,中等血脉妖兽却是可以吃它们的,还没有妖兽出来说一个不字。

  至于明主,自由,平等,吃饱了的妖兽会朝你打一个饱隔,喷你满脸肉沫,那是什么东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未来之当家做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未来之当家做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