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祸起
蜗小丑2019-03-25 14:573,200

  我叫吴小久,是个三流大学生,奶奶曾经是村里有名的神婆。在一次郊游的途中,我们寻求刺激玩了令人闻风丧胆的通灵游戏‘‘吃粮’’。

  我们是玩笔仙,还是碟仙啊”,旁边的同学问道,因为那会大家知道的通灵游戏也就那么几个也是听说的最多的。

  “不不不,那些都过时了”。

  “我们今天玩的这个叫‘’吃粮”,殷建笑嘻嘻的说到。

  殷建,我们班唯一的一个富二代,也是这次游戏的策划者也是发起人,平时就喜欢调皮捣蛋。

  这吃粮啊我我曾经在奶奶留下的一本书上见到过,是一种非常邪门的通灵游戏,玩的方法呢相对来说也还算简单。需要十个人左右,男女各半,蒸白米饭一碗,碗有古旧的尤其好,杀雄鸡一只,淋血于饭中致和饭齐。众人围成一个圈,绕饭行走,并口中或心中念:“过往神灵,请吃我粮。若吃我粮,请结我难。”不时,碗中的鸡血漫出,立即铺白纸与地下,全体背过身去,一人提出问题,什么都成,听到碗破裂后,纸上会出现所问问题的答案。

  听殷建说要玩这个可是把我吓了一跳,因为奶奶上的书还记载这,纸上虽然有提问者所问的问题的答案,但是同时也有鬼所留下来生前未完成的心愿,一般吃了你粮的鬼不会向你提什么太过分的条件,但是如果你满足不了它的条件,它就会像你索命,相当于在纸上人与鬼达成了某种契约,所以说也是相当的危险的。

  不等我去阻止只见殷建已经开始准备东西了,可是这米饭到倒是简单,他到哪里去找雄鸡取血呢?正在我好奇的时候,只见他从而背后的包里拿出了一个瓶子,里面装着慢慢的红色液体。

  “殷建你那瓶子里是什么啊”,一边的同学好奇的问道。

  “鸡血”,殷建回答道。

  只见他那原本笑嘻嘻的脸逐渐变得阴沉,眼睛也没了往日的色彩,却是透露出一丝丝不像是这个年纪该有的狠厉。

  他竟然早有准备!!

  我默默地在心里想到,感觉这个事情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一般普通人谁会在自己的包里带着鸡血啊,除非他在来之前就打算要玩这个游戏,那他玩这个游戏的目的是什么呢,他知不知道这个游戏的恐怖之处呢,这些疑问瞬间就出现在了我的脑子里。

  “大功告成了,我需要十个人,有胆子的就来啊”,不一会殷建在一旁兴奋的喊道。看着地上的鲜血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是那地上的献血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是那样的诡异。

  大家也都有些害怕,可是想想自己之前夸下的海口也就陆陆续续的走了过去。我们一共就来了十几个人差不多就去玩游戏了,剩下的只有我,冬子,曹婷婷和几个女孩子在一旁看着。

  冬子是我的发小,从小光屁股玩到大的,这孩子什么都好,身强体壮的,就是脑子比较直一根筋,无论什么事,就没有他怕的,所以我就总和我一起经历很多离奇的事情。

  曹婷婷是我们班的班花,非常的漂亮,之前在她身上发生过一些灵异的事件,是我和冬子帮忙解决的,是除了冬子意外唯一一个知道我会些本事的人,班级里也就我们关系比较好。

  殷建果然真的知道怎么玩这个游戏,他的玩法和书上记载的一样,他叫大家都围城了一个圈,然后绕着碗转圈,还叫大家跟着他念:“过往神灵,请吃我粮。若吃我粮,请结我难”。

  听到了殷建叫大家跟着他念这个的时候我脑子是嗡的一下啊,这小子他娘的居然真的知道,我暗自皱眉知道今天这事或许是不能善解了。

  “你怎么了”。

  一旁的曹婷婷见我在那里皱着眉头就走过来问我。女孩子果然比较心细,我便和她简单的叙述了下这个游戏的危险性和猜测,听了我的话她非常担忧的看了一眼那里正在玩着“吃粮”的同学们,可能也觉得没什么办法便也没在说什么,只是偷偷的把她的小手赛到了我的手里然后就害羞的把头低下不再言语。

  感觉到曹婷婷柔若无骨的小手放在我的手里我也是先吓了一跳,然后是微微用力的握住虽然她什么都没说但是她的这一举动对我来说确是莫大的鼓励。

  而此时在另一旁的同学们已经边走边喊过了大概十分钟了,可是却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大家都也都由之前的紧张害怕变成了现在的不在乎无所谓也慢慢开始感觉无聊了,一直嚷着不想玩了,可是殷建却是一直在坚持着,大家也没办发就都有气无力的跟在后面。

  也不知道又过去了多久在一边的老师感觉时间差不多了,就准备叫大家回去。正当我准备松口气的时候。

  只听见砰的一声,碗里的鸡血像是被什么东西炸开了一样撒了满地都是,所有人都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景象吓了一跳。看到这一状况我急忙上前拿起殷建老早准备好的白纸放在碗边然后大喊:“大家赶紧把头转过去,都不要回头,不要问问题”。

  本来慌乱的大家忽然间听到了我的话仿佛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纷纷按我说的去做了,只有这冬子不知死的还傻呵呵的看着满是鸡血的碗,我赶紧狠狠的把他头掰过去,有时候真不知道他是胆子大好还是傻,我无奈地想到。

  白纸是必须要送到碗前的,因为在送神的时候要烧掉这满是鸡血的纸。至于为什么要让大家转过头这前面已经提到过了,不让问问题的原因,自然就是我怕别人问了问题却达不到这请来东西的条件那可就完蛋了。

  “我想问,我是不是真的不是我爸爸亲生的”。

  正在我还在想着如何送走这个东西的时候。殷建的声音突然传了出来。

  卧槽,这家伙是不是疯了阿,我在心里想到。转念一想,这也许就是他玩这个游戏的原因吧。

  咔吧,咔吧……

  在殷建才问完问题不久,就传来了碗碎裂的声音,听到这个声音我知道请来的东西走了,就示意大家安全了。

  这会大家才战战兢兢的回过头了,甚至有些胆子小的吓得瘫倒在地上。有些女孩子更是大声的哭了起来,老师也赶紧平复了一下自己情绪,组识大家回到帐篷。

  而殷鉴反身就冲到了碗前拿起地上的纸,拿起后只见他先是一喜紧接着就陷入了惊慌。

  我慢慢的走了过去递给了他一个打火机道:“看完了就烧掉把,上面的条件一定要完成,不然的话你可能会有麻烦,记得把碗埋在背阴处,就是找个树根下面就好”。

  我说完后也就不在理会他转身向帐篷走去,因为我觉得他这种为了自己一己私利,拉上大家陪他一起冒险的做法真的是太过分了。

  等我回到了帐篷大家都还在议论这件事情,见我回来了大家也是立马都围了过来。:“小久,你是怎么知道办法的啊”。“你的办法是真的管用还是逗我们玩啊”。“殷鉴问了问题会不会有事啊”……

  一时间各种各样的问题不断的在我的耳边响起,搞得我是一阵的懵逼啊。

  于是我只能敷衍到:“我瞎说的没事了都休息吧啊”。“哎呀小久你和我们说说白”,“你肯定知道什么”。

  他们继续对问道。显然我的敷衍并没有成功的骗到他们,正在我头疼想着如何在组织语言和他们说的时候,殷建从外面走了进来。

  只见他一句话也不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回到自己的位置。然后不知为何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老师所在的帐篷,就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老师的帐篷在男生帐篷和女生帐篷的中间,免得男生和女生晚上偷偷的出来交流感情。而殷建看了一眼后就直接躺下了,对于众人的议论也是置若罔闻。

  大家自然也是注意到了殷建的情绪貌似有些不对,再加上刚才的事,多少对他有些责怪。但是也都没有去招惹他,全都慢慢的躺下休息去了。

  而我却还在偷偷的观察这殷建,只见他把自己的手机调成了震动,并且设置了一个凌晨一点钟的闹铃。我就在他后面偏右的位置所以微微一侧头就看到了他这一奇怪的举动。

  这家伙要干嘛呢,没事设一点的闹铃干嘛呢。

  思量了一下他今天的表现我决定要查一查他到底要搞什么鬼,可是又怕自己应付不来,于是我赶紧偷偷的趴在的一旁冬子的耳边说道:“你今晚别说的太死,一点钟的时候可能有事,和我出去下”。

  冬子什么都没说,只是点点头,这就是冬子的性格,他从来不会去问我做什么事的原因,只要是我的事告诉他他都会去帮我,不管好的事还是坏的事只要是我的事他都会帮忙,看着自己的好兄弟冬子我也就慢慢的躺下去休息了。

  殷建啊,殷建,我倒要看看你小子到底要搞什么鬼,想着这些我就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叫吴小久-通灵游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