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符案17
正思予2021-04-25 19:544,905

  “博文,你到这里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我和小玉赶来的时候在马行的前面大约50步左右的地方发现一处讲经台,下面全是死人,而且全部被吸干了血肉化作了尸茧!”莫尚空说话嘴角不觉有些抽搐,显然是平生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尸体。

  原来邢博文来到这里的时候,走的不是陆地,还是沿着宣平坊通过地下渗井一路到达崇义坊,再经漕渠由东向西一路潜水到达西市的放生池。和博文一起的还有魏子服、李恒,而李公则因体力不支暂留崇义坊内的宅邸休息。博文思虑片刻还是没有提及那夜遇刺的经历,“此地危险,若不是有高人道友设下的阵法,这些水鬼可不会那么安静,而我们可就是被猎杀的对象!”博文的话瞬间点醒了小玉,她才意识到之前的她和博文遇到的那些尸体、老鼠,还有那个禁童该有多么危险。

  “你是说这个放生法会实际是一个人、妖和鬼共存的地方,是什么人有这等本事竟然可以和妖鬼达成某种协议,在这繁华的西市一隅上演这惊心动魄的一幕。”商小玉觉得脊背发凉,在她看来这些都是不可能发生的,可怕的是眼前的一切还算正常进行着。

  “哈哈,我也不清楚,也许这是长安的一个秘密。”邢博文憨笑道。商小玉望着邢博文一脸的和气相,仿佛这里就是个乐园,没有压迫,没有奴役,甚至这里没有皇权。

  小玉还在回忆那夜在钟府与他拼斗时,他凶猛地如同发狂的野兽,与现在眼前的翩翩公子几乎判若两人。

  莫尚空越想越觉得有些害怕,于是找借口想要离那孩子远点,“走吧,我这竹提篮里还有两尾青鱼苗得放生,我们还是去小岛上吧!”

  说着一行人便沿着筑心小桥来到一处密林中,说来这密林也是很奇怪:林中以竹子居多,却有各色杂木,又多荆棘,让人十分难行。“大家小心,这竹林好像有异动!”商小玉凭借着常年在野外游历的经验发现,前面的草丛堆有东西在动。莫尚空吓得直接躲在商小玉身后,而邢博文却丝毫不惧,用佩剑探路到了那跺草堆发现了一个绝妙东西:原来这里是一个兽夹,上面一只野兔子正在做最后的垂死挣扎。

  博文抿嘴笑道:“尚空兄,等会你、我还有子服定要好好喝上几杯,要知道兔炙最为下酒了!”莫尚空点头称是,商小玉则是一脸鄙夷:二世子和他的这位朋友果然是酒色之徒,看见弱小垂死的生命没有半点怜悯之心也就罢了,反而火上浇油,非要扒皮吃肉的才算过瘾,可见这些侯门家的小姐、公子,圣贤书都都读狗肚子里去了,没有半点的济世行善之心,阿弥陀佛,小兔子,你来世投胎可别再入了畜生道!

  邢博文见小玉脸色不好,想必肚内必有狐疑,索性一口气说清楚,没了大家讨无趣,像这样的良辰美景,如果惹得佳人不开心,岂不是大煞风景!博文因寒暄问道:“小玉,你不会是觉得这只灰兔伤成这些还有活的可能吗?不是某杀生,只是念在佛祖的面上,送它早登极乐罢了。”博文邪魅一笑,顺便拍了拍二郎的肩膀:“二郎,你来说说,这灰兔进了你我兄弟的五脏庙算也不算功德一件啊!?”莫尚空微微耸了耸肩,回过头看看背后双手合十的商小玉,小玉怒气满面,就差拎根木棍暴打邢博文一顿了。

  莫尚空夹在兄弟和婢子之间左右为难:“博文,要不咱们今天就不吃它了,等到了前面的凉亭,我请兄弟尝尝河虾如何?”

  博文苦笑一声,潇洒地抖落了一下袖口和斗笠:“也罢,青河虾也着实下酒。”于是,小玉、博文埋了那只灰兔也算是积得阴功一件。三人继续穿越小树林往东北方向行进,一路上瘴气渐渐从池沼中弥散开来,在外面的人看来就像是给池心小岛披上了一件浅白色的、华丽浴袍。可是,又有谁知道这小小的一隅却隐藏着塌天的祸事。随着日光逐渐西斜,此刻已经是未初,小岛上游人甚少,三三两两,自不成群,好在看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丈正在一小块鹿脯戏弄他的孙儿,见到风尘仆仆的三人,兴致一来就邀请三位坐在松树下喝几杯。老丈坐在石凳上,前方是一椭圆形的石几,上面放置一件精致的红漆檀木食盒,里面放有蜜汁浇过的鹿脯,颜色鲜红欲滴,好不诱人呵。

  三人已然坐定,只听老丈不紧不慢道:“这天气好不多变,原想借着太阳光热将这鹿脯给烤上一烤,更增鲜味,哪料此时阳光已减弱,来吧几位公子陪老丈共饮一杯。”说着,三人一同举杯,博文原先还担心没有下酒之物,如今意外得此佳遇,偶得老丈赐肉,好不畅快。

  “老丈,你以前经常到此吗?这里为何如此反常,外面刚才还是晴空一片,这里却宛如暗夜星辰,可有古怪!?”博文感到有些不安,喝了酒便大胆问了。

  “我也不知,只是近来闻得销声匿迹多年的‘胜业坊狐妖’又重新出现在永安坊一带作乱;采花大盗李无水阴魂不散,他的头颅经常半夜飘荡在修行、修正两坊一带,昨夜又企图冒犯李家小姐李紫凤未遂,被金吾卫大将军雷一鸣给吓跑了。总之,最近长安怪事连连,诸位还是在外还是小心为上。”老丈对商小玉使了一个眼色,意思是你姑娘家白天就别跟着瞎跑了,可是他不知道商小玉就是一尊阎罗菩萨,哪个不长眼的敢来招惹姑奶奶,看我不打掉他的狗牙。

  “什么?!昨夜袭击李府的竟然是李无水。”李博文一头的雾水,搞了半天昨晚那场袭击目标并不是李公而是她的女儿李紫凤。想来也甚是可惜,想想不提也罢,待办完差事回去再禀明老师也不迟。

  “博文,昨夜你在李府?到底发生何事?”莫尚空也听闻李家的二公子是位风姿绰约的大家闺秀,颇得李夫子的言传身教,这死淫贼死了也要出来作祟,可恨的是竟然把坏主意打到李小姐的身上,真是该死,这次看他怎么死,定要他灰飞烟灭才好。

  “此事以后再提,今日有酒有肉,再莫要休提闲话,你我就陪老世翁一醉方休!”

  “说的才是了,今日咱们且把人世间的烦恼丢到那爪哇国里去,与这位白发老丈,对了还有他的小贤孙一起好好领略领略这长安小小的一块洞仙福地,小玉你去舞剑,就不要用赤龙剑了,用博文的玉犀剑吧,那剑轻,不费力。”说毕尚空向博文讨了玉犀剑递给了小玉。小玉没个好脸色,但是迫于外人在场不好与他计较,便接了剑,凌空一挥,顿时簌簌地落下一地的梨花,仿佛天女散花似落了她一肩的雪片似的舞意,顿时她渐入佳境,起似腾跃而上的白鹤,落如扑地停歇的喜鹊,真是应了那句“凌波微步,罗袜生尘”的意趣。博文等人看得是意兴横飞,他又是素来喜欢吟诗作对的,今日见了如此世间佳人曼舞,不免心头有了佳句:人间自有真情在,风雨飘摇数十年。文君尚且奔相如,君意何时通瑶台。沉吟良久,三人痛饮几杯,嚼着鹿脯,博文又是喝醉进入到了一处名为“三真秘境”的幻境。

  此刻他发现自己卧在一棵芭蕉树下,上面的果实还未成熟,蓝绿的果皮,沉甸甸的压弯了枝条,他的旁边还有一只死了的梅花鹿,他仔细检查了鹿的身体,没有发现伤口,却没有一丝呼吸,心中不免有些伤感,就摘下来一片芭蕉叶,刚好覆盖住了鹿身,他有些恍惚地说道:“鹿兄,你去吧,就在此地长眠吧,其他的什么烦恼都与你无关,你的逝去世间也会感到一丝悲哀,呜呼哀哉,上享!”

  哪知博文刚拜祭完抬头起身,却看到那死鹿不见了,芭蕉叶下空空如也,一缕白烟聚地而起,化作一个身着光鲜白上衣,下着五色彩云裙的盛妆女子,还未及博文反应过来,那白衣女子开口笑道:“这位哥哥从哪里来呀?怎么入了我这‘三真秘境’?你可知我在此处修炼长生已经千年,从未有凡人闯入,你是何人,竟能越过人类时空来此秘密所在?”博文听完女子的一番自述,心中早已是七上八下,再一听是异类的修炼之所,心中便起了赴死的决心:“小生,洛阳人士,在长安谋食,偶入仙姑宝地实属该死,若定要某性命,博文还是要斗胆和您搏一搏的!”

  那白衣女子宛然笑道:“公子莫惊,我乃三千道藏灵气招引而来的一只白鹿,奉青莲山白鹿洞至明道君之命在此修炼,他老人家曾在几百年前到访过长安,发下谕旨叫我等在此等候一名有缘的修行者,带领他游历一番此处的境地,也算是点拨点拨吧。”

  博文甫听道教中何曾出过至明这位道友,听起来有点僧不僧道不道的,暂且听她胡诌下去,反正来了这里,自己也跑不了。那仙子继续道:“公子,这边请。前面闯过一条空虚小径就到了放春阁,闺中几位好友已经等候多时了。我们快点过去吧。”

  这时,先前的芭蕉树早已不复存在,只见原先绿叶碧蓝处有一只蜗牛,张牙舞爪般地在吸吮绿芽的汁液,那小小的一株蒲公英,完全没有半点委屈的样子,反而觉得自己很伟大。于是,仙姝在前引路,二人走在空虚小径上,两边却是鳄鱼池,只是看着就感觉脊背发凉,“公子放心,这是平时姐妹们豢养的箸鳄,不伤人的,它们只喝露水,不喜血腥。”再看那头碧眼带着金色璎珞的箸鳄,那白花花、尖儿似的齿牙怎么看都是一头凶残的野兽,二人继续往前行走,真是春光外泄,停留之际偶闻玉笛传情,又歉花香鸟语,空中繁星点点,忽瞑忽昼,真是:路漫漫星移斗转,这次第岂非仙境。

  稍过几时,二人已到放春阁,阁子小巧可爱,身形比例比较匀称,阁子六面开窗,各有六扇镶有金边的朱红色绣窗,可以用藤段支起,室内环境明亮,三盏纯色的琉璃灯,流光溢彩,三位年纪相仿的小姐姐早就备好茶果点心,还有桑葚蜜就着山中的野果为馅的毕罗。食物色泽艳丽,取材天然,虽没有皇宫中食物那样浓墨重彩,但也是神仙美馔,就是皇帝老儿恐怕也是无福享受。“还没来得及请教公子大名,就贸然将你带入这里,实属冒昧,这是阿姊碧海潮,这是阿妹水光心,额,这位嘛就是次妹月婉裳。”

  博文一一行礼,面色沉稳,果是世家子弟的风采。“我在姊妹中排行老二,幸得至明道君指点得以悟道,为报答道君的恩典,答应他守卫长安周全,捍卫李唐,世代绵延。”博文一听原是这等原由,怪道李唐国运昌盛,似有神明在佑,看来前代的传言并非空穴来风。“幸甚,在下姓邢,字博文。李唐有诸位的护佑定可以国祚长绵。”

  四人听完,面有忧色,博文恐有难言之隐。“四位姐姐,有话不妨直说,小生定当全力以赴。”四位仙姝才貌双全,任是人间哪个痴情男子不垂怜爱慕的,单单这邢博文是个儒家君子、盛世白莲,出落得举止中规中矩,未曾有半点非分之意。

  “邢公子有所不闻,人有人厄,妖有天劫。天劫过了就是成佛成仙,没过就只能寄生泥土,万劫不复。今日子时便是我飞升的关键时刻,成败一举,不成功便成仁,无奈姊妹几个尚未悟全道藏,道行微浅,恐守身尚难,焉能顾全家国大义,今见公子高义,天生道种,又兼佛缘,他日佛道双修,定能肩负重任。白帝托孤,请君莫辞!”叶白鹿请辞婉转,自己也是陛下近臣,保卫长安本是尽责,何来推辞一说。

  “白鹿仙姝请莫怪某唐突,方才所言非常理可解,个中详情容后再问,且说当下紧要,你的大劫可有规避之法?保卫长安本就是某的责任,不用仙姝交代,某也自当受命!”四人见他如此可爱正直,瞬间觉得适才所托有望,大喜过望。

  于是,拉了博文坐下软榻,叶白鹿亲自捧茶递果,博文一一细细品尝,好滋好味一时记在心间刻在肉里,他日再付诸文字。正当博文品茶吃果之际,一名小厮来报:“羽夫人请四位姐姐到缥缈阁一叙,说是贵公子到访,姥姥想见上一面的。”说毕,四姐妹拉着博文的手,再无先前的拘束羁绊,一同沿着西边的抄手游廊往缥缈阁方向走去,一路莺歌燕舞,忽而低垂直冲地面,已而陡转而上,飞上枝头。这景象真是令人放松心扉,忘乎所以,心焦者心扉豁达,丁忧者忘乎生死只记得生前尽孝。“博文,前面就是通往缥缈阁的二泾桥,那桥底下的什物,凡人是看不得的,否则将大事不妙!切记,切记。”

  博文一一允诺。果然,才要过桥就听见一男一女的声音在桥底的涵洞中呼唤:“公子,快过来呀,这里有美酒,让奴家好生伺候公子;一会又是男声:小兄弟,往这边看,哥哥这里有的是金银珠宝,要多少有多少哇!?”桥下的湖水碧澈般地散发出令人兴奋的味道。原来这一湾碧水中原先住着一老一少一对母子,老的是一只蛟蛇,少的是一位手持银枪的少年,乃是蛟蛇与一位渔民的结晶。然而,蛟蛇本就是异类,与人族产子又打乱了纲常,并最终触犯了天规,得罪水族的顶头上司水泽,结果是水泽星君带领十万水鬼夜叉攻打通天府碧波宫,杀死了蛟蛇的父亲和夫君。

  蛟蛇一怒之下发下恶诅之咒:我自当不死不灭,生生世世与这世间的不公纠缠到底,凡是我见过我的都得留下自己所贪欲的东西;凡是欠过我的都必须把十倍偿还给我;若是我需要报答的人今生今世遇难呈祥、逢凶化吉。要说这蛟蛇也是个苦命的女子,她和银枪少年常年在这二泾桥下躲藏,生怕被水泽发现,幸得此处所在秘密,非常法可以进入,这些年母子二人也算是相安无事,可是如今次第即将遭遇天劫,蛟蛇母子也将被迫另寻躲藏之地,继续等待复仇之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商小玉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商小玉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