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山为兽
月聿2019-03-24 22:523,268

  玉玉山,山玉玉,都是她的名字;她既是兽,也是山。变成兽的时候叫山玉玉,一个转身,也许就是一座不起眼的小山,这时,你得叫她玉玉山。

  玉玉山的兽身是一只玄龟,喜居泗水边,爱吃无脊虫。山身高约百尺,上生杂草,高度可以没过人的膝盖。

  她懒得清理,甚至不想动一下。为此,妖界的妖们给她起了个名:千年不动万年长青绿毛龟。但其实她更喜欢玉玉山,这个相对可爱的称呼。妖们听后都嗤之以鼻,她怕是对自己幻化成山身情有独钟吧,太懒了。

  玉玉山在九千岁之后就懒出了新高度,在这一千年之中她移动的步数加起来不过千步,一年一步,原因还是泗水在不断地上涨,她怕自己被淹死。她很怕死,活得越久,这种心情越强烈。

  如果你只看到她上述的两点∶既怕死又懒,你或许会觉得它是一个没用的妖,事实却是她在妖界是泰山北斗的存在。

  她的防御力是九州中最强大的。曾经有号称最强大的一伙响马贼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找到了玉玉山,后来,就没有后来了。玉玉山还是在泗水边上悠闲地饮着水,吃着无脊虫,晒着暖暖的太阳。

  她以她的人畜无害而在人界和妖界闻名,俗话说得好,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她太善良了,久而久之,坊间形成了这样一个传说:要想制作出传世神兵,泗水边上的一只万年玄龟的龟甲是必备的材料。

  这样的传言一传十十传百,竟然真的有些人相信了。很多人不远万里跑来,就是为了取得玉玉山身上的龟甲。

  不过,玉玉山却没有生气,她还有些高兴,待在这里无聊的时候,她需要有趣的事情来打发时间,正好,这些冒险者对了它的口味。

  来的人都不是很强,她的龟甲上挨上一击,都留不下痕迹。所以,她带着一种从上往下看待来访者的心情,也不杀生,挑战失败的人最多只会被她强制讲一个故事就放走了。

  生活上,玉玉山满意度很高。有人来她就和人玩玩;没人来,她就悠闲地饮泗水的水,吃着无脊虫,晒晒着暖暖的太阳。好不快哉。

  中午的正阳从头顶直戳下来,玉玉山感觉太阳有些毒了,顶着晒对皮肤不好。她便扭动着脖子上层层叠叠的肉层,企图把头塞进龟甲中。

  最近又几个月没有来人了,头也一直放在外面,怕人来了之后没有看到。曾经有过这种情况,在她头放在里面睡觉时,人打了它之后,没成功,又离开了。得知后第一个反应就是太亏了,错过了很多好故事,万一走的那个人讲的故事合自己的胃口呢?

  自此,它的头就一直待在原地,一动不动。脑子一闲下来,容易东想西想,玄龟同样不例外。

  玉玉山开始思考要不要自己制造一个谣言。以前没觉得,一离开造访者,准确地来说是故事,她心头有些痒痒的,这故事听多了还会上瘾。故事听了这么多,自己也制造一个泗水边玄龟怒吃人,横尸阻流的故事之类,炒热一下气氛。

  在此之前,需要人来帮它传播,她就更不能缩头进去了,甚至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好在,她有的是耐心。

  天色在变化,玉玉山的龟甲也在变化。夕阳西下,红霞点点撒向,落入她的眼眸,看不清了本来的颜色。玉玉山的面前就是泗水,低头就能触碰到,它微微地弯了一下脖子,自己的影子倒映在水中。眼睛都熬红了。

  正在她俯仰之间,远处一个红点映照在泗水中,入了玉玉山的眼。她看到后嘴角一咧,清楚地知道这是火把的光,既有火把,那么人还会远吗?

  果然,一个身高不足五尺的小男孩身影越放越大。玉玉山皱了皱眉头,孩子太小了,说的话可能不利索。旋即又释然了,小些好,更好洗脑,它又不是指望他一个人就把整个故事传播出去。

  只不过,这么小一个孩子都想要造神兵?如果是的话,还真是有志向。

  身影大到能看清之后,玉玉山好好地审视着他。天庭饱满,应该是继承自父亲;眉眼弯弯,应该是继承自母亲。小胳膊小腿的,手上却拿了一把比自己都要高的镐子。

  别的人带的都是刀啊剑啊,这小男孩拿个镐子,还是锈掉的。也对,它叫玉玉山,用镐子来敲山,没毛病。

  小男孩的手握住镐柄,颤抖着紧了又松,脸颊上两行眼泪没来得及风干,玉玉山脑中在极力地措辞,值此时,小男孩膝盖砰砰地跪倒在地上,头反复三次对着玉玉山就磕。最后直起身体时,额头上泥沙染成了乌红色,眼眶中泪珠不住打滚,似要翻涌出来。

  玉玉山被突如其来的磕头磕懵了,脑子一时短路。对她突然磕什么头?

  小男孩带着哭腔:“我叫叶洛,对不起。”说着,腰一躬,弯成一张弓。算是开门见山的打前唱词,紧接着炮弹一般直射,向她冲来,但动作无比的笨拙。

  以玉玉山这么多年的经验,她终于搞懂了,那把镐子原来真的是用来杀她的。那她就不用客气了,教训教训这个小鬼头吧。

  心念一动,一道妖力从玉玉山身体中穿出,直击男孩,男孩被妖力裹挟着掉到了泗水中,噗通一声,溅起了水花。

  “啊!”男孩掉入水中,咕咕地呛水。玉玉山吓人就两种方式,会水的埋到土里,露个头;不会水的,就呛水就好了。男孩现在就是后者,玉玉山感觉差不多了,又一道妖力,男孩被咚的一声甩到地上,呱呱地吐水。

  玉玉山用自己觉得很威严的声音,嘴巴才刚刚张开,男孩就如同一个莽夫不要命冲了过来,手还握着镐子,玉玉山护体罡气一撑开,男孩又掉到了水中。

  “你给我讲个…”玉玉山看他小,应该就是听了别人的谗言,以为妖都是坏的,做个英雄之类的,本想让他讲个故事就放了他。话没说完,小男孩又站起身来。

  小男孩刚才没有倒下去,也许是没有跌到泗水中心,在岸边附近,一伸手又爬了起来,镐子却掉到了泗水的中心,他抓起岸边的一块比较尖锐的石头,一把扔向玉玉山。

  毫无疑问,还是没有接近就又被弹开,倒是激起了玉玉山的好胜心,最近无聊的紧,她突然很想把这个男孩治得服服帖帖。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她还就不信了。

  一大股妖力轻轻地将男孩提了起来,重重地按在水中,玉玉山顶着一股非要把男孩灌饱的心态。这一下总要老实了吧。

  再从水中出来的时候,摇曳的火光下,男孩身上的水嗒嗒地滴到地面上。夕阳已经完全落山,泗水的水波光粼粼,越近的地方越漆黑,远离直到天际,升起了一轮明月,淡淡柔柔下的月光照在男孩的脸上。

  他现在是极其痛苦的,泗水的水灌满了他的腹腔,单薄的衣物被撑开,看到了肚子连膀胱也被涨得发光。

  “你…”玉玉山都快无语了,才说一个字,这男孩又冲了上来,同样是那种不怕死的打法。看来他想磨掉自己的耐性,她可不觉得自己的耐心会被这么小一个男孩给磨掉。

  她嘴没再张开蹦出哪怕一个字,只有一股股妖力从体内发出。一道道妖力发着淡黄色的荧光,火光慢慢地都熄灭了,可男孩还是一遍遍地向玉玉山过来,只是从最初的冲,变成了走,手中的镐变成石块,最后成了空拳。

  月不断变化,云遮住,光便暗些,云躲开,光就亮些。缓缓的冲上天际,直到上面的纹路越来越模糊,远处的鹧鸪低鸣,弱水被轻点,天已经亮了,朝阳开始在山的那边升起。

  男孩踉跄的又一次站了起来,玉玉山的耐心终于没有了。“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你杀我的心是有多么强烈,像是杀了你爹娘的,这么锲而不舍。”

  千余年来,玉玉山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奇葩,没有杀机的人一直想要杀她,还没有杀她的能力,被打倒了,还会站起来。把她的耐心都给磨灭了。早知道就一口气把他打晕,麻烦就会少很多。

  “我想要活着…呜呜…”男孩精神上的防线终于到了极点,层层溃塌。脚下一个没有站稳,正面倒在玉玉山的头旁边。

  这一定是个傻子,玉玉山感觉男孩担不起帮他传播威名的任务,干脆把他扔到十里之外的村落中。她平日里都是送人都送往荒郊野外,今天大发慈悲,这么小的孩子,自保能力都没有,还敢学人来取龟甲。她自认为自己身上的龟甲才是最值钱的,但男孩的目标却不是龟甲,从那句强烈的“要杀了你”就能窥出一二。

  玉玉山活了万年,浑然间,对小男孩出现的目的产生了一丝丝的怀疑,但,也就一丝丝。玉玉山完全没有放在心上,这么万年以来,阅历就算是一粒粒沙子,她也垒成了通天塔;经验就算是一滴滴水,她也填成了大海。每一件事都去细想,多累啊,反正寿命它有的是,慢慢积累吧。

  思绪一动,刚才还躺在岸边的男孩就被抛出一条弧线,玉玉山动用妖力托住他,送到了十里之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落叶不识叶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