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舞哥遥2019-04-06 14:524,103

  第二日下午淑妃见付巧言脸色不是很好, 知她心中有事, 便让她早早回来了。

  双菱恰好在屋里收拾东西。

  付巧言喝了杯茶, 心里反复纠结了许久还是开口:“双菱姐姐,我有些事想同你说。”

  双菱手上动作不停, 温婉道:“你说,我且听着。”

  付巧言见她一如既往的温柔,心里更是不好受。

  她不由想起双菱为了八皇子生病的那段日子,虽是她开解了她,但如今却落了这样局面。

  “双菱姐姐,我要走了。”

  双菱顿了顿,她慢慢叠好被子,把它规规矩矩摆在床柜旁。

  “你要去哪里?”双菱蹭到炕边上, 坐在那里不去看她。

  付巧言红了眼睛。

  这一年来她同屋里的姐姐们相处很是融洽,景玉宫因着淑妃性子好, 宫人们大多都比较和善。付巧言在这里日子过得好,其实也是有些舍不得的。

  但娘娘吩咐的事,也不是她能拒绝的。

  双菱平日里不爱说话, 却并不是个傻子,她见付巧言低头不吭声,突然就悟出了什么。

  “呵, ”双菱短促地笑了一声,“是让你去陪知画了吗?”

  她说的倒是含蓄。

  付巧言轻轻抬起头,她默默看着双菱,低声道:“娘娘说要封我为良媛, 过阵子就要跟皇后娘娘那赏赐的良媛们一起去八殿下的文墨院。”

  双菱猛地抬起头,好半天没讲话。

  付巧言长得美,温婉可人聪明伶俐,她是知道淑妃极喜欢她的。她嘴笨不爱说话,娘娘一年到头其实见不了她几次。

  可是……可是……

  到底少年慕艾,八殿下那般丰神俊秀,她心里总是有些放不下的。

  双菱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勉强给付巧言了一个难看的笑。

  “也好……”

  付巧言知道她心里难过,但她不想就这样一声不吭离开景玉宫,那样这一年来的情分便会荡然无存,再不复往昔。

  “双菱姐姐,我们都是娘娘的宫人,自然要听娘娘吩咐,只……你瞧着娘娘喜欢我这样的,说不得八殿下不喜欢呢。”

  付巧言憋了一天的眼泪终于流了出来,她也不过刚束发的年纪,这辈子就只能生活在冰冷的宫墙里,说不害怕是假的。

  “我求了娘娘,要是八殿下不喜欢我,我还回来伺候娘娘,到时候你别不理我。”

  付巧言抽泣地道。

  她这样一哭,双菱也跟着哭起来:“你胡说什么,不许想这些!”

  这是她第一次说话这样强硬,她走到付巧言身前,轻轻揽住她稚嫩的肩膀:“去吧,到了那里就不用再伺候人了。你这么美,八殿下不会不喜欢你的。”

  大概因为从来没奢望过什么,双菱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她摸了摸小姑娘乌黑的秀发,慢慢擦干净脸上的泪:“哭什么呢,这是好事情。郡王良媛也挺好的,将来王爷出宫开府,怎么也能封个六品良娣,还愁日子不好过呢。”

  到底年长一些,双菱反而安慰起付巧言来。

  付巧言轻轻拉住她的手,用极轻的声音说:“双菱姐姐,我……我害怕。”

  她到底在害怕什么她自己心里其实都不清楚,害怕让淑妃失望,害怕八殿下不喜欢她,害怕文墨院里的一切,也害怕未知的未来。

  前路弥漫着浓雾,她实在看不到方向。

  双菱又红了眼睛。

  说到底,她们都是这锦绣皇宫里的浮萍,身若蒲柳,命比纸薄。她们从来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也害怕被命运掌控的那一天。

  “好妹妹,你要知道自己很好,人美心也美,所以去了八殿下那里,你就做你自己好了。”

  “没什么好怕的,在哪里不是过日子呢?八殿下又不能吃了你,大不了你就自己在自己小院里老老实实生活,找些让自己开心的事,一天天的日子也就过去了。”

  付巧言慢慢止住了泪。

  确实,日子总要过。无论是在景玉宫还是文墨院,又或者归家还乡,其实没有什么不同。进宫这条路是她自己选的,无论走到哪里她都不能退缩。

  “你在景玉宫不也过的很自在?怕什么呢?八殿下你又不是没见过,他不是个难相处的人。”

  这事说道八殿下身上,付巧言难得有些不自在。

  双菱轻声笑笑,心里的郁结舒畅开来,倒是有些闲心同她玩笑:“将来出宫上哪里找这么俊俏的小郎君,还是皇亲国戚皇子龙孙,没比这再好的事了。”

  付巧言端着红脸推她:“双菱姐姐,你别闹。”

  双菱把她拉起来,牵着她走到衣柜前:“行了,娘娘既然吩咐,也不过就这几日的事,先把东西收拾妥当。”

  付巧言原本以为同双菱坦言后会很不愉快,结果却是被双菱哄了一遭,竟是不那么忐忑了。

  平日里不声不响的人,一旦通透起来无人能及。

  晚上她去领了饭食,回来见桃蕊和双莲都回来了,两人正笑眯眯打量她。

  付巧言一下子便知道双菱已经告诉了她们,只有些不好意思道:“姐姐们用饭吧,今日里有红豆枣泥馒头,很香的。”

  双莲帮她把沉重的食盒放到桌上,拉着她坐下:“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事宫里多了去了,只是以后不同你在一处,有些怪难受的。”

  她一贯是大大咧咧性子,这会儿倒是有些扭捏来。

  付巧言忙说:“我以后会回来看你们的。”

  桃蕊点了点她额头,吩咐双菱摆饭:“别胡说,等你去了外五所,便不能回后头了。”

  付巧言茫然地看向她,有些不知所措。

  桃蕊知道这些事过几天福姑姑都会同她吩咐,但还是忍不住操心起来。

  她一把嗓音甜蜜蜜的,听的人舒服极了:“外五所都是皇子的妃妾,这来了后头叫皇上撞见,岂不是……”

  岂不是很容易出事!

  这话桃蕊没讲完,但是付巧言却懂了。

  因为懂了,心里头就又开始有些不好受。

  桃蕊塞了一个枣泥馒头给她:“行了,这有什么的?等你去了文墨院,也就没心思在想这后宫的事儿。且将来你位分上来,能混到个侧妃良娣什么的,逢年过节八殿下回宫来看望淑妃娘娘,总能带上你的。”

  付巧言轻轻摇了摇头。

  桃蕊知道她年纪小不懂,也有些彷徨害怕,只笑说:“你啊,就听我的。将来我们说不定还要指望付娘娘关照呢。”

  付巧言忙要去捂住她的嘴:“姐姐你胡说什么!”

  桃蕊一把拦住她的小手,只笑道:“你就安心去吧,好好过活就行了,该吃该睡。你是娘娘给的人,八殿下不会亏待你。”

  付巧言没动。

  双莲把人拉着坐下,给每人都盛了一碗糙米粥。

  桃蕊端起碗,甜甜道:“别的不说,只祝我们一屋姐妹平安喜乐。”

  她们没什么好茶,用这香喷喷的糙米粥也没什么不合适,付巧言端起碗同三位姐姐碰了碰,默默喝了一口。

  真香。

  冬日最忙的时候已经过去了,最近桃蕊也没那么多事,晚上便拉着屋里的姐妹一起给付巧言准备行李。

  总是要去皇子身边伺候的人,太寒酸是叫人瞧不上的。

  桃蕊从自己的柜子里摸出一个小包袱,里面大概有二三十个精致的荷包,有并蒂莲花,有锦鲤成双,有多子多福,有马到功成,林林总总攒了一小包。

  桃蕊也很大方,都给付巧言塞进包裹里:“这是姐姐平日里做的小玩意,你且拿回去用,料子都是偷偷用娘娘衣裳的边角料做的,没有上不了台面的,你且自己挂身上都使得。”

  付巧言不太想要,桃蕊进宫这么些年只攒了这些防身的东西,其实是很不容易的。

  料子针线都很金贵,最难得的是她一针一线的功夫和手艺,这般全都拿来给付巧言,她自己一个都不剩了。

  桃蕊不听她的:“你出去也代表咱们屋的脸面,总不能比皇后娘娘那边人差,回头福姑姑肯定要给你准备些什物,我这个真是我自己的心意,不能不要。”

  双莲和双菱身上就没这些东西了,不过景玉宫里生活安逸,她们倒是攒了不少的银子,两个人这么一凑,好歹给付巧言凑了二十两出来。

  “不许不要,我们也没什么好东西,这点钱一点都不够用,你且拿着防身,别饿着自己。”

  虽说这情况不太可能出现,但是但凡宫里不太受宠的小主侍妾,日子快过不下去的大有人在,手里哪怕有点银子都能好过一些。

  付巧言不是个爱哭的人,这会儿又忍不住啪嗒啪嗒掉眼泪。

  宫里头日子说好过也难,说难过也并不事事坎坷,只她这两年来就遇到了许多好人,得到了许多帮助,这每一桩那个每一件都让人难以忘却。

  “谢谢姐姐们!”

  桃蕊摸了摸她的头,笑道:“将来你厉害了,姐姐们还要指望你呢。”

  没过两日,沈福就来找付巧言了。

  她给付巧言准备了两个很大的雕花木箱,打开来看都是时下小妃妾们常穿的衣裳首饰。她一件一件给付巧言讲:“这里有冬衣四身,都是浅色活泼些的样子,里面有三身都是你喜欢的袄裙,剩下一身是三件式曲裾深衣,这个是娘娘的喜好,吩咐必须给你做上一件。”

  这衣服并不是桃蕊准备的,付巧言就知道是织造局给做的定例,肯定不会违制。

  她点点头,口里称了谢,又听沈福道:“头面种类不多,按制许多你都不能用,娘娘就让多备了些珍珠、玛瑙和贝壳之类的小簪花和发钗,你年纪小,用起来也可爱。”

  说着沈福打开一个三层的首饰盒,里面早就放的满满当当。

  但这还不是所有,沈福又打开另外一个箱子:“这里面有四身小衣,你先用,等去了殿下那里就会改从外五所给你发份例,这几件能撑到开春。这个盒子里都是胭脂面霜香露,会用吗?”

  付巧言点点头:“家里母亲教过的,不过我并不常用。”

  沈福端看她一眼,倒是难得笑了:“也是,你现在这样,天生丽质就已经很美了。”

  这边说完,沈福又取了个小些的盒子,打开给她瞧了瞧:“娘娘说离了这里后面的路大多就要你自己走了,她喜欢你,给你准备了这些,你且仔细用。”

  这一盒子大多是小块的福豆银子,还有几张银票。付巧言定睛一看,大多都是百两数额的。

  做宫女时半两银子也能过,可做妃妾就不是了。

  付巧言也没推辞,她是懂事的,沈福也知道。

  这些都准备好,沈福又掏出一个布包来,里面看着像是书本的样子,这书等你去文墨院安顿好了再看。

  付巧言不明所以,只接过揣进袖中。

  等许多事都安排好了,沈福又给她讲了许多文墨院的规矩和八殿下的习惯,这才打发她回去。

  这一等就是十天功夫,付巧言白日里依旧去书房收拾,下午陪着淑妃念书,大概是因着将要离开,主仆两个倒是比以前亲密不少。

  上元节那日清晨,天气极好,金灿灿的日光照的院中梅花亮堂堂,十分精神。

  付巧言正用过早饭往正屋里去,转身就听一把有些熟悉的嗓音响起:“阿福,新年好啊,娘娘这会儿起了吗?”

  她转头一看,恰是冯秀莲站在门口,同沈福寒暄。

  付巧言心想: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起步为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起步为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