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1 真舒服
花梨唬少2019-05-29 09:333,478

  十月酷暑,炎热太阳好似能将人烤化。

  新城开往海市的N1748动车上。

  周平四下打量,第一次坐动车难免有些好奇,“贵是贵,坐起来比火车舒服!”

  旅游高峰期一票难求,他只买到一个仅剩商务座的动车票。

  “土老帽……”邻座少女一脸鄙夷。

  声音虽小,但周平天生五感异于常人,听得一清二楚。

  他现在穿得确实土,陈旧牛仔衣,泛白的工装裤,脚下踩着一双黄胶鞋。

  少女身旁的老者听到,赶忙伸手制止了一下。

  周平本不会在意,比较那些“大人物”都是高高在上的,但看到老者手腕间戴的那块血玉,却嗤之以鼻地收回目光。

  “还以为是大佬,没想到是装出来的。”周平在心中暗道。

  不屑的目光,让少女大感生气。

  “你刚才是什么眼神?乡巴佬就是乡巴佬!”

  周平心中嘀咕,没事惹她做什么!

  “乡巴佬,不懂你就别乱看!”见周平没什么反应,少女又厉声道:“那是千年血玉,恐怕一辈子你也没见过。”

  少女说话的时候脸上挂着高傲,仿佛骨子里天生就有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婉儿,不得无礼!”

  周平依旧那默不作声,少女还想多挖苦他几句,却被身边的老者拽了回去。

  老者身上露出一股特别的气场,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看了过来,“小友不知可认得此玉?”

  老者语调温和,却夹杂着一丝威严,明显对自己手上戴的东西极为看重。

  周平不以为意,点了点头这才懒散的开口:“汉代血玉,两千年的历史,应该在整个古董界也算孤品吧!”

  听到这,婉儿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这是她送爷爷的寿礼,在所有贺礼中冠绝全场。

  还没等婉儿得意之态展露,周平冷笑一声,接着说道:“正品汉代血玉确是孤品的存在,只可惜,这枚血玉是一个赝品!”

  这话一出,仿佛往火山里丢了一颗炸弹一般,惹得那少女瞬间炸了锅。

  “赝品?”

  “呵!竟敢说我送爷爷的血玉是赝品,真是瞎了狗眼,乡巴佬就是乡巴佬!”

  周平的行为在挑战她的尊严!

  婉儿面色不佳,越想越气,竟直接起身朝周平衣领抓去,却被老者的手挡住:“婉儿,成何体统!给我坐回去。”

  “爷爷!”

  “坐回去!”

  看到老者生气,婉儿狠狠瞪一眼周平,这才姗姗坐回位置上。

  老者喝住婉儿,扭头看向周平,语气不满:“年轻气盛乱吃饭可以,但乱说话可要负责任,这枚血玉,是老朽请五脉大师鉴定过的。”

  老者虽有龙钟之态,但却精神抖擞,气息内敛,双目炯炯有神。

  人虽老,却没有丝毫疲惫之态。

  周平知道老者应该是一个习武之人,不过却依旧神色平淡的摇了摇头,“我说它是赝品就是赝品,假的就是假的!”

  “不知天高地厚的打工仔,知道我爷爷是谁吗?敢这个语气和我爷爷对话!我非教训你不可!”一边的少女此时的面色极为精彩,分明已经到了是可忍孰不可忍的地步。

  周平那爱答不理的态度也令老者脸上有些挂不住,怎么说他也是海市有头有脸的人物,自然有别人不能冒犯的尊严。

  婉儿站起来,一股英气从身上迸发!

  平时遇到的人都是对她态度恭敬,她何时受过这气?

  “就凭你也要教训我?”周平嘴角露出一抹不屑。

  在刚才她打算动手的时候,周平就知道她是练家子,身上的气场与那老者同根同源,只不过道行浅点。

  周平可完全继承了他爷爷的传承,这点三脚猫功夫,他还不放在心上。

  “臭打工仔,我让你胡说八道!”

  火花电蛇之间,婉儿冷哼一声,毫无征兆一巴掌便朝周平掴了过去。

  这一掌暗藏内劲,若是普通人挨一巴掌,掉下巴是必然的。

  却不料,周平依旧靠在椅子上,眼睛都没有睁开。

  身后几名黑西服见婉儿出手,面露同情。活着不好吗?没事得罪这姑奶奶干嘛!

  婉儿虎虎生风的一掌在距离周平不到一寸的地方戛然而止,眼中露出一抹骇然。

  不是她想停下来,而是再难以前进一步,手臂在刚才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知觉。

  几名黑西服见状,心知有异,下意识伸手便朝腰间摸去,明晃晃的寒光暴露出来。

  “婉儿!”

  老者脸色大变,猛地起身,一个跨步来到她身边,闪电般拽回了婉儿。

  见得她没事后,老者一颗悬着的心才稍稍落下,扭头对着黑西服摆了摆手,面色严峻道:“都给我收起来!”

  几名黑西服一听,才不得已放下手,他们的动作,周平自然看得一清二楚,标准的军事动作。

  心道:这一老一少是越来越有意思了,看来和军方还有关系!

  “先生,对不起,是老夫鲁莽了。”

  老者见周平继续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才略微松了口气,态度非常诚恳地对周平抱拳一拜。

  “婉儿,过来,向这位先生道歉。”老者拽了一下身边还没缓过神来的少女。

  “啊?”婉儿激灵了一下,刚想按照老者说的做,却又一下子反应过来。

  “爷爷,你说什么?让我给一个臭打工的道歉,我是什么身份,我就不信我用枪…”

  “闭嘴!你知道什么。”老者面色微红,有些愤怒的呵斥道。

  子弹周平可能挡不住,但是这么近的距离,自己甚至连掏枪的时间都没有,这一点老者心知肚明!

  因为刚才那一瞬间,别人或许没有看见,但是老者却是看得一清二楚!

  就在婉儿一掌拍向周平的时候,他不过是手指稍稍一动,一枚金铜钱凭空一闪,轻易挡住婉儿开箱裂木的一掌!

  这是多么恐怖的速度,已经完全地超越人类肉眼的极限。外加上那枚铜钱,让老者想起了十几年前发生的一件事情。

  “快点道歉!“

  老者面色一沉对着身边的少女说道,内心里出现了一种消失了多年的情绪——恐惧。

  若是这个年轻人出手,恐怕就是他也不一定能够活下来。

  让老者惊叹地是,这个世界上当真还有这等人物的存在,这类人物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存在。

  婉儿还是头一次见到老者用如此严厉的语气跟她说话,心中再是不爽,也只能低头道歉:“对不起,是我错了!”

  婉儿虽道歉,但是无论是语气还是态度哪有道歉的意思。

  “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让我出手的,你只有这一次机会。”周平缓缓地睁开眼睛,淡淡地说道。

  话语虽温和,但是一股惊人的气场却由此散出来,整个人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婉儿面对这股气势,浑身一颤,瞬间变得冰冷至极,好似掉进冰窟,内心顿时被一阵莫名恐慌所占据,她这才明白,面前这名年轻人并非她所能比拟的,

  周平深知若是面对要强的人,你必须拿出你的气势,才能让他尊重你。

  “先生对不起,是老朽鲁莽了,还请您能看在她只是一个丫头份上,大人大量,高抬贵手。”

  老者面对周平散发出来的气场,勉强再次抱拳一拜,下盘变得有些不稳,隐隐有支撑不住的迹象。

  这一刻,老者内心泛起惊天骇浪,他终于能够确认,这个年轻人确实是那一派的人。

  以老者现在的身份地位和见识,自然是能够知道和了解一些普通人一辈子也无法接触的秘密。

  但知道的越多,就对某些东西越加的敬畏,对于周平的身份也越加的畏惧,他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见这种传奇人物。

  老者是华东地区为数不多的几大家族之一,陈家的当代家主。

  海市便是陈家的总家所在,在海市来说,无论是吃白面还是玩黑手,明里暗里谁敢不给他的面子,谁不看他的脸色行事?

  只不过今天,他面对这个年轻人,第一次在心中出现了恐惧的情绪,也第一次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懊悔。

  “老朽陈易天,请问先生尊姓大名?”

  老者稳了一下自己的心神,对着周平笑道。

  “周平!”

  “周先生,您刚刚说我孙女送我的这枚血玉是赝品,可是玩笑之言?”

  陈易天能够成为大族的家主,而且还在外界有着如此高的身份地位,在为人处世方面自然是四面玲珑,滴水不漏。

  仅仅一个问题,便很精妙的转移了事情的关注点,回到了最开始的问题上,化解了尴尬。

  “先生,这枚血玉是孙女为老朽的寿辰专门准备的,为此她还专门去了一趟云川,回来之后老朽也请五脉大师鉴定过的。”

  陈易天话语之间透着一种尊敬,甚至用上了敬称。

  这让陈子婉感觉到不可思议,以爷爷的地位即便是一些掌控大权的人物也从未让他如此尊敬过。

  周平暗叹一声,他本不想太过于深说,因为一不小心就会沾染上因果。

  但是现在看来,自从自己踏上这列车的时候,这件事的因果就已经和他紧紧相连了。

  “既然你不相信我的话,我就证明给你看。”

  随后周平将陈易天递过来的血玉放在自己的手心之上,双目之中一股黑芒一闪而过。

  这是天眼,俗称“阴阳眼”只不过天眼比阴阳眼更稀有。

  周平出生之时自带天眼,世间污秽,魑魅魍魉,皆在天眼之下无所遁形。

  他之所以能一眼看出这个血玉的真假,除了爷爷传授一些传承外,剩下就是这双看透世间的天眼。

继续阅读:0002 赝品血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至尊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