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2 赝品血玉
花梨唬少2019-05-29 09:333,329

  “世人皆知,这古血玉乃是以将死之人血沁入到天然白玉之中,密封千年,称为血玉,血玉对于人体的血脉有着极强的疏导作用。”

  陈易天听到这里点了点头,这都是基础知识,谁都知道。

  “而你这块血玉虽看起来与真血玉无异,甚至在品质上较寻常血玉还要高出不少。但你这血玉却并非是人血浸泡沁入!”

  说到这,周平却突然不说了,这让陈易天有些不好的预感。

  周平迟疑了片刻说道:“有人想用伪造的血玉害你。你玉中的血是三煞阴地出的千年尸血。”

  此话一出,不由得让陈易天心中为之一震。

  “想害你的人利用千年尸血的强烈腐蚀性,沁入白玉的中心。真正的千年血玉里哪里有这么多尸线。”

  随后周平在兜里掏出一枚不大不小的铜钱,由血玉上的红绳穿进钱孔之中,暗铜色的金铜钱顺着红线掉落在血玉之上。

  刚落下,金铜钱便诡异地在红线之上快速旋转起来,随着铜钱的高速旋转,血玉之中的血丝也在不断地减少。

  铜钱之上的颜色也由原来的暗铜色变成一种诡异地黑色。

  周平见此场景也是微微一惊,赶紧抬脚,在自己的红袜子上抽出一条红线用手指勾住,另一头穿进铜钱。

  “红丝一线穿金钱,尸道邪魅魂魄散。”

  随着周平话音落下,勾住红线的手指向上一拽,红线连着铜钱瞬间便落入半空之中,上面一股尸血的恶臭也散发了出来。

  只不过只持续了一个呼吸的时间,那红线便在空中自燃,而铜钱也恢复了原来的样子,被他收进手中。

  那块血玉变成纯白色,陈易天拿在手里一看,不由得老脸一红,这分明就是一块人造的合成白玉。

  随即陈易天向着侧方用了个眼色,一个身穿黑西服的男子走过来打算拿走这块白玉,顺带也将系这白玉的手链也一并拿走。

  “稍等一下,这手链?”周平盯着男子手中,忽然喊道。

  “怎么了?周先生对这手链有兴趣?”

  陈易天好似是看出了周平的心思。“周先生若是感兴趣,只管拿去。”陈易天大方地说道。

  “这……爷爷。”陈子婉在一旁欲言又止。

  其实陈子婉的意思,陈易天怎么会不明白,周平刚才露的一手,就说明了他可能真的属于那一派。

  连那一派都能看上的东西,十拿九稳是一件稀世宝贝,但陈易天却没有要回来的意思,这等气度可谓称得上是大家之风。

  周平一愣,他没想到这个老者会如此豪爽,但他的确看上了这个手链,若是没打眼的话,手链里面应该是引灵丝。

  周平虽然继承了他爷爷所有绝学,但缺少使用的绝学的法器。

  他记得爷爷曾经说过,法器共有五种,金铜钱、引灵丝、破魂杵、焚尸镜、通天符。又分别对应五种境界,谷经、化灵、合道、归祖和天卦。

  现在周平也可以施展他爷爷的绝学,但没有法器的加持终究都只是镜花水月,不值一提。

  对于周平来说,引灵丝确实是他最中意的东西,金铜钱对应谷经境,他早已是巅峰的状态,一直未找到引灵丝,迟迟不能突破。

  如今居然在车上被他遇见,这怎能让周平不感到惊喜。爷爷的死,唯有自己到达合道才能去一探究竟,这是爷爷临死前的要求。

  周平需要引灵丝,但不能占人家便宜,毕竟因果循环,说不准这一个小因,日后就会演变成一个大果,得不偿失。

  沉吟了半刻,周平认真地说道:“我确实看中了这个手链的制作原料,但这个东西你们拿着也无用。若是可以,我愿意花钱把它买下来。”

  “周先生开什么玩笑,一个小小的手链赠于先生又有何妨!”陈易天爽朗地说道。

  “但老夫有一事相求,不知道周先生可否应允?”转眼间,陈易天的尾巴就露了出来。

  周平心中暗骂一声“老狐狸”,但嘴上却是客气道:“拿人钱财,与人消灾,陈老先生请说!”

  “老夫恳求周先生,能救我的孙女一命!”陈易天忽然蹦出来这么一句话。

  这句话弄得周平一愣,心中暗道:“难不成这老头看出来我还会医术?”不过他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从始至终他都没暴露过。

  正当他思索的时候,眼神也恰好撞上叶子婉曼妙的身姿,周平终于明白了陈易天那句话的意思。

  “九阴幽命!”周平不禁咽了一口唾沫,他没想到这个世界真有这种命格。

  以前只在爷爷的书中看过关于这种命格的记载:九阴幽命,天生煞气,彼岸花谢,黄泉路闭,命理不明,天地不容,完人之礼,丧不久矣。

  大体意思就是这种体质彼岸花见了都要凋谢,黄泉路都会因此关闭,是世上煞气最重的命格。

  “陈老先生,我这个做不到,说实话,就我这三脚猫道行,我有心也无力啊!”周平不是要食言,而是他若是沾了这九阴幽命的因,恐怕日后的果自己很难承受!

  “周先生,只要您答应,老夫什么都愿意!”话音刚落,陈易天便要跪在地上。

  吓得周平赶紧把陈易天扶了起来,若真是跪了,恐怕自己就和这件事钉死了。

  这时陈子婉也拉住了陈易天,语气哽咽地说道:“一个江湖术士故弄玄虚。爷爷,他不配你下跪!我的病是这么多年多少堪舆大师都说无解!”

  两眼泪汪汪地说道:“爷爷,都是婉儿的错,让爷爷为婉儿受苦了。”

  “傻孩子!”陈易天摸了摸叶子婉的头。

  看见这一幕,周平突然想起小时候自己在练功后,爷爷都会摸摸自己的头。

  “这样吧,我最近还有一点事要处理,等我安定下来了,我尽力为陈小姐治病,但还是要看个人造化。”

  周平拿了引灵丝,只能说个折中的办法。

  “还不快叫恩人!”陈易天赶紧惊喜道。

  “恩……恩人。”

  “别。”周平赶紧挥手打断,“不嫌弃的话,叫我小平哥吧!”

  陈易天见周平答应,不禁喜上眉梢,拿出手机和周平交换了联系方式。

  新城和海市之间的距离本就不远,在加上动车速度极快,很快便到了海市动车站。

  周平拒绝了陈易天的专车送他的请求,自己坐上了回老家的大客车。

  陈子婉看着周平的背影,不满地说道:“爷爷,就算他有几分本事,你也太给他脸了吧!以咱家在海市的势……”

  “好了,你懂什么!你的病,非人力可为,唯有那一派,才有这种法门。”陈易天叹息一声,坐上了身边的一辆世爵。

  “那一派?”陈子婉在心中默念了一下,旋即那张精致的脸色大惊失色。

  虽然她了解的不多,但是常年在陈易天的身边,多少也知道些那一派的事。

  “只要周先生联系我了,第一时间在海市安排一个公司还有豪车放在他的名下!”陈易天吩咐道。

  …… ……

  时间转瞬即逝,周平终于在天黑之前回到了相别四年的家乡——沟子村。

  沟子村,是海市边缘的一座小乡村,甚至在海市的地图上都找不到,极其落后。

  整个村庄一面朝着一望无际的大海,另外三面被刃离万丈的案山所挡,也正是案山山脉使沟子村的交通极其不方便,经济也极其的落后。

  周平下车的位置距离沟子村还有一段距离,面对着茫茫夜色,周平赶路的同时响起前几日那封神秘信筏。

  也正是那封神秘信筏才让他再一次回到了沟子村。

  前天傍晚,他回到工棚,在床上发现了一封没有署名的信笺,读过之后才知道自己苦苦惦念了十几年的父母竟然还在人世。

  突然间得知这个消息,周平悲喜交加,乐愤难平。

  少年的记忆一下席卷心头,他恨父母抛弃他,他恨父母连爷爷去世的时候都不曾露面。

  因为他们的消失,才让自己每天在学校都要面对漫天的嘲笑和白眼,最后导致自己选择退学。

  周平当时看着信中冰冷的文字,一股郁结之气涌上心脉,现在还没能完全疏导开。

  “若是想见父母必须在吃白面的情况下掌握一个地级市,如果你是个废物,那你根本不配见你的父母。

  如果你是他们的儿子,你就凭借着你自己的能力去闯,证明你有见你父母的资本。”

  信末还留了一个由字母和数字组成电话号和一段附注的话。

  “若是没有勇气,就打这个电话,随时可以用一个废物的身份去见你父母!”

  在那个时候,周平便作了一个改变了自己一生命运的决定——去面对父母。

  “我会凭借自己的能力去闯荡,我绝不以废物的身份去见他们,我要面对面地盯着他们的眼睛好好问问,为什么把我和爷爷扔下不管……”

  信中提到的吃白面,就是指自己要当官,掌控一个地级市,最少也要是副厅级才有行,而一个月后的全国公事员考试则是最便捷的途径。

  由于他的户籍在海市,他就必须要回海市考试,不然各种证明也麻烦的很。

  周平没有怀疑这是别人的恶作剧,他在房中发现了“影借魄”的痕迹。

继续阅读:0003 洛术五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至尊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