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3 洛术五咒
花梨唬少2020-01-08 19:573,354

  “鬼借阴魂,影借魄。”

  所谓的鬼借阴魂,影借魄说得便是鬼若想在阳间行走,就必须要借助阴魂。而人也可以让自己影子脱离,但必须赐给它一魄才行。

  这是周家的祖传秘法,绝无二号。

  周平曾经在爷爷的坟前立下绝誓,有朝一日有他们的消息,会先来爷爷坟前祭拜一番,找到他们之后,要让他们亲自给爷爷磕头谢罪。

  这时,一个男人非常舒服的喘息声从草丛中传出来,打断了周平的思路。

  “嗯?”周平停下脚步,轻轻地拨开旁边的杂草,一股凉风猛得吹了出来,周平的瞳孔也在不断放大。

  一个红衣新娘正趴在一个男子的身上不断地扭动着性感的身体,这一幕令谁看见了都会血脉喷张,周平脸上却满是惊讶。

  “没想到才刚回来就能碰见新娘子,真是喜庆啊!”

  诡异的新娘第一时间便察觉到了周平,停下了不断扭动的身体,诡异地回头对着他温婉一笑。

  随后嘶的一声,直接将自己身上的红袍扯开了一个大口子,露出大片白嫩的肌肤不断引诱着周平,若是平常男人在这种情况下定会鬼使神差走过去。

  周平则是一脸嫌弃,“我呸!这年头真是什么玩应都敢出来。”将手腕上的引灵丝连续穿进三枚铜钱之中,双手分别抓住引灵丝的双端。

  现在他还没炼化引灵丝,自然也没进入到化灵境,但是对付这种牛头马面还是绰绰有余。

  一抹红光在丝上一闪而过,三枚铜钱同时凌空旋转起来,依次落在了那新娘的头顶围成一个圈,缓缓落下。

  “一阴一阳分两边,中铜罗钱八卦现。”

  随着三枚铜钱落下,新娘白嫩的肌肤开始变得苍老起来,最后成了一种诡异地灰褐色,上面遍布着恶心的尸斑。

  这种情况与周平所想并无二般,乃是一具被孤魂野鬼钻进尸海的新娘子尸体,俗称“鬼新娘”。

  周平冷哼了一声:“今日遇上我小平哥算你倒霉,不好好投胎,现在只能落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建国之后不允成精,就算你吸再多的精元,也不能修成鬼仙,何必呢!”

  话音刚落,咬破自己的中指,在刚摘下来的树叶之上画了一道奇异的符印。

  “六爻生死地分元,五行消长震在前。”

  紧接着把三枚铜钱掷了出去,原本柔弱的树叶在周平的手中竟像一把飞刀,直接将三枚铜钱贯穿,直直向着下方露出本相的鬼新娘落去。

  就在周平大功告成之时,鬼新娘竟一下爆裂开来,那三枚铜钱也被一块块崩开的腐肉挡住,一道黑影顺势钻进草丛深处不见踪影。

  “我屮,居然让她给跑了!不过被我小平哥的阴阳钱术击中,就算逃了,也是魂飞魄散的下场。”

  周平左手一挥,便将半空之中的三枚铜钱收回掌心,看向地上口吐白沫的男人,没想到是他小时候的玩伴“李牛”。

  李牛此时早已没有了呼吸,甚至人气都被吸得一干二净。周平没想到时隔数年,竟是以这种形式见面。

  “他不是外出闯荡了吗?难道回来了。”一丝疑惑在心中一闪而过,不过周平倒也没太在意。

  打开手机报个警,也就不再管这件事,自己尽力就好。

  周平心中明白,定是李牛动了歪心思,否则怎会有这东西找上他,所谓人有人气,鬼有鬼气,人怕鬼,同样鬼也惧人。

  按科学来说鬼不过是人在死亡后,另一种特殊的存在。

  周平摇了摇头,不在多做停留,向着山下村庄快步走去,心中感慨:“爷爷,时隔四年,小平带着不孝夫妻的消息回来了。”

  …… ……

  二十六岁的凌若空香汗淋漓地躺在床上,虽入夜但是她才回到家中。

  来沟子村已经四个多月的时间,可以说是水深火热,躺在床上毫无睡意。

  自己当初信誓旦旦地来到这里,夸下海口只要一年的时间便可以将沟子村经济搞上去,甚至还和父亲立了军令状。

  不能将沟子村搞起来,就听从家里的安排嫁给富商。

  本以为凭借着自己学识想要带动一个落后小乡村发展,轻而易举。

  可时间已经过去四个月,整个村子连一点起色都没有。

  每次去要项目,县长的面都没见到,只是告诉自己要等。

  凌若空知道这是有人在中作梗,但是她也没有办法,只能一遍一遍地要项目。

  村子也缺少很多发展的必要条件,这让凌若空越来越没有信心。

  首先是村子的电力,村里的电压不稳,总是经常性断电。

  现在凌若空的房间也是昏暗一片,刚回来的时候洗个头。本想用吹风筒吹一下,结果才吹一分钟,房间就变得黑乎乎一片,她知道家里电又烧了。

  暗叹一声,这么晚只能等明天在修了。凌若空解开黑色蕾丝,套了一件粉白色的小背心起身向门外走去。

  “我这不在家这几年,倒还是老样子!”周平看着周围干净的院落。

  “今天先休息,明天再去祭拜爷爷”周平刚想伸手开门,就兹拉一下自己开了。

  周平着实被吓了一跳。

  “我屮!”金铜钱瞬间出现在周平的手中。

  定睛看去,是一个长相精致的女人面颊,双眼皮下一双明眸格外闪亮。

  上身一件粉色背心,难掩恢弘,腰肢纤细,没有一丝赘肉,一米长的白腿一丝不遮,让周平感觉浑身不舒服。

  凌若空回过神来,刚要张嘴出声,就被周平捂住了嘴巴。

  周平感受着手上的温凉细腻,对着自己怀里的女人沉声道:“你是哪家的闺女,大半夜你这一嗓子出去,我的清白都没了。”

  凌若空眼睛顿时睁得老大,心中别提多委屈了。

  “你的清白?大半夜鬼鬼祟祟来我家,你说你的清白没了!”

  周平见凌若空不在挣扎,也顺势松开了自己的手。

  凌若空就穿了一件三角裤,刚一摆脱周平,便想把背心朝下拽拽。

  或许因为太过慌张,用力过猛,背心的领口突然有东西呼啦现了出来。

  “你是谁?”

  两个人同时出声,出奇的默契。

  “这是我家!”

  仍然是相同的答案,两个人有些意外的看着对方。

  “你先说!”

  俩人无奈的看着对方,紧接着又同时沉默不语。

  开始,凌若空对突然冒出来的周平心存警惕,但几句话下来,也让她的警惕低了不少。

  如果真是图谋不轨之人,怎么会和她扯这么多没用的。

  凌若空也打量起周平来。算不上帅但也勉强称得上清秀,身上的衣服看起来很土,却显得很干净。

  再配上健壮的身体,整个人倒也耐看。

  周平看着有些昏暗的堂屋,问道:“怎么不开灯?”他记得自己家是沟子村第一个接上电的。

  “跳闸了。”凌若空平复了一下不断起伏的胸膛提醒道。

  “我去看看。”爷爷还在的时候家里也经常跳闸,每次都是自己去修,倒也算轻车熟路。

  看着周平熟悉地直奔电闸,凌若空也松了一口气坐在凳子上,想起来刚才他说的话,倒也不像假的,只不过刚才确实把她整懵了。

  片刻的时间不到,屋里的灯光便重新亮起。

  周平走进屋里拍了拍手上的灰,抬头却看到了依旧是只穿着小背心的凌若空,眼睛一直。

  凌若空感受到来自周平的目光,突然想到竟忘找件衣服穿上,自己现在可是有点暴露。

  若要是现在站起来找衣服,岂不是要被看见更多。

  只能强忍着心中的羞愧,故作镇定地坐在椅子上问道:“你是谁?”

  “我叫周平。”

  “周平?”

  凌若空好似想到了什么。“你说你叫周平?”

  凌若空终于明白了过来原来是她住的房子主人回来了。

  她来的时候,村里的人说这家人离开了村子,已经两三年没回来,于是,她就在村里人的安排下住了进来。

  “你是谁?为什么在我家?是不是村里人把这房子卖给你了,真亏我爷爷在世的时候,还帮了村里不少事!”周平气道。

  凌若空怕周平误会赶紧解释道:“我叫凌若空,是沟子村新上任村主任,暂时安排在这儿。”

  随后咬了下嘴唇,抬头说道:“既然你回来了,明天一早我就搬出去!”

  周平看着皮肤细腻白皙的凌若空,深吸一口气,眼神还是不受控制地在她修长圆润的双腿之上游荡。

  再加上半遮半掩的小背心,凌若空成熟的气质又平添一丝性感,俗话说:“成熟女人的性感才是最诱人的性感!”

  “村里应该也没有多余的房间,你就住在这!我去西屋睡。”周平转身走了出去。

  他在家也待不了多长时间,这次回来祭拜一下爷爷就走,完成信中的要求,找到不负责任的父母,让他们回来给爷爷守孝。

  凌若空看着周平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心中的那份羞涩一下子如潮水般涌了上来,白皙的脸上瞬间多了一丝潮红。

  刚才一幅幅暧昧画面,还有周平看自己那种炽热又闪躲的眼神,不断地在凌若空的脑海中闪过,想到这,她突然感到身上有些燥的慌。

  正在西屋修炼洛术五咒的周平,却是狠狠地打了个喷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至尊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至尊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