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2 赶尸?
花梨唬少2019-05-29 09:332,274

  “既然陆路走不通,那么水路是否行得通?”

  周平心里猛地一亮,没记错的话,顺着案山沿海过去,就是一条公路,直通青云市国道。

  “但…那片海因案山的缘故,流速极快,暗流涌动,一般渔船根本难以安全渡过,稍微吨位大些的船舶就会搁浅在上面。

  以前有很多村民的船都被暗流卷进海里,这条路也渐渐的被遗忘。

  “咱们走水路,但咱们不用渔船。”凌若空向着他眨了眨眼。

  “走…水路,不用船?”周平一下子就懵了,“这怎么走?”

  “我记得案山之上,有一种树叫大叶枇杷蕉,这种树叶大,干粗,而且叶子呈现出细网状,且遇水就会坚硬如铁,对吗?”凌若空问道。

  周平白了她一眼:“这不是废话吗?大叶枇杷蕉是案山上最普遍的几种树之一,沟子村谁不知道。”

  对于周平的鄙夷,凌若空好似没看见一样,继续说道:“如果可以将这种树做成木筏,再用树叶将整个木筏包裹住。会怎么样?”

  “整个木筏在海中会浑然一体,暗流的危害就会降到最低。而且就算有浪拍过来,也会顺着大叶琵琶蕉的叶子上的细网漏下去,不会在木筏上面积水。”周平好似幡然顿悟一般。

  但随后又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木筏虽可以规避暗流和海浪的拍击,但对于方向的掌控却有很大的难度,到时候木筏确实没翻,但被海浪推到哪里就不知道了。

  凌若空好似看出周平的疑惑,补充道:“木筏的方向不好控制,这个很好解决,只需要将左右设置屏障,让木筏只受到前后的海水推力。如果需要转向,便将木筏反转过来就可以了。”

  周平为凌若空脑洞大开的想法惊叹,对凌若空也另有了一番看法,之前他一直以为凌若空只不过是一个富家小姐,来这当村长也不过是为了镀层金而已,但是现在看来,确实是自己小瞧了她。

  这个想法若是被凌若空知道了,估计分分钟就要锤死周平,自己可是清北大学经济加运输机械双系博士,这也是她对自己来沟子村的信心之一,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在这之前一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现在终于到了她可以展示才华的时候了。

  “咳咳。”凌若空清了清嗓子,一双丹凤眼滴溜溜地转个不停。

  周平看着凌若空的样子,一丝不祥的预感浮上心头。

  果然,下一秒,凌若空非常自然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用一种长辈的语气,义正言辞地说道:“周平,目前村里交通工具还未进行生产,所以明天这些海鲜的运输情况就交给你了。”

  还不等他有所反应,凌若空已经大步流星钻进村民中间清点海鲜去了,留下一脸生无可恋的周平。

  等一切东西都准备好之后,已经将近半夜十一点,此时小院之中堆满了各类的海鲜,除去村民拿到家里吃的,还剩下四百斤左右。

  周平看着满院子的海鲜,瞬间变成了一个苦瓜脸,四百斤的海鲜,就算自己体力再好,最少也要分两趟拿。

  在这一刻他有些后悔把那辆劳斯莱斯放在舒曼的手里了,自己找人开回来拉这些海鲜多好。

  再加上那车速度也快,就算从县里绕过来,时间上也够。周平在心中暗暗决定,这次去海市一定找舒曼解决好究竟谁睡谁的问题,然后把莱斯莱斯开回来拉海鲜。

  像往常一样,屋外面再次传来哗啦啦的流水声,听着熟悉的流水声,周平在心中暗骂:“又来!我屮艸芔茻,这么晚都不放过我。”

  这次还没看,在他的脑海中已经不由自主得脑补出了一副雪白的画面。

  深吸一口气,在心中默念非礼勿视,非礼勿视,转身拉窗帘,双手却悬在半空,眉头一瞬间紧蹙起来。

  此时凌若空整个人斜靠在浴室的墙壁上,动作僵硬迟缓,双腿很不自然地打弯,身体也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弧度。

  在周平的天眼下,她穿着一身鲜红的红袍,脸上也是打着一种极其艳丽的妆色。

  “好你个鬼新娘,敬酒不吃吃罚酒,敢追到我家里来。”

  下一秒,拽着窗帘,周平整个人仿佛一头豹子,从窗户一跃而出。

  右手一甩,三枚铜钱直奔凌若空的头顶而去,引灵丝也在一瞬间脱手而出,直接将凌若空的双手缚住。

  随后,将拽下来的窗帘裹在了luo身状态下的凌若空身上,右腿一甩,便将凌若空按到在地。

  “真是要了命嘞!”周平现在整个人都压在凌若空的身上,虽隔着窗帘,却阻止不了那对凶器昂首。

  但现在明显不是享受旖旎之欢的时候,收敛心神,抬起食指在自己的鼻头按了两下后,冲着凌若空的天灵位置狠狠地弹了一下。

  随着周平手指的落下,一道红衣身影也从凌若空的体内被分离出来 ,趴在地上,正是周平在回来的那天晚上遇见的鬼新娘。

  只不过此时的鬼新娘趴在地上,全身不断的冒出一中黑灰色的烟雾,抽搐不停,但那对苍凉的眼神却是一直盯着周平看。

  “藏泰巫术?”周平看见鬼新娘如此表现,不由得大吃一惊,赶紧看向凌若空,这种巫术以人的毛发,指甲作为媒介,进过特殊手段可以直接折磨人的灵魂。

  凌若空此时面色已经渐渐恢复正常,呼吸也变得匀称下来,另一边的鬼新娘在阵阵黑烟的升起之时,红色的身影也渐渐得变得虚幻起来。

  但对于这种藏泰巫术,周平也不懂破解之法,只能在一边看着鬼新娘渐渐变得虚幻,最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周平知道这一次,鬼新娘怕是彻底魂飞魄散了,在自己金铜钱的攻击下,还能存有灵体本就是一件极为不易的事情,如今又受了巫术的折磨。

  令周平不解的是,鬼新娘为什么要救凌若空?这巫术应该是针对凌若空所施展出来的鬼新娘却选择替凌若空承受这种巫术。

  在想起鬼新娘刚才看自己的眼神,周平知道,自己最开始的判断是正确的,鬼新娘是要告诉自己什么事情,但因为道行不够,无法与自己交流,所以采用这种方式,却不想落下一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随后周平抱起凌若空向着屋里走去,刚弯腰却看见了地上有两个七扭八歪的字“赶尸。”

继续阅读:0023 人不走运,走路都丢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至尊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